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二十四小时(同人本《准星》收录番外一)

在我家和TOMO家存本都已经完售的现在,公开这些番外应该不会让买了本子的菇凉们觉得不愉快吧? 
嗯,因为本子的余本只剩12本而且只会在妖都O发售,不可避免会有想看完整故事的人拿不到实体本……

虽然只是写得并不好的流水账,还是放出来吧。

至少,让买不到实体本的菇凉也能看到完整的故事。

————

非典型哨兵向导梗,名词解释略,没看过正文的菇凉请先看正文。

感谢。

————


--------

二十四小时


自从本赛季被粉丝们封为“枪王”,找上周泽楷的商业合约就比过去多了许多,尽管俱乐部特别调高了他的广告价码,依然无损各路广告商对这位年轻帅气电竞选手的热情。

眼下,周泽楷正拿着一封邀请函,有些迟疑。

“Silent Voice”,某著名国际奢侈品牌旗下的子品牌,已经和轮回俱乐部达成协议,邀请年轻的枪王担任品牌代言人。邀请函只是走个形式,虽然没什么特别需要他做的,但这次在H市的发布会早已经被俱乐部敲定在他的行程表上。

去是必然的,但看着邀请函上的“请携伴参加”,周泽楷还是有点犹豫。发布会的时间在小长假前一天,俱乐部放假,只要自己提出来,江波涛一定会答应,但最近战队的事情相当多,实际上负责队长事务的副队长已经忙到快失眠,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

最后,周泽楷收起邀请函,什么都没有说。


邀请函的事情江波涛当然知道,俱乐部方面让枪王一定要去的指示就是通过他转告的。虽然周泽楷什么都没有表示,但他的想法又怎么瞒得过自己的向导?

“最近天气这么好,真想去H市看看西湖……”听了半句话,周泽楷就默默拿出邀请函,在回执上“携伴”一栏打勾。他当然明白江波涛恐怕不是真的想看西湖,但不想辜负这份心意。不过,被这么一说,周泽楷忽然意识到,虽然住得相当近,又曾经多次去H市的嘉世主场比赛,倒还真没留心看过名满天下的西湖,便忍不住有点期待起传说中的水光潋滟。


3:20 PM


在S市待久了,习惯市内交通动辄一两小时,动身得早了些,结果抵达H市会场附近时才下午3点多。离发布会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干等未免太闷,好在作为会场的凯悦酒店就在湖滨,不着急过去,倒正好逛逛久负盛名的西子湖。

两个人沿着湖边随便走,走到能看见一座桥的地方,游人明显多了起来;四月底已算是小长假前奏,这种热门旅游区,不说人山人海,也是人头攒动。发布会是正式场合,两人都一身正装,周泽楷还戴了副不符合温和阳光的墨镜,出现在穿着休闲装的游客人群中,反倒特别醒目。

不大一会儿,周泽楷就听见有个年轻男声在附近说:“那个戴墨镜的……是不是在电视上看过?”

“电视?我以为你只会打荣耀呢。”

“荣耀……啊!周——”

说话的人声音其实并没有很响,可五感敏锐的哨兵行动极快,不等他报出自己名字,拖了身边的人就跑。江波涛多少有点不明所以,但一直注意着他的感情流变化,知道自家队长这会正着急,便什么都没说,也努力跑起来。

游戏宅体质到底虚,何况还穿了一身正装,才跑了几百米,江波涛就有些喘;周泽楷注意到这点,马上停下脚步,紧张的情绪反而更明显——这里游人更多,要是被人认出来……

“坐船吗?”西湖边的船工上前搭话。

坐在船上,远离岸上的游人潮,周泽楷才终于放下心。江波涛还有点上气不接下气,但感觉到他那边传来安心的感情流,也就没问什么,自然坐在他身边看景色。

西湖上的手划船不算大,只有两排相对的双人坐席,包着蓝底白花的粗布,和遮阳顶棚同个颜色,搭配木头船体,显得颇为古色古香。周泽楷一身西装,脸上墨镜还没拿下来,坐在这样的座位上,颇有几分像……

江波涛饶有兴致地拿出手机,对准他,关掉闪光灯;发现朝向自己的镜头,周泽楷马上配合地取下墨镜,结果就在手指接触到眼镜架的瞬间,被“咔嚓”一声拍下来。拍照的人一面笑得打跌,一面把照片给他看。

深色西装,亮白衬衫,墨镜完美地遮挡了眼神,微微上扬的唇角显得高深莫测,说是旧上海电视剧中的黑帮骨干,估计不会有人怀疑。而同样是这个人,此刻摘了墨镜看着恋人给拍的照片,笑得一脸温顺纯良加羞涩,让江波涛有点后悔:怎么没想到专门带个数码相机出来抓拍?

还闹着,船头的船工已经熟稔地介绍起景点,两人这才知道那座貌不惊人的小拱桥,就是赫赫有名的断桥。望着其貌不扬的水泥桥,江波涛实在没法把它和船工口中的断桥残雪、白娘子遇许仙联系起来,还不如旁边柳绿桃红的白堤有看头。

最近事务繁杂本就疲劳,又经了刚才一通跑,精力体力都有点透支,看着满眼湖光山色,接收身边周泽楷纯粹柔软的安心感情流,江波涛有些犯困,就连船工的景点介绍,听起来也像催眠曲。不知不觉,他渐渐合上眼睛,靠在身边人肩上打起瞌睡。

注意到他的动静,周泽楷愣了好半晌:在一起已有些时日,但大多是这个人各方面照顾自己,反过来被对方倚靠的情况倒很少有。想到这里,他的嘴角有点上扬,默默享受这份有些新奇的体验。

手划船经过三潭印月,船工正要向两名游客介绍这标志性景点,抬头却见一名客人靠在同伴肩上,睡得正香;被当成靠枕的大帅哥看着这边,有些不好意思地做了个“嘘”的动作。船工会意地点点头,乐得清闲,不再开口。

明明是游人如织的西湖四月,却静得连岸上的音乐都听不见,周围只剩船桨不疾不徐划动水波的轻响。薰风挟着花树的味道悄悄吹来,向晚的阳光打在湖面,泛出粼粼波光。

一片光刚好反射到眼前,周泽楷本想拿手挡住,又怕动作太大弄醒肩膀上的人,只得扭过脸避开。咫尺之处传来的心跳声一如往常,呼吸夹杂在桨声中,平稳安定,稍硬的头发随着呼吸轻轻地来回划过颈侧皮肤,留下痒痒的触感。

船沿着苏堤一路往南,慢慢绕了个大圈。正是西湖最美的季节,周泽楷却专心盯着肩上的人看了很久,也不知到底想了些什么,只觉得胸口好像也漫出个四月的西湖,软软地、一波一波地,缓缓荡漾。

快转到目的地时,不巧遇到其他船路过,交会之际船身摇晃,江波涛惊醒,意识到自己一直靠在对方肩上打瞌睡,有些尴尬:“抱歉,我睡着了……”周泽楷看着他脸上睡出的痕迹,摇摇头,笑得一片灿烂。人醒了,却无心赏景,柳浪闻莺成片的花团锦簇全成了彼此的背景,谁都不曾细看一眼。


5:30 PM


身为Silent Voice品牌代言人的周泽楷到场,自然引起一阵长枪短炮的关注。闪光灯此起彼伏,照得哨兵本来就对光线敏感的眼睛很不舒服,但这是工作,周泽楷只能勉强微笑,对每个人点头。

江波涛在附近尽力为他屏蔽多余信息,可对闪光灯这种瞬时强光也无能为力,脸上笑容滴水不漏,心里却在叹气:哨兵忍耐得如此坚决,连点负面情绪都没有,想帮助化解都无从入手。

周泽楷的座位被安排在关系者席,他们到得又有点晚,入席后没有应酬太久,发布会就开始了。

会场内灯光完全熄灭,场内开始播映巨幅全息投影,那是周泽楷先前为Silent Voice拍摄的广告片。


会场入口那头的空中,浮现出一双鲜红嘴唇的特写,疯狂地一开一合,仿佛在大声说着什么。画面高速切换,但无论如何切换,都只是一张又一张嘴的特写。

形形色色的嘴,突然一起出现,在空中舞动,组成了“Talk”字样。

这时,另一边的T台上方,出现耀眼的星光。

星光凌空移动,在黑暗的空间里画出一个人形。

风衣,礼帽,纤瘦修长。

刹那间,周泽楷伴着炫目星芒从中现身,迅速掏出双手枪,火光连闪,子弹以雷霆万钧之势穿过上空。

喧嚣的嘴唇应声粉碎,变成五彩斑斓的碎片,洒落。

周泽楷站在原地,淡然吹掉枪口硝烟。

画面定格。

在他身边浮现金色的“Silent Voice”品牌名称,以及简短的品牌宣言——“Do More”。


广告片并不是第一次公开,但全息影像逼真的效果还是让人看得激动不已,子弹划过会场上空时,有的宾客甚至不觉捂住了头。

江波涛禁不住转头去看周泽楷,以确定他还在身边而不是T台上;后者发觉他的视线,借着灯光全熄、四下里一片幽暗的掩护,主动牵起他的手。

之后的品牌理念秀、新品模特秀据说都很精彩,甚至有国际一流名模压轴;但江波涛完全没看进去,所有注意力全集中在两人指掌相触处。感觉到恋人掌心的温度,接收到害羞却安宁的感情流,禁不住心里发痒——如果不是在这个场合,一定会忍不住把自家队长拉过来亲吻。

灯光重新亮起的瞬间,江波涛笑笑,不着痕迹地抽回手;周泽楷怔了一下,不自然地将视线转到桌上。晚餐开始,尽管是西式宴席,依然时不时有人过来敬酒,周泽楷难免被灌了一肚子饮料,不得不中途去洗手间。

回来的时候,远远地,看到江波涛和几个陌生人谈笑风生。轮回战队的副队长到任何地方都能迅速和人打成一片,这早已知道并暗暗引以为荣的事实,此刻却莫名其妙地让他有种尖锐的不快。虽然不知道这种不快到底是什么,但周泽楷不想让对方为此费心,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恢复好情绪,这才回到座位。

晚宴的菜品可谓精美,但两人都吃得有点食不甘味:不停有人过来跟周泽楷说话,几个同桌女性宾客则在找江波涛搭腔。

用餐时间没结束,就有工作人员过来分发品牌创办纪念丝巾。这轻飘飘的一片布市价超过上千元,为了分发中不出问题,司仪要求大家都回到座位上,宣布接下来进行的活动是用丝巾发挥创意,然后拍照发微博@给主办方,从中选取幸运嘉宾。

江波涛说了声自己不会玩这东西,拿到丝巾挺浪费,同桌女宾便笑着跟他要丝巾;周泽楷手快,直接从他手里把丝巾抽走,和自己那条连在一起,看了下长度,便在自家副队头上折腾起来。

难得队长有这个兴致,江波涛也就笑着,任他把自己包成准印度阿三。造型完毕,同桌女宾客说他这造型很像最近流行的某部游泳动画片片尾,纷纷拿出手机拍照发微博。江波涛大大方方让她们拍,同时半开玩笑地提醒她们:拍自己可以,注意别拍到周泽楷,拍他可是要交肖像使用费的。


用餐结束,司仪把被选中的嘉宾照片打在大屏幕上,展示创意,并邀请嘉宾上台说话、领取礼品。前三位被选中的都是女性,大概是为了平衡一下性别,选择第四位幸运嘉宾时,屏幕上出现了江波涛的照片。几名拍了他的女性宾客顿时又笑又叫,起哄着让江波涛快点上台。

司仪夸奖这身搭配像波斯王子,但他与言语严重背离的感情流却暴露了真实想法。对此,江波涛只能礼貌地笑笑,按要求做了简单自我介绍。听说他是轮回战队的副队长,司仪嘴上“年轻有为”“一表人才”等恭维说得天花乱坠,感情流中的轻蔑却丝毫无减。担任这种场合司仪的,本身就是中央级电视台的主持人,见惯各路精英,对电竞选手难免有点轻视。

明知道句句是假,但这种场合需要的本来也就不是什么真心实意,江波涛笑着陪对方演完这出荒诞剧,拿着作为奖品的一大袋东西下台。

周泽楷已经不在座位上。旁边人告诉江波涛说他被工作人员叫走了,便好奇地追问起那袋奖品。江波涛打开一看,里面是各种Silent Voice产品套装。

女宾客们打趣道,照片是她们拍的,微博是她们发的,拿了奖品理应分红。江波涛也不小家子气,当场从袋里拿了盒迷你香水套装拆开,一人一支地发了过去。女宾们拿到香水特别开心,有个年轻女孩索性跳起来,拥抱轮回副队长致谢。

会场另一头,听到工作人员希望自己宴会后去酒吧继续第二摊,周泽楷马上摇头:职业电竞选手不宜沾酒是常识,去那种场所并不合适;再说俱乐部答应主办方的只是他会出席活动,并没有约定需要去第二摊。

拒绝邀请,他习惯性地在人群里找自家副队的身影,隔着老远就看到有女孩子抱了那个人一把,笑得非常开心。

身体里某处,传来陌生而尖锐的刺痛感。周泽楷静静压抑胸口的难受,回到座位。明明知道并没有什么,却无法不去介意,方才那幕一遍遍在脑海里重演,敏锐的嗅觉依然能闻到年轻女孩的香水味……异样翻滚的感情流未能逃脱向导的感知,很快被安抚,但这种不自然的情绪流失,此刻却引发了哨兵突如其来的反弹。

愤怒?注意到这种情绪,江波涛有些意外,知道愤怒产生的原因正是自己的化解,不得不中止感情流接触,轻声询问:“小周?”

愤怒在对方低柔嗓音面前自然转淡,剩余的部分则变成闷闷的难过,沉甸甸压在胸口。

直到晚上活动结束,周泽楷都没有再说一句话;而不敢轻易对他的情绪再做操作的江波涛,在内心叹口气,试图用其他话题转移注意力,却始终没能奏效。


8:30 PM


周泽楷像个人形低气压中心一样移动到房间里,关上门,在黑暗中把恋人压往门边墙上,凑过去——理所当然的亲吻前奏,江波涛正要予以回应,对方却用比刚才的突然靠近更快的速度抽身退后,让他伸出的手臂扑了个空。

江波涛在取电口插上房卡,没等借助灯光看清什么,已被推进浴室。

哨兵的动作太过急切,他只来得及脱掉外套,就被莲蓬头喷出的热水打湿了全身,比起被弄湿的衬衫、随便扔在门前的西装外套、瞬间弥散的水雾,房间内充斥的感情流更让人介意。

炽热又冰冷的——嫉妒。

本以为不会在这个人身上发现的情绪,此刻却浓重得仿佛实体化一般,就算不刻意去接收,也毫无折扣地传递给了自己的向导,在后者胸口制造出尖锐的疼痛。忍着这种没有伤口的刺痛,江波涛轻轻把周泽楷拉过来,透过那层薄薄的水汽,看着他的眼睛,放柔声音问:“我身上有气味,想冲掉?”

意识到自己再次先于理智而行动,年轻的哨兵禁不住有些羞耻,松手,避开视线,低下头,短促地“嗯”了声。

“一起洗?”含笑的声音,像建议,更像诱惑。


温热水柱细细密密地洒落,在哨兵颈窝凝滞一瞬,滑过胸膛,沿腹肌外侧向下,描绘出人鱼线的轮廓,最后汇入地面涓流。

和江波涛比起来,周泽楷平时显得更细瘦,只有像这样除去衣服的遮掩,才能见识到他一身匀称结实的肌肉——明明只是个电竞宅男,平时也不会做多少运动,却拥有如此漂亮的身体,也算是哨兵特有的福利。

多少有点被柔光水雾下的暧昧氛围所眩惑,伸出手去碰触,注意到对方从感情流到掌下肌肉都在慢慢放松,说出口的,却是完全不搭边的话。

“我很高兴。”

有些意外的视线,默默看着他。

习惯了这种无声询问,江波涛说下去:“一直觉得,你付出感情的对象,或许不是我本身。”

周泽楷顿时睁大眼睛。

那么喜欢,喜欢到连自己都不知如何是好,喜欢到宁可强忍结合热也不愿让他感到为难……这个人,明明早就知道一切,却说出这样的话。

连同这份说不出的委屈心情,他被对方拥进怀里。

在充满蒸汽的狭小空间,熟悉的低柔嗓音比平时更加沙哑而有磁性,江波涛在他耳边慢慢吐气,以接近呢喃的音量说:“但是,我喜欢你。”

只是这样一句话,方才的委屈,就像微不足道的尘埃一样,被不断落下的水流冲掉了。

同时落下的,是与水流同样温软细密的亲吻。

随着甜美的向导素气息涟漪般扩散,连接两人的亲吻很快升温。向导灵巧的手指游弋在带着光泽的湿润肌肤上,先是温和碰触,悄悄变得炽热,更有意无意往哨兵特别敏感的地带滑去……遭遇这番偷袭,周泽楷就像踏进了电光波动阵,酥酥麻麻的快感从接触到的地方窜遍全身,连站都站不稳,只好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象即将开始的愉悦,强忍无端羞耻,双手攀附墙壁,默默展开身体。

水汽氤氲的浴室里一片旖旎缱绻。

在水流掩盖下,心跳声、呼吸声,乃至交合处的水声、拍击声,全都难以听清;从背后被热切索求的姿势,也无法看见对方的表情。听不到、看不见,却分外鲜明地感觉出胸腔里的鼓动与体内属于江波涛的脉动同步——这个微小细节,让周泽楷霎时燃起某种莫名的热度,无意识配合律动摇晃腰部,再也没有思考的余裕。

8:00 AM


虽然及时分散了对方的注意力,到底还是把某句话说了出来——江波涛睁开眼睛时,想的依旧是“失策”二字。

背后传来肌肤相接的温暖。即使在梦境中,枪王的手指也自然搭上他的腰,像对大型抱枕那样松松搂着。两人共寝的时候,他经常无意识地暴露出这种孩子般毫无防备的姿态。

江波涛享受这份温度,同时默默思考:对周泽楷来说,自己与慰藉物(注1)的差别到底有多大;他对自己的这份心意,到底有多少,是出自移情作用(注2)?

——

注1:慰藉物又称过渡物,是指用来提供心理上慰藉的物件,例如儿童的毛绒玩具、老人的仿真宠物等,在不同寻常的环境里,它的效果尤其明显。

注2:移情是指心理病症患者的欲望转移到心理治疗师身上而得以实现的过程,这种欲望通常是童年得不到满足的某种渴求。其中,正向移情的情感是积极的、温情的、仰慕的,往往会令患者认为爱上了心理治疗师。

——

不可否认,枪王与魔剑士的相遇,看似平淡无奇,其实非常特殊:不善言辞的哨兵长期缺乏足够的交流沟通,人际关系遇到瓶颈,已被逼迫到崩溃边缘;这时候转会过来、能自然安抚他情绪、并由于各种原因帮助他解决这个困境的自己,恰好成了身兼慰藉物与心理治疗师双重身份的存在。

江波涛无声叹气。他早已失去作为对方心理治疗师的资格,治疗师的必备技术就是保持冷静客观,绝不能被病人的移情牵着鼻子走;而自己,却打从心底深深喜欢上了周泽楷。

这样的感情,不但不应该,甚至有点不道德——移情作用下的心理病患,某个意义上来说并不是正常的成年人,更类似需要保护的儿童。这种状态下萌生的“喜欢”,实在不是什么正常的情感,再考虑到哨兵对向导天然的依恋……对方那份几乎写在脸上的纯粹感情里,到底有多少,是真正出于本心对自己的喜欢?江波涛不能确定,只得掩藏自己一天比一天更倾心于对方的事实,同时装作没有发觉对方的感情。

如果哨兵没有爆发结合热,没有勉强压抑自己到伤害身体的地步,向导必然会选择就那样什么都不做,一直默默守在他旁边,绝不会把这份只要开口就能实现的感情表露出来。

一切偏偏就发生了。

在还没能弄明白周泽楷真正心情的情况下,他就败给了自己的感情,告白,并与对方结合。

“一旦结合,就只有死亡才能把我们分开。”当时说的这句话,到底有多沉重,年轻的哨兵大概还不能真正了解。向导却千真万确地知道,如果两者之间失去了正面感情,这种死亡才能分开的关系将变成多可怕的梦魇——在学习控制和使用自己能力的过程中,他已经听到过太多残酷的例子。

现在的情况其实不坏,不过有些事情,他还是免不了希望能更确定些。在对方感情流中发现嫉妒时,江波涛真的很高兴,以至于顺着情境把心底话说了出来;哨兵那瞬间的震惊和委屈,只是回想起来,就让他觉得不忍。

就此摊牌?答案当然是否。江波涛不做没把握的事,涉及周泽楷时尤其慎重。就当昨晚的失言没有发生过吧,他想。


从早晨的朦胧中清醒过来后,周泽楷就陷入了长久的思考,无论怎样尝试转移他的注意力,都没起到应有的效果。最后,鲜少主动开口的哨兵,认认真真凝视自家副队的眼睛,有点迟疑、然而不容回避地问:“……为什么?”

这没头没脑的问题,两人都不会误解。看着那双一直望进自己眼底的瞳眸,江波涛多少有些自嘲地笑笑,简单解释了自己的忧虑。

听完他的话,周泽楷的眉头已经紧紧锁在一起。没有说话,哨兵强烈的怒气鲜明地传递过来,在向导胸口制造出针刺般的尖锐疼痛。这次,江波涛没有试图化解他的情绪,只是静静承受这种毫无自觉的暴力——比起方才自己言语给对方的伤害,这真不算什么。

自从结合……不,自从结识以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正面冲突。两人在一起时,本来就很少说话,连疑似争执的此刻,都无声无息。

单方面的怒气宛如激流,无法克制地从周泽楷那边倾泻而出,扑向魔剑士,然后像汇入大海一般,被默默接纳。江波涛脸上带着一贯的温和,却完全没有让步的意思,哪怕对方的愤怒情绪中挟带了受伤和委屈,向导也压抑着渴望安抚对方的强烈躁动,以平静的态度回视。

宛如对峙的氛围中,周泽楷的怒意越来越深,眼神却越来越受伤。江波涛伸出手,想用拥抱来冲淡对方这份直接绞得自己胸口发疼、几乎喘不过气来的浓重情绪。

伸出去的手,被快速推开。

身为枪王怒火的目标,江波涛感受到对方即使此刻也不带一丝阴暗的感情流,禁不住又苦笑起来:归根到底,会造成今天这个情况,原因还是在于自己。

推开了对方,周泽楷反而有些发呆,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恋人的表情,显然这次拒绝连本人都相当意外。向导反而一副了然神情,这种了然微妙地让哨兵有点泄气:他很了解自己,而自己居然一直到现在才知道,如此喜欢的这个人,并不相信自己的感情——也许,他方才所说的可能性,并不像看上去那样无稽。

“要不,我们……分开几天?”注意到对方渐渐恢复冷静,江波涛想了想,以一贯的温和口吻提议。

周泽楷默默望过来,那眼神几乎让江波涛当场缴械投降;他就这样望着向导,想了很久,最后慢慢地,点点头。

如果换了别人,难免觉得江波涛发神经:两人都想在一起,表白也表了,床单也滚了,周围也默认了,就这样过下去难道不好?但周泽楷不会这么简单地认为。

枪王喜欢一个人,那就是百分之百。对方的想法,他再难以接受、再愤怒委屈,都会努力去思考。也许他要整理出结果,需要的时间会比大多数人长得多,但思考质量毋庸置疑。再说,即使是最生气的时候,周泽楷也知道一个简单的事实:他所喜欢的人,也认真地喜欢着他——这就够了。


9:30 AM


哨兵难免嗜睡,何况昨晚折腾得有些夸张,睡得晚,自然醒得晚,再经过这么一番波折,早过了早餐时段。两人退了房,没有贪图方便在旁边吃星巴克,走到酒店后边小路,转了好一阵子,总算找到家卖豆浆包子的早餐铺。这种旅游点旁的地段,高价餐厅一家连着一家,朴实小店反而很少有;所以即使是这个时段,店内依然排着长队。

昨晚两人打湿的衣服已由酒店洗好,今天早晨的周泽楷依旧西装笔挺,就算多少还有些闷闷不乐,也只是在俊美帅气中掺杂了几分忧郁,反而显得更加惹人注目。好在早餐铺子通常不会有游戏宅出没,他跟着自家副队排队买豆浆,也只是引来他人赞叹的视线,不至于被揭穿半个明星的身份。

从五星级酒店来到路边早餐铺,坐在带着油渍的板凳上,半碗豆浆暖暖下肚,江波涛顿时觉得昨晚时尚发布会上的精致繁华,就像梦境一样虚幻飘渺。

周泽楷比较习惯这种落差,坦然坐下,咬口包子,顿时扭曲了一张俊脸——哨兵五感过分敏锐,怕冷也怕烫,他吃惯轮回食堂的自助餐,眼下又有心事,忘了店里的包子都是刚出笼的,一大口咬下去,烫得差点渗出眼泪。

江波涛赶紧发挥十级搭话技能,硬是从忙成陀螺的老板那里要来杯凉开水,递给他。周泽楷接过去漱漱口,觉得好了些,就望着自家副队笑。周围食客早就注意到这个被包子烫惨的大帅哥,纷纷投来好奇的视线,突然见到这笑脸,当场看呆好几个。江波涛原本有点心情沉重,瞧他终于有了笑容,也就跟着放柔表情,拿筷子替他把包子戳开,好让它们凉得快点。


1:00 PM


四月底,跟着就是小长假。轮回战队年轻人多,大部分队员已经离开,或回家,或出门旅行;等正副队长回到宿舍,周围早已特别冷清。

冬季从贺武转来之后,江波涛还没回过家,这次正好和家人聚聚;再说,有了要共度一生的对象,多少也得向父母报备。

打定主意,他买好下午的机票,开始收拾行李。周泽楷看了一会,也走过来,帮着整理。

谁都没说话,视线也不曾交会。

沉默中,两双手各自忙碌,偶尔发出一点声响,反而显得更加寂静。东西本来就不多,两人手速又都特别快,很快拾掇好了。

离飞机起飞还有三小时,现在出门有点太早。

江波涛下意识看向周泽楷,只见那双黑亮的眼睛正望着自己,表情有点呆呆的,感情流中满是不舍,就跟昨天见到的西湖水似的,湿润润地漫过来。

回家过小长假而已,又是自己建议的分开几天,江波涛却莫名其妙生出些类似离愁别绪的心情,赶忙试着说些话缓和气氛。很快,即使是他也无法再说下去——他到底不是黄少天,没有那种一个人也能继续对话的特异功能。

这下房里彻底安静了。

不知谁先动作,手好像有独立生命般拉到一起,接着身体互相扯着靠近,毫无预兆地亲吻彼此。

早晨争执的问题依然如鸿沟般存在,但此刻两人都已经不再想那件事,只是专心从对方身上汲取最熟悉的热度。一时间,室内浮起不同于人工产物的向导素气息,无情地暴露了江波涛的动摇。最能引诱哨兵的异样甜腻,伴随恋人轻微失常的心跳,让周泽楷有些沉溺,唇舌交接不觉更加缠绵。

漫长接吻过后,两人都有点呼吸紊乱,又抱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分开。

“要不,这几天你也回家?”

“……嗯。”

“我帮你收拾东西。”

“好。”

周泽楷的家就在S市,所谓行李,只有几件换了季的衣服、一点杂物。两个手速都超过300的职业电竞选手,却不约而同地,收拾得很慢很慢。

等东西终于收拾完,也到了该出发去机场的时间;周泽楷自然地提起自己的行李,两人像往常一样,肩并肩走在宿舍没人的走廊上。

“早上说的,你慢慢想。”江波涛一边走,一边说,“假期结束我就回来,但不是说到那时候就要你想明白。我们的时间还很长,不用着急。”

周泽楷看着自家副队,认真点头。


- END -


评论(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