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羽族轮回脑洞(中)

圣兽玄幻背景。 

CP:江周江+孙肖孙 

狗血乱洒警告 XD

各种没有逻辑警告 XDDDD

结果一个脑洞而已又变成了上中下,闹哪样啊 = =

唉……

------

   

    江波涛最初见到周泽楷的时候,不过是只人间幼鸟。

    彼时世间尚且蒙昧,种种恶习陋俗层出不穷,其中一项,叫做给八哥捻舌。

    捻舌二字,说来简单,无非是把八哥的舌尖修成圆形,据说这样才能让它学会说话。对八哥来说,那是极端残忍的鬼门关:好端端的舌头,或是活活被人用手指捻下一层皮,或是用刀剪生生削成圆形,甚至用滚烫的器物一点点烙成需要的形状。好不容易熬过去还不算完,少则十五天,多则一个月,再整一遍,直到主人认为形状到位,可以教人话为止。

    江波涛不太走运,第二次捻时舌头被弄坏了,痛得吃不下食,饲主是个鸟贩子,看着它样子不对头,显然卖不掉,索性扔了出去。

    想不到,他竟被难得下到人间界的凤凰周泽楷捡到,带回了圣兽界。 

    

    升入圣兽界,鸟兽均可获人形;而羽族之国,名唤轮回。 

    或许因为深知自己是这里的后来者,被凤凰带回来的八哥,不但勤奋修习,还特别乖巧活泼,见了谁都亲亲热热打招呼,三教九流统统能聊上几句,舌伤痊愈没多久,就成了凤凰跟前的红人。 

    周泽楷高坐帝王台,百鸟静听八哥江波涛站在宝座三步下方说个不停,包括王位上的凤凰自己,也只是偶尔“嗯”一声表示同意——很快,这便成了羽族轮回独有的朝堂奇观。    

    区区八哥,却俨然如同凤凰的喉舌。渐渐地,坊间流言四起:江波涛利用周泽楷的宠信,架空王权,私自培植党羽……终于,爆发了一场以“清君侧”为名的战争。 

    起初,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单纯的叛乱。凤凰没有劳师动众,带了八哥就往事发点飞去:只是民众误会,带兵马反而容易激化,不如三方对质,当面弄个水落石出,干净利落。 

    在那里等着他们的,不止有羽族众人,更有龙族某一支的旗帜。 

    原先被煽动的羽族惊觉“友方”的目标并非奸臣八哥江波涛,而是大家心目中无坚不摧、永不失败的凤凰,却为时已晚。      

    在龙族大部队的伏击之下,周泽楷瞬间遍体鳞伤。只见他化出原形,迎着敌人而上,双翼展开护住羽族众人,每一次吐火,每一击风压,都狠狠冲击着龙族士卒,全不顾自己身上深深陷入皮肉的箭镞。

    就这样,凭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奋不顾身的攻击,周泽楷硬是以重伤的身躯,将龙族撵出轮回之境。

    而凤凰自己,在返回的途中,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在空中幻回人形,直直掉了下去。注意到周泽楷半空失去意识,始终跟在他身边的江波涛慌忙下坠,勉强在帅脸亲吻大地的惨剧发生前抓住他,缓了缓落地之势,一起翻滚着摔到地面。 

    等凤周泽楷醒来时,他已被安置在某个树洞里。

    “你醒了?已经给王都送了信息,最晚三天就会有人来接应。”江波涛扶他坐起,小心捧过来一碗热汤。 

    周泽楷皱眉。

    汤里有不容忽视的血腥味。 

    而凤凰,通常吃素。

    事急从权,眼看着江波涛满脸担忧憔悴,他心里一软,只犹豫片刻,就闭着眼睛把那碗汤连同里面细细的肉丝吞下肚。 

    原先说三天,可休养了五天都没见到任何人;与此同时,江波涛总是笑着,以这样那样的借口,不让周泽楷离开这个只能看到天空的树洞:“你伤得重,先养着,这儿觅食可容易了,我自己去就行啦。” 

    周泽楷知道这是谎言。 

    如果觅食真的容易,江波涛绝对不会连着五天都给他喝一模一样、不符合习性的肉汤。

    尽管如此,他也选择尊重、遵从对方的话。 

    朝夕共处那么久,就像八哥深知凤凰那些没能整理成语言的心思一样,凤凰也了解,再如何诡计百出、巧言令色,八哥也绝对不会对自己、对轮回不利。

    可是,江波涛身上一天比一天重的血腥味,依然让他不得不在意。

    第五天晚上,他突然想到某个可能性。 

    趁着江波涛照例为自己打理伤口的时候,周泽楷一把拖住他,不由分说地去解对方裤腰带。江波涛霎时变了脸色,拼命挣扎,但这几天凤凰的伤好得很快,论体力八哥岂是对手,轻易就被扒光了下半身。 

    没了布料遮掩,他的大腿上,深深的、面目狰狞的伤口一览无余:那是用刀子生生剜掉肉的痕迹,非常新,甚至还在慢慢往外流血……

    江波涛轻轻叹口气,伸手抱住周泽楷,借此避开他的视线。

    “对不起。”他早知道没办法一直隐瞒下去,但没想到会这么快被发现。“我有注意避开经脉,只是皮肉伤,回王都给方明华看看就好啦。外面太荒凉,只能找到蚯蚓、蠕虫来吃……但你不吃活物吧?还好我是八哥,有药用价值,能填饱肚子还能止血,一举两得,多好。对啦,你知道不知道,人间界有一群叫冷CP爱好者的人,就靠着割大腿肉喂给对方吃才能存活下去,相比之下,我这根本不算什么……真的没事,也不疼,别,别哭啊?!……喂……”

    

    —TBC— 


评论(2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