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unlight王国主从/佐王】 Unbroken 2

乱七八糟的脑洞。

CP是佐王,威廉 × 古鲁瓦尔多(♀)。 

    【高亮】背景捏造有,王子单方面性转【/高亮】

    【高亮】可能OOC,连角色名字也会有调整【/高亮】

    【高亮】只是脑洞,算不上文,各种混乱私设【/高亮】 


    请确定自己能够接受以上全部才看下去,谢谢。

    >>>>>>>>>>>>>>>>>>>>

    >>>>>>>>>>>>>>>>>

    >>>>>>>>>>>>>

    >>>>>>>>>>

    >>>>>>>

    >>>>

    

    

    PART.2  

    

    从王都布隆海德出发,花了足足十天时间,大军总算抵达了隆兹布鲁王国北部边境线。

    行军是件远远比普通人想象中更枯燥的事。这支部队全都是年轻人,几乎没有多少人有作战经验,他们乐于为保家卫国抛头颅洒热血,却难以忍耐单调的行军。出兵仪式上激昂的士气,不消几天,就在乏味的拔营—步行—安营循环中被消磨得所剩无几。尤其是步兵,不得不背着沉甸甸的行李赶路,每天都累得够呛,免不了有些窝火,甚至有人把气撒到了人手一大捆的军备上,抱怨那些东西是否真的有必要那么厚实。

    古露瓦尔朵凝视着前方。

    距离目的地托雷依德永久要塞的路程刚走完五分之一,从战场来的战报已经变了几回。如果继续维持这个行军速度,恐怕远征军还没抵达要塞,鲁比欧那王国军就会陷入危机。

    “每天行军路程增加十分之一。”

    “是!”

    听到古露瓦尔朵的话语,威廉立刻应声,调转马头,把她的指示具体化成详细命令再传达下去。

    

    出兵仪式上那个在士兵欢呼声中昏昏欲睡的公主殿下,从离开王都的第一天开始,就一直在让所有人感到惊奇。 

    启程的行列中并没有马车,准确地说,只有用于携带粮草的简易马车。公主殿下与普通骑兵一样,全副武装骑在马上,天亮出发,日落休息。没有骑过马的人很难想象长时间骑马的辛苦,骑兵队中为肌肉酸痛叫苦不迭的富家子弟大有人在,理应最养尊处优的古露瓦尔朵却只是沉默地在马背上坐得笔直,一待大半天,连表情都没什么变化。

    出于对初次上阵的公主殿下的责任感,抵达午间休息场所时,威廉主动过来,伸手打算扶她下马。

    “殿下,方便的话,请扶着我的手……” 

    古露瓦尔朵没有回话,在马上转过脸来,俯视着他。唯恐冒犯对方,威廉并没有抬头直视对方的面孔,因此,也就没能捕捉到那一瞬间,古露瓦尔朵唇边稍纵即逝、然而确定无疑的浅笑。

    “库鲁托少佐。”

    “在!” 

    “帮忙就不用了。”古露瓦尔朵纵身下马,根本没意识到威廉已伸出的手悬在空中会有多尴尬。好在威廉也同样没有在意,应了一声,拾起缰绳递给士兵,让其把马匹牵走照料。

    “一起用餐吧。” 

    接到指示时,威廉怎么也没想到,公主殿下所谓的“一起用餐”,竟然是这样的形式。

    她旁若无人地走进三三两两散坐在岩石上吃饭的士兵当中,闹得人群惊慌失措,纷纷放下食物向殿下行礼。 

    行军匆忙,普通士兵能吃到的餐食不过是些粗糙干粮,古露瓦尔朵来到供餐点,扫视了一圈,干脆伸手要了一份。负责后勤的士兵哪敢违抗,一面哆嗦一面给她装食物,递过来时手仍抖得厉害,竟把食物打翻了一半。

    古露瓦尔朵瞥了他一眼。

    沐浴在黑之王女怎么说也与友善差距十万八千里的视线中,士兵从头到脚都在颤抖,活像一枚即将从枝头刮落的枯叶,连求饶的话也说不出口。

    最后,古露瓦尔朵默默接过那份已经打翻了一半的午餐,就这样离开了供餐点。旁观全过程的威廉这才松口气,拍拍那个可怜士兵的肩膀,自己探过身取了一份,快步跟上了公主。

    

    在距离人群较远的某块岩石上,古露瓦尔朵坐了下来。岩石还有一大半空着,可威廉哪敢同公主殿下坐在一起,隔开几步距离席地坐了。 

    见他这样,古露瓦尔朵皱了皱眉,最后说出口的,却是另一件事:“我参过军。”

    贵为一国王储的古露瓦尔朵竟然有从军经验,怎么看都是件离奇到不可能的事;可是威廉莫名清楚,殿下所说的都是真话。当他望着古露瓦尔朵,等待进一步说明的时候,对方却省略全部详情,干脆地直接下了结论:“担心和关照都是不必要的。吃吧。”

    说完,她像刻意回避威廉视线般,低下头,咬了一大口食物。 

    “……遵命。”  

    谁都有自己不想被人知道的事,没有人比威廉更明白这点。既然古露瓦尔朵不想说,威廉就绝不追问,只得强行按捺少见的好奇心,依照对方的意思,啃起自己那份干粮。

    嚼上一口,威廉才发觉自己真的饿了,禁不住狼吞虎咽,直到将那份从分量和营养上来说符合成年男子需求的食物全部吞下肚,才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竟将公主殿下晾在了一旁。 

    古露瓦尔朵那份食物原本就只剩一半,早已吃完。见威廉结束进食,她依然那副淡漠神情,点点头,站起身,头也不回地往营地方向走去。 

    从侧后方望着古露瓦尔朵笔直前行的背影,不知为何,威廉忽然有种极其强烈的似曾相识感。

    摇摇头甩开不合时宜的错觉,他快步跟了上去。 

    

    ——TBC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