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总之是现PARO的佐王

    CP:威廉 × 古鲁瓦尔多

    现代PARO校园背景,碍于笔力、对角色的理解和设定因素,肯定会有OOC……很抱歉…… 

    取名无能星人,标题……就这样吧。

    

    开头 by shell

    结尾 by 花太 

    ————

@你们帅气的鸢哥

想到一个写手游戏:写手随便找两个基友,两基友彼此之间不能互相交流。写手把自己文里要写的人物名字告诉两个基友,除此之外不透露任何信息。让一个基友用这些人物写一个故事开头,另一个基友写一个结尾。可以尽可能离谱。然后写手写一个故事,把看似毫无联系的开头结尾圆回来。 

    ———— 

    

    又是一年考研的时候。

    “啊啊殿下你怎么又睡着了……还要不要考了……”看着旁边又睡着了的古鲁瓦尔多王子,威廉表示自己心好累。 


    隆兹布鲁王国第三王子古鲁瓦尔多,身为一国王子却来到地球另一侧求学,表面上,是慕于这所学校尤其是它的生物科学专业在国际上的盛名。

    实际上的原因,则很有几分不足为外人道。

    隆兹布鲁王国国土面积虽小,可惜正所谓蜗角之争,内部勾心斗角颇为激烈,就连厌恶这些政坛八卦的威廉都早早听了一耳朵有的没有的,其中不少,恰与这位王子有关。 

    据说,古鲁瓦尔多王子性情傲慢,阴暗乖戾,离经叛道,甚至在国内犯下过命案,虽然王室百般掩盖,到底没有不透风的墙,只好以求学的名义把王子送到国外,算是变相流放。

    

    第一次见到古鲁瓦尔多的时候,威廉根本没有把他和隆国王子这个身份联系起来。

    那是个晴朗的午后,距离下午第一节课开始还有将近半小时。威廉抱着一摞笔记本,提前来到教室,帮同学们占据讲台正前方第一排的风水宝地——本该如此。

    可是这天,最好的位置居然已经放着几个笔记本。只有笔记本,没有人坐在那里。再走几步,威廉才看到与那些笔记本隔着一条过道,微妙地拉开了距离的座位上,有一个陌生的身影。

    铁灰色头发,鲜红的眼睛,轮廓端正得像是古典名家的大理石雕刻;比姿容更引人注意的,则是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凛然气息。

    教室里没有第三个人,没意外的话,那些占座的笔记本,就是他的了。提前这么久替人占座,却刻意坐在了与他人隔了一条过道的位置……

    威廉远远地坐到了教室的另一个方向,莫名地,忍不住特别留心起他来。

    他很安静,总是比任何人都早到教室,挑与别的同学有一段距离的座位,然后摊开书本,仔细预习即将教授的内容。他很安静,许多时候安静得像是根本不存在;听课中几乎不提问,但是有别的同学提问时,就听得特别用心,暗红的眼中光彩闪动,宛如火花跳跃。

    威廉默默观察着他,并不曾与他搭话,也不觉得有这样做的必要。直到月余之后,教授要求大家组成讨论组,而那个人,或许是因为座位和别人都隔了点距离的缘故,恰好被剩下了。

    在同伴中人缘极好的威廉提出增加成员的建议,当然没有人反对;倒是理应主动寻找小组收留的对方,瞬间露出困扰神色,犹豫片刻,才很不情愿似的,点了点头,并报上自己的姓名: 

    “古鲁瓦尔多·隆兹布鲁。” 

        

    流言与真实能有多大差距?看古鲁瓦尔多就知道。万分庆幸能通过自己的眼睛、而不是别人的嘴巴认识他,威廉忍不住加倍关注古鲁瓦尔多——这个完全没有王子架子的王子殿下的一举一动。

    等他意识到的时候,早已无法将视线从对方身上挪开了。

    背负污名,被放逐到异国他乡,古鲁瓦尔多却完全不在乎,认真地过着校园生活的每一天。为了跟上非母语教学的课程,他总是花大量时间去预习,不愿意在课题进度上输给其他学生,他如饥似渴地泡在图书馆,查阅上百文献,调出模型反复推演……

    许多事情,在大家看来司空见惯,却能引起王子殿下的关注。

    某一次课业做得很晚,威廉起身泡了两杯咖啡。想不到古鲁瓦尔多从来没有喝过速溶咖啡,见一包粉末加点水就能变成香气四溢的咖啡,本来困得快合上的眼睛瞬间清醒,拿起速溶咖啡包反反复复看了好一阵子,才重新收心做正事。难得王子殿下这么有兴趣,威廉抽空到零食店买了包有几十种形形色色速溶咖啡的咖啡礼包送给他。

    速溶咖啡而已,看起来鼓鼓囊囊一大包,其实并不值几个钱。可是收到它的时候,古鲁瓦尔多就像得到了什么宝物,眼中闪烁明亮光彩,甚至连平常总是抿着的嘴角,都难得地露出了灿烂笑意来。

     

    古鲁瓦尔多没有说过国内的事,威廉也不曾问过,毕竟许多事不问可知,更有许多事,问了也无济于事。

    他可以确定的只有古鲁瓦尔多喜欢这里,喜欢在他身边,喜欢现在的生活。

    ——也许,这就够了。

    威廉从没奢望过将心中的隐秘欲求变成现实。对方是一国王子,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既有物理的距离,又有社会的鸿沟,妄想太过,实在比梦境更加虚无。有幸在这远离是非的国度遇到他、伴随在他身边,本身就是极上的幸福了。

    可惜古鲁瓦尔多并不这么想。

    以课业为借口,他连假期也没有回国,独自待在留学生宿舍里。深知这位王子殿下的生活自理能力比别人差上一截,假期又没有校园餐厅等便利设施可供利用,习惯替人操心的威廉便主动上门帮他料理杂事。 

    然后,某个傍晚,该有的不该有的一切乱七八糟,突如其来地全部发生了。

    威廉甚至记不清到底怎样演变成这种结果。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又显得太过顺理成章,他只记得古鲁瓦尔多渴血般攫住自己不放的狩猎者眼神,强硬覆盖在自己唇上的笨拙而认真的亲吻,从仰起的下巴到渗出细密汗珠的锁骨那不可言喻的诱人线条,以及从未容许任何人碰触的内部与外在气质截然相反的炽热柔软……

    守在身边就好什么的,在尝过禁果之后看来,纯属荒诞。

    他的王子殿下是那么完美,从身到心,无一处不好,无一处不纯粹,契合之际热烈而真挚,好像过去的二十来年生命,全是为了这一刻而做的铺垫—— 

    激情过后,肌肤相贴之际,威廉还没从感动中回过神来,古鲁瓦尔多忽然说:“不准死。” 

    大概是因为威廉的眼神太困惑,古鲁瓦尔多稍微解释了几句。 

    透过只言片语,威廉看见了那个孤独的、小小的王子。

    任何与他搭上关系的人都会遭遇不幸:不论是猫、狗,还是亲切的侍从,一切,都会很快被夺走、死去。

    只有死去的东西的东西可以留下。尸体与标本,构成了他仅有的、不会被夺走的整个世界。 

    牢牢抱着自己仅有的东西,被所有人嫌恶闪避,小小的王子反而感到安心: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因为和自己扯上关系而遭到不幸了。

    威廉无言抱紧他,也被他紧紧拥抱着。两个人都毫无自觉地用尽全力,好像寻遍了整个浩瀚宇宙,才终于找到彼此。

    

    不想让殿下回去。

    希望古鲁瓦尔多能远离那个令他痛苦不堪的国度,过上新的、和平的、可以纵情欢笑的生活。

    与虽有隆国血统却在这个国家土生土长的威廉不同,古鲁瓦尔多并不能理所当然地在此安身立命。即使只多留一两年,他也需要正当合理的缘由——例如,继续深造。 

    抛开王子身份不谈,即使单以成绩本身来说,对古鲁瓦尔多而言,这也并非难事。

    踏出这一步,就能摆脱故国的桎梏,从此过上全新的生活。

    ……如果殿下能以学者身份留下来,就可以找个研究所专心做实验,不问世事的专家太多了,凡事有所里职员打理,不必勉强自己去应酬什么。

    ……研究的间隙,要不要试试游历各地,看看传说中的原始森林,搞不好还能发现几个珍稀物种。

    ……对了,不是一直嫌弃这边的茶叶吗,也许会遇到好茶也说不定。 

    ……是,当然会陪着您。不管到哪里。 

    

    畅想未来的时候,它这么近。

    近得好像一伸手就能把它握在掌心。 

     

    这两天,原本凡事全力以赴的古鲁瓦尔多,居然频频在复习中陷入睡眠。 

    难道殿下放弃了升学的想法……? 

    威廉的担忧,终究以最糟糕的形式成为了现实。

    

    “我要回去。” 

    古鲁瓦尔多说。

    隆兹布鲁王国内的暗潮,终于淹没了王室。在恐怖袭击中受伤的第一王子和第二王子,于日前宣告抢救无效,离开人世。

    第三王子古鲁瓦尔多,因此成了王国唯一的合法继承人。

    自从得知恐怖袭击的消息,威廉就一直在做心理准备,如今亲口从古鲁瓦尔多口中听到这句话,已经毫不意外,反而有种第二只鞋子终于落地的安心感。

    他的殿下,就算被那样对待、那样污蔑,在国家需要的时候,还是舍弃了唾手可得的平稳和幸福,决定回到硝烟将起、已经吞噬了两个兄长、极可能会吞噬自身性命的祖国。

    威廉完全理解并且支持古鲁瓦尔多的选择,即使这个选择极有可能会吞噬古鲁瓦尔多本身。

    事实上,假使两人处境对调,他也会做同样的决定。 

    “殿下……多保重。” 

    

    窗外阳光明媚。

    偶尔传来远处学生们的笑闹声。

    一派不晓世事的天真。

      

    

    — END — 


    

    六盏枝形水晶吊灯一齐点亮,乐队列队齐整,奏着迎宾的乐章。

    王宫宴会厅中,正举办欢迎长期援助专家的正式酒会。

    与金碧辉煌的室内陈设相比,隆兹布鲁王国的国宴菜品可谓朴素,宾客们所能享用的仅是少许冷盘,三道热菜,三样甜食,两种汤,以及随时供应的面包和饮料。用料不奢华,烹饪得却很细致,火候调味可圈可点,主菜摆盘时还拼成了国旗的图案。

    隔着这些,橘发碧眼的农艺专家与桌子那边的年轻国王,视线相接,又迅速地不着痕迹移开。

    随后,不约而同露出极轻极淡又心照不宣的笑意。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