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20

不管好不好先填一铲土……

可能只是想提一下最近原作里特别特别V587的张副?

漏洞BUG等肯定很多,有机会再改吧。


梅雨季 20

    

    平易近人的名作剧目,加上部分反串演出的巨大噱头,秋季演出的票早早就卖了个干净,甚至出现了部分学生私下高价倒卖票的现象。

    票卖得这么好,整个学校都在期待,荣耀剧社众人反而滴水不漏,即使新闻社和他们关系特别好的李迅,都没办法从中挖到什么实际信息。面对校园记者的探询,剧社社长喻文州只竖起食指放在唇前,露出一贯的温柔微笑:“商业机密,恕不奉告。”

    越是保密就越让人想知道,有的粉丝实在心痒难搔,不顾“谢绝参观”的告示,来到社团活动室附近试图偷看排练。

    剧社方面当然早有准备。 

    韩文清黑着一张脸猛然出现的瞬间,那些不速之客就惊叫着四散逃走,再也没有胆量尝试偷窥第二次。 

    新生们还是第一次见识荣耀剧社“关门放文清”这个大杀器,看着社内资历最老的前辈出去又回来,纷纷噤若寒蝉,吓得什么都不敢说。

    仿佛冰点以下的氛围,就连向来任何情况都能开口的江波涛,也一直到排演完毕,像往常一样留下来给周泽楷打下手的时候,才聊到这件事。

    听到他说“那些人真可怜,遇到韩文清前辈这最终兵器”,周泽楷在幕布上移动的画笔片刻不停,倒是在旁边赶工大道具的肖时钦笑了出来:“韩前辈只是脸黑,要说终极杀招,可还差得远哪。”瞥见江波涛一脸困惑,他从善如流地说下去,“如果见过当社长时的叶修前辈,你们就会知道,和他比起来,任何人都还是差了那么一些。不过他毕业了,小江你来得晚,不知道也正常。”

    在舞美队当了这么久编外队员,江波涛和肖时钦早混熟了,顺着他的话头八卦了句:“那么,在还没毕业的人里,肖队觉得谁最V587?”

    肖时钦往大道具上拧螺丝,想了想:“这可不好猜啊,一定要说的话……张新杰?” 

    这个名字出口,不但江波涛惊讶得眼睛瞪得贼大,连周泽楷都“咦”了一声。

    秘书部的张新杰,作为一部之长,在剧社里存在感却并不太高,如果不是负责新社员的形体训练,新社员们对他甚至可能连“严谨”的印象都不会有。 

    “你们这么吃惊做什么?”肖时钦笑起来,手上继续忙自己的事,说下去,“新杰每天快步走十公里,论体力应该是社里最强的,平时又那么严格,一旦立下规矩,连社长都不能让他变通吧。” 

    可能是帮忙画幕布久了,江波涛的形象思维能力有所提升,这会儿脑海里立刻浮现喻文州和张新杰对峙的画面,明明只是自己的脑补,还是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周泽楷停了手,迅速走开;很快,有什么软软的东西,搭到了江波涛脖子上。 

    一条长长的素色毛线围巾。

    那是剧社的戏服,在长衫外面系一条围巾,就是民国时期读书人和知识分子的标志性服装装束。管理戏服是舞美队的职权,偶尔拿出来“公器私用”其实不会有人说什么。但是江波涛哪好意思让周泽楷给自己围围巾?见他手忙脚乱想把围巾拿下来,周泽楷干脆抓住他的手,牢牢按住。

    在这秋末冬初拿了那么久画笔,周泽楷的手指绝对称不上温暖,甚至有点冷冰冰的,指上沾了不少丙烯颜料的痕迹,几乎看不出原本修长漂亮的样子。 

    被这样一只又冷又不干净的手抓着,却让江波涛觉得被碰到的皮肤烫得像炭火在烧,甚至连他的脸,都跟着有些发热。平时那么擅长说话的人,眼下看着周泽楷黑亮黑亮的眼睛,居然说不出像样的话来,就连“为什么”三个字,也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一样,发干发涩。 

    面对疑问,周泽楷只是理所当然似的把他脖子上的围巾围得更紧了点,以一贯的简明风格回答:“冷。”干脆坦然地丢下这个字,他就重新拿起画笔,继续在涂抹起来。丙烯颜料最适合画幕布,但是在落笔后几分钟就会干燥,这项工作特别讲究一鼓作气,刚才中断了绘画、去给后辈拿围巾,已经是从没有过的特例。      

    望着重新全神贯注在画画上的周泽楷,江波涛禁不住有点恍神,不觉抬手摸上颈间那条围巾,悄悄地笑笑,低头做自己的事。 

    ——两个人都没注意到,在一旁目睹整个经过的肖时钦,脸上露出微妙的表情,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罗密欧与朱丽叶》首场演出还没结束,满是感叹号的爆料就在校园网内炸裂。 

    事先传得沸沸扬扬的反串演出,其实仅仅是这部戏剧最不成爆点的爆点。校花苏沐橙穿起华美男装和紧身裤更显得俊美逼人,于峰化了浓浓的舞台妆,穿起欧风长裙也显得明艳华丽,加上专业演员级别的素养,在舞台上就像个真正的大家闺秀,举手投足间毫无破绽。

    尽管性别对调、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家族纷争也被改成了学院之间的竞争,两位主角依然十分投入,演了一对彼此一见钟情的情侣,因为早晨要点名而无法在一起迎接黎明。台词中颇有不少校内外时事,再加上这极接地气的故事,逗得台下笑声不断。    

    这段剧情刚结束,其他灯光全部熄灭,聚光灯打在精致的阳台布景上,朱丽叶在灯光中走进阳台背后。衬托着主角的人群没有散开,依旧围在台上。 

    聚光灯渐渐暗了下去。

    暗场。

    木鱼敲击声。

    细碎的诵经声。

    亮起一束顶光,观众这才发现,方才那些衬托朱丽叶的人们,都坐在了舞台侧后方,念起了“南无阿弥陀佛”。 

    突然间全场灯光大亮。

    方才明艳万分的朱丽叶,此刻华服外披灰袍,戴上了尼姑帽,在舞台中央打坐,悲戚念白:“小尼姑年方二八……” 

    在《罗密欧与朱丽叶》之中,竟然还穿插了《思凡》、《十日谈》两个故事,无不被改编成了校园版本,或婉转或直接地,抨击了学校食堂卫生不佳、早点名制度不够人性化等等问题。

    最后,重新回到《罗密欧与朱丽叶》,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受限,罗密欧最终黯然送别主动提出分手的朱丽叶,挽起了好友的手。

    演出就此结束。

    全场亮灯,同时响起音乐:

    Single boy,single boy,

    single all the way;

    Online game,masturbate,

    we go all the way,hey!

    Single boy,single boy,

    why not be a gay?

    No more wait,no more hate,

    let us all be gay! 

    

    ——TBC


评论(18)

热度(58)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