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16

虽然从内容来说好像不应该打江周TAG不过看在我咳得要死还是忍不住要写的份上原谅我乱打TAG吧……(泥垢)

总觉得有很多话想说不过说到底还是只有谢谢两字。

就这样吧,谢谢。

----


    突然听到声音,几个人都吃了一惊。

    “特快消息,社长急找。我说你们几个也太见外了吧,出了这么大的事非瞒着?”那人丝毫没有停顿地说下去,走上天台,果然是黄少天,“选了这么隐蔽的地方,要不是社长说来这看看,都未必能找到你们……咦?”见到被众人围在中间的人是李轩,黄少天一怔,脸上表情还很平静,嘴里却说得更快,“赶紧下去吧,刚才学校学生处的人有电话打来,应该就是打听今晚的事,虽然社长暂时糊弄了过去,不过还是串个口供比较稳妥。还愣着做什么,下去啦!”

    

    回到活动室,里面只剩剧社社长喻文州,正在讲电话,见到他们几个人一齐拥进来,微微笑着,竖起食指放在唇前,对他们点点头。大家顿时会意,半句话不说,连走路都放轻了脚步。

    喻文州一边小声讲电话,一边单手翻出纸笔,写了几个字递出来——视线看的不是和他关系最好的黄少天,而是周泽楷。 

    “吴羽策伤妆”

    五个字,已经足够了。

    周泽楷接过纸,扫了眼,拔腿就去拿化妆箱,吴羽策也不等别人来按,自己往凳子上坐下,抬袖子抹了把脸。 

    近距离看周泽楷化妆,简直就像变戏法:黑色的紫色的红色的唇膏一涂,再拿牙签挑了点血冻划拉几下,吴羽策淡红的嘴唇上就出现了块逼真的青紫……没过多久,吴羽策就被弄得“眼角乌青、脸颊发红、连嘴唇和手指都带着伤”。紧接着,周泽楷二话不说,夺过他的外套往地上一扔,还踩了脚,这才捡起来交还给它的主人,吴羽策毫不犹豫,接过脏兮兮的外套就穿上。 

    

    这番改头换面不到十分钟,校学生处的辅导员就走进了社团活动室。进门时脸上还有些兴师问罪意味的老师,看到的是这幅景象:身材纤细、相貌清秀的学生,浑身脏兮兮又满脸伤痕,十分可怜的样子,几个同学把他围在中间嘘寒问暖,颇有点“组织给你送温暖来了”的架势。

    见到来人,黄少天第一个迎上去,满脸“谢天谢地你来啦”的表情:“辅导员辅导员!我们社的吴羽策,晚上莫名其妙让两个人给打了。肯定是他读书用功,拿了学院奖学金,遭人嫉妒!你看看你看看,我们都在劝他报告学校,他还想当包子不报告这事……”

    喻文州走过来,安抚地拍拍他肩膀:“少天,冷静点。”黄少天这才一脸不情不愿地退开,转过身就对方锐他们挤挤眼睛。喻文州和黄少天从入社开始一直掌管着荣耀剧团外联部,一搭一唱什么的,简直不能更熟练。

    那学生处辅导员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接到学生告状说发生了打架事件才匆匆赶来,正被黄少天先前那顿高语速诉苦轰得有些脑袋发懵,喻文州就体贴地劝开社员,再慢慢地、有条理地把事情经过大概说了一遍——此举让辅导员很有好感,自然而然,把剧社社长那番诚恳的话也听了进去。

    “吴羽策同学今天吃这个亏,我们剧社也有责任。那两个欺负他的人以前也进过剧社……”喻文州露出有点为难的神色,然后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压低声音说下去,“有些话跟别人不好说,不过我相信老师你,不瞒你说,我们社历来男多女少,所以吴羽策同学从进剧社以来,演的都是女角,喜欢那些角色的人很多……怎么说呢,有些人就把迷恋的范围从台上移到台下,唉,我们学校本来就男生多,所以……以前也曾有人因为这个问题退了社。吴羽策被打成那样却什么都不肯说,如果有这方面因素的话,代他上告学校对他反而不好,我们就没有上报。”

    辅导员边听边点头,越想越觉得合理,这么个纤瘦的男孩,还是拿奖学金的优等生,能主动招惹人家俩男生?摆明了恶人先告状啊!他觉得有必要关心被欺负的学生,走过去看了眼吴羽策的情况,被那些青青紫紫吓了一跳,吴羽策忍笑忍得有点脸部抽搐,辅导员看来更是疼得厉害的证据,慌忙询问:“伤得这么严重?去过医院了没?”

    “刚才带他去过了。”回答的是林敬言,还十分敬业地掏出一份病历,坦然递给辅导员看,“医生说看起来吓人,幸好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些皮外擦伤和软组织挫伤。” 

    辅导员接过病历,像模像样地看起来——却哪里看得明白?病历这东西,从来是只有医生和药剂师能看懂的真·密码文。他看了半天,有点没信心,随手拉过旁边看起来最和善的男生:“同学你帮我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真不要紧吗?” 

    被问的江波涛拿着病历,仔细审视一番,最后认真地说:“我也看不太清,不过你看,这个好像是软字,这应该是挫字……应该确实不要紧。” 

    这边还在磨叽,黄少天早已快手快脚收拾好东西,敲起房门:“我说你们啊,都快熄灯了,还不走?李轩你不是和吴羽策同学院嘛,负责把他送回宿舍,人都伤成这样了还不早点睡,想让他好不了吗?一群大男人,别太磨叽了好不?辅导员不好意思,不是说你,这几个人太没同学爱了哈,小吴平时那么懂事一个后辈,你们也照顾点嘛……” 

    黄少天的连珠炮,可比什么闹铃都管用,喻文州这次没有再阻止他,反而有点抱歉似的望着辅导员。辅导员看时间确实不早了,赶紧起身告辞,临走还不忘叮嘱吴羽策好好养伤,宽慰他打人并诬告的家伙会得到处罚,还保证这事不会闹得太大让他别担心。

    

    辅导员的背影刚在校园道路尽头消失,刚才还在门旁催促的黄少天就头一个笑出来。似乎笑声也会传染,这窝大男生就那样哈哈哈哈笑成了一团,连平时没少被黄少天嘲讽“你真的有长声带吗”的周泽楷都笑得直不起腰,不得不顺势靠在江波涛身上,依然忍不住继续笑。

    对情绪很少外露的他来说,畅快大笑太少有了。尽情笑着的周泽楷并没有注意到,江波涛身体相触之际瞬间中断、又马上重新扬起的笑声,有多么不自然。 

    

    ——TBC


评论(12)

热度(50)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