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羽族轮回相关脑洞(下)

圣兽玄幻背景。 


CP:江周江+孙肖孙 

依旧是狗血乱洒警告~

各种没有逻辑警告 XDDDD

     

    ======

    

    第六天,来自王都的人马才终于找到他们,就连不怎么善于飞行的白鹤方明华担心他们,也赶在第一批抵达。功底不错,加上轮回首席医官坐镇,两人的伤都好得飞快。

    凤凰听八哥说的朝堂奇观重现,百鸟都觉得松了口气:虽然奇葩了点,好歹有了他之后,大家再也不用费劲去猜测凤凰的意思,轻松多了啊。

    事实上,那些说辞,有不少是江波涛自己的意见,毕竟,不是每件事周泽楷都会介入、会表态。可能有争议的事,江波涛会尽量用自己的身份说出来;而正确的内容,却从来都以周泽楷名义去发布。

    就这样,又过了很久。 

    对此,周泽楷不悦地皱起眉头:“没必要。” 

    他是圣兽界独一无二的凤凰,永生不灭的存在,轮回国名的来源,羽族中至高无上,实在不需要别人为他堆砌什么名声。 

    江波涛笑笑,依然刻意事事处处往幕后隐藏。

    “江波涛?那只八哥?不就仗着他是凤凰的翻译吗?”就是这样的论调从坊间一直传进自己耳朵,江波涛也照旧温和地笑着,低调如昔。 

    

    凤凰寿命没有尽头,即使重伤到极致也不过浴火重生,这样的圣兽,当然无法明白八哥的顾虑。 

    即使进入圣兽界,众鸟的生命也不能完全超脱于自然规律,通常与它们自身的寿数成正比,长些的如白鹤、孔雀,在人间有二三十年寿数,在这里能活上两三百年;而人间仅八到十年寿命的八哥,即使在这里,也难活过百年之数。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习惯了站在周泽楷立场上为他考量一切,比起稍纵即逝的自己,江波涛觉得真不如把功劳都归给凤凰。至少,即使在自己消失之后,也能给他留下点什么有益的东西。 

     

    周泽楷却显然不这么想。

    在凤凰坚持下,一项接一项的荣誉,一种又一种实权,搭积木也似地堆到了八哥头上,明摆着要把他打造成轮回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江波涛起初还能笑着接受一些推辞一些,到后来,一日三赏赐,他终于忍不住,连夜专程觐见。 

    

    如果不是因为凤凰,他早在很久以前就悄无声息地死在了人间界;到今天,他在轮回已经得到了太多太多,远远超过了他所应得的。

    单独被接见,江波涛隐藏起多余遐想,刻意避开眼神交会,用很多华美辞令,表达了这个意思。 

    听完他的话,周泽楷只说了两个字:“不够。”

    随你长篇大论,我觉得不够就是不够。被他这近乎耍无赖的态度弄得无可奈何,平时好脾气的八哥忍不住抬头反问:“那么,怎样算够?”

    这一抬头,正对上满含笑意的视线。

    透澈的眼神,似乎把他心中那些隐藏得最深最深的、不可告人的妄念,看了个干净。 

    周泽楷起身,走近,不容拒绝地把他扶起来;随后,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胸口,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给你。” 

        

    直到旭日初升,江波涛还没法从神奇的梦境中清醒。身为一只八哥,却梦见和至高无上的那个人颠鸾倒凤,不但承了轮回之主的雨露,还反过来……把周泽楷……

    这样荒唐的梦早就不是第一次了,不得不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只是,从来没有一次像昨晚这么真实。 

    真是美梦,可惜是梦。 

    他偷偷这样想着,睁开眼睛——然后,被特大号的帅脸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江波涛的顾虑,其实周泽楷早就知道,也早就想好了对策。 

    一个只有他做得到的秘法:将自身全部力量交给对方,借此封印他身上的时间,达到暂时不老不死的目的。封印一旦作出,可以持续数百上千年之久;而凤凰本身,则会因此退回成最初的状态。

    周泽楷没有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不用说也知道,江波涛会拼死反对到底。就算依然是他本身,退回成蛋的状态,也等于从零开始,不但要花十几年来成长,更重要的是无法保留漫长时间积累下来的记忆……甚至可以说,永生不灭的凤凰,要为此付出“死一次”的代价。 

    值得吗? 

    这个问题周泽楷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他只知道,无论如何都不愿看到对方就这样被时间迅速侵蚀、湮灭。

    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早早地、默默地,不断封赏,希望他用自己名义施恩立威,用一切办法巩固对方的地位,确保即使自己变成了蛋,能力出众的八哥依然可以镇得住场,不会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给轮回带来太多困扰。 

    

    然后,在觉得情况已经足够稳定的时候,周泽楷强行实施了这个计划。 

    神智随力量一点点转移,最后那瞬间,他竟然想到了很久之前,那只被人类弄坏了舌头又随意丢弃,眼神中却没有丝毫怨恨的八哥。或许,早在心软捡回幼鸟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吧? 

    羽族也好,那个人也好,只能拜托你了。 

    意识消散的刹那,他笑着,想着。 

    拜托了,下一个我。 

    

    =======

    

    孙翔从宫里回来的时候,发现江波涛的身影,想也不想就拔了武器,挡在肖时钦面前。

    “你要对小事情做什么?!” 

    沉默半晌,另外两个人一起笑出声来。

    “看来,已经不用问了呢。”江波涛笑着望向肖时钦,“那就,恭喜?” 

    “谢谢。”肖时钦回以礼貌的笑。 

    

    不久,孔雀孙翔回归并正式[删除]出嫁[/删除]长期出使雷霆的消息,传遍了羽族上下。

    直到这个时候,孙翔才知道自己长期滞留雷霆,江波涛早就和肖时钦打过招呼:比起让他流落到不知道哪里去、不知道引出什么麻烦,不如拜托雷霆照顾他。

    “十几年的伙食费,就用一头孔雀来抵如何?” 

    “成交。”

    圣兽界的心脏和准心脏,就这样达成了人口买卖协议。 

    

    简直唯恐天下不乱的轮回众,更在孙翔的[删除]出嫁[/删除]出发仪式上,故意把他应拿的酒杯换成了一束花。气急败坏的孙翔哪肯老实就范,气得直甩手,把花束丢出老远,连肖时钦都劝不住。

    年幼的凤凰想也不想,伸手往空中一捞,捕到花束,这才意识到好像不该拿这东西,有点犹豫地抬头望向身边的八哥;后者只是大大方方从他手里接过花,对他笑了笑。 

    

    —END— 

    

    从小,周泽楷就受到了很多很多关注。那是自然的,他是凤凰,是羽族的王,是轮回的主人。

    但是周泽楷知道,每个人都只是透过他,看着某个同名、却完全不一样的存在。

    前代凤凰。

    沉默而强韧、威武到无人能敌。这样的前代,明明和害羞的他很不一样,却每个人都说“你们是同个人”。 

    唯有一句一句教他说话、手把手带他处理政务的八哥,才会看着他的眼睛,带着微笑,温和认真地对他说话。

    “听说,你问方明华要能快点长大的药?没有那种药,也不用那么着急啦。还是说,有什么特别想长大的原因?” 

    “嗯。”

    “哦?能告诉我吗?”

    “……不能。”

    听到否定的答案,江波涛有点意外,瞬间又有点欣喜。会拒绝自己,或许就说明这一次的周泽楷,不会再陷入这段感情、甚至因此付出代价了吧。 

    收敛刹那间泛起的复杂情绪,江波涛笑着,拍拍年幼凤凰的头:“有自己的秘密了哦?这是好事,你真的长大了啊。”

    周泽楷仰脸,望着他的笑容,楞了会儿,才慢慢点点头。想长大的原因,他确实不能对江波涛说。

    “想快点长大,反过来帮你,让你别那么辛苦”这种话,怎么能对本人讲啦?   

    

    ------

    其实这个脑洞,只是想写四个字而已—— 

    永劫轮回。


评论(31)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