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深夜六十分 · 久别重逢

    @江周深夜六十分 关键词:②久别重逢

    其实本来想三个都带上hhh 但是因为只擦到一点点边,又改了设定,还是老老实实只带一个好了。取名无能星人干脆不取名,反正也没有剧情,勉强算是拉灯。

    也是之前某个点梗的续集~(揍)


    ——————

    

    “很抱歉,您原先订的房型已经没有了……”酒店前台查了一遍订房记录,“给您免费升到高级套房可以吗?”

    “好的,谢谢。”江波涛递出自己的证件和信用卡。

    “请两位在大堂稍微等待一会,加床和撤除客房布置需要十五到二十分钟。”说着,服务生已送来两杯果汁。

    从苏黎世回国,加上转机近一天的航程,还因为首都机场上空严重雾霾的缘故延误了好几个钟头,实在累得够呛。周泽楷才在墨镜底下稍微皱了皱眉,江波涛马上意会,笑着对他们说:“加床和改布置就不用了,我朋友刚下飞机,想马上去房间休息。”

    

    走进房间,江波涛才明白为什么刚才前台会有“撤除布置”一说。

    外间放着扎了丝带的红酒,边上是一对水晶高脚杯、玫瑰花和巧克力;卧室那张明显比普通双人床大一圈的大床上,玫瑰花瓣围成了鲜红的心形,当中一对浴巾折叠的天鹅,十分醒目;就连卫生间也没能幸免,用玫瑰花瓣在浴缸底摆了个“LOVE”字样……

    饶是江波涛,见到这么间标准的蜜月套房,也禁不住愣了好几秒。就在他发呆的时候,周泽楷已经迈开长腿走进房间,饶有兴致地观察起那些装饰用花瓣的真假来了。

    “不用改布置”是自己说的,既然周泽楷都不计较,江波涛也就从善如流,换上拖鞋径直走到浴缸前,打算把那些精心摆放的玫瑰花瓣当垃圾一样清理出来。

    这会儿周泽楷也研究完了外面的布置,凑过来,摸摸可怜兮兮被拨成一堆的花瓣,笑道:“真的。” 

    “是啊,酒店的本意大概是让人直接放水泡花瓣浴……”江波涛说到这里,发觉周泽楷眼睛晶亮,立刻明白他在想什么,换上一个无奈的笑:“试试?”

    话音未落,周泽楷已打开了龙头。

    透明水流“哗哗”响着,冲散那堆花瓣,慢慢浸透,再托着它们,一点点盈满浴缸。温热的水汽随之氤氲开来,挟带玫瑰花的芬芳,在灯光绵软的空间里熏了一层薄雾,无端营造出某种不合时宜的旖旎。水中映出的荡漾倒影,混杂在湿润空气中隐约的淡淡体味,乃至隔着衣服传来的热度,都十倍百倍地放大,成了某种极为致命的东西。 

    

    从周泽楷去B市集训开始算,已经快两个月没见面了。都说小别胜新婚,分开这么久,度个蜜月补偿一下也不为过……

    眼看着原本只想早点让对方休息的心意就要变成猿变成马,江波涛赶紧鞭策自己:小周足足乘了快一整天的飞机,赶在这当口起邪念,生怕他不够累是不是?说的就是你,不听话的小弟弟,无缘无故胡乱抬头做什么!

    “你先泡澡,我去拿沐浴露过来。”训斥完毕,江波涛若无其事地试图站起身,准备迅速撤离。

    可惜,要比快,他从来不是另一个人的对手。

    周泽楷一把拖住江波涛,视线毫不客气地投向了对方长裤某处那个隐约可见的小帐篷:“——嗯?” 

    仿佛从他的目光中汲取到力量,那个小帐篷立刻来劲,没羞没臊地支得更高了些。

    “呃,别在意,过一会儿它自己就会……”江波涛苍白无力的辩解,被突兀地直接封杀在了口中。

    亲吻。

    嘴唇本能地索求着阔别许久的温软,辗转厮磨,像是要就此糅合为一,舌头也不甘落后,沿着缝隙滑入对方的领地,理所当然似的,彼此纠缠。唇舌间绵软湿润的触感异常热烈,仿佛能够融化万物的熔岩,整个思绪被它彻底占据,一切顾虑,都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知过了多久,嘴唇终于慢慢分开,仍依依不舍地牵出一条细细银线,在灯下闪烁着碎碎的光芒。似乎是某种代偿,身体倒紧密贴合到了一起,两双手心照不宣地剥着彼此身上那些碍事的布料,乱七八糟地丢到一边。

    不知是脚底打滑还是被浴缸边缘绊了一跤,两个人忽然失去平衡,纠缠着摔进了浴缸里。

    周泽楷先落了水,头发一绺绺地滴着水,还没来得及脱掉的白衬衫也瞬间浸透,湿答答地黏在身上,透出若隐若现的肌色。    

    习惯性地想关心一下恋人,抬眼却看到这等景象,江波涛顿时倒抽了气,什么言语什么念头,全都丢到了爪哇国,只觉得对面有一种无可抗拒的磁力,吸牢他,凑过去……

    并不是没有在浴缸里展开亲密行为的经验。然而这次,也许是因为久别重逢,也许是受到蜜月套房的环境影响,本该轻车熟路的情事,竟然莫名有种难以言喻的新鲜感。从隐忍的喘息,隔着水汽迷离不清的视线,到微微颤抖的肢体,甚至结合之处因为久未接纳来宾而稍显紧涩,一切都给人一种宛如真正新婚燕尔的错觉。

    最初的磨合过去,热楔终于成功打进目的地,由浅至深地开始乘胜追击,一遍又一遍熟稔攻击着最脆弱最致命的地方。被大幅打开的长腿,随着律动,一下又一下搅着满池温水,荡出淫靡的波浪,推着那些完全被遗忘的玫瑰花瓣,撞上墙壁、漫溢到地上。 

    水声哗啦啦作响,可周泽楷早就已经注意不到这些。随着内侧无形而狂飙突进的巨浪越掀越高,他只能紧紧抱着眼前唯一可靠的存在,极少吐出字音的口唇中漏出短促的破碎呻吟,终于,在某个浪潮的最高点,浑身剧烈震颤,跟着熟悉的脉动一道彻底解放。 

     

    —END—

    

本来醒来之后的清早应该还有一发的,但是,六十分……我手速好慢啊,这都已经超了……_(:зゝ∠)_


    

评论(3)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