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三天 (同人本《准星》收录番外二)

先前仅收录进实体本而未在网上公开的番外·之二。

非典型哨兵向导梗,名词解释略,没看过正文的菇凉请先看正文。
正文就在这个LOFTER,有点早了……

内容上为前一篇番外“二十四小时”的后续,请先看前篇再看这个。
前篇地址 http://lulu24.lofter.com/post/2484a3_d70d4c 

感谢容忍我的100%流水账。

——

三 天


第一天·Z


拥挤人潮的汗水气息、无数陌生人身上的体味、耳语混在一起的音声洪流、雷鸣般的车轮和机械摩擦……拥挤的地铁,从来是哨兵最不能应付的场合之一。

小长假第一天,S市的地铁拥挤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周泽楷皱起眉头,做好忍耐信息过载的准备,随人群拥进车厢——挤得要命,却意外地没有更多不适。五感接收到的讯息丰富而不显繁杂,好像自然地存在某种秩序,不再像以前那样,拥有直击胃部的杀伤力。

这也是结合带来的改变。

周泽楷闭上眼睛,倾听着无数人纷乱的语声,脑中依然想着向导那句话:“你付出感情的对象,或许不是我本身。”

只要有那个人在身边,不必担心信息过载,情绪总能得到安抚,所有曾经让人不知所措的麻烦都会迎刃而解,自己只需专注打好荣耀——如果说对江波涛的感情之中,完全没有掺杂对这种便利的贪恋,未免太虚伪。

但是这份喜欢的根源,一定和魔剑士所忧虑的有本质的不同。

回到家,简单跟父母打过招呼,周泽楷走进自己房间。体贴的家人早已提前为哨兵儿子开启白噪音发生器,此刻迎接他的,是宛如海浪拍击沙滩的声音。第一时间想到此刻应该正在飞机上的副队,枪王觉得有点奇怪,花了足足十秒钟才明白自己刚才那瞬间“海浪——波涛——江波涛”冷笑话般的联想过程,微微弯起唇角;但想到对方提出的问题,笑意就又消失了。今天早晨,那个人坦白了一直以来的怀疑,最后问:“小周,为什么觉得喜欢我,你自己也不清楚吧?”

为什么喜欢?这问题周泽楷从没想过。对方所说的依赖和移情听起来十分晦涩,专门搜了资料,依然似懂非懂。他不擅长思考这种问题,当初连喜欢那个人的心情,也靠人点破才发觉。

想到这里,周泽楷马上把手机抓过来,随即放开:因为上次结合热的事,吴羽策对江波涛严重不满,即使后来知道两人发展顺利,也没能改善多少……再拿这种事问他,讨厌拖泥带水的朋友会更看不顺眼轮回副队。

亲友热线行不通,周泽楷自然想到最符合游戏宅男身份的求助方法。熟练地打开搜索引擎,输入“为什么喜欢他”,习惯性留意平时是荣耀技能栏的位置,看到一行字“为您找到相关结果约13,100,000个”。有这么多人在困扰这个问题,这个数字微妙地让周泽楷有点安心,随手点开第一个网页。

“我只能说出我为什么不喜欢那人,却不能说出为什么喜欢他。”怀着找到答案的期待,他仔细往下看,边看边点头,“就是忽然有一个人,让我们感觉一见如故,很想靠近他,心情随着他的表情在不停的变化……分手可以有很多原因,结合却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不需要原因!”看到最后这句,周泽楷顿时觉得被驴了,闷闷关掉这个网页,点开下一个。

这个网页是问题库,对于“为什么喜欢他”这个问题,有许多人给出了回答,但尽是“不需要原因”“只是种感觉”“喜欢就喜欢了别问为什么”,草草翻两页全是这类文字,周泽楷没看下去,他只要答案,不想浪费时间去看伤春悲秋。

虽然对方说过不着急,但拖着问题实在不符合他的作风,周泽楷更换关键词,输入“喜欢的理由”,这次,似乎有了点建设性的内容。那是个爱情故事,叫“喜欢她的100个理由”,其中提到在纸上列理由,似乎可以参考:把一个一个理由累积起来,就是江波涛想要知道的“为什么”吧。

严格说来,书写也不算周泽楷擅长的范畴,但比起即时的语言,能事后补充内容的文字总要好得多。打定主意,他从书架上找出个本子,翻开封面,一笔一划,有点过分用力地写下标题——喜欢的理由。本来就不擅长书写,又好几年没怎么写过名字之外的字,这几个字很有点惨不忍睹。

那些人所说的“不需要理由”显然是假的,至少周泽楷都能轻易写下好几个理由:温柔、可靠、负责……他停下笔,这几个词看起来确实很像对方所说的,对一个心理治疗师的印象。

隐约知道不是这样,却无法轻松整理成语言或文字,一边努力回忆关于对方的事,一边就有点忍不住地想他。

掺入杂念,本来就不高的思考效率更直线下降,最后周泽楷只能放弃地合上本子,打开荣耀游戏,上小号切换心情。


小长假第一天,游戏里好像也在举行活动,上线就看到处处人山人海,打开好友列表却没有一个在线——当然他的好友列表里本来也就没有几个人。枪王的小号也是神枪手,一枪穿云被技术部拿走研究的时候,他就用这个号训练:俩号技能加点都一样,轮回工会毫不吝啬地把最好的装备都供给了战队大神,这小号一身橙装,在普通网游玩家看来俨然也是个高富帅大号。

从接触荣耀开始,周泽楷一直最喜欢神枪手:高攻速,高伤害,即使移动中也能攻击,全凭枪弹战斗,简单明快。

刚进轮回时,前任队长张益玮曾私下找上哨兵,询问他能不能换个职业,最好是机械师,轮回缺控场。周泽楷想了很久,没有点头:虽然改用机械师就能避免和团队现有配置冲突,但他就是只想用神枪手,换了别的任何一个都不行。

停!

倒带,重放。

——换了别的任何一个都不行。

荣耀果然是最棒的游戏,连解决恋爱问题都比什么百度谷歌靠谱得多;只要往这个方向去考虑,多写几个必须是江波涛的理由就好。找到办法,周泽楷顿时浑身轻松,禁不住微微笑起来,倾听自己随海浪声起伏的心跳,专心回忆关于那个人的点点滴滴。


第一天·J


小长假只有三天,下了飞机,转大巴再转公交,等江波涛一路摇晃到家,已是第一天的傍晚。听说这个家族中人缘最好的年轻人要回来,走动较多的亲戚都来了,热热闹闹坐满大圆桌,乍一看,不像过五一,倒像过年吃团圆饭。

反正都是自己人,江波涛一面理直气壮拿饮料和亲戚们干杯,一面专拣轮回俱乐部和S市那些热闹有趣的讲,把一大家子人逗得笑声不断。他绘声绘色描述队长周泽楷面对迫切提问只回答一个“嗯”字,把记者们郁闷得想撞墙的情形,堂表弟妹们顿时笑翻好几个。

连讲了几件轶事,都和周泽楷有关,有个年纪大点的表妹问:“这个周队长,就是电视上最帅的那个?”江波涛注意到她们对自家队长的兴趣明显过分浓厚,发觉自己不小心一直在讲周泽楷,笑着点点头,随后不着痕迹地把话题岔到其他地方。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哨兵或向导的事,对无关的普通人来说是机密;就算强力哨兵如周泽楷,在圈外人或粉丝看来也就是个有才华些的电竞选手。在圈内得到公认的哨兵向导结合关系,如果让这些普通人知道,可能会引起混乱——坦白关系这种事,当然在最小范围内进行就好。

到底不是春节,吃过晚饭,亲戚们没有留下来打牌搓麻将,纷纷告辞走了。江波涛帮着洗好碗筷,陪家人看电视剧,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这几个月的事。从比赛场上的良好成绩,一直听到如何帮同事搞定未婚妻家人,江妈妈笑着总结:“真好,你终于活回来了。”

“活回来?”江波涛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说什么活回来,难道自己还死过不成?

“你没发现?”江妈妈惊讶地瞧着儿子,“你在贺武那半年,越来越死气沉沉,好像对什么都没有兴趣,谈到以前最喜欢的荣耀都不开心,一听就知道不怎么顺利。我跟你爸都担心那样下去你会混成电视上讲的LOSER,还想过不该同意你去打电竞。”

江波涛愣住了,他不知道自己曾经是这样。最初贺武和轮回差不多,如今轮回已呈现强力上升趋势,而贺武依旧不死不活地在中下游混。贺武满足于保级,整个队伍都缺乏干劲、看不到未来;能洞察他人情绪的向导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点,渐渐也开始失望,甚至把与冠军无缘的罪责推给哨兵的存在……回想起来,当时因此憎恨哨兵的自己,简直懦弱。

反观轮回,挖向导的手段固然不怎么光彩,但一系列行动毕竟都是为了让战队更强大,认可江波涛后,也给予他足够的信任和支持。而轮回这么积极,是从五赛季周泽楷加入开始的——想到队长兼恋人,江波涛就忍不住唇角上扬。

“笑这么傻,有好事?”

遭到母亲揶揄,江波涛索性借机把话挑明:“妈,其实……我有对象了。”

大概是从“对象”这个不太常用的词上想到了什么,母亲把电视静音,推推水果盘,轻声问:“男的?”

江波涛难得说不出话,只好点头。

“你十三岁觉醒的时候,我们早就想过,普通人怕是不适合,女哨兵又那么少……”身为向导的儿子温和开朗,到哪都讨人喜欢,少年时期就曾被同性哨兵追求,父母对今天这个结果不怎么吃惊,反而有种第二只靴子终于落地的感觉。

江爸爸什么都没有说,坐在一旁,慢慢剥山竹果,递过来。江妈妈接了,分给儿子一个,问:“怎样的人?”

“心很干净,又坚强又厉害、不爱说话但是很好相处,有行动力,长得也帅……总之,特别好的人。”

自从冬季转会期后,全家人就特别关注轮回战队相关新闻,马上想到“特别好的人”是谁。虽然当时什么都没说,但回想起来,那次突如其来的转会,大概也和那个人有关?

看到江波涛说起对方时的暖暖笑脸,做父母的就算还有想法也无法当面说出口,只能在回房休息后,低声交换两句担忧。

对方是男性哨兵,又是半个明星,江妈妈唯恐儿子吃亏;江爸爸则比较看得开,觉得自家儿子罩得住,劝她不用担心。


这时,他们所关心的对象,正坐在电脑前,习惯性地打开客户端登陆游戏,当然用的是小号。上线读图特别久,江波涛正奇怪就算家里的电脑老爷了些也不该慢得这么离谱,马上想到小长假大概有节日活动。果然,图刚读个大概,就看到周围影影绰绰的全是角色,一个组队邀请挡在画面正中央。游戏载入实在太慢,直到组队邀请过了时效,神枪手密过来一串“……”,魔剑士还是卡在这个画面动弹不得。

怎么拨弄鼠标键盘都没反应,看来这老爷机是卡死了——江波涛烦躁地拿起手机,生怕发短信会被节日祝福信息大军卡在路上,直接拨电话过去,才响第一声就被接起来。

“小周,我这边电脑太卡,你等下,调好设置就上。”

电话那头静了好几秒,传来轻轻的笑声,最后是熟悉的“嗯”。

方才的烦躁顿时一扫而空,江波涛用脸和肩膀夹着手机,双手操作电脑,慢慢讲起电话。他从卡死的老爷机,说到亲戚家的熊孩子们,周泽楷始终听着,除了带着笑意的偶尔回应,就只有细微的呼吸声,以及隐约的海浪声……海浪?

“咦,你在外面?”

“没有。”

“奇怪,那个声音——白噪音?”

“嗯。”

“怎么开这么响?”音量适宜的白噪音是一种和谐的治疗声音,可以起到一定声音治疗作用,对哨兵来说尤其有效。但超过一定音量的话,就只是普通的环境音效,甚至可能反过来刺激听觉十分敏锐的哨兵。通过手机都能听到,这音量显然超过了正常范畴,江波涛有些担心。

间隔了足足十秒,传来回答:“……海浪。”

原来周泽楷对大海有偏好?这可真是新鲜情报。一面盘算着下次有假期要带自家队长去哪个海滨玩玩,一边笑着说:“小周喜欢听海浪?是因为喜欢海吗?”

“不。”急促回答之后是长久沉默,江波涛打算接话时,才听到周泽楷说完,“会想到……你。”

听着海浪,不是因为喜欢海,而是因为会想到你。

透过零碎词句传达过来的思念,瞬间让江波涛整个人都有点不好,胸口像有只小动物在蹭,又暖,又软。


第二天·Z


睁开眼睛,周泽楷望向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正显示着最后通话信息,看着那时间和名字,他无声轻笑,慢慢起床。

昨晚江波涛那边折腾了很久,每次上线都直接卡死,最后索性放弃上荣耀,专心说笑——如果一个说另一个笑也能叫说笑的话。遵从对方建议,周泽楷把过响的白噪音关轻,听着那边传来的言语,渐渐睡着。

昨晚讲的内容大多已想不起,依稀记得有说今天就买新电脑换下家里的老爷机,晚上和自己一起参加荣耀游戏节日活动。周泽楷不在乎什么节日活动,只是喜欢打荣耀;不过对方这么提议,他当然不会反对。

会打电话过来,就算没什么回应也慢慢说各种八卦,一直聊到这边睡着才挂断电话的人,只有那么一个而已。无法顺畅说话的哨兵并不是一个好的谈话对象,也因此在交际中更容易局促;其实周泽楷不讨厌和别人交流,反而可能比大多数人都更想好好对话。乐于倾听他声音、想方设法理解他的人……也只有那么一个而已。

江波涛。只要想到这个名字,就觉得整个人都暖洋洋的。因为约好一起打荣耀,才早上九点,就开始期待夜晚的到来;回忆起昨晚对方说过的话,就变得特别想听那个声音。


想听他的声音,但不愿只因为这个就打电话给对方添麻烦,周泽楷想了想,决定找轮回战队的新闻视频看。江波涛曾推荐过一个视频很全的地方,虽然有点耻,周泽楷还是点开了那个名叫“最爱周泽楷”的论坛,以自己小号神枪手的ID注册,直奔视频区,结果碰了壁——“抱歉,您需要满足以下条件才能访问这个版块”,下面还附有进入视频区所需的发帖数要求。

一头扎进水区,周泽楷几分钟就刷到规定贴数,点开轮回战队的采访视频合集。尽管视频经过剪辑,依然能看出,每次遇到不好回答的问题,江波涛都会自然地把问题接过去;想说而没能组织成语言的念头,他也总能敏锐察觉,提前一步把话说出来。

就算向导能感知哨兵的情绪,要做到这个地步也需要非常用心,视频中江波涛不面对镜头就黏在自己身上的视线,足以说明一切。明明只是普通的战队视频合集,周泽楷却越看越觉得害羞,按下视频循环播放,切到浏览器观察论坛其他版块。

除了视频区,还有一个叫“推倒萌神”的区也有发帖数要求,大约是有比视频更实在的内容?有恋人温和声线的伴奏,灌水也特别效率,很快达到标准,进入那个区——红色大字版头公告赫然写着“本版严禁一切江波涛和别人的CP”,还挂着三个感叹号。

这版块还和他有关?周泽楷带着好奇心,点开贴数要求最高的版面上一个回复颇多的帖子,只看了开头,脸就“腾”地烧起来:那赫然……是篇描述对方和自己床事细节的文章。

周泽楷听说过同人文的存在,但实际看到以自己为主角的同人文,真是第一次。不愧是源于现实而高于现实的文学作品,文中的江波涛十分霸气,什么正面猛攻后翻过去继续猛攻,什么一夜N次多种花样……只看这种同人文的话,大概会觉得对方才是体力占优势的哨兵。

周泽楷挑了些标有江波涛名字的同人文,一篇一篇点进去,虽然那些故事和事实差了十万八千里,照样觉得面红耳赤脑袋发昏。他不敢再看,转而打开那些标注了自己和别人名字的同人文。

经过方才的“洗礼”,荣耀枪王的抵抗力明显好了很多,只要文中没有江波涛三字,他就能静下心来阅读。别看只是小众产物,有些同人的文笔还真不赖,周泽楷越看越轻松,遇到一些离奇的地方,还能笑出声来。

正读得好玩,突然弹出一条论坛提醒:“您在主题‘看视频才发现,无浪怎么打得那么差劲’中的帖子被管理员评分论坛币-50/粉丝度-5‘枪王黑,滚’”

周泽楷迅速点开论坛提醒中附的帖子链接。

那只是一个看似普通的帖子,批评后半赛季对虚空那战第一个被击杀的无浪。刷帖数时看到这个,周泽楷很不高兴,打出“发呆的错”四个字;字数不够,在前面补上“一枪穿云”这个主语;字数还不够,只好打上“呵呵”凑够十字——结果,他的回复是“一枪穿云发呆的错,呵呵。”

再看楼下,短短几十分钟,已经有好多跟帖:“刚注册的小号,来捣乱的吧”“这ID见过,我们区的一个土豪神枪手。大概是嫉妒ZZK又帅又厉害?”“来这论坛黑枪王,纯属有病!”“这都不封,论坛管理放假了吗?”……到后面,有人干脆直接点名谩骂起来。

把这些回帖反复看了好几遍,周泽楷突然有些难受。

虽然口气好像不太对头,但他回复的内容是事实,只想说明那场比赛的某些真相。

在荣耀联盟,周泽楷可算对粉丝特别亲切的类型。他珍惜对自己的每一份好意,对江波涛如此,对轮回俱乐部如此,对粉丝们也不例外。而这些用头像、用签名、用ID宣称喜欢自己的粉丝,却没有一个愿意试着理解,他好不容易打出的十个字,到底想说什么。

周泽楷一个词一个词地输入,慢慢拼凑好一大段话,解释自己那个帖子的意思,说明自己不是来捣乱的。尽管手速超高,他仍然花了足足十几分钟才写完这些,按下“发表回复”——画面停滞很久,最后跳出登录框,提示“抱歉,您尚未登录,没有权限访问该版块”。好不容易打出的那段话就这样没了,重新输入帐号和密码,也无法登录。

怎么回事?周泽楷迅速重新注册了一个ID,刚进入论坛,就看到对自己的处理公告——标题红字加粗,论坛总置顶,内容是:“最近接到举报,该玩家在论坛里发表了涉嫌攻击周泽楷的言论。经管理组查验后台数据,此ID为新注册的小号,用心可疑,现已封禁此账号,并删除所有帖子。最爱周泽楷是荣耀联盟轮回战队队长周泽楷中心论坛,由喜欢他的热心粉丝自行建立,本论坛严禁任何对枪王不敬的言论,请大家遵守这一基本规定。今后,欢迎向论坛管理举报此类行为,一旦查证属实,将给予举报者积分奖励。”

呆呆盯着公告半晌,周泽楷默默关掉浏览器。


第二天·J


小长假第二天,江波涛出门买电脑,按昨晚选好的配置单找在电脑城开店的老同学……结果就这样被带进小型同学会副本。人缘太好也有坏处,江波涛一直被围着说话,根本没有脚底抹油的机会,只得先后挑战烧烤、K歌等BOSS。

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两年,同学之间的关系已无法像过去那样单纯,嫉妒、羡慕等谈不上正面的念头,伴着言不由衷的叙旧和别有用心的敬酒,在不算很大的KTV包厢里搅成一团。接收到这些随着空气变得越来越浑浊的情绪,江波涛笑着和每个人聊天,悄悄想念起某人纯净的感情流。

昨晚才讲了那么久的电话,今天就这么想见到对方……惊讶于自己宛如初恋小男生般的青涩,他不觉在人群里发起了呆。

一发呆,就跟不上节奏,交谈顿时显得牛头不对马嘴。老同学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大的把柄,大笑着把麦克风塞到他手里,甚至学着军训时的腔调,有节奏地起哄:“江波涛,来一个!江波涛,来一个!!”

虽然不怎么擅长唱歌,遇到这情况也只能赶鸭子上架。江波涛挑中相对容易唱的张震岳的歌,随便选了首就唱:“总有些惊奇的际遇,比方说当我遇见你……”低柔的嗓音,简单的旋律,充满说不出的感染力,原本还在笑闹的老同学们听得越来越安静,连敲打沙锤的动作都渐渐停了。整个包厢异常沉寂,只有一把温和男低音,伴随简单音乐,不疾不徐唱着歌:“我不管未来会怎么样,但我每天都想见到你……”

放下麦克风,江波涛突然意识到糟糕。果然,老同学们从歌声中清醒过来,立马对他展开围攻:“老实招供!有女朋友了是不是?”男同学们的盘问还算容易蒙混,静静给自己递水的女同学那声“恭喜”却让他无从回避,只得看着对方,笑着点头:“谢谢。”


同学会副本刷到傍晚才通关,等江波涛赶回家,电脑早已送到。弄好连线和网络,迫不及待打开荣耀客户端上线,不愧是新电脑,读图飞快。第一时间打开好友列表,周泽楷的神枪手小号果然在线,丢过去一个组队邀请。间隔了很久,久到江波涛差点以为电脑又卡住时,组队邀请才被接受。

神枪手的血条只剩一半。

所在地图,荒野小镇。

不知道周泽楷遇到了什么情况,但血量还在继续缓慢下降,好像不妙。荣耀这个游戏死亡惩罚非常严厉,尤其是此刻两人所在的神之领域,死亡会掉经验20%,装备也有相当高的几率爆出。

走传送阵怕来不及,江波涛顾不上看价格,从交易区拖了个传送卷轴,直接去荒野小镇。

荒野小镇的西边,是一道不可攀越的断脊山脉,周泽楷就在这断脊山脉的山脚;同时,少说二十个角色,包括多种职业,挤在这片狭小区域,组成半圆形的包围圈,正往山脚方向收缩。

江波涛先丢过去一个电光波动阵妨碍对方人群行动,然后仔细看对方角色头上挂的工会名——令人吃惊的是,这些角色的工会名居然是“最爱周泽楷”,那个粉丝论坛组建的小工会。轮回战队粉丝玩家众多,轮回工会无法全部接纳,因此这种由粉丝自发组织的小工会很多,虽说各自为政,但看工会名字就知道大家立场接近,正常来说不会和轮回的人为难才对。

与她们为敌,周泽楷出手显然十分保留,否则即使对方人多,枪王也绝不至于被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可惜,神枪手这个职业强就强在攻击上,一旦手下留情,没群控少反控的弱点马上暴露无遗。不愿下重手,对方人多,还有两个术士交替控制,即使是周泽楷,也只能躲开关键的技能,对一些伤害较低的招数不得不硬抗,血线正一点一点被压下去。

不过,江波涛加入后,情况立刻不一样:电光波动阵广达15格的范围,刚好把正准备包围周泽楷的人群套住;与使用技能者组队的神枪手却享有同队豁免,能在阵中自由穿行。对方术士的控制技能因突如其来的波动阵而受影响,枪王抓住瞬间机会照着这边滑铲,魔剑士再往人群补了个冰创波动阵,两人逃出包围。

人群里的元素法师见状,慌忙往他们面前筑冰墙,施法才刚开始,早被周泽楷跑动中回身一枪打断;江波涛则以瞬发的地裂波动剑袭向对方试图使用卫星射线的枪炮师——这下,再没人能阻止他们胜利大逃亡。


从荒野小镇一路向北,不远处就是斜穿整个神之领域的域河。两人狂奔到域河边,潜入水中,顺流而下,又过了几分钟,画面上终于出现脱战提示。

脱离危险,魔剑士并不着急上岸,转动视角望向同伴:“怎么回事,粉丝居然找你麻烦?想爆你装备当纪念品?”

长久的沉默。

江波涛把游戏切成窗口模式,迅速打开“最爱周泽楷”论坛,第一眼就看到那则红字加粗全论坛置顶的处理公告,点进去看了具体缘由帖子,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知道周泽楷心里绝不好受,却好像说什么都不合适,索性游得更近些,近得身体相触,一起静静随波逐流。


虽然一言不发,但江波涛可没闲着,一面联系轮回工会,让会长出面,在不暴露小号身份的前提下解决粉丝工会的误会;一面把原定明天晚上的机票改期到早上第一班——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现在就飞回S市。

大概正流过什么低级地图,附近连一个玩家也没有,游戏里的幽蓝天空特别明净,闪烁着大城市里不可能看见的星点,甚至还有一条宽阔的、闪闪发光的银河。生怕打扰这样寂静的夜色,江波涛轻声说:“我明早就回来。”

荣耀游戏里的角色应该没有表情,但那个瞬间,神枪手似乎露出了笑脸。

几秒后,周泽楷异样轻松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好。”


第三天·Z&J


走下飞机客梯车,江波涛立刻打开手机:早上八点五十分,正是哨兵假日早晨赖床最舒服的时间。

生怕打扰对方休息,他没拨电话,在接驳车上发了个短信,简单说明自己刚下飞机,让周泽楷不用着急,难得休假就睡个饱,晚点去俱乐部也不迟。

还没走完机场那条长长的到达通道,短信音已经响起,来自枪王的回复一如既往地简洁:“出口。”

瞬间理解这两个字的意思,江波涛努力加快步行速度。只要想到周泽楷在尽头等着,就怎么都没法忍受缓慢向前移动,要不是通道禁止奔跑,他一定会不顾形象直接狂奔过去。

机场大厅人来人往,纷杂混乱的感情流漩涡般搅和在一起,而其中,有一份绝不会错认的、单纯的欣喜——抬头望去,果然见到熟悉身影快步走来。

“我回来了。”

“嗯。”


毕竟是小长假最后一天,平时不特别拥挤的地铁二号线上全是人,两人被迫紧紧贴在一起。人群还在涌来涌去,江波涛被推挤得挪动了一下——就这么个轻微位移,对两人过分密合的身体来说也是过多刺激。哨兵的思绪从肌肤相接处歪到昨天看的某些文字,莫名渴求的情绪便不可收拾地高涨起来,涟漪般在空气中荡漾。意识到这点,感到说不出的羞耻,周泽楷低下头去,努力收敛越来越不听使唤的心思。

地铁拥挤到几乎没有立锥之地,反而不用担心摔倒,江波涛索性放开抓铁杆的手,悄然握住周泽楷。掌心比平时略高的温度、甜美到不容忽视的向导素气息、稍显急促的心跳,处处昭示向导此刻的状态。不用一字言语,也无需情绪疏导,只这样指掌相触,分享些许体温,周泽楷就渐渐安定下来:没什么可羞耻,这份渴望的心情,对方与自己同样。

拥挤的地铁,从来是哨兵最不能应付的场合之一。但是此刻,感觉到手上那份温暖,默默数着熟悉的心跳,享受甜美的向导素气息,周泽楷整个人都有点儿晕,禁不住侧过脸,凝视对方的眼睛,唇角勾起浅浅笑意。

从机场返回轮回俱乐部的次数挺多,不过,江波涛敢发誓,这是其中最漫长的一次。恋人就在伸手可及处,安静笑着,毫无自觉地散发某种气场;他不得不用尽全部自制力,总算抵御下心猿意马的杂念,没有半途把人拖进随便哪个宾馆去。


关宿舍房门的响动就像某个声控开关,两人紧贴在一起,迫切地交换亲吻拥抱。仿佛整个人都飞在空中……江波涛隐约想着,这才注意到,自己是真的悬空了。

一手绕腰背,一手托膝弯,周泽楷以标准的公主抱姿势把自家副队抱起来。六七十公斤的大男人,在哨兵手中却好像没什么分量,轻而易举搬运到床上。做出这番举动,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后极其自然地脱起衣服。

莫非?!对方行动那么积极,结合以来始终掌握床第主导权的江波涛,瞬间想到了某个可能性。严格说来,至今为止哨兵一直接纳自己反而不太正常,就是现在想换一换也不奇怪。打定主意,不管对方有怎样的念头都好好配合,江波涛一面脱衣服,一面谨慎地问:“小周,今天你想……在上面?”

那边传来的感情流瞬间带了更多羞耻,又有些掩饰不住的跃跃欲试,间隔好几秒,才轻轻点头:“嗯。”

和恋人的亲密接触依然如往常那样甜美,但像这样处于下位,把主导权完全交出去,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两人之间已没有多余布料的阻碍,彼此搂抱,又交换几个亲吻,就着对方整个人压在自己身上的姿势,江波涛有些吃力地伸手拿出枕头旁的润滑剂,递了过去。周泽楷满脸意外地看着他,见到对方鼓励的笑容,才犹豫着接下。注意到哨兵的羞耻情绪有点超过限度,向导顺便替他化解了一点,这才躺平,闭上眼睛,努力放松身体。

软膏盖子打开的声音之后,有膏体被挤出、涂抹的声音,身体交叠的重量依旧,意料中的冷湿触感却迟迟没有出现。江波涛觉得疑惑,睁开眼睛,却看到令人血脉贲张的一幕:周泽楷跨坐在恋人身上,稍稍向前趴跪,手探在身后动作——虽然被身体挡着看不见,但显然是在为他自己做扩张。发觉江波涛正看着自己,周泽楷的羞耻情绪又浓了好几分,别开脸,垂下视线,继续努力做这项从未亲手做过的准备工作。

说不出的兴奋与羞耻让他有些冒汗,哨兵身材纤瘦但肌肉匀称漂亮,汗珠在白日阳光下闪耀着细碎光芒,美得让人目眩。长睫毛遮挡了水汽氤氲的瞳眸,却掩不住眼角眉梢荡漾的春意;一贯的缄默没变,但唇间不时泄漏的气息和急促起伏的胸膛,都无声诉说着某种饥渴。

“小周……”脑海还没从这个180°的神转折中明白过来,江波涛已经习惯性伸出手去,配合对方生涩的动作,加入开拓隐秘内里的行列。冰凉的膏体早被炽热所在焐暖,周泽楷没有经验,不敢妄动,只用一根手指在入口附近慢慢磨,突然得到恋人双指帮助,本能地感到安心,仰脸对他笑。

这一笑,看得江波涛有些发呆,动作马上失了章法,挤着对方的手指就往里头戳。哨兵那极端敏感的身体哪经得住这般突如其来的袭击?当下一阵战栗,逸出意味不明的奇怪音节。

敏感的指尖摩擦敏感的内壁,同一桩湿润行为,却在两边都造成了情欲浪潮,再被恋人轻车熟路地几下翻搅……周泽楷只觉得整个人都像润滑剂一样融化发热,早习惯被进入的地方异常诚实,迫不及待地吞吐手指,祈求着真正的贵宾。羞耻随着动作蒸腾殆尽,周泽楷双腿轻微颤抖,却毫不犹豫地撑起身体,右手从自己后面离开,自然而然与恋人的手轻握一下;随即扶着那方早已蓄势待发的宝剑,对准刚才两人共同开拓的秘处,一点一点沉下腰。

整个情事中,两人的另一只手一直紧紧牵着,十指交缠。


恋人主动骑乘的感觉自然美妙,但看着他高潮瞬间失神倒下的样子,又有些说不出的心疼,江波涛抱着身上终于从过火快感中缓过神来的人,替他理好头发,不解地问:“怎么了?你不是想在上面吗?”

周泽楷拿朦胧眼神湿润地看着他,显得十分困惑。

突然意识到这似乎也算是“在上面”,江波涛禁不住失笑,在他额头轻吻一记,不再说话,专心享受这份安宁的温暖。

至于,看到周泽楷作为回答的本子,用力把恋人抱在怀里,在心里发誓再也不怀疑这份感情的来源,也不过是短短几小时后的事。


- END -






那段“没有理由”的话,作者是张小娴。

关于最爱周泽楷论坛和工会的姑娘们那段,无非是想说:即使双方都没有恶意,言语可能产生的误会也很容易让事情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安排了一段小周因不会说话而被粉丝误会的剧情,没有指责或影射什么的想法,希望不至于有不必要的误解。

江副到荒野小镇救小周那段有BUG。按小周的技术,只需一个乱射,不搞死人并脱身应该不难。不过为了心目中“想让江副在荣耀游戏里帅气地英雄救帅锅”的执念,还是无视了这个问题,请当作枪王的乱射威力太大,用了就一定会弄死粉丝菇凉,所以他不忍心用好了!(殴)

私心设定里,这件事最后的结局是:经过江波涛要求,轮回工会的会长出面,找到最爱周泽楷工会,表示那个神枪手是轮回俱乐部技术部的小号,与论坛上的小号没有关系——也就是说,论坛事论坛毕,不至于牵扯游戏。


评论(6)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