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千日(同人本《准星》收录番外三)

先前仅收录进实体本而未在网上公开的番外·之三。

非典型哨兵向导梗,名词解释略,没看过正文的菇凉请先看正文。

有很少量隐黄喻,因为实在很少量,就不打黄喻TAG了,请雷这个CP的菇凉注意避雷。

到这里三个番外就都发完了。

再次感谢支持了这个本子的菇凉,本以为印300本铁定会糊墙,居然也能差不多完售……真的感谢你们每一位。
祝新春快乐,不久后的元宵快乐,以后的每一天都快乐 =w=

————


千 日


剑影瞬间交错,闪动着慑人的寒光,织成一张可怖的网。同一个瞬间,束缚术落到身上,效果:禁锢。

光剑冰雨凶悍地撕裂了枪王单薄的身躯。

一剑、两剑、三剑……

黄少天全力施为之下的幻影无形剑伤害惊人。

一枪穿云,倒下。


荣耀!

两个大字几乎要冲破电子屏而出时,现场却一片死寂;良久,才响起有点疏落的掌声。

并不是S市的观众小家子气,而是他们大多还没有从瞬息间巨变的局势中反应过来;在看台一角,蓝雨铁粉的坐席,“剑圣”、“喻文州”的应援扇已伴着欢呼挥舞,粉丝们兴奋不已。

季后赛第一轮战斗就这样落下帷幕。蓝雨战队6比3.5客场击败轮回战队,加上之前在主场5比4.5积累的优势,拿下胜利,挺进四强;这也代表第六赛季轮回战队的季后赛之梦刚踏入第一轮就再度破灭。

客场战败后主场又失利,轮回输得不能不说心服口服。

战斗结束,双方正副队长照例握手。面对喻文州平淡伸出来的右手,周泽楷犹豫了一下予以回应,眼神则带着几分困惑盯着他看。江波涛一面应付着黄少天说的话,一面不动声色地分析哨兵的情绪,从中推想到某个看似疯狂的答案:

蓝雨战队的队长喻文州,是一名未公开身份的向导。

这大概能解释为什么名义上没有向导的黄少天状态那么稳定,但与此同时,不甘心的情绪却变得更强烈。

不想输。

哨兵身上传来的感情流清晰诉说着这三个字,与江波涛的想法不谋而合。

如果自己能更强一点,或许就可以反过来利用喻文州的诱敌深入之计,强行击破蓝雨战队的战术核心——周泽楷一定这样想。江波涛一面仔细化解他过多的不甘心,一面也在心中复盘:如果那时候他能更早发觉对方意图,提前援护一枪穿云,这场战斗的结果很可能就会有所不同。

而比赛,从来没有“如果”。


握手不过两分钟,回到轮回选手席时,只见一片愁云惨雾。杜明本来脸上还有泪痕,被吕泊远悄悄捶了一记,旁边的方明华早拿出纸巾塞进他手里。队里除了周泽楷,都是今年刚刚成为正选的年轻队员,遇到意料之外的失败一时沉不住气,并不奇怪。

最重要的原因是……大家对季后赛抱的期望,实在太大。

经过下半赛季的大换血,在外界看来,这支过分年轻的队伍依旧坐实着“一人战队”之名,更将他们能够打进季后赛完全归功于周泽楷近乎BUG的强势。只有选手自己,才知道大家为这个结果付出了多少努力:从作为王牌的周泽楷,到每一位正选或替补队员,甚至技术部和俱乐部下属的轮回工会,都在各自的战场上全力以赴。

整个后半赛季,轮回的积分都在第七八九名徘徊。直到漂亮地赢下最后一场常规赛,确定总积分稳居第七的时刻,大家才放下心来。

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初春时做的季后赛专题,终于随着那本杂志与粉丝见面。那次拍摄的照片果然被用作杂志封面,一时间,街头巷尾的报刊亭里,都能看到轮回队长有些害羞的微笑。

或许是因为这本时尚类杂志开拓了新的粉丝群体,或许是因为封面上队长俊美的笑脸太过诱人,常规赛后、季后赛前的短暂时间里,轮回俱乐部粉丝团申请人数激增,周泽楷渐渐有成为联盟一线明星的趋势。

在轮回战队内部,周泽楷的照片引起的是一片哄笑,大家都觉得什么S型靠墙、半侧卧掀领口的造型矫情到极点,完全无法和羞涩低调的队长联系起来。

他们看得更多的,是杂志上刊登的季后赛专访。

采访时间早在初春,当时的轮回战队刚刚换血,尚需大量时间磨合,但被采访的战队正副队长却丝毫没有怀疑过战队能否打进季后赛,对年轻的队友们抱着无比的信任和期望。

面对记者“对于季后赛有什么期望”的问题,周泽楷简单地回答“会更好”,江波涛说的话则比他长了几十倍:“去年我们轮回实现了进入季后赛这个突破,今年战队新选手比较多,大部分年纪很轻,除了队长没人有季后赛经验,就算一时成绩不理想也不足为奇。但是,比赛是充满无数偶然的东西,轮回战队的选手特别敢拼,只要有1%的可能性,就会尽200%的努力去争取。作为一名轮回选手,我相信这样的轮回可以击败任何阻碍,创出更好的成绩。”


季后赛第一轮,他们的对手是常规赛排名第二的蓝雨战队。

蓝雨在主场时基本放弃了有一枪穿云守擂的擂台战,把剑圣黄少天安排在个人战第一场,全力保住团队战的胜利。

团队战最终成了消耗战,双方血蓝都不怎么好看。轮回方面的年轻选手由于经验不足,站位过于集中。于锋在喻文州指示下,开着狂暴,一招怒血狂涛秒杀了轮回战队中的牧师笑歌自若和柔道云山乱,拿下一胜。

第二次轮回主场,于锋也被安排到个人战。他与黄少天各拿下一胜,擂台战的胜利则依旧属于轮回。进入团队战时,双方总比分8比7,胜利将属于这场团队战的胜者。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次轮回战队积极进攻,主要抢攻目标自然是对方的战术大师喻文州。索克萨尔在夜雨声烦的守护下,不但顽强地站到了最后,还利用轮回的抢攻节奏,以自身为饵替剑圣制造了绝杀一枪穿云的机会,更在毫厘不差的时机,用出了关键的束缚术。

尽管江波涛及时发现了他的意图,但于锋的锋芒慧剑攻势凌厉,纠缠住他的无浪没法前去救援;而其他队友,要么距离较远移动不便,要么自身能力有限,无力对剑圣形成掣肘。

蓝雨的防御反击战术,只要出手就是一击必杀。

这次,被击杀的,是一枪穿云。

一枪穿云倒下,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但整个会场里刹那间异常安静:S市的轮回粉们,似乎已经看到了必然的失败。尽管后来轮回战队剩余选手的抵抗之激烈远远超乎观众想象,但结局确实如他们所料,蓝雨获胜。

就算有再多不甘心,轮回战队第六赛季的季后赛之旅,就这样结束了。


周泽楷似乎想说什么。但他只是看着所有队员,直到整个休息室安静下来。他又思考了很久,最后说:“明年……再来。”

只有四个字,刚才还一片愁云惨雾的休息室却好像瞬间亮堂了不少。他们只在一起磨合了半个赛季,打进季后赛已经让许多所谓评论家跌破眼镜;大部分队员只有十八岁,年长些的也不过刚满二十,对他们来说,明年就像明天一样,可以毫无压力地去期待。

决赛那天,轮回战队已经放假,大部分队员已各自回家;正副队长暂时仍留在俱乐部,处理一些战队事宜。

电视正在直播蓝雨对微草的决赛。

黄少天打出一记漂亮的逆转,就像周泽楷亲身体验过的那样——季后赛第一轮,一枪穿云就是像这样被黄少天抓住机会击杀,并最终导致轮回落败。

望着电视上挥舞光剑的剑客,周泽楷十分难得地散发出不同寻常的好胜心;注意到枪王燃起的斗志,他的副队长笑了笑,继续看比赛,推敲蓝雨和微草双方的战术思路,揣摩他们下一步的安排。

斩获第六赛季冠军的,是蓝雨战队。

队长喻文州举起了冠军奖杯。加上先前黄少天和于锋分别拿走的MVP和最佳新人两个含金量最高的个人奖项,今年的蓝雨可谓到了荣耀顶峰。

接受采访时,喻文州微笑着,极度褒美决赛的对手微草战队,把他们称为最不可轻忽的对手,表示期待来年能够再战,并在黄少天积极插嘴下,当众表扬了剑圣在本赛季的优秀表现。

黄少天很厉害,但周泽楷一点也不比他差,甚至更强;蓝雨和轮回的差别在于……

江波涛看着电视画面上的喻文州,隐隐有些焦灼:必须,尽快变强。为了不成为周泽楷的负累,甚至能够反过来支持他,不论自己,还是轮回,都需要尽快地再上一层楼。


那个夏休,江波涛没有回家,待在俱乐部宿舍,一场接一场地观看各大战队的比赛,分战队、分职业思考那些隐藏在角色行动背后的战术考量,从中寻找可以借鉴或需要避免的东西。

轮回战队的副队长喜欢一句话,叫做“比赛是充满无数偶然的东西”;而所谓战术,就是让这个偶然尽量多地,成为己方的必然。

周泽楷本来已经回家,从电话里得知江波涛要留在俱乐部过夏休,当天就从家里赶了过来。七月的S市热得几乎可以在地上煎蛋,等他回到宿舍,整个人已经像水里捞过一样,原本白皙的脸不知是跑的还是晒的,有些发红,半长不长的头发全被浸透,汗水从额头顺着发丝流到脖子上,又滑进衣领。

看看江波涛,看看电脑屏幕上暂停了的荣耀比赛视频,再看看摊开在桌上、明显正在补充记录的笔记本,周泽楷觉得眼睛有点热,胸口更洋溢着奇妙的滚烫,说不出话,只好猛地伸手把对方抱紧。就算人长得再好看,一身汗水地扑过来,气味和触感也让人无法恭维;而江波涛只是轻轻回抱自家队长,接收到从对方身上流过来的那份纯粹感动,无声地笑。

整整一个夏天,轮回战队的正副队长就这样窝在宿舍,看比赛、讨论战术、打打竞技场,兴致好的时候,还一起开小号去参加轮回工会的活动。当然,某些晚上甚至白天,在彼此的气息中发现某种热度的时候,他们也会像任何恋人一样,做那些只会和对方做的事。

每一天的生活都如此单纯:和最喜欢的那个人一起,打最喜欢的荣耀,直到蝉鸣声渐渐消失,工作人员和其他选手也一个个结束夏休返回宿舍。


第七赛季,轮回战队迎来了新成员——刺客选手吴启。战队顺顺当当地进入季后赛,而且终于突破了连续两年季后赛止步第一轮的魔咒,挺进第二轮。

按照赛程安排,轮回必须要进决赛才可能再和蓝雨交战。得知这点时,周泽楷瞬间有点失落,紧接着却又加倍地昂扬起来。洞察了他没说出口的炽热战意,江波涛也禁不住有点期待——期待能打进决赛,和荣耀史上第一位捧起冠军奖杯的向导,再度交战。


季后赛第二轮,轮回战队的对手是上届亚军微草战队。

这支战队拥有治疗之神方士谦,他在牧师和守护使者两个职业上的操作都是神级,因此,选择哪个治疗职业出场,往往就说明了微草在战斗中将采取哪种策略。

防风,出战的是守护使者防风。

看到对方选择的治疗职业,江波涛心里顿时一沉。轮回是一支特征鲜明的攻击型队伍,而发起进攻的最主要火力,当然是周泽楷的神枪手一枪穿云。和同为枪手系的机械师、弹药专家、枪炮师比起来,神枪手是一个攻击方式异常单纯的职业:没有太多变幻多端的武器,也没有多少能给予异常状态的技能,专注于用手枪和子弹撕破敌人的防线。守护使者身穿板甲,对枪弹这种物理攻击拥有天然的高防御,再加上多种防御或生命恢复技能……作为治疗,简直可称神枪手的天敌。

何况,防风的操作者是方士谦。这位选手善于在攻与防之中寻找最佳平衡,被称为超越治疗之存在,不论是击杀他本人、或是从他手中击杀其他微草选手,都将是一个十分困难的任务。

战斗开始,周泽楷毫不犹豫地冲上前,轮回战队的其他选手随之跟进,试图分断微草众人;但微草方面显然也早有防备,绝不肯散乱在地图上,相互之间都有呼应,保持着几秒钟内就能出现在配合范围内的距离。

全场没有出现高潮,战况胶着。双方各自发挥,制造伤害,积累优势。整场比赛中轮回并未出现任何明显失误,但战局依然悄悄往微草方向倾斜。

这种稳定的战斗本是江波涛最擅长的情况,可尽管他把自己能想到的细节全部做得滴水不漏,依然无法撼动对方缜密的防御。没有找到发动有效集火的机会,也没有特别清晰影响胜负的赛点,年轻的轮回战队就那样一点、一点,被消磨殆尽。

站到最后的,是王杰希,和他的微草战队。

第二场比赛更换场地,情况也没有能够得到改变。

最终,轮回负于微草,止步季后赛第二轮——或者也可以说得好听点,打进了半决赛,跻身四强。


比赛结束时,也传来同时进行的另一场半决赛的结果:蓝雨战队负于百花战队,无缘决赛。

百花战队是老牌名门,但包括核心选手张佳乐在内,全队都是普通人;而就是这样的一支战队,竟然爆出冷门,打败了上届冠军蓝雨——简直不可思议。

看了比赛录像,大家才觉得这也并不很奇怪。赛场上的百花缭乱简直疯狂,著名的百花式打法在关键时刻干扰了索克萨尔的视线,严重影响了蓝雨战队引以为豪的防御反击战术。新选手唐昊的流氓德里罗逮到空隙,从烟幕中冲出,避开与夜雨声烦正面交锋,突袭索克萨尔,一击得手。骤然失去控场者和战队指挥,即使黄少天也无力挽回败局。尽管他抓住机会击杀了德里罗,可是蓝雨战队终究倒在百花弹幕之下。


周泽楷呆呆看着电视画面上最后退场的夜雨声烦,有些不能接受那个曾经打败自己的哨兵,居然就这样败在了普通人手里。江波涛轻拍他的肩膀,一面为蓝雨落败有些怅然,一面却因为百花获胜,感到说不出的振奋。

一切皆有可能——自从他进入联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纯普通人组成的战队打进决赛。

如果说去年蓝雨的向导队长举起奖杯,还与黄少天这个强力哨兵有千丝万缕的关系;那么,今年赛场上凛凛与哨兵分庭抗礼的张佳乐,却告诉了所有人一个事实——荣耀绝不只是哨兵们的娱乐,更是真真正正、属于所有人的竞技场。


张佳乐和百花战队,书写了这年初夏的传奇;微草战队的魔术师,则再度捧起奖杯。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方士谦宣布退役:“没有遗憾了。”这位在微草效力多年、被称为“治疗之神”的选手,带着两次夺冠的殊荣笑着告别赛场。

没有遗憾。

电视屏幕前的轮回众人,不约而同地交换着眼神。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何其短暂,虽然他们还年轻,但要想在退役时笑着说出这几个字,可不能满足于“比上赛季多打了一轮”这种程度的进步。

六赛季第一轮遇到蓝雨,七赛季半决赛败给微草,连续两年,轮回都输给了当赛季的冠军队。

“如果半决赛遇到的是百花,可能就赢了。”杜明还是那副口无遮拦的性子,“我们怎么老遇到冠军队啊……”

“这么不想遇到冠军队的话,其实也有个办法。”江波涛笑着说,“很简单,我们自己——当上冠军。”

这个夏休,轮回战队的正副队长依然留在宿舍。和去年不同的是,今年不再是他俩的二人世界,轮回选手全员主动留下。

俱乐部经理听说这事,过来开导:“游戏和训练什么时候都可以,假期应该到处玩玩,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嘛!”

“谢谢经理,”江波涛早已习惯代表选手们发言,“不过,现在我们想做的事情,就是把荣耀打得更好。”

除了已婚的方明华,这堆年轻人全都住在寝室,系统训练、战术研讨之余,也会打打路人局、玩玩PK,还时常一起搓顿饭。全队人拉出去,一帮子小年轻天南海北地胡侃,打闹起来,真能翻了天。

有时候江波涛怕大家太过扰民,也会用玩笑语气劝上两句;周泽楷从不插话,就在旁边听着、看着、笑着、想着。每当这时,魔剑士总能找到由头,丢过来一个问题,不让枪王因沉默而游离在团队对话之外。虽然周泽楷经常要想很久才能整理出回答,但平时吵吵闹闹的轮回众却都会等着他发话。

平时大伙说笑从不顾忌身份,甚至以围观枪王的不善言辞为乐,但在某个意义上,轮回战队的成员都是他们队长最忠实的粉丝:不是对一个明星选手,而是对自己最靠谱的兄弟,付出无条件的信任和支持。


新赛季,各主要战队大多有些人员调整,比如上赛季最佳新人、越云战队的孙翔已在嘉世效力;比如曾给所有普通人选手带来极大鼓励和希望的百花战队王牌张佳乐突然退役;连嘉世王朝三冠奠基人、“荣耀教科书”叶秋,都在赛季中途退役并销声匿迹。

轮回战队的人员构成完全没有改变。

这支被外界称为“一人战队”的队伍,其实每个人都清楚:轮回是一个不可拆散的整体,就是周泽楷也不例外,即使强到几乎无解,枪王也和其他人没有差异,一样地年轻,一样地努力,一样地……渴求胜利。

一步一步,轮回战队在看似风平浪静的常规赛打出了漂亮的成绩。正副队长悄悄交换了个欣慰的眼神:今年队员们的个人技术、相互之间的默契、在赛场上的反应速度全都有了明显进步,季后赛——有戏!


五月,叶秋来访,带来技能点大幅提升的方案。从经理室出来,在返回训练室的走廊上,周泽楷和江波涛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

不仅仅是因为技能点这仿佛摆在眼前的美好愿景,还因为那位叶秋大神尽管从嘉世退役,也没有真的离开荣耀——在荣耀联盟,周泽楷最想正面击败的人是黄少天,最尊敬的选手正是这次来访的“荣耀教科书”叶秋。


江波涛看过第五赛季的全明星赛录像,那年参加新秀挑战赛的年轻选手共有七名,从方锐到吴羽策,连续六个人统统点名挑战叶秋。轮到最后上场的周泽楷,极度局促地说了句“理由同上”,就低头载入角色、开始战斗。

看这段录像时,周泽楷就在他旁边。见到自己上场,枪王马上耳根发红,可是没理由阻止对方看下去,只好活生生受了这场羞耻PLAY。

平时总会好好帮着化解情绪的向导,这会儿却对他浑身上下散发出的“好耻啊”气场视而不见,直到看完挑战赛,才把已羞得整个人快熟了的枪王搂过来,边安抚,边调侃:“你还真是喜欢叶秋前辈啊。”

周泽楷觉得这话有哪里不对,纠正:“……尊敬。”

江波涛笑着拥紧他,没有再说什么。


一直在身边,因为距离太近,有些变化反而未必能清晰地意识到。看了挑战赛才发现,五赛季至今,周泽楷的技术进步非常大。从一个比较出挑的新人,到现在绝不让队友失望的枪王,倚靠的不仅是哨兵的天赋,更是不逊于任何人的专注和努力。

赛场上,他的存在感强得耀眼,让轮回战队其他人都成了半透明甚至全透明;对待其他工作,比如各种广告拍摄,也不会像以前那样紧张到僵硬,虽然离落落大方很遥远,至少基本应付得来;就连私底下,枪王也变得越来越活泼,不但习惯了被开玩笑,在熟人面前还会回击——话虽少,可是枪王反应快又善于抓重点,一旦加入讽刺挖苦的队伍,往往只需个把字,就能起到重量级效果。

与此同时,周泽楷依旧是那个周泽楷:认真、好脾气、不善言辞,比任何人都纯粹。有时候,江波涛刚刚在游戏里被狠狠一枪爆头,抬起头来,就看到他一脸纯良地看着自己笑。

结合至今,已迈入第三年。为共同目标努力的每一天,回想起来都像此时的五月阳光,温暖、明亮而不刺目。只要在这个人身边,做好每一件事,继续走下去……曾经以为遥不可及的那个位置,或许并不如想象中那般难以到达。


这一年,轮回战队的季后赛之旅,有惊无险地闯到了最终关卡。对手是蓝雨战队,第六赛季的一箭之仇终于有机会得报。轮回战队全体成员表面沉静,心里都憋着一股劲。

总决赛第一回合结束,轮回以7.5比2的最终积分领先。

短暂调整休息后,轮回战队全体飞往G市,准备最终决战。每次来G市都要结伴吃煲吃海鲜的年轻队员们,这次没了客串吃货寻觅美食的兴致,早早就紧张兮兮地打听起决战阵容安排。

对自己人没什么好遮掩,江波涛说出对战顺序。

毋庸置疑,喻文州确实是能力远远超过他的战术大师。

但是和对手比起来,轮回战队的副队长有一项极大的优势,那就是对于对方的了解。两年来,蓝雨战队的每一场比赛,江波涛都认真看过,对他的排兵布阵思路可谓了如指掌。

以喻文州的习惯,最可能做出的打算是让于锋个人战第一位出场,以免在个人战提前落败,接着安排黄少天等一线选手坐镇擂台,最后通过蓝雨擅长的团队战反超获胜。

所以,相对应地……

江波涛看向自家队长:“小周,个人战——你第一个。”

周泽楷点头:“好。”

从先前的守擂大将变成个人战先锋,没有任何疑问。他相信江波涛的考量一定是对团队最优的选择;正如,他相信自己,一定是轮回战队用来打穿任何困境的那支快枪。


第八赛季总决赛第二回合,个人战第一场。

蓝雨方面派出的选手果然是于锋的锋芒慧剑;等待他的不是平时在这个位置出场的杜明或吴启,赫然是荣耀枪王周泽楷,以及他的一枪穿云。

“蓝雨的排兵布阵,恰巧撞到了轮回的枪口上!”

听到解说员这种说辞,知道内情的轮回选手无不失笑:为了这个“恰巧”,负责安排出场顺序的江波涛,不知道多少次下工夫研究蓝雨的布阵、推敲喻文州的风格。

赛场上,周泽楷从不会让队友失望,这次也没有例外。蓝雨战队安排在个人战首位作为保险阀的锋芒慧剑,被一枪穿云毫不留情地击垮。

个人战第二场,吕泊远的云山乱——获胜。


个人战第三场,江波涛的魔剑士对林枫的盗贼。

江波涛起身,默默深呼吸,告诫自己:比赛是充满无数偶然的东西,到最后都绝不可以大意。

这是场极不公平的战斗。

江波涛和林枫资历只差一年,但一个是副队长,一个只是二线选手,经验差距甚远;论角色,更完全没有可比性。

周泽楷一动不动,遥望江波涛,默默看着;不止是他,整个轮回都没了平时的活跃,默默看着;全场观众也渐渐地安静下来,连给己方选手加油都忘了,默默看着。

作为观众,想看的是酷炫的战斗,想看的是自己支持的战队漂亮获胜。这是蓝雨主场,可眼下占据优势的是轮回;先前周泽楷和于锋以贴身搏击开始的快节奏战斗吊高了观众胃口,江波涛的攻击方式却缺乏鲜明特点,像拉家常一样,琐碎到有点乏味。

林枫是个战斗贼,以盗贼具备的直接攻击技能为主,偶尔用几个陷阱;而魔剑士无论波动剑还是波动阵,走的都是大开大合的路线,霸气有余,但细节不足。

这样两个职业的对决,完全可以打得很华丽。

可是,江波涛偏不遂全场观众的愿,既不积极抢攻,也不给对手近身攻击的机会,一味保持魔剑士最擅长的中距离。每次林枫试图接近,都被地裂波动剑扫开。

反复几次,有的观众在心里犯起嘀咕:“又是地裂波动剑?这么不敢打,叫低劣波动剑差不多!”林枫迫于压力打得特别保守,可以理解;掌握明显优势的江波涛竟也处处谨慎,则难免让人不满。

出于礼貌,观众们并未把反感表现在言行上。然而,对直接接收别人情绪的向导来说,这份礼貌可没法让他轻松一星半点。

客场,总决赛,又是决胜局,观众们的感情流比江波涛经历过的任何一次比赛都激烈,由上万人份排斥情绪汇聚而成的无形狂潮冲向他,几乎和真正的潮水同样难以应付。

江波涛忍耐着直击脑海般从全场奔涌而来的负面感情流,盯紧对手每个看似不经意的举动,不放过任何细节。

后跳,闪过林枫的偷袭,同时拉好架式,卷出波动剑;被挑空了,立马银光落刃,躲过对方设好的陷阱……没有一波带走多少生命的高潮,拉锯式战斗波澜不兴,中规中矩得沉闷。

林枫觉得离近身攻击机会只差一点,小心发动攻击,却总是“就差一点”;江波涛一分一毫地制造伤害,终于聚沙成塔。

当盗贼生命无多时,魔剑士出招突然奔放起来。

格挡、裂波斩、烈焰波动剑!

江波涛操作飞快,连用三个技能,完成了从防御到牵制,再展开反击的过程。没给对手半点喘息机会,无浪立起短剑,身边凝结出璀璨电球,已吟唱起电光波动阵。

林枫已经习惯了刚才那种步步为营的节奏,面对此刻不顾一切的生猛攻击,轻易乱了阵脚。波动阵覆盖、波动剑推动,江波涛一轮组合攻势,将对手牢牢控制住。

银武天链寒光闪耀,波动剑意澎湃奔涌。

荣耀!

两个大字跃上电子屏。


轮回铁粉所在角落爆出大笑欢呼,轮回战队选手席却特别安静:年轻的选手似乎仍有些不敢置信,惯于只做不说的他们沉默很久,才低声相互祝贺,走上比赛台。

最后出战的江波涛直接没有下来,站在那里等着队友们。

周泽楷第一个上台,深深望进自家副队眼底,张开双臂,给了他一个拥抱——以此为信号,从杜明、吕泊远,乃至平时最稳重的方明华,轮回战队的每一位年轻选手,全都抱了上来。

江波涛愣住了。

很久以前,因身为向导而苦恼、以为荣耀联盟的顶点与向导或普通人无关的自己,何尝想过会有今天这样的结果?

不,这还不是结果。

被队友们的手臂紧紧圈在中央,到哪都能谈笑风生的江波涛,极其罕见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能望向如往常沉默的人,湿润了眼眶;周泽楷也看着他,笑得像是在发光。

接过总冠军奖杯,轮回战队的队长并没有像先前所有冠军队的队长那样把它高高举起。恰恰相反,周泽楷将它抱得很低很低,从江波涛开始,把队友们的手一一拉过来,放在奖杯上。


对这两个年轻人,以及整个轮回战队来说——

这不是结果,而是新的开始。


- END -


评论(11)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