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25

    虽然打了江周TAG却完全没有江周的一章……

    继续双花戏份,依旧没有CP意味。

    如果看着像CP,请自由心证。 

    

    ====

    在张佳乐台上慷慨陈词的时候,剧场中某个角落,站着他的老搭档。

    张佳乐放弃留校的决定从没和别人说过,就连和他同期入社、同台演出的林敬言也大吃一惊,孙哲平却在黑暗中笑起来,不等谢幕完全结束,就悄然离开。

    已经没必要再看下去。

    张佳乐还是那个张佳乐,正如他还是那个孙哲平。

    即使告别学校和剧社,孙哲平关于舞台的梦想,也绝没有就此结束。

    作为荣耀剧社首任外联部长,他从不是只会埋头学习的书呆子,凭着一份闯劲、一个创意,孙哲平敲开了楼氏集团的大门。

    楼冠宁是真正的富二代,掏掏口袋掉出来的零钱,都够普通大学生阔绰几个月,即使这样,他也不是什么拿着钱往水里扔的败家子。

    听说孙哲平想开发一种创新设计的舞台灯,楼冠宁悄然皱起眉头。 

    舞台设备?就算还是学生的他,也知道这种东西的市场有多狭窄。创新设计?国内那些创新,哪个不是刚刚打出点名气,就被蜂拥而上的小作坊明里暗里模仿抄袭。

    拿手机来说,苹果红了,大大小小的牌子就都跟苹果一个样儿,连SIM卡插槽都非得学着做成小的,逼得用户平白无故多费剪卡的工夫。有些国际知名品牌底子厚,不太怕抄袭模仿;而更多的商品没有这样的基础,其依靠创意打出的市场,迅速被蝗虫一样的市场跟风者蚕食侵占。

    楼冠宁敬重孙哲平,他相信孙大哥拍胸脯拿出来的创意,绝对是好的创意;但一个好的创意,从不等于一件好的商品,更不等于一桩好的事业。 

    “大孙哥,你刚休学,一下子就开发商品是不是有点急了?”他笑着亲手给孙哲平倒茶,“这样吧,我手边有五万,大哥拿去租个店面什么的,先熟悉熟悉市场?” 

    孙哲平眯细眼睛,盯住楼冠宁,直瞅得他心里发毛,才哈哈笑出声:“小子,不就是怕亏钱吗?甭说得那么拐弯抹角,你大孙哥又不是傻子,哪能让自己兄弟蚀本!”说完,孙哲平从衣服里掏出了什么,“啪”地拍拍楼冠宁:“口说无凭,看看这个再说?” 

    那是厚厚一沓用订书钉随便装订起来的打印纸,最上面那页赫然是“项目计划书”五个大字。

    孙哲平?项目计划书?都不用看,听起来就是南辕北辙的两码事。

    碍于情面,楼冠宁拿起这本简陋的计划书,开始翻阅。起初多少有点心不在焉的目光,随着页码变换越来越专注,观看的速度也越来越慢,到最后,索性重新开始,从头读起。 

    这一读,就是将近一个钟头。 

    楼冠宁又是上网查资料,又是拿笔验算数据,最后,放下这本计划书,眼神充满兴奋:“三天,就三天!给我三天时间凑钱,我这要是不够,还可以找人借!”

    最终,孙哲平从楼冠宁和他的朋友们那里,争取到了这笔弥足珍贵的天使投资。

    

    后来,新闻社的李迅写了一篇关于他的专访,听到这段时,追问:“我记得当时,前辈你手上的伤还很严重吧?计划书里有那么多表格,许多必须双手操作才能绘制,它是前辈独自完成的吗?” 

    孙哲平哈哈大笑,笑得露出满口白牙:“手指不能动,手臂总可以吧?手臂压不住尺子,就换脚上。再不济,这口牙也不是吃素的不是?只要去想,办法总会有的。必须用双手?被这种惯性限制思路,你就输了!” 

    

    事实证明,孙哲平创业的成功,相当一部分正源于他没有被惯性限制思维。

    孙哲平创造性地将原本仅用于舞台的聚光灯缩小,使之能适应小场地,又采用插幻灯片和透光盒结合的形式,既利用液体流动性塑造华丽绚烂的光影特效,又通过可自定图案的幻灯片固定了图像主题,从而获得既统一内容又随时变幻的效果。由于体积小、重量轻,这种灯可以担纲室内环境的装饰重任,采用的LED光源更让它在耗能和续航方面独树一帜——除了较小的舞台,娱乐场所、时尚家庭、甚至野外聚会,都可以用它来营造氛围。 

    在正式将创意变成商品之前,孙哲平足足又花了一年时间来完善它,其间,品牌、专利、市场渠道……等一系列事情,都在楼冠宁协助下有条不紊地进行。

    当第一批品质可以商品化的投影灯成品问世,孙哲平一盏也没有拿出来卖。通过楼冠宁的人际关系,他把这些灯,无偿送给了各家高档会所。 

    还有一盏,寄给了某个只身在外漂泊的新晋音乐人。 

    “大孙你够行啊!这灯叫啥?”张佳乐收到这盏投影灯,看着灯在出租房墙壁上打出绚丽的火红光影,哪里按捺得住,当场挂了电话过来。

    孙哲平在电话这头笑,笑够了,才说:“繁花血景。” 

    那是他们还在荣耀剧社时,因为舞台风格特别华丽而获得的异名。也是他们无数次,抱着对未来的梦想,打算一起用来闯荡音乐圈的名字。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张佳乐瞬间安静,过了好几秒,才想到什么似地大叫:“卧槽,这名字还是我想的,你这是盗版!” 

   “哈哈哈……”孙哲平大笑很久,忽然收了笑声,“加油。” 

    

    张佳乐带着这盏灯,去参加了某个选秀节目。

    自己作词,自己作曲,自弹自唱,甚至还自备灯光,这样的年轻小伙子,自然吸引了很多关注。

    “你为什么要带一盏灯来比赛?”面对评委意料中的问题,张佳乐把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也许会有人抨击他是卖悲情,卖朋友,但是这些,和张佳乐肩上扛的梦想比起来,微不足道。

    在选秀舞台上卖故事的人很多,但张佳乐的表现力,与其他任何人都不同。在剧社摸爬滚打整整一个大学时代的他,深谙如何自然而然地煽情,如何笑着让众人落泪…… 

    就这样,张佳乐红了,这盏灯也红了。

    孙哲平的事业,在张佳乐站上更大舞台的同时,蒸蒸日上。 

    

    这一切,对眼下的黄少天和江波涛来说,只是聊天内容而已。 

    “虽说社里现在不缺钱,后辈来一趟,总不能空手回去,叫人笑话我亏待你们。”孙哲平笑,拿起两个纸盒就塞过来,“新产品,拿回去玩吧。”

    

    ——TBC

     

评论(3)

热度(47)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