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9

    和高中时代比起来,大学生的早操要自由散漫得多,个个一脸睡眼惺忪,就连平时比较注重形象的女生们都懒洋洋地,抬手绝不超过45°,动作永远不到位,一眼看去,不像做早操,倒很有几分群魔乱舞的味道。 

 

    胡乱混着做完早操,已经早上7点10分,江波涛抄起地上的课本,快步走到美术学院,正好一排学生干部站在那,每个专业一个人,拿着名册点名。

    说是点名,其实基本走形式,只要有人凑过去报上学号名字,学生干部在那个名字后面打钩,就算是点过名了。为了防止串通作弊,学校安排各学院交错点名,比如眼下在美术学院负责点名的,就是数理学院的学生干部们。这样一来,串通作弊、熟人说请确实困难了很多,可谁都不认识谁,代点名就有了极大的可行性。 

    看上去比想象中容易蒙混。

    江波涛想着,小心把手中课本封面朝自己拿好,免得被他们发现“中国古代文学史”这种一看就不是美术生读物会有的字样,凑过去,若无其事地报出周泽楷的学号名字。 

    负责点名的是个女生,“咦”了一声,看看名册上“周泽楷”三字,又看看眼前这名男生温和镇定的眼神,犹犹豫豫在名字上打了钩。江波涛走开的时候,正好听见女生对同伴说:“这就是美院院草?没多帅啊?” 

    ——给院草一世帅名抹黑了真抱歉啊!="= 

    江波涛长得不算寒碜,奈何以周泽楷为标准的话,还是差距明显。被明确指出这点,难免有些郁闷,可是,和对方终于有机会补眠比起来,这点郁闷也就不算什么了。想到周泽楷,江波涛禁不住唇角有点上扬,一面继续低声练绕口令,一面往计算机学院走去。

     

    轻易问到信息工程专业的点名处,江波涛依样画葫芦,坦然报上方锐的学号和名字。

    “咳!”负责点名的人正要打钩,旁边突然一声干咳,紧接着伸过来一只手,盖在花名册上:“等等。” 

    那是一个看似普通的学生,长相颇有几分端正,但是似乎在打扮上用力过度,刻意卖帅的痕迹很明显,看上去让人觉得相当不舒服。这人现在正笑着,但是这个笑容……江波涛瞬间想到“皮笑肉不笑”几个字,心里一紧,表面上若无其事,看着对方,飞快地思考起对策。

    “你是谁?方锐自己怎么没来?” 

    对方明显认识方锐。既然已经被揭穿了,硬装下去也讨不了好,不如索性坦白一下求个情。尽管如此,面前这人来意不善,江波涛还是留个心眼,只说了一半实话:“前辈好。我是和方前辈同个社团的,昨天他有点感冒发烧,今天卧床休息。” 

    “哦?方锐感冒了啊?”

    “是啊,还请前辈帮帮忙,和谐为贵。”江波涛不了解对方和方锐到底有什么过节,只好试着说点场面话。 

    “我跟方锐,和谐为贵……”对方说到这里,突然翻脸,“做梦吧你!” 

    “前辈?”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才叫人代点名,按照校规,早读代点名一次,学院通报批评,扣平时学分2分。”明明是脑残到极点的校规,这个人却背得很熟练,更毫无礼貌地劈手夺过江波涛手里的课本,翻开封面,看着写在扉页上的班级和姓名,笑眯眯地说,“对了,还有你,也是荣耀剧社的吧?帮别人点名,也是全院通报批评,扣平时学分2分——知道了吗?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江波涛同学。”    

    

    显然是撞在什么仇家手里了。 

    江波涛终于脱身,等不及回学院上课,先给林敬言打电话——他进剧社时间还太短,手机里存了号码的社团前辈只有林敬言和周泽楷,比起把无口从睡眠中吵起来,寻求前辈帮助显然更靠谱一些。 

    电话响了三声才被接起,林敬言的声音如印象里一般温和:“喂,你好,请问哪位?” 

    听江波涛说了事情大概经过,描述了对方的相貌,那个任何时候都彬彬有礼的林敬言前辈,居然在电话那头狠狠骂了一声:“我靠!!太嚣张了!” 

    “林前辈,对不起,我……” 

    “小江别这么说,不怪你,刘皓——你今天遇到的人,和方锐他们几个有仇,回头有机会我再慢慢告诉你。”到底是林敬言,生气也就爆了一句粗,立刻安慰起后辈,“还好你说他感冒了,我有办法。马上8点了,你第一节有课不?有课就赶紧上课去,别太担心这事。”

    

    挂了电话,江波涛一时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得老老实实赶去教室上课。 

    被这通事一耽搁,他迟到了好几分钟,好在中国古代文学史教授有一股历史积淀的平和之气,对学生迟到这种事,连眉头也没动一下,继续淡定地讲授《论语》。 

    “孔子心中始终有个‘沂水春风’的梦想,他对这个梦想的描述十分生动。大家闭上眼睛,想象一下那个画面: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 

    按照教授的指示,江波涛闭了眼睛,想象起来。

    “春夏之交的季节,换上刚刚做好的新衣服,就像长出新叶的植物,挺拔、舒展。沂河上春江水暖,一群年轻人下河洗澡,就像是个春天的仪式,感受清凉的水,在水里嬉闹,游够了,爬上高台散开头发,让春风在头发的间隙盘桓……” ” 

    暮春五月的阳光暖暖打在身上,荣耀剧社众人,不管是年纪大点的林敬言、王杰希,还是年轻的如周泽楷、方锐、于锋、吕泊远,纷纷换上新衣,结伴去河边游泳……想象起来,就一发而不可收拾。从剧社众人的打打闹闹,想到王杰希郑重而热切的讲话,想到黄少天秀语速之后的认真,想到周泽楷淡淡的、好像有些不好意思的轻笑……江波涛觉得心里特别舒服熨帖,连早上不愉快插曲留下的阴影,也暂时忘了。 

    直到教授让大家重新睁开眼睛,讲课内容转换到孔子的文艺评论,江波涛还有点没缓过神。手上虽然反射性地记着笔记,脸上却泛起浅浅的、暖洋洋的、多少有点意味不明的微笑。 

    

    ——TBC   


评论(12)

热度(39)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