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21

依旧是隔了很久的更新,随意填一铲土。

如果有任何问题BUG欢迎指点,谢谢。

   ----------

    社员们谢幕两遍才送走观众们,拉上幕布,立马奔回后台卸妆——话剧演出用的舞台妆,几乎就是拿颜料上的,闷闷贴在脸上,好比一个油腻腻的面具,谁都想快点弄下来。

    后台座椅有限,一帮子人这样拥过去,当然僧多粥少。江波涛注意到这点,早早放慢了脚步,让本来走在他后边的苏沐橙先行。不愧是校花,普通人化上舞台妆,近看起来那就是一妖怪,根本没法见人,苏沐橙却还是漂亮得毫无死角,反而更加华丽明艳。见后辈给自己让道,她微微一笑,倒也不太过客套,点点头,落落大方走过去。

    远远就能瞧见后台休息室里早已人山人海,江波涛干脆停下脚步,正打算做点别的什么来等等,忽然被拍了肩膀。 

    周泽楷唇角带点淡淡笑意,朝他晃了晃手中那小瓶卸妆油。

    连续几小时在灯光下对着一张张浓妆艳抹的脸,陡地见到他的素颜,江波涛觉得嘈杂环境瞬间变得安静,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在响。

    把他不同寻常的呆滞理解为演出后的疲劳,周泽楷动手去拉他。手的正常落点原本是衣服袖子,但戏服是黄少天想方设法从外面的剧社商借来的,不能用刚拿过化妆工具的手去碰。他干脆捉住江波涛的手,带了人往舞台旁的灯控室走。 

    被牵着手走在已经没了人的过道上,江波涛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连思绪都有点模糊,只觉得又紧张又高兴,整个胸口像被打进了热气,又暖又轻,却又说不清自己开心什么,只是小心地跟着挪步子,极力避免和周泽楷太接近,唯恐被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后台人满为患,灯控室这会儿倒空无一人。江波涛有点迟缓地在椅子上坐下,伸手去接对方手里的卸妆油等工具。周泽楷见他累成这样,索性帮忙帮到底,迅速擦擦手,打开瓶子,不由分说地给他卸起妆来。

    不愧是舞美队的中坚,周泽楷手速真的很快,连假发带舞台妆,几乎一瞬间就卸完了——江波涛这么觉得。脸部皮肤重新接触到空气,他也多少镇定了些,下意识深深吸口气,笑着道谢。 

    周泽楷怔怔望着他,瞧了好一会儿,才边摇头边笑出声。

    江波涛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上仍是舞台上那身厚重的裙装,不难想象这身衣服搭配已经卸妆的样子会何等违和,顿时有点窘,但是看到周泽楷笑得那么畅快,他也禁不住跟着笑起来。 

    

    演出没几天就宣告结束,但演出掀起的讨论,却在校园网上愈演愈烈。从形式到内容,这出颠覆性的《罗密欧与朱丽叶》都引起了十分强烈的争议。

    听说剧本负责人是王杰希,许多关注荣耀剧社多年的忠实观众也纷纷大跌眼镜:近几年的剧都是王杰希的手笔,比较忠实原作,无非根据演员和场地情况做些小修小改,怎么突然来了这么诡异飘忽的一部?

    不止观众不解,连新生们也有些吃惊,还是第二期入社的老林最亲切,解答了他们的疑惑。

    这种天马行空、充满奇思妙想的剧本,才是王杰希真正擅长的风格。他加入时,剧社才运转到第三年,虽然有叶修天才般的领导,毕竟根基尚浅,从硬件的道具到软件的人员上都捉襟见肘。王杰希的剧本写出来,懂行的人一片叫好,但受限于现实条件,总是无法搬上舞台。为了剧社,他改变自己的风格,克制自己的创作冲动,转而走忠实原作的改写路线。从此之后,王杰希改写的剧本年年成为剧社代表作,继任社长后更是谨慎仔细,绝不在剧本上给社里制造难度。 

    改变风格多年的王杰希,为什么今年又恢复了原本的路线?林敬言也说不清楚,可能是信任肖时钦和喻文州他们能支撑得起这样的剧本,也可能是因为已经卸下了社长的重任敢于放手去做。

    不管怎样,从结果来看,王杰希这次恢复原本路线,收获的是一片好评。作为将和王杰希同一年毕业的前辈,林敬言比别人更能理解他的用心。

    能有这个结果,真是太好了。他笑着说。 

      

    奇特的剧本固然是个话题,但讨论最热烈的,当属演出中提出的那些涉及学生们切身利益的问题。 

    关于这事,新闻社的李迅接连发了好几篇报道,就演出中提出的问题,每期一个主题,采访各路学生、教师的意见。大家一致认为,早点名制度不适合综合性大学的情况,敦促校方作出改变。 

    最后,学校公开答复:早读制度符合大部分学生的需要,但部分专业学生确实存在客观困难,今后早点名将由强制性改为建议参加。 

    这个答复出现在校园网上的那天,荣耀剧社和新闻社两个社团,简直成了全校学生眼里的明星。 

    不过,为此欢欣鼓舞的人当中,并不包括荣耀剧社的几名主要负责人。他们正在商量一件对剧社来说更重要得多的事:这届新生,各自要安排进哪个队组? 

    其中,江波涛的去向尤其有争议。

    各队组负责人事先都拟定了想招进自己队伍培养的新生名单,而这名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新生,竟然同时出现在四张名单上。

    秘书部的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冷静地陈述:“从这位同学的笔试成绩和专业看,适合担任文书处理工作。” 

    外联部的黄少天马上反驳:“专业算什么理由?王杰希因此要人还有话说,秘书部那点文书处理,讲究什么专业,不用那么追求对口吧,换个人不也一样能做?要我说,像江波涛那种跟谁都能搭话、能混熟的类型,还是在外联部才最能发挥特长,拉赞助靠的就是一张嘴,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王杰希看了他俩一眼,没有发话,提笔把自己面前名单上的“江波涛”三字划掉了。

    全场视线集中到了唯一还没表态的舞美队队长身上。

    肖时钦顿时觉得有点头疼,本质上他实在不是会去强求什么的性格,换做别的事,让了也就让了。但是,江波涛……

    列名单之前,肖时钦曾问过舞美队众人的意见,平时承担最多工作的周泽楷,眼睛发亮地看着他,毫不犹豫说出唯一一个名字。想到天天陪着打杂、早已俨然成为舞美队一员的江波涛,再想到那天晚上无意中发觉的微妙氛围,肖时钦实在不能就此让周泽楷的期待落空。

    暗地叹了口气,他挺直腰板,正面迎上黄少天的视线,沉稳开口:“实际上,他已经是舞美队的人了。” 


    ——TBC


评论(32)

热度(52)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