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unlight王国主从/佐王】 Unbroken 3

乱七八糟的脑洞。

CP是佐王,威廉 × 古鲁瓦尔多(♀)。 


    【高亮】背景捏造有,王子单方面性转【/高亮】

    【高亮】可能OOC,连角色名字也会有调整【/高亮】

    【高亮】只是脑洞,算不上文,各种混乱私设【/高亮】 

    请确定自己能够接受以上全部才看下去,谢谢。

    >>>>>>>>>>>>>>>>>>>>

    >>>>>>>>>>>>>>>>>

    >>>>>>>>>>>>>

    >>>>>>>>>>

    >>>>>>>

    >>>>


        PART.3


    琳琅满目的食物,散发出芬芳酒香的玻璃杯,虽然没有到达奢华的程度,也算得上一场像样的宴会。要不是在场众人绝大多数穿着军服,简直会让人忘记,距离这个基地极近的托雷依德永久要塞,鏖战仍在继续。

    同盟国隆兹布鲁派来的远征军抵达前线,受到了守备部队从上到下热烈的欢迎。恰好由鲁比欧那王都派来的增援部队也同时抵达,令这场洗尘宴更加热闹了好几分。

    身为隆兹布鲁王国继承人、远征军总大将,古露瓦尔朵当然是宴会的主宾之一。满心以为抵达前线就能投入战斗的她,面对意想不到的灯红酒绿,眼中不觉透出几分烦躁和冰冷。

    幸好,由于另一个人的存在,投注到古露瓦尔朵身上的关注并不至于多得太过分。

    艾妲·拉克蓝,隶属于鲁比欧那王国最精锐的装甲猎兵部队奥罗尔队,同时是名门拉克蓝家的独生女,亦是新继位的女王陛下的心腹。她一面滴水不漏地笑着应酬,一面有意无意将寒暄话题往更加实际的方向带:“说起这个,您认为,诺桑川战役中出现的帝国武装船,来到托雷依德的可能性有多大?”

    “武装船毕竟是上个世纪的遗物,众所周知,它十分笨重,要动起来都很困难。”被问的守备部队军官不假思索地回答,“诺桑川应该已经是它行动范围的极限了。”

    听到这里,古露瓦尔朵忍不住皱了皱眉。

    这名军官犯下了一个致命错误:以鲁比欧那的技术水准,来衡量帝国的武装。

    武装船绝不仅仅是上个世纪的遗物,直到几年前古露瓦尔朵归国,它一直是连队进出涡的主要交通工具,其机动性、火力强度,都是只能行动在地面的武装车难以企及的。

    尽管关键技术应该掌握在那些难以捉摸的工程师手里,但连队中原本是帝国士兵的军人占据了相当人数,武装船等军用装备的情报通过他们流到帝国,也是顺理成章。

    假如帝国掌握了连队的技术,那么鲁比欧那王国引以为傲的装甲猎兵,在对方看来,就只能是缩小版的钢铁巨人,不堪一击。

    思绪一瞬间闪回到了与同伴共同对付敌性生物的时候,然而还来不及对那个记忆产生什么情绪,古露瓦尔朵就想到了大家离开连队之后一直遭到追杀、至今已所剩无几的现实。

    “世界已经改变,无法回到过去了。”追杀同伴的前同伴,这样对自己说道。 

    怀念没有意义。

    古露瓦尔朵默默甩脱无用的情绪,浑然不觉自己方才发出了令人难以漠视的冰冷气息。 

    而艾妲注意到了。她放下酒杯,抬手掩住口鼻,很不好意思似的说:“抱歉,我好像喝多了……公主殿下,方便的话,能陪我一道去外面透透风吗?”

    

    走廊尽头。 

    古露瓦尔朵与艾妲正在在那里低声谈论着什么。她们年龄相仿、气质相反,都拥有令人挑不出瑕疵的漂亮面孔,此刻站在一起,就像一幅精心绘制的油画,洋溢着古典美的气息。

    此情此景,就连远远护卫古露瓦尔朵安全的士兵们,也忍不住偷偷咬起了耳朵:

    “我本来以为公主就是全世界最漂亮的人了,没想到拉克蓝小姐比她还要漂亮,看那头金发,好像会发光一样!”

    “胡说,明明公主更好看,她的头发也很美啊!那个胸部,那把细腰,那双长腿!能打一百二十分!其实啊,我做梦都梦见——”

    “咳咳。” 

    士兵们正说得眉飞色舞,忽然听见背后传来两声干咳,这才噤声,慌忙转回头:“大……大队长!!”

    威廉皱着眉,一脸不悦地盯着这两名不靠谱的部下:“如果我是刺客,现在你们已经死了。”

   “……”

   “觉得这里是基地最中央,一定很安全?战争面前没有安全地带,敌人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多,一刻松懈都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这里交给我,你们快去吃饭,然后去军纪处领罚。”

    “是……”

    威廉叹了口气。

    他无法对这些天真的年轻士兵挑明,想要古露瓦尔朵性命的敌人,并不仅仅来自战线那头的古朗德利尼亚帝国。某个意义上说,藏在背后的敌人,要比帝国军更加可怕。

    进入鲁比欧那国境以来,先后遭遇了好几次刺客,最危险的一回,刺杀者甚至潜入了总大将营帐。这次远征动员兵力是隆兹布鲁史上之最,又有王储在阵,守卫可谓森严,刺杀者却能顺利深入大军中央,如果没有人给他当内应,绝对不可能做到。

    发生刺客事件后,参谋长提议在军中排查内奸。

    “战场就在眼前,现在查奸细,只会自乱阵脚。”古露瓦尔朵一口拒绝,视线从紧张得直冒冷汗的参谋长转向正忧心忡忡望着自己的威廉,脸上仍是那副无所谓的神色,眼中寒霜却缓和了许多,“不必在意。死亡才是光明,但我现在还不打算接受它。”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