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13

我对于打江周TAG已经快绝望了……


——   


    真正到了剧社选拔的时候,周泽楷才发现自己太甜了。 

    被张佳乐与其说感染力、不如说煽动力十足的表演吸引而来的,是成百上千名新生。

    侥幸通过第一关笔试,在第二关面试时,即使他已经非常努力,面试官还是很遗憾地看着他:“周泽楷同学,比起演话剧,你可能更适合其他社团……” 

    周泽楷摇摇头。

    前辈说话真是太委婉客气,十秒钟未必说得出三个字的人,要演话剧确实太难。虽然遗憾,但他只能起身,准备离开。 

    “等一下!”

    整个面试过程中,张佳乐都好像很无聊的样子,随便翻看新生们第一轮笔试的答卷。这会儿突然出声,喊住周泽楷,问了一个问题:“你是美院的吧,画过幕布吗?海报呢?” 

    周泽楷站在原地,认真地看着他。

    讲起来,他练了十几年画,学过的绘画种类比大部分同学要多,但从油画到速写,都局限在某个与实用无关的范围里。画海报?画幕布?从来没试过。 

    社长明亮的眼睛看着他。

    看得出,只要说一声“会”,或者甚至只要点点头,就可以…… 

    但周泽楷仅仅看着张佳乐的眼睛,局促地说:“没。”

    张佳乐明显露出失望的神色,还是点点头,示意他可以走了。

    可是周泽楷没有走。

    他站在那里,就像脚生根了一样,挤出三个字:“可以学。”

    和紧张到急促的声音相反,眼神热切而坚决。 

    就这样,周泽楷加入了荣耀剧社舞美队。 

    

    加入剧社,才知道纯排练演出的成员只是极少部分,其他人或多或少,要承担一些其他任务。

    剧社内部主要存在四个小组织: 

    张新杰掌管的秘书部,要负责剧社的文档管理、财务管理以及其他文书类工作,包括向校方递交各种申请等。

    喻文州主持的外联部,要负责联系校内外其他社团,维护剧社微博、联系新闻报道,以及最重要的,联系赞助商,为剧社寻求经济援助。

    王杰希负责的创作队,排戏之外要编写剧本,从最短小的情景小品到长达几小时的大剧,都需要经过他们再创作,才会适合剧社的成员们。

    最后就是舞美队,平时要管理剧社的各种道具、戏服,演出前要绘制海报、幕布,演出时要为演员们化妆、做造型,演出后还要为社团制作视频……

    “希望你们不嫌弃打杂队。”迎新活动上,舞美队队长肖时钦不无自嘲地说。


    任何剧社,负责舞美都不是轻松的活。何况,荣耀剧社作为一个学生社团,演出上的辛苦半点不少,经济实力上却处处捉襟见肘。 

    拿幕布和海报来说,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只需要设计一个图样,然后找家店做做喷绘就行了。但因为剧社资金不足,幕布只能自己买布料拼接,再用丙烯颜料一点点画出想要的图样;就连贴遍校园的海报,每一张,都需要舞美队的成员们亲手画出来。

    通常,关键位置的海报都由周泽楷这个美院学生负责绘制,在高中当美术生的时候,他就习惯了一天画十几小时的生活,连续拿几个钟头的画笔,也丝毫不以为意。可是其他被安排进舞美队的新生们,渐渐地,或是来得少了、或是找各种借口,申请转到其他小组。每次有人提出转小组申请,肖时钦都温和笑着点头,既不试图阻止,也不追问原因。

    明明队里任务那么重,人手越来不足,为什么从来不劝说那些人留下来?周泽楷禁不住用困惑的眼神,看着肖时钦——脸上的眼镜。

    肖时钦笑笑拍拍他的肩膀,什么也没有解释。 

    

    这位舞美队长,虽然其实很擅长说话,更多的时候却只是沉默着,独自利用休息时间,为剧社改进大小道具。

    在肖时钦之前,剧社的习惯是,决定好剧目,再临时借调或制作道具,排演完毕道具随便丢仓库,下次有剧目再拿出来看看有没有能用的,缺什么就再做——这样一来,仓库堆得满满的,道具依然每到用时方恨少,经常需要高价租借甚至制作、购买,资金压力很大。 

    肖时钦出任舞美队队长之后,做了一个决定:把道具化整为零。

    这位机械制造与自动化专业的高材生,似乎是个天生的机械专家,在动手方面拥有神奇的才华,他把剧社里的大部分道具,都改装成了可拆卸组装的类型,宛如一块块积木,演出不同的戏,只需要取出相应的部件,就能完成新的舞台道具。诚然,排一部两部戏,这种做法只是看不出成效的大量劳动;但从长远来看,可组装的道具,将是荣耀剧社代代相传的重要固定资产。 

    演员们在台上发光发热的时候,所用的每一块布景、每一件道具,无不浸透舞美队成员、尤其肖时钦的心血。

    做了这么多,肖时钦始终隐藏在幕后,从不居功。

    就连新生报告演出之后的庆功宴,他也只是安静地坐在角落,和最终留在了舞美队的新生们毫无隔阂地聊天。

    

    直到一个杯子“啪”地摆在他面前。 

    张佳乐左手拿着瓶打开了的啤酒,右手拿着两个啤酒杯,把其中一个放在肖时钦面前,平时就很精神的脸被演出大获成功的兴奋熏得比平时更有神采,毫不犹豫替自己那杯斟满,又给肖时钦倒。 

    突然被社长逮住喝酒,肖时钦推了推眼镜,有点担心地去挡酒瓶。 

    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张佳乐真的顺着肖时钦的意思,没有再继续倒下去,收了瓶子,双手举起自己的酒杯,凝视面前这个低调的舞美队长,忽然特别开心地笑起来,直笑得百花缭乱:“头号功臣,来!我干掉,你随意!” 

    被前辈兼社长突然敬酒,肖时钦哪里会真的“随意”,不得不努力喝光那杯酒。或许是因为喝得太急,酒杯见底的时候,镜片后面的眼睛里,竟泛起了薄薄的水汽。

    素来敏锐又爱打趣别人的张佳乐,这时没有抓他这个明显的把柄,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转火找王杰希去了。 

    肖时钦淡淡笑着,看着热闹成一团的剧社众人,若无其事地摘下眼镜,装作擦镜片上水雾的样子,抹了把眼睛。 

   

    默默递给肖时钦一张餐巾纸,周泽楷忍不住想:

    那个问题的答案,或许开始有眉目了。 

    

    ——TBC  


评论(7)

热度(42)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