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12

还是不能打江周TAG……桑心……

——


    美术学院的专业课,比大多数学院更自由:老师并不会天天守在课堂上教太多,甚至经常直接给个作业要求,就让学生回去做。

    对周泽楷来说,这倒也是好事,对他来说,动画笔远比和老师、同学交流简单得多,再说无论是自学能力还是绘画基本功,他本来就比大多数人更强。 

    

    在学会认数识字之前,周泽楷已经拿起笔,遵照长辈指点,在纸上涂涂画画——这一画,就是十几年。拿起画笔就觉得很开心,涂涂抹抹就能创造心中的世界……自幼练习打下的功底,让他从小到大捧回了不少奖项。在初中时代同学们都为升学发愁的时候,周泽楷只凭那些形形色色的奖状、奖杯,就以美术特长生的身份,顺利进入当地最好的升学高中。

    同学们都在为了课业努力,他则时常从教室消失,在画室里奋斗。周泽楷觉得他和同学没有差别,同样面临巨大的升学压力,只是自己的主战场在专业课,而同学们的主战场在文化课而已。可是只看到他画作、没看到他画画的同学们不这样认为,刚入学美术课上“真厉害”的感叹,渐渐变成对他经常不用上课、成绩垫底也不会挨批的艳羡,甚至有人当着他的面说:“美术生随便学学,就能轻松上大学,真不公平。” 

    起初,周泽楷还试图解释,但他从小不擅长说话,对方又早抱定偏见,难免越描越黑。这样的事发生了不止一次,渐渐地,他不再开口。 

    委屈的感觉,尝多了,也就习惯了。 

    无视别人的误解,周泽楷加倍努力地画画,像是要把心里没法转化成语言的火焰,完全倾注到画布上。

    毫无疑问,周泽楷是个天才。

    每次写生的时候,别人总需要再三观察才能判定的造型、主次关系、光源色、环境色等因素,他几乎只需要看一眼,就能准确地把握。下笔速度比任何人都快,速写作业永远是所有人当中最早完成的,而且绝不因追求速度而潦草,反而连细节都能精炼地表达出来。

    即使是在以走上专业之路为目标的画室学生中,他也明显地,鹤立鸡群。 

    换句话说,木秀于林。

    很遗憾,过分俊美的外表在这件事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画室里最年轻的的男生,不但画得最好,还让所有女孩子另眼相待,这叫什么事! 

    虽然不至于有太多明显恶意针对的行为,但他的白颜料确实是画室里用得最快的,经常被不知道什么人毫不客气挖走一大铲,铅笔也常常莫名其妙断成一截截……

    画室里的女孩子发现了他的处境,几乎掉下眼泪,拼命把自己的白颜料和铅笔匀给他。周泽楷向她道谢,却拒绝了这份好意——他并不是完全不通世故,隐约知道对方好像喜欢自己;而他,出于某种矜持,即使是这样的好意,也不愿去接受。

    十七岁,周泽楷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这个世间。

    面临高考,没有人能知道未来会怎样。不论是学校里的同学,还是画室里的美术生们,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学习会不会有理想的结果。 

    关系也好,努力也好,到头来全部都是不确定的。

    和普通高中生往往到填报志愿时才明确目标不同,美术生们通常在读高中的同时,就对自己大学专业有了大概的方向。高端洋气的各类设计、炙手可热的卡通动漫……别人谈着这些的时候,周泽楷只是继续默默画着,仿佛那一切与他无关。 

    校考那天,下着雪,整个学校到处都是刚考完一门的美术生。下午还有考试,大家都不敢走得太远,只敢在趁机叫卖的小贩那里买盒饭。考点当然不会提供用餐环境,学生们就那样随便找个比较干净的角落,蹲着吃。指上难免残留的颜料、笔灰,和被寒风吹得没有半丝热气的盒饭一起,成了他们狼吞虎咽的午餐。

    大部分人脸上都透着担心,焦虑自己的考试;周泽楷却一如既往地平静,某个意义上,他觉得生活并不在此间,而是被切成了一片片,安放在其他地方,也许就在他曾经画出、以后还要画出的画里。 

    顺利收到校考专业合格证,考试时很淡定的周泽楷,却在填报志愿时犯了难。
    都说选专业就是选未来,但他真的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最后他在志愿表上填上了绘画,并不是想成为画家,只因为这是看上去最不会出错的选择。

    

    就这样,带着不知道想做什么的茫然,他走进荣耀大学,接过只分发给新生的戏票,随着人潮,观看了荣耀剧社的迎新演出。 

    剧目《活着》,主演张佳乐。 

    长达180分钟的话剧,讲述的是一个悲惨到极点的故事——几乎所有与主角有关的人,整整十个,老少三代,全都非正常死亡。

    就在这样浓黑逼人的悲哀剧情中,张佳乐却像星辰那样耀眼:悲伤时只用几个动作、一声哀嚎,就把长期积压在胸中的愤懑和悲情彻底抒发;极少数幸福的瞬间,更被他演绎得淋漓尽致、直击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从大段大段的独白,到一句最简单的台词,他都能用自己的方式呈现,说得有张有弛,语气中有随剧情流转的喜悦、焦急、难过,还有始终不变的、震撼了每一名观众的——坚定。张佳乐的坚定就像一种能量,既让人一瞬间看到过往的坎坷,也能看到他未来必然会有的负重前行。即使遭遇再多打击,从那稍嫌单薄的身体里,始终迸发出永不放弃的坚毅力量。

    直到最后,失去全部亲人、垂垂老矣,他也只是以和缓沉着的语句安然总结一切,历尽沧桑终究归于平寂,再也没有什么能把他打败。 

    自始至终,张佳乐一滴眼泪也没掉。

    台下的观众早已泣不成声。 

    

    周泽楷静静看着,一直到演员们谢幕完毕,剧场内灯光亮起,观众渐渐散去,陌生人递过来纸巾,他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哭了。 

    回到宿舍,他意犹未尽地拿出戏票,发现反面印着一行字:“应该怎样活着?” 

    周泽楷的视线停留在这句话上很久很久。

    

    他不知道。

    某个意义上,他经常觉得自己并不是真正活着。 

    但,也许,有个地方能帮助他找到答案。

     

    几天后,周泽楷报名参加了荣耀剧社甄选。 

    

    ——TBC


评论(9)

热度(38)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