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2016出叶企划-15岁/路路】交叉点

70 Labours of Ideriha:

    

  
    3372年 【交叉点】 

        
    视线尽头,石头砌成的高大围墙在正午阳光中散发着炫目的光。和村落用来避免被野兽袭击所建造的高台有点相似,但是规模比后者大出许多倍,从被树木遮掩了部分视野的这里看去,根本望不到边际。 
    那,就是所谓的“城市”吧?
    出叶深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强忍浑身上下伤口与关节不断传来的疼痛,再度迈开步子。
    他非常紧张,不知道那里的人们会对他作何反应,在他十五年的人生里,还从未踏入过任何城镇——出叶是所谓“异民族”的一员,一直跟着部族在村落里生活。
    天空很蓝,周围明亮而温暖,森林在道路上投下静谧的影子,周围的一切非常和平,安宁得好像几天前那场灾祸只是个荒诞的噩梦。
    巨大的黑色物体当中,长出了深紫红色的植物,看起来就如同皮肤被剥开露出肌肉的生物一般。在它的边缘和底下,杂乱无章地露出许多破碎的肢体,每一块,都曾经是活生生的族人…… 
    出叶下意识伸手入怀,摸了摸那对流苏,拼命向前走,挥开那些支离破碎的记忆残片。
    他必须把村落覆灭的消息告诉大家。 
    
    没有人在意这个少年所说的惨剧。
    “哦,我知道了,你的村子被涡毁了是吧。”他们只听了两三句,就淡漠地回答,好像听到的消息不是许多人的死亡,而是今天的天气。
    一定有什么误会。
    大家的死,村子的消失,绝不是这种程度的事情而已。
    出叶想解释清楚,然而他操着浓重口音拼死挤出的言语,只引来人们肆无忌惮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望着陌生的、大笑的人们,出叶终于不再开口。
    
    出叶被卫兵带到城墙脚下,那是“难民”——像出叶这样失去了故乡的人栖身的地方。
    城市里难民意外地多。 
    有些人为了从涡中求得一线生机而负了伤,可是由未知生物造成的伤口,往往不是这个城市的人所能治疗的,其中相当一部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伤口一天天恶化,流出的液体从红变黄,从黄变绿,最后什么也不再流出来——第二天早晨,城市里的卫兵们便会一边抱怨,一边清理掉这具新添的难民的尸体。 
    尚且健康的难民们会为城里的人们做一些粗笨活计来换取生存必须的物资,但是难民太多,酬劳被压低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每天从天不亮忙碌到夜幕低垂,也只能换到勉强维持住生命的食物。当然,也有人采取了更“简单”的生存方式——偷窃、抢劫。渐渐地,几乎没有人敢雇用难民,也对他们避而不见,城墙脚下那片难民集中的地方,成了当地人绝不会涉足的无形禁区。 
    
    出叶是一名战士。
    今年刚刚通过成人礼的他,是部族中最年轻的战士。他能迎着巨大的野猪,精准地将长枪捅进对方的眼窝,也能搭上弓箭,猎取高空中的飞鸟。 
    可是城市里既没有野猪,也没有飞鸟。
    夜幕降临,出叶蜷缩在城墙脚下,在黑暗中拼命睁大眼睛,默默听着附近传来不知名伤者断断续续的呻吟。
    只要闭上眼睛,坠入梦境,族人们的身影就会从四面八方出现,带着他们死去时留下的可怕伤口,沉默着,向他走来。他们没有说话,可出叶分明感觉得出,他们正用责备的目光盯着自己。 
    那天,出叶接下“把这个消息传到城里”的命令,抛下也许还有救的大家,逃离正被吞噬的村子。族人们在背后承受缓慢而恐怖的死亡,而他,一名战士,却没有救出任何人,独自活了下来。
    ——活?
    蜷缩在肮脏的、弥漫着恶臭的角落,为了混口饭吃,做得出任何事?这样根本不能算活着。与其这样,不如…… 
    
    温暖的阳光软软地打在脸上,出叶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才意识到自己昨晚终究沉沉睡了过去。他翻身坐起,想了想,把随身携带进城的干粮全部分给同样栖身城墙下的其他难民,往城门走去。 
    出叶打算回村子去。
    恐怕,那里除了不知名的黑暗漩涡和奇异危险的生物之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即使如此,他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 
    
    出乎意料之外,昨天明显不怎么欢迎他的卫兵,现在却不允许出叶离开。
    “谁知道你会去哪里,如果跑到其他地方捣乱怎么办?” 
    “我回村子。其他地方……哪里也,不去了……” 
    “不是说你的村子被涡吞了吗?还能回去?别说谎了,是不是在城里偷了东西想跑?”卫兵边说边上下打量这个异民族少年,随后,突然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拉——出叶握在掌心的带流苏的紫色圆球,就这样被卫兵突然夺了过去。“看起来不错嘛,哪里偷的?”
    “……”族人唯一留给自己的东西竟被当成赃物。出叶从未受过这样的污蔑和羞辱,气得半个字也说不出口,满脸通红,浑身发抖。
    正在他要扑上去和无礼卫兵拼个鱼死网破的时候,旁边忽然传来第三个人的声音。 
    “还给他。”
    出叶惊讶地望过去。 
    那是名陌生男子,看上去大概四十多岁,穿着旅行者常用的斗篷,边沿露出的一截刀鞘很是显眼。如果说还有什么比那截代表武者身份的刀鞘更醒目,就是这名男子眉宇间那股不怒自威的压迫感。
    或许是被对方气势所震慑,卫兵交出了流苏。出叶把圆球小心收好,立刻转向那名男子:“谢谢您帮我……” 
    男子温和地看着他,摇摇头表示不用在意:“我见过类似的东西,那是部族的信物吧?你们应该是不会离开村落的,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带着它出现在这里……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昨天被大声嘲笑的情形犹在眼前,出叶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妥当地把事情说出来。
    男子好像看穿了他的迟疑,若无其事地提议:“我独自旅行很久了,正在犯愁接下来该去哪里。你好像要去什么地方的样子,可以的话,跟我做个旅伴可以吗?”
    想往死地而行,怎么能把恩人拖下水?出叶正要回绝,对方却先一步说了下去:“不用担心,虽然过了巅峰年龄,我好歹也算是个武者,不会拖你后腿。”
    话说到这份上,出叶只得点头:“……只是一段路的话……”
    “那么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旅伴了。我叫鲁卡。” 
    “……出叶。” 
    
    返乡的路比来时更艰难。
    因为涡的影响,不知名的危险生物迅速增加,为了保证鲁卡的安全,出叶一边避开它们一边前进,绕了不少远路。即使如此,其间也发生过几次遭遇战,凭着鲁卡的刀和他的长枪,总算有惊无险。
    已经不能再靠近了。 
    站在距离村落不远处的山丘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原本应该是村子的地方,只剩一个巨大的、黑色的不明物体。帐篷,牲畜,田地,人们……就像从未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那样,完全消失了。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亲眼见到这一幕,出叶还是禁不住当场跪倒在地,深深低下头,像是要代替死去的族人,把自己埋进泥里。
    一只手轻轻放在他肩上。 
    “你的族人很伟大。”鲁卡慢慢说道,“遇到危险的时候,一面抵抗到最后,一面第一时间设法把消息传到城里,让更多人知道涡的威胁近在眼前——我向他们致敬。”
    他的声音低沉温和,有着说不出的肃穆和诚挚的哀伤。 
    出叶颤抖肩膀,恸哭出声。
    打从记事起他就没有这样放肆地哭过,事件发生后更是咬紧牙关,逼着自己远离回忆,免得沉溺在无益的情绪中。直到现在,他终于哭得撕心裂肺,好像所有的不甘、自责、悲伤,全都借着这个机会,放肆地涌了出来。
    出叶哭了很久。
    等他平静下来,太阳已西斜,马上就要黄昏了。鲁卡一直待在旁边,抚慰般扶着他的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某个意义上,他在这名失去家园和部族的少年战士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因为没能保护族人而不断自责的出叶,与多年前骤然失去所爱家人的自己,何其相似。 
    可是停在这里是不行的。生者能给死者最高的敬意,就是尽己所能,竭尽全力,让这个世界不要出现更多的死者。 
    对于刚失去族人的少年来说也许很残忍,但是鲁卡相信,如果是这个孩子的话,应该能比当年的自己更快振作起来向前走。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出叶沉默半晌,最后开口,依然带着浓浓的鼻音:“……我只会砍杀……”
    他的答案在鲁卡意料之中。 
    “有个筹备中的组织,正在召集可以与涡战斗的勇士。不只是涡中的怪物,要将涡本身从这个世界上消灭。”
    出叶睁大眼睛:“那种事,真的能……不。我……可以吗?”
    他脸上还有明显的泪痕,眼神却明亮而直接,没有半分恐惧的阴影。 
    鲁卡忽然有了某种近乎确信的预感。 
    在涡的威胁面前,如果说还有什么能成为希望,也许就是这些跨越国家、民族等藩篱,从全大陆汇集起来的年轻战士们。
    为了属于这些年轻人的将来,给他们一个比现在好一些的国家……自己也应该回到久违的梅尔兹堡王宫,做点什么。
    望着出叶,鲁卡没有说话,只郑重地点了点头。
    
    —END—
    
    3372底,在大陆东方的梅尔兹堡,游历归来的鲁卡大公颁布命令,规定王国境内不论种族、出身,一视同仁,并要求各地善待难民,为他们提供居住空间和工作机会。
    3373年,后来闻名于世的连队正式成立,十六岁的出叶也在其中,作为E中队的初始成员之一,投入了战斗。

 

路路:

首先感谢企划!第一次参加企划,希望没有出错 m(_ _)m
企划的主题是年龄操作,最初想写个迪诺×出叶的甜甜的恋爱剧,不知为何脑子拐了180°的弯,下笔后变成了一个沉重到让我不断嘀咕“用这个庆生真的可以吗”的诡异东西23333
大公和出叶的组合很早以前就想过,从时间线和地域上来说他们确实有可能存在交集,经历上亦有某种程度的相似之处,完全可以成为彼此转变的契机……这样想着,写了这个故事。写完之后才发现MIYA桑说过出叶的紫色球球只是护身符+装饰……嘛,总之私设难免会有和官方设定不同的地方,请不要在意(揍)
抱歉有点太啰嗦,总之,出叶真的好可爱!脸和性格都特别可爱!浑身上下包得严严实实反而特别有禁欲的色气!出叶大好!请爱他!(挥舞应援扇)

 

评论

热度(7)

  1. 路路70 Labours of Iderih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