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15

生病了……可能更新会变慢甚至断几天 = =b

私设如山 = =b

私货如山 = =b

好在是改换背景…… 

----

   

    总是嬉皮笑脸的方锐,突然板着脸压嗓子说话,就连不知内情的周泽楷也好像瞬间明白了什么,一个字也没问,跟着另外三人快步走出活动室。

    刚出门,他们就跑起来,“蹭蹭蹭”往上,直冲楼顶天台。十月份的晚上,天已经有点凉,楼顶风大,透过洞开的门,哗啦啦灌过来,吹得大家浑身一哆嗦。这么冷,顶上的吴羽策却只穿了件衬衫,见到他们,也不说话,抖着手,扯了林敬言就往上走。

    几个人都是心里一紧,赶忙望过去。

    背风处坐着个人,肩头披着吴羽策的外套,下半张脸和手上都沾了不少暗色的血,上半张却很干净,反倒衬得那些血迹更加触目惊心。 

    见他这模样,连在医院见习过的林敬言都唬了一跳,慌忙冲过去查看伤情。大家看到这些血都有点心慌,李轩本人倒很镇定,一面仰起脸配合林敬言,一面看着吴羽策,低声说:“真没事。”鼻子被林敬言碰着,这话腔调变得非常滑稽,他自己说完都有点忍俊不禁,被吴羽策杀人般的眼光一瞪,才没笑出来。

    林敬言仔细检查一番,确定没有骨折或动脉破裂,稍微松口气,用手指捏紧他两侧鼻翼,回头问:“有湿纸巾吗?” 

    几个人都浑身翻找,最后江波涛从衣兜里掏出半包纸巾,刚抬头张望哪里有水龙头,已被离他最近的周泽楷截过去,抽走一半,跑到水龙头跟前打湿了,再拿回来。

    这时候,李轩的血早止住了,林敬言敷了张打湿的纸巾上去,依旧不放心嘱咐他再捏会儿鼻子,把流到嘴里的血吐出来,别咽下去。

    几口血吐在地上,擦过脸,方才血糊糊的惨状顿时无影无踪,除了仍捏着鼻子的动作有点滑稽,已经完全恢复成了平常那个清爽帅气的李轩。

    

    搞定鼻血,林敬言才问:“怎么了?” 

    李轩松开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吴羽策先一步开口:“我来。”

    听说刁难方锐的事,吴羽策去找刘皓理论,双方一言不合,大打出手。这时候李轩找过来被卷入,鼻子上挨了一记,当场流血,他就没有再打下去,拖着搭档跑了。 

    “本来可以把他们打趴下。”吴羽策皱紧眉头总结。 

    李轩笑笑说:“我还指望你拿到奖学金请客。” 

    吴羽策瞅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连做作业都那么拼命,不完全是性格使然,也是因为他需要把每一门课的成绩做到最好,争取获得奖学金支持。

    学院一等奖学金每人每学年8000元,在大部分同学看来只是锦上添花的数字,对吴羽策而言,却是维持他继续就学的生命线。贫寒的家庭支持他考上大学,已经竭尽全力,无法再负担更多。虽然申请了助学贷款,但每年6000元的贷款额度,仅够支付近年来水涨船高的学费,生活费上的缺口,还得靠奖学金解决。而在大学,任何奖学金的申请条件里,都会有这么一条:“遵守大学生守则和学校规章制度”,通常情况下,被学校纪律处分就意味着与奖学金无缘。 

    农村贫困生进入城市大学,所遭遇的文化冲击,是那些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学生们完全无法理解和想象的。

    许多城市高考升学率在70%以上,部分特殊城市这个比例直逼100%;而与此同时,和城市孩子在同一片天空下的农村子弟,想上大学依然不是容易的事,为了让升学率数字好看,有的学校还会召集部分升学无望的考生做思想工作,劝其放弃高考。

    在生源、师资等客观条件远远不如城市高中的情况下,农村高中拼升学率难度极大,于是很多学校剑走偏锋,把教学和宣传重点放在考上名校的学生身上。即使考上其他高校的学生很少,只要每年有一个学生考上荣耀大学这样的名校,学校就会觉得有光彩,也不会因教学质量被议论;反之,学校年年挨骂。这样一来,学校只关注尖子生,把最优质的资源集中在尖子生身上——吴羽策,就是这样被培养出来的尖子生。

    在高中被众星拱月般对待的吴羽策,走进大学,突然发现自己成了一个普通的学生——甚至连这都谈不上,从生活习惯、学习习惯到言谈举止,城市文化的一切都显得与他格格不入。 

    他茫然了。 

    表面上,吴羽策变得加倍倔强。从大一进入校园、听说达到要求可以提前毕业开始,他就立下志向,要用四年时间修完土木工程专业五年的学分,早点毕业,早点工作,早点反过来支撑那个贫寒的家。明明是大一新生,他却像考研党那样,除了教室就是图书馆,不和任何人多来往,过着宛如苦行僧的生活。刻意将自己变成独行狼,把傲气浇铸成钢铁面具,时时戴在脸上,至于时不时出现的“我和他们不一样”念头,到底是优越还是自卑,连他自己也不清楚。    

    如果不是偶然看了那场迎新演出,吴羽策大概会就那样当个孤僻的学霸,继续过“只要读好书什么都不管”的生活。 

    照例结束晚自习回到宿舍,吴羽策看到桌上的戏票,正面印着“新生专享免费票”和演出时间地点,反面印着一句话:“应该怎样活着?”

    故弄玄虚。

    吴羽策想着,就要把票扔掉,但看到“新生专享免费票”几个字,又改变了主意:免费,多难得…… 

    

    生平头一次看话剧,起初,吴羽策还看着舞台发噱:这都什么布置,好假,一看就是没见过农村的!

    渐渐地,他笑不出来了。

    不但笑不出来,还得咬紧牙关忍眼泪,直到某一刻突然因剧情大笑,眼泪,也就同时掉下来了。    

    后来,他加入了荣耀剧社,被张佳乐指定反串,认识了方锐、李轩、周泽楷……终于从某个无形硬壳中走出来,吴羽策特别珍视身边这些人,性格里刻进骨子的那份倔强,对待朋友时,变成了简单的四个字:两肋插刀。 

    

    平心而论,今天的事,吴羽策的责任比较大。 

    独自找上刘皓的名义是“理论”,但他从一开始就没想过真的“理论”:这人要能说得通道理,早八百年前就通了,他纯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人——因为这事,江波涛也被他干脆利落地划进了“自己人”范围——被欺负。

    吴羽策自带傲气BUFF,清秀面孔似乎天生就容易出现嘲讽的神色,要是再存心挑衅,激怒对方简直易如反掌。 

    当对方那两个人按捺不住先出手的时候,身材纤细却在农村生活中锻炼出一身好力气的“吴女士”,突如其来地爆发了。 

    他说得没有错,要不是李轩中途介入,那两个人会被他一个人揍趴下。可是,李轩为什么会闯过来、甚至故意挨了一拳(当然本人绝对不会承认是故意),吴羽策也明白。

    正因为明白,才更加生气。 

    

    看着吴羽策冰块一样的脸色,李轩正想说些什么,楼梯方向突然传来声音:“原来在这里。”

    

    ——TBC


评论(12)

热度(44)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