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10

终于有一章敢打江周TAG了嘎哈哈哈哈!!

---


    两节中国古代文学史还没听完,江波涛就收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我是方锐。中午有空一起吃个饭不?”

    今天上午有四节课,课程排列法对大学新生来说很有几分奇葩:一二节是中国古代文学史,在人文学院;第四五节则是计算机应用基础,要赶到计算机学院去听课——中间空出了第三节,大约正是为了让学生们进行这番跨学院的“长途跋涉”。

    虽然课很多,但今天方锐约自己吃饭,肯定有事要谈,江波涛想了想,回:“我今天要12点才能下课,不要紧吗?” 

    “没问题,北门外夏威夷西餐厅见。” 

    

    生怕来不及,江波涛提前收好教材和笔记本,匆匆走到计算机学院附近,这才发现自己来早了,离第四节课还有将近40分钟。

    都说美术学院有看头,参观一下好了,没准还能遇到周泽楷……江波涛想着,抬脚走上了旁边那条岔道。 

    沿着岔道往里走,还没走进教学楼,路边那些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的雕塑已经足以吸引新生的眼球。大门特别大,足足有两层楼那么高,旁边是落地的玻璃幕墙,明明是走进建筑物,却反而觉得更加通透。大厅墙上,自顶到底挂着几张绘画比赛或设计比赛的条幅,不是那种千篇一律的红底金字,而是各有各的设计,似乎更为这里增添了点特殊气氛。

    整个建筑内部充满浓浓淡淡的白色调,地面是米白的,墙壁是粉白的,天花板是雪白的,窗户是银白的……就连墙上巨大挂钟的指针,都用油漆整个儿刷白了。

    早上10点半,美术学院的学生们都在上课,路过几间开着门的教室,里面的人不多,全在默默忙碌着自己的事,那个安静程度,怕是连根针掉在地上也能听清。
    江波涛小心地在走廊上轻轻迈着步子,当然不敢再练绕口令,一声不响,只顾四处张望。

    “找人?”突然,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

    江波涛差点被吓着,不过还是镇定转回身,不管怎样先称了一声“老师”,再轻声慢慢解释:“我是其他学院的新生,过来参观一下,不会打扰你们上课。” 

    面前的男子长发披肩,留着胡子,戴着眼镜,一身艺术家气息,对江波涛露出不太赞同的神色:“这个时间,很多人出去写生了,随身物品就直接留在画室;你一个人在这里乱走,万一有人丢东西,难免说不清楚。”

    看来参观只能到此为止了。江波涛点点头,正打算乖乖离开,附近传来熟悉的声音:“我朋友。”

    抬眼望去,隔了两三道门的地方,周泽楷正站在那里。尽管穿着土黄土黄的宽松棉布衬衫、套着条沾上不少油彩的藏青围裙、还随便拿几个老太太风味十足的黑夹子夹住刘海,美院院草依然像个发光体一样,不科学地帅。眼下院草大人似乎并不怎么高兴,稍稍皱起眉头,一言不发地盯着这边——只是这样,就浑身散发出一种刀刃般的迫力,似乎连充盈室内的秋季暖阳,都被他的目光冻得冷了好些。 

    “原来是你朋友……那没事了,没事。”面对周泽楷锐利的视线,中年男子有点讪讪,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江波涛松了口气,转向替自己解围的友人:“谢啦,小周。” 

    见他过来,周泽楷脸上表情才渐渐和缓,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什么也没问,自然而然带着江波涛往回走。

    倒是江波涛有点不好意思,小声问:“这样……你没事吧?不会得罪老师?” 

    闻言,周泽楷停下脚步,稍稍歪着头,疑惑地看着他。 

    “额,刚才那个人,不是美术学院的老师?” 

    周泽楷瞬间睁大眼睛,紧接着笑得乱七八糟,连半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得边笑边摇头。 

    好不容易从周泽楷口中得知那是他同学,江波涛也禁不住笑起自己的先入为主。结果,两个人就这样一起踩着满地阳光,无声笑着走进画室。 

    画室不很大,中间摆着一块布,上面放着碗碟和几个苹果,前面支着孤零零一个画架,角落则堆着画板、色彩管、画笔等,显得乱七八糟的。

    室内一个人都没有。 

    见到这情况,江波涛想起上次和周泽楷谈到的问题,禁不住暗暗担心,但表面上,还是尽量让自己说得若无其事:“就你一个人?” 

    “比赛。”周泽楷平淡地答了句,似乎完全不在意别人都去比赛了而他没有去的事实,走向孤独的画架,提笔描绘起来。

    那是一张油画静物,作品已差不多完成了,画面上的苹果仿佛伸手可触,连苹果上的水滴也被如实还原,闪烁着细碎的光芒。

    就算是完全不懂绘画的江波涛也看得出来,这幅画画得很棒,画面上玻璃的剔透、陶瓷的洁白,更衬出苹果糅合青涩与红润的美,所有色彩都带着干净而令人愉悦的、生气蓬勃的味道,宛如——

    沂水春风。

    这个词无端跳进脑海,先前课堂上的想象,与眼前真实存在的人,意外又不意外地,重合了。 

    周泽楷认真地画着画,江波涛则认真地瞧着他,视线从完美的侧脸、专注的眼睛,看到挽起一半的袖子,再到修长有力的、正拿着画笔不停动作的手指…… 

    只是看着周泽楷画画,心脏就莫名其妙跳得很快,头也有点发晕。

    有点不对,江波涛想着,努力收拾思绪,可什么也没能整理出来,只是本能地觉得不妙,觉得不可以再这样在这人身边待下去。他急促又有些茫茫然地说“要上课,我先走了”就打算朝门口走去。 

    这才发觉自己只顾画画冷落了友人,周泽楷觉得很不好意思,瞧了眼已经只差背景细化的静物画,拿没沾染油彩的左手,从静物当中挑了个苹果,塞在他手里。 

    突然被投食,投喂的还是静物,江波涛迟疑了一下,没有接,反问:“这没问题吗?”意思是,把“模特”拿给我吃,你的画没问题吗? 

    突然被问,周泽楷陷入短暂思考。

    静物画当然没问题,如果有问题,他也不会拿这个给江波涛;可是,在美术生当中素有“静物上有诅咒,吃静物的人三年考不上大学”的说法——仔细想想,江波涛不是学美术的,也已经上了大学,就算毕业考研也是第四年的事,三年内他都会和自己在同一校园里……

    想到这儿,周泽楷终于放心,笑着摇头,表示没事。

    

    ——TBC

 

评论(11)

热度(51)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