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24

最近累得要死,可今天的江副……无论如何都要写点什么才能安心,写得不好是另一回事……

本节内容主要是双花,没有刷他们BL的意思,大概就是想写心目中的他们而已……事实上,整个梅雨季,都只是想写自己心目中的那些人。

感谢他们存在。

感谢他们带来的爱和勇气。

——


梅雨季24

    

    巴士永远是这样,不想乘的班次一辆接着一辆,想乘的则总迟迟不来。等巴士的时间原本容易沉闷,眼下站台上的两个人却谈笑风生,甚至有点热闹滚滚。 

    黄少天和江波涛打的交道不算太多,可这俩随便哪个都是有他在就不愁冷场的,话多,熟起来也特别快,就在等车的短短半小时里,江波涛对外联部长的称呼已经从“黄少天前辈”变成“黄少”,足足精简六成,对今天要拜访的几位校友也知道了不少。

    

    对这个几乎是从肖时钦手里抢来的后辈,黄少天特别上心。昨晚江波涛选择了外联部,却迟迟没有来报道,连电话都关机,问其他社员,说是被舞美队的周泽楷拉出去了。 

    作为外联部的主力,黄少天多半在外边跑,和总是宅在社里鼓捣道具的周泽楷没来往,印象还停留在去年和今年的两次纠纷上。 

    ——难不成,抢新生抢出争端来了?前阵子那事儿黄少天还记得很清楚,虽说顺利摆平,到底是社员先起的头,这要社内起了冲突,可没法再把责任推到外人头上了。

    黄少天可不是只有嘴皮快,想到这儿就打算出去找人,正撞见喻文州和肖时钦在谈什么,听说了他的忧虑,一起笑出来。

    “放心吧,他们俩闹归闹,肯定闹不翻。”

    “你这说法,让人想到某两朵前辈啊。(笑)” 

    “朵——你指那两位?不像吧,小周小江可安静太多了。” 

    “说起来,很久没有去吃大户了~”

    

    黄少天口中的“大户”,就是他们现在要去拜访的对象。摇晃着转了两次巴士,总算来到目的地。黄少天显然是这里的熟客,前台小姐见到他,马上笑起来:“孙总在办公室。” 

    “谢啦,妹子!”

    前台小姐怎么看都比还是学生的他们大上好几岁,黄少天却大大咧咧管人家叫妹子,领着江波涛就往里走,好像他才是这里的员工似的。

    他不客气,办公室里那个西装革履的人也不见怪,从老板椅中起身,哈哈一笑,举手就拍黄少天的肩膀:“又没钱了?”

    “去去去,别乌鸦嘴,有我在,哪能让社里没钱!倒是你,还这么用力,手没事?”黄少天咋呼几句,也笑起来,“对了,小江,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外联部初代部长——”

    “孙哲平。”男人干脆地朝江波涛伸出右手。 

    

    孙哲平。

    这位也是剧社大前辈了,论资历,除了初代的叶修社长和韩文清前辈,还真没人比他资格老,就是第二任社长张佳乐,也不过是他的同期。

    不过,比起资历老,说起孙哲平,更为人熟知的却是他不同寻常的离开。

    器乐专业的孙哲平和作曲专业的张佳乐,都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又一起加入荣耀剧社,在舞台上拥有华丽张扬到极点的演出风格,震撼力十足,吸引了许多观众喜爱,风头一时无两。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会始终搭档下去,从指导教师到社长叶修,全对他们寄予厚望。        

    天有不测风云。

    孙哲平的手在一次意外中受了伤,即使勉强再坐上琴台,也无法再自如地演奏曲目。

    那次意外事件校方有责任,他的专业成绩又足够出色,学校方面主动通知孙哲平,等他大学毕业,可以直接留校担任助教,如果他愿意,还能在职读研。 

    留校。 

    这是不知道多少学生梦寐以求的黄金出路。

    音乐专业学生就业难,这是全国性的老问题,即使是荣耀大学这样的名校,也不能例外。每年,各大高校的音乐类专业毕业生不知凡几,大多只是混个文凭,几乎没有多少真正有实力有才华的人;与此同时,国内的音乐产业还很薄弱,远远说不上繁荣,就业空间十分有限。以作曲为例,谱了曲无人问津是寻常事,两三年勉强卖出去一两首,也就几千大元,即使是小有名气的曲作者,也大多不得不依靠其他工作养活自己。在这样的背景下,音乐类专业学生纷纷将当教师视为最佳出路,不知多少非师范院校、专业的学生,为了一纸教师资格证书练得头晕脑胀,为了一个留校名额争得头破血流。 

    可就是这样的美事,孙哲平竟拒绝了。 

    “我读大学就是为了弹好琴,叫我混毕业再留校,一辈子蹲在这个地方,混口饭?扯淡!” 

    那年,孙哲平办了休学手续。

    谁也不知道他会这样突然离开,连他的搭档、当初约好要一起闯荡音乐界的张佳乐也不知道。张佳乐原本也获得了留校机会,可能是受了孙哲平不声不响休学离开的刺激,决定放弃留校。

    这对搭档,在某个程度上很有点相似。

    孙哲平不声不响休学走人,张佳乐也打了个突然袭击,却不是无声无息,而是在毕业公演《Y》最后一场谢幕时,当众宣布了这个消息。

    那一刻,偌大的剧场刹那间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以为张佳乐会留校,会继续待在这个舞台上……台下上千观众当中,突然爆发出这样一声呐喊:

    “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 

    张佳乐愣在了台上。

    他并不是不知道观众会反弹,但他真的没想到反弹会有这么大。张佳乐是荣耀剧社的次任社长,在这个舞台上这么多年,要离开这里,他比任何人更不舍;而他所选择的路,相比之下有那么渺茫,甚至近似无路可走。 

    然而,即使如此……

    张佳乐眼睛发潮,却微微笑了出来,举起话筒,以柔和而铿锵的音调说出口的,并不是回答,而是本次毕业公演的引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命,那是人一生中最期望完成的事情。你意识到自己的天命是什么了吗?你会勇敢地追寻你的天命吗?”

    “生命有两种活法,一种是忍受现在,一种是负起责任改变未来,你的选择又是什么?你能勇敢地承担起自己的选择吗?”

    

    ——TBC


评论(7)

热度(64)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