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22

依旧是随意一铲土……

实质内容不太多不过大概算比较关键的点?

有点犹豫是要尽快结掉还是按预想中的剧情慢慢写下去。

    -----

    在喻文州对面坐下,瞧着社长满脸和善亲切,江波涛心里反而越发有些没底。

    演出结束,舞美队的事可还远远没有忙完,剧照的整理、后期,视频的剪辑、制作……江波涛依旧每天忙完自己的事就过去帮忙,连吕泊远都被他拉了壮丁,卖给舞美队当苦力。

    虽然忙得十分辛苦,但是每天都和周泽楷在一起,本身就是最好的回报。对自己这份不怎么能见光的心情,江波涛下意识地想好好隐藏,但实在不怎么成功,就算被个把人发现也不奇怪…… 

    

    见他有些紧张,喻文州笑着,开门见山地说:“找你来,只是想问,你想去哪个队组?” 

    昨天的会议上,江波涛的去向成了争议的焦点。

    黄少天旗帜鲜明,极力主张江波涛是最适合外联部的人,甚至说出“再不补几个能说话的,黄金一代毕了业,外联部靠谁拉赞助”这种话来。王杰希的创作队提前从新生中选走了许斌,在这事上没有太大发言权,早早放弃;张新杰听到黄少天表态有意把江波涛培养成外联部下任负责人后,权衡几秒,也划掉了江波涛的名字。 

    坚决不放手的,反而是平时万事不计较的舞美队队长。低调谦和的肖时钦一反常态,寸步不让,搬出事实,指出江波涛在舞美队已经待了这么久,早就是队里重要的一员。

    按理说,喻文州也希望江波涛去外联部。
    与其他队组不同,外联部要和各种人打交道,对成员要求很高,用的人要是不适合,不只是拉不到赞助、办不成事情那么简单,影响剧社和对方关系的话,今后要弥补起来就更难了。王杰希将社长之位交到他手里后,外联部就只剩黄少天一个人支撑。黄少天脸上还是那么明朗、活泼,没有一丝阴霾,可背地里跑得、说得多辛苦,喻文州并不是不知道。 

    但是,肖时钦说的话也不无道理——就算他没道理,默默在幕后为剧社付出这么久的人,难得强硬一回要求什么,喻文州也不能不慎重考虑。

    如果是前任社长王杰希,可能会大小眼一扫、当场安排江波涛去外联部——剧社需要是首要考量,他连自己都能当块砖铺进去,不会在乎多一块肖时钦。 

    喻文州却不是那种作风的人,眼看着外联部和舞美队僵持不下,他只是微笑着打圆场,提出这件事暂时搁置,问过本人意见再决定,便将会议进行了下去。    

    “昨天剧社开会,希望小江你加入的有:秘书部、外联部、创作队、舞美队——”喻文州敏锐地捕捉到“舞美队”三字出口时,江波涛唇角瞬间扬起的弧度,保持平缓语调说下去,“大家觉得,最好还是先问问你的想法,尽量尊重本人意见。” 

    虽然对自己的表现有自信,但听说四个队组都有意延揽,江波涛还是难免吃了一惊。关于社内各队组的事,他早就反复认真想过,眼下和喻文州单独对话,更不需要顾虑什么,便坦率地说出想法:“舞美队承担的工作实在太多了,海报幕布都要自己动手画,各种后期制作也全都要亲力亲为,工作量远远超出了现有人手能承担的限度。”

    喻文州有点意外,温和地点点头:“是的,这次大家也考虑到了舞美队缺人的问题,在人员分配上有一定倾斜。”

    “我希望为……舞美队多做一点事。”想到在这寒冷冬季不得不连续几小时提着画笔绘制幕布的周泽楷,江波涛顿时有些心疼,不觉停顿一瞬,调整了呼吸,毫不犹豫说下去,“所以,请让我去外联部。” 

    这是江波涛考虑很久才做出的决定。
    在周泽楷身边当然最愉快,但是客观来看的话,那些打杂的事任何人都能做到;而如果他去外联部,凭着自己良好的交际能力,完全可以为剧社多争取一些赞助。只要有足够资金,幕布、海报什么的,只需在电脑上设计图案请店家喷绘就可以,周泽楷再也不用披星戴月地忙这些。

    喻文州轻轻笑起来:“明白了。少天可是很严格的,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会努力。”

    “加油,我们看好你们。”喻文州微笑,不等江波涛想明白“我们看好你们”中两个“们”各指什么,他就继续说了下去,“社里正在酝酿轮值救火队制度,如果以后舞美队人员流失问题还是那么严重的话,就从其他各队组抽调成员,轮流去当班。肖时钦那边我会跟他好好说,你尽管放宽心,方便的话,今天就去外联部报个到吧。”    

    走出社团办公室,江波涛犹豫很久,还是掏出手机,给周泽楷发短信。自己的这个决定,大概反而会让那个人不高兴吧?虽然从没有说出口过,不过江波涛当然知道,周泽楷也很喜欢和自己在一起的感觉。
    即使如此,也希望真正地,多帮他一点。

    江波涛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但是起码,不要让那个人从别人口中得知结果。

    用尽量事务性的简洁文字写下自己要去外联部、今晚开始不能来舞美队帮忙的短信,分别发送给肖时钦和周泽楷。刚发出短信,不等他把手机塞回口袋,铃声就响了起来。 

    钢琴版卡农。 

    这是江波涛某天心血来潮,给周泽楷单独设的来电铃声。当时,他想,以周泽楷的寡言程度,这个铃声设定纯属好玩,绝对不会有响起的一天。 

    眼下,突然响起这串简单却又特别动听的音符,几乎把江波涛吓了一跳,手忙脚乱拎起手机,居然慌得按不到接听键。 

    不等他终于接下电话,就有人快速跑过来,捉住他的手。 

    正是那个给他打电话的人。    

    江波涛怔怔瞧着他,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卡农还在响。 

    周泽楷望着他,诡异微红仿佛上了宣纸的色彩,悄悄在气到发白的脸颊上晕开,连浑身刀刃般锐利的杀气,也像被那轻灵音符渐渐化消,一点点柔软下来。

    江波涛早就窘得面红耳赤,总算按掉了来电铃声。
    静静等他做完这个动作,周泽楷一言不发,拖了他的手,大步往外走。

    

    ——TBC    


评论(19)

热度(54)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