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17

 

    刘皓找的麻烦表面上告一段落,但荣耀剧社的社长可没有就这样把事情丢开。

    归根结底,之所以被人钻了空子,根源在于学校并不怎么合理的早自习点名制度,如果能把学生们对这一制度的反感委婉地传达给学校的话,是否有可能促成学校对此做出改善? 

    喻文州思考的这些问题,荣耀剧社内的其他人暂时还没有想到。尤其是某几个与这件事切身相关的人,眼下,正为了别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 

    熬夜多日后马上跟人打架、又把外套脱给李轩自己吹了好久的楼顶冷风,就是铁打的身子也撑不住,当天晚上,吴羽策就干脆利落地病倒了,什么发烧头疼咳嗽……感冒的典型症状一样不落。林敬言算了笔账,大学生医保门诊费用报销比例仅35%,而住院费用报销比例达80%,而且他是贫困生,剩下20%也可以申请补助,就跟校医院打了招呼,把人往里头安顿下了。 

    不生病真不知道,吴羽策这么条独行狼,人缘居然挺好,系里同学一拨又一拨地来看他,送上门的鲜花水果多得可以开花店加水果店。

    这番盛况出乎所有人意料,方锐便笑嘻嘻分析了一番:建筑学院历来男生数大大于女生数,吴羽策身为剧社反串主力军,可谓学院之花——虽然是朵带刺的假花,毕竟是不知道多少人心中的红玫瑰。平时大伙儿未必有机会和他亲近,这一病,就全都有了借口,估计还有人拿看望吴羽策当日常,每天一刷呢。 

    这番话看似有理,其实全是不正经的调侃,吴羽策发着烧,照样不依不饶,狠狠踹了方锐一脚丫子,痛得他半真半假嗷嗷叫,随便逮个人扑上去,念着三国杀里头貂蝉那句经典台词:“夫君!你可要为妾身做主啊……”被扑的恰好是周泽楷,最不会开口的人,哪里可能为他“做主”?也就默不作声地笑笑。

    他们三个同期,最是打闹惯的,吴羽策是病人不好太折腾,对周泽楷可不会客气,往手上一哈气,就朝他腋下腰侧袭击。周泽楷被胳肢了个正着,迅速倒在旁边的空床上,见方锐还“乘胜追击”,也就边笑边还击,把人扯下来反胳肢。 

    李轩和江波涛拿着饭菜进来时,看到的已经是周泽楷把方锐压在床上,一声不响,胳肢得他乱叫讨饶的残局了。 

    江波涛不动声色走过去,拍拍周泽楷的肩膀,笑着调侃:“真难得,这是小周欺负人?”

    看着他的笑脸,周泽楷莫名其妙有点不好意思,手下停了动作,被方锐趁机在腰侧回敬了记,猝不及防之下发出怪声,顿时一脸害羞委屈,望着江波涛:“侬看!”他是真着急,连家乡话都蹦出来了。

    “咳,方锐前辈……”虽然知道周泽楷才是被招惹的一方,但江波涛总不能对社团前辈下手胳肢,只好赔笑脸试图解围。

    方锐清楚在周泽楷手里讨不了好,正打算借坡下驴,马上一个翻滚站起来,往饭菜方向移动,嘴里不忘调侃:“哎哟,我只知道吴女士是老虎屁股摸不得,现在连小周都有人心疼了……”话还没说完,林敬言已经一双筷子递过来:“快吃吧。”

    “老林管他干嘛?”吴羽策没让李轩扶,自己坐起来准备吃饭,“斗不过小周,还非要招他,那话怎么说?NO ZUO NO DIE。” 

    方锐可不依,拿筷子比划,颇有几分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意气:“谁说我斗不过小周,让你看看什么叫快狠准!”说着,就把周泽楷碗里的红烧肉夹走,迅速放进自己嘴里,有滋有味吃起来。

    周泽楷当然不会和这家伙较真,低了头闷闷地笑,旁边江波涛早已夹了一块肉给他,做得自然又不动声色,居然没人留意到。周泽楷看见这块天外飞来的红烧肉,笑容更深了一点,默默放进嘴里,特别特别慢地嚼了很久。 

    这帮人的病房聚餐热闹滚滚,要不是吴羽策烧还没退,没准饭后还能开个三国杀局什么的。不过既然还有个病号,吃完饭大家也就散了,该干嘛干嘛去。吴羽策没忘让他们把那些花和水果搬走一些,一伙人就这样干部下乡似的又吃又拿,各自往回走。

     

    周泽楷怀里抱束花,手腕上还挂了袋水果,旁边江波涛也没好到哪里去,提了一整箱柚子。东西多,走得就慢,两个人倒也不着急,索性慢慢走,慢慢聊。

    话题从最近几天吴羽策人来人往的病房,转到最近开始做形体训练的剧社新人培训,张新杰负责的形体训练可谓一丝不苟,每个人的坐、立、行等基本动作都被打回重练N遍。周泽楷静静凝视着江波涛,听他讲训练中那些细节。其实形体训练他去年也经历过,并不觉得有太多趣味,明明是同样的事情,经由对方嘴里说出来,就显得特别好玩,连张新杰对形体对称的异常执着,都成了令人忍俊不禁的笑点。说什么都让人觉得有意思,所谓“三寸不烂之舌”,指的就是江波涛这种人吧? 

    从自己的思路中回过神,发觉不知何时对方也已经不再说话,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正踌躇,江波涛已经先开了口:“最近作业还好吗?”

    上次提到这个话题已经是好几天之前,周泽楷没料到他会突然问及,想了想,说:“好。”

    那些去参加比赛的同学已经回来了,现在小组作业不再是他一个人苦苦支撑,比起先前忙得不得不熬夜的情况,确实好了很多。事实上,同学们也问过他:“为什么不去比赛啊?有空去画什么海报幕布,不如画点作品,你基本功那么好,搞不好真能拿个奖回来。有个奖杯证书什么的,以后找工作就容易多了。” 

    面对同学的关心,周泽楷一个字也答不上来。这些道理他不是不懂,但是为了就业而追求奖项,为了拿奖而迎合美展口味去画画……那不是他要的。虽然周泽楷至今为止还没弄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可是这样的,他不要。 

    周泽楷想着,不觉有点走神,江波涛发现这点,笑着瞧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在周泽楷身边,就连沉默,也显得特别舒服。深深吸了口仲秋的空气,江波涛无端想着这些,就那样一言不发,和他肩并肩慢慢走下去。


    ——TBC


评论(4)

热度(45)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