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unlight王国主从/佐王】 Unbroken 4

乱七八糟的脑洞。

CP是佐王,威廉 × 古鲁瓦尔多(♀)。 


    【高亮】背景捏造有,王子单方面性转【/高亮】

    【高亮】可能OOC,连角色名字也会有调整【/高亮】

    【高亮】只是脑洞,算不上文,各种混乱私设【/高亮】 

    请确定自己能够接受以上全部才看下去,谢谢。

    >>>>>>>>>>>>>>>>>>>>

    >>>>>>>>>>>>>>>>>

    >>>>>>>>>>>>>

    >>>>>>>>>>

    >>>>>>>

    >>>>

    

    感觉自己耐心快要见底了,拉拉进度条争取尽快填完。其实这脑洞就是一个脑补出来的IF剧情……科科。 

    

    —— 

    PART.4  

    

    战争已经持续了数月。

    纵然是骁勇善战的王国军,一直抗击着人数超出己方的帝国部队,也渐渐露出了疲态。或许是补给线过于漫长的缘故,理应按时从本国运达前线的物资,渐渐开始拖延、短缺。

    至今为止每场战斗都取得了胜利。

    可是也仅此而已。

    频繁站上前线、获得赫赫战功的古露瓦尔朵,既是王国军的旗帜,又是这支队伍最大的弱点。

    一旦总大将倒下,之前所有战果都将瞬间归零:不仅这边的战线会瞬间崩溃,本国的政局也将产生难以估量的震荡。 

    即使没有参谋长的请托,深深明白这点的威廉,也将护卫古露瓦尔朵的安全视为最核心的任务,几乎每场战斗都紧紧跟在她的身边。古露瓦尔朵并不认可这种过度保护,经常仗着马快单枪匹马直冲敌阵中央;可是威廉每次都能追上她的步伐,牢牢护住她的死角,再与她一道冲杀而出。

    在日复一日的并肩作战中,威廉渐渐被这位刚强的公主殿下吸引,不但愿意为守护她而死,更开始萌生“如果能继续跟随这个人的话,活下去也是可取之道”的念头。

    

    这天黎明,尖锐的警报声撕裂了兵营上空。

    飞行于天空中的巨大战舰,如同古露瓦尔朵几个月前曾经推测的那样,来到了托雷依德永久要塞上空。

    惊慌只有最初一瞬间。

    由古露瓦尔朵与艾妲在接风宴中交换的意见和情报,早已传到鲁比欧那王国高层,并且赶在对方来袭之前,对装甲猎兵部队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补强。得知武装船来袭,大量专门制造出来的高射炮第一时间从形形色色的掩体背后,探出了黑洞洞的炮口。 

    天空中唯一的大炮与遍地开花的小炮,双方击中目标的难度根本不在同一水准上。巨型武装船仅仅发出一声轰鸣,没能给联合王国军造成多大损失,就在地面部队毫不留情的炮弹洗礼中挂了彩,不得不冒着浓烟,往紧邻隆兹布鲁王国军的地方迫降。

    战场上最可怕的敌人,就这样逼到了眼前。

    “殿下,这样下去的话,我军将会……” 

    战船落地,并不意味着舰炮就此失去攻击力。鲁比欧那装甲猎兵的战旗尚且很远,王国军如果此时后撤,恐怕会成为武装船最好的攻击对象。

    攻击。

    唯有攻击,才是最好的防御。 

    “全军,突击!”古露瓦尔朵亲自带队,向武装船坠落的地点冲去。

    原本就在地面的帝国兵也好,从武装船上涌出的新的敌人也罢,隆兹布鲁王国的黑之王女一路挥剑向前,毫不停留地夺走一个又一个敌人的性命。不断回溅的鲜血将她的披风染成深红,恰似一面战旗,在部队最前方飘扬。 

    宛如战神般冲破一切的身影,令人闻风丧胆,然而映在威廉眼中,竟有着让人着迷、奇妙的澄净感。

    同时,也有一种挥之不去的似曾相识感。

    没有闲暇多想这些,威廉紧紧护卫着他的殿下,冲上了武装船的甲板。

    

    在甲板上,混战兵士的中间,发现了疑似敌方总大将的女性。

    古露瓦尔朵稍一抬手,威廉就意会地后退半步,转过身,为她清除周围的敌方士兵,制造出一块小小的安全区域,避免有偷袭者干扰这场指挥官之间的顶上对决。

    对手很强,可古露瓦尔朵的剑技远远在她之上。

    超过肉眼可捕捉极限的挥剑速度,看上去就像一朵银色的花,伴着敌人护身冰盾不断碎裂的脆响,残酷而美丽地绽放。

    双方的攻防从一开始就没有对等可言,帝国女将军从人群中央一路后退,直到被逼至退无可退的甲板边缘。 

    终于,剑刃刺穿了对手的身体。 

    紧跟着她们,边扫平敌兵边留心观察战况的威廉,看到这一幕,终于安心地松了口气,听着士兵们发出由衷的欢呼声:

    “赢了!”

    “万岁!!” 

    “殿下万岁!!” 

    

     短暂的欢欣,迅速被令人不悦的声音打断。

    “来吧,死者们。用你们的手,去创造更多的死!”滴着绿色体液的女将军,笑着,喜悦地尖叫着,重新站了起来。

    湿黏的声音从各处传来。

    各种各样残缺不全的尸体,穿着帝国军或王国军的兵服,从四面八方,不分敌我地袭击一切活着的目标。活着的人们惊慌失措,可是甲板上经过恶战,到处都是吞噬人亡者,他们只能迅速被活生生地撕扯、啃咬、倒下……然后,作为亡者士兵的一员,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袭击新的目标。

    唯有古露瓦尔朵和敌方总大将所在之处,因为威廉先前竭力为她们清场的缘故,暂时有一小块空白地带。 

    这样下去,亡者侵袭到殿下身边只是时间问题。 

    威廉拼死挥剑,砍开扑上来的袭击者,扑向了丝毫不顾自身安危、向女将军再度挥剑的古露瓦尔朵。

    

    一切发生在同一个瞬间。 

    威廉扑过去,抱住古露瓦尔朵,用身体护着她,从甲板边缘跳下了武装船; 

    古露瓦尔朵的剑,再度刺穿了女将军的腹部,并因为被威廉干扰,直刺中途变成了横切;

    原本在女将军腹部的“什么东西”,被这意料不到的一剑切成了两半,发出了刺眼的闪光。

    

    随即,甲板上的一切,都被那耀目的闪光吞没了。 

    

    ——TBC 

    

    P.S.

    这里被毁坏的是贝姐体内的混沌元素电池,并因此引发了规模不小的爆炸。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