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8

    早晨6点,卡农的旋律轻轻在寝室内飘起,随着时间一秒秒流逝,越来越响。

    江波涛在床上翻了个身,本能地伸出手去抓手机,突然清醒过来,按掉音乐闹铃,翻身坐起。 

    

    天刚刚放亮,天空发出柔和的光辉,澄清又缥缈,干干净净的一大片。离深秋还有点时日,校园里的树依然青绿青绿的,像是仍在追忆夏季的荣光。空气很清新,带了野草和树叶的清香,随着微微潮湿微微凉的风,慢慢从皮肤浸润开来。薄薄的雾气缠绕在林间,凝成露水,闪烁着隐约的晶莹光芒,使人不期然想听见枝头云雀的歌唱。

    在这仿佛天然诗歌的秋晨风景里,江波涛独自走在校园小径,像哪位诗人发布得意新作那样,大声地念:

    “出东门,过大桥,大桥前面一树枣,拿着竿子去打枣,青的多,红的少。一个枣,两个枣,三个枣,四个枣,五个枣,六个枣,七个枣,八个枣,九个枣,十个枣。十个枣,九个枣,八个枣,七个枣,六个枣,五个枣,四个枣,三个枣,两个枣,一个枣。这是一个绕口令,一口气说完才算好。”

    ——真是“煞风景”三字的活注解。 

     

    先前的台词训练,黄少天最终没有真的让新生们去念那段著名的广告词,而是把吐字归音方法的教学材料分发给下去,再一个一个检查他们的发音。发音不太准的新生被要求从一个字一个字读清楚开始练习,江波涛和于锋等人则因为基础比较好,可以直接练习绕口令。

    按荣耀大学规定,6点50分大一新生要去操场统一早操,而除了毕业生和新生之外的学生7点30分左右要参加教学楼前的点名。江波涛干脆把闹钟定在清晨6点,利用早操前的时间练习台词。

    设置闹钟时,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选了卡农当铃声。这段乐曲还是认识周泽楷那天特地从网上下载的,没好意思拿来当来电铃声,就一直搁着,至于为什么不好意思当铃声,江波涛自己都不太清楚。当然,他也没在这事上边多想,大一新生课程多,剧社那边又是刚起步,有胡思乱想的时间,不如忙正事去。

    其实,和其他专业比起来,汉语言文学已经是数得着的轻松专业。如果想学的话,这个专业可以学的东西比绝大部分专业都多,但硬性规定要完成的内容却很少,可以按自己的需要安排学习时间,不像剧社里某几位前辈—— 

    

    迎新活动后,吴羽策从剧社里消失了一个星期,再出现时整个人都像脱过水的蔬菜一样,黄中带青,脸颊没有半点血色,嘴唇发白干裂,眼睛倒红得可以,颇有野兽派肖像画的神韵;走起路来,那叫一个飘摇似迎风回雪,硬是在平地上走出了跋山涉水过迷宫的感觉,就差跟小蜜蜂那样跳8字形了。
    路线再奇葩,吴羽策还是吴羽策,从来不知回避为何物,跟以前那样大步流星,结果流星一样直直撞到周泽楷身上。虽说他比较瘦,自身质量并不是很夸张,但速度挺快,这一撞击产生的动能不知道有多少焦耳,总之力道绝对不轻。

    周泽楷正在听江波涛聊天,本来就站得不是很稳,猝不及防遭撞,顿时跟被保龄球打中的球瓶似的,往边上一倒——要不是旁边的江波涛赶紧把人扶住,准得上演一场社草帅脸亲吻大地的惨剧。

    撞了朋友,吴羽策也没啥反应,愣愣抬起脸,发红的眼睛努力调整焦距,总算发现觉得不对劲而匆忙凑过来的李轩:“你怎么来了?”再往边上一看,茫然睁大眼睛,“剧社?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毕竟是同学院的前辈兼知根知底的搭档,见到他这样子,李轩一下子猜到原因:“这几天熬夜赶图了?”

    

    建筑类专业的学生,必修的课程之一就是绘制各种设计图、效果图。吴羽策性格太倔,在课业上尤其不服输,经常力求完美到偏执的程度:选透视角度的时候只求效果最佳,从不管那个角度会多难处理;不画则已,要画就画最复杂的效果图。

    李轩见过他画图的修罗场:零号图板中间一放,旁边水彩啊针笔啊彩铅啊直尺啊三角板啊……各种想得到想不到的工具堆成小山,从建筑外立面,到人工湖,再到游人,甚至连草地上的草、配景的树,全都不厌其烦,用上各种表现技法,只求画到最好。 

    如此风格,画出来的图固然很棒,但所用的时间也很夸张。

    画图往往有日期限制,可吴羽策哪里是会因此放弃完成度的脾气?绝不妥协质量,宁可熬夜当拼命三郎。

    每次熬完夜、画好图,某根绷紧的弦突然松弛,他都会出现类似今天这样的变异。

    

    沉浸在“这是什么”“我为什么要拿这个”之类充满哲学气息问题之中的吴羽策,听到“赶图”这个关键词,反射性地点点头。

    “图完成了?交上去没被打回来改?” 

    吴羽策笑起来,憔悴的脸上瞬间竟有几分意气风发:“当然!”

    “那就好,快回去睡觉。”李轩半扶半拉,把搭档带走,路上不忘回过头叮嘱一下学弟,“小周没事吧?你脸色也不太好,注意休息啊。” 

    周泽楷笑着点点头谢过前辈关心,这才发觉自己仍被江波涛扶着腰,脸颊泛起一抹淡淡的红,稍微退开了些。

    

    李轩没有说错,今天的周泽楷面色明显比平时苍白,虽然很有神采,但眼睛下面淡淡的阴影,正无言地坦诚“我也熬夜了”的事实。 

    和吴羽策比起来,周泽楷熬夜的原因要复杂一些,方才他和江波涛聊的内容,就与这个有关。 

    事情其实还没商量出头绪,不过被李轩一提醒,江波涛倒是想到另一个问题:“小周,你们的专业课是早上十点第一节吧?” 

     周泽楷点点头。

    “那你早上多躺会儿,多少也能补充点睡眠。” 

    “……点名。”微微皱起眉头,周泽楷无奈地说。 

    对经常在画室或工作室忙碌到晚上两三点钟之后的美术生来说,荣耀大学这个早晨7点30分点名的规定异常令人头疼。学院为了迎合上级,对学生的抗议始终压住,从不曾向校方提出过反对意见,反而以“早起使人精神振奋”为由,要求学生们遵守校规。因此,这个极不合理的规定,竟然一直沿袭了下来。

    江波涛算了一下时间,说:“早操完了去一趟美术学院也来得及,我代你点。” 

    周泽楷想都没想,摇头:“不行。” 

    美术学院和人文学院之间距离绝对不算近,让对方每天做完早操跑来帮自己点名,再跑回去上课,这么折腾人的事情,他还真答应不了。 

    “咦?帮人点名?”方锐不知何时凑了过来,笑嘻嘻地搭上话,“带我一个呗!” 

    “好啊!方前辈是计算机学院的吧,位置就在……”江波涛顺口答应,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瞧着方锐微微笑起来。 

    “嗯呐,就在美术学院旁边,以后就辛苦你了哈!”方锐朝他眨眨眼,视线转向周泽楷,“既然小周不领学弟好意,我就不客气,收下啦!” 

    “不是。”被说成不领好意,周泽楷不及多想,马上否认。 

    “诶?原来小周不是不让人帮他点名啊,那就简单了,点一个也是点,点两个也是点,反正他要跑这趟的,对不对?” 

    “是啊,我比较喜欢那边食堂的早饭,这样正好去吃。”

    周泽楷当然明白这些话只是让自己“就范”的借口,但是,再坚持下去,就真成不领对方好意了。

    看一眼方锐,再深深望着江波涛,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地,默默点了头。 

    

    ——TBC


评论(3)

热度(45)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