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14


    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一直在回忆过去的事,周泽楷有点意外——会想那么多,大概是因为偶然在抽屉里发现了这个吧?

    在他面前,是一个6厘米高的白熊挂件。和一般的小玩具相比,这个挂件内另有玄机:按下背后的隐藏按键会开始录音,再碰到正面凸起的嘴巴,就能播放录音的内容。

    挂件是别人到宿舍上门推销的,机灵的推销员对别人的推销词都是“这个造型可爱,讨妹子喜欢,还能录音,用来表白、道歉最适合”,见到周泽楷,愣了一下,改口:“学外语、学普通话,随录随放,谁用谁知道!”

    即使不能上台演出,周泽楷依然暗暗练习着自己最不擅长的语言。那些用来做台词训练的绕口令,他无一不是烂熟于心,却无法顺畅宣之于口。推销员这话正好说中周泽楷的软肋,东西用得着,价格也不算贵,他不假思索买了一个。没想到的是,这小挂件性能和体积成正比,只能录音20秒……换算成周泽楷的语速,能录的内容少得可怜。后来,录音熊被丢在抽屉里,搁置到现在。

    看着白色的录音熊挂件,周泽楷无端想到今天来美术学院的后辈。

    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江波涛好像有什么特殊能力,和谁都能处好,就连被方锐说成“对话终结者”的自己,也能轻松交流。与其说特殊能力,不如说是特别仔细?从第一次见面起,他就把所有细节照顾得很妥帖,甚至不止一次引导自己融入本属于别人的对话当中。江波涛这个人,就像水粉颜料当中的白色,本身没有太鲜明的色彩,却可以和任何颜色相容,增加其他颜色的饱和度,让生硬的颜色变得柔和。

    对了,就送给他,江波涛说话挺溜,新社员又需要做台词训练,这东西大概用得着。

    打定主意,他把录音熊挂件揣进衣兜,拿出手机,翻到那个名字,有点迟疑:送个小挂件而已,特地约人出来有点夸张,反正晚上要去剧社,应该能遇到……吧?想到这里,周泽楷又觉得有些不确定,大一新生通识课程多,通识课程晚上多,没准对方不会去剧社。 

    好像终于找到了该说的话,他快速打出一行字,发送过去:“晚上去剧社?”过了半分钟才收到“是啊,虽然可能会比较迟。晚上见?”的答复,周泽楷回句“好”,就专心准备起下一份作业——题目是他最不擅长的人像,需要加倍努力。 

     

    收到周泽楷的短信时,江波涛正站在人文学院教学楼前,看着写了自己名字的通报。 

    下午三四节没课,他正在外面拿着普通话水平测试教材假公济私练发音,突然接到喻文州的电话,才知道自己被学院内通报批评了。

    本以为已经解决了的事又节外生枝,江波涛很吃惊。

    电话那头喻文州的声音,明显比平时更温和:“代点名是小事,可抓到你的是法政学院,他们和我们人文一直不对盘,直接往学校上报,院里没办法,只能通报,不过好在没扣你平时学分。”有点缓慢的语速,此刻听来特别让人安心,分析完原因,他放柔声音说下去,“早上到底怎么了?听说是刘皓逮的你?”

    最关键的问题对方都知道了,再隐瞒下去没有必要,江波涛就把情况和对策大概说了一遍。 

    喻文州听完,轻轻叹气:“老林是实在人,想得太简单了。那几个人,准是看方锐那边折腾不出事了,把病假条送计算机学院,只抓住你帮人代点名的把柄报到学校。这招太阴,怪不得老林没防备……”话锋一转,又安慰道,“院内通报不算正式处分,不会有什么影响,你也别当回事。” 

    讲到这份上再纠结未免矫情,江波涛向社长道了谢,挂断电话,还是忍不住走到教学楼前,瞻仰了一番写有自己名字的通报。

    严格追究起来,这次通报批评于他而言完全是无妄之灾,但此刻江波涛心里没有任何委屈、难过,反而有种隐约的兴奋。 

    从小,性格温和、人缘上佳的他,一直是学校的好学生、班级的好干部……简单地说,就是那种“别人家的孩子”。老师们都喜欢这个成绩不错又讲礼貌的学生,对他总是有点偏爱,连不点名口头批评都很少,至于白纸黑字通报批评?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

    而且,被批评的原因,还是替前辈点名。

    这个年纪的男生,多多少少会有些英雄情结,有意无意羡慕为朋友两肋插刀的狭义道,江波涛也不会例外。以他的性格,不可能故意去追求什么快意恩仇,但不妨碍他在事情发生之后,把批评告示当作义气的奖状来看待:既然对方的刁难不会产生实际上的恶果,索性让心情也保持畅快,这才是最好回击。 

    这种微妙的愉悦,在接到周泽楷突如其来的短信时,突然变成了紧张。中午,老林就说过,这件事不能让他们知道——吴羽策脾气硬,周泽楷行动派,如果知道刘皓这样刁难方锐和江波涛,弄不好会直接把人拖出来揍一顿,那可就不是院内通报批评能了事的了。

    “晚上去剧社?”询问看起来普通,但这是对方第一次主动给自己发短信,又在这个节骨眼,难道有什么深意?江波涛仔细想想,突然笑起自己来:今天被某些心脏的人和事弄得草木皆兵,竟忘了这是周泽楷。以那个人的性格,可不会有多少拐弯抹角。和对方约定晚上见,他便把多余的事情丢到了脑后。 

    

    晚上有课,江波涛到剧社的时间比较迟。活动室里的人已经不多,林敬言和方锐一起讨论着什么,周泽楷在旁边修饰小道具,见他来了,打过招呼,马上从衣兜里掏出一样东西……   

    小小的白熊挂件。 

    迎着好奇目光,周泽楷一脸坦然地把它递过来:“给你。” 

    白天刚刚想入非非,晚上就莫名其妙收到礼物,江波涛突然有点不敢看他的脸,低头观察这个挂件:工艺不怎么精美,凸起的熊嘴巴好像可以按?他试着按了下去。

     

    “八百标兵……”从白熊肚子里,传出熟悉的、停顿超长的声音,“……奔北坡……” 

    周泽楷说的绕口令?! 

    “啊!”这才发觉忘了消掉以前的录音,周泽楷看着江波涛,又看看他手里的挂件,一张脸瞬间从脖子红到耳根,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

    平时最会打圆场的江波涛,这次也像是被传染了无口病毒,愣愣瞧着周泽楷,一时说不出话来。

    气氛瞬间变得很奇怪。
    两个人都不自在,好像说什么都不对,但不说更不对,莫名其妙地特别不好意思。 

     

    没等他们摆脱意外尴尬,那边方锐接了个电话,突然跑过来,搭上两人肩膀,扯近,压低声音说:“出事了。” 


——TBC

评论(9)

热度(45)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