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梅雨季 5

  再次去剧社的时候已是次日,远远地,看见两个人在剧社外谈话。

  贸然走过去难免打扰他们,江波涛放慢脚步,暂时停留在原地。

  

  “——剧社不需要。”

  那是荣耀剧社社长王杰希的声音。

  与王杰希对话的人语速有点慢,被当面拒绝,依然不温不火继续自荐:“我是真心想加入剧社,请社长给我一个机会。”

  “招新不是我说了就算的,你连第二轮面试都没通过,说明负责面试你的人认为你并不适合剧社。”面对这样软磨硬泡的新生,王杰希十分无奈,大小眼一瞪,音量也明显提高了点,“你的时间可以用在更有效益的地方,不要再浪费在一次次跑来找我上面了。”

  “面试的时候,我确实表现得不怎么理想。但是社团招新的时候,社长你说过一句话——只要在荣耀,就没有什么不可能。”

  王杰希沉默了。

  招新时他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哪个社团招新不说类似的话?又有几个人,会把这种场面话当真,明明知道自己在甄选中早已被刷掉,还每天来社团?
    平心而论,他明白这名新生为何落选:无论是反应还是语速都明显偏慢,看起来并不是那么适合剧社,又碰巧遇到最了解这类缺陷有多致命的面试官喻文州,落选自然是情理之中。
    可是,即使是喻文州也没有料到,这名看起来普通的新生,竟会如此坚持。
    虽然他坚持的方式有点磨人,但这份完全不惧挫折的勇气和韧性,却不能不让人欣赏。

  “我是制药专业的许斌,谢谢前辈。”许斌笑了笑,“明天我会再来,如果怕打扰剧社练习,请不用在意,我站在窗外观摩学习就可以了。”

  “明天没有活动,你不要来。”王杰希说得有点慢,像是在模仿许斌的语速。

  “那……”

  “后天晚上记得过来。”王杰希看着他,语调依然严肃,唇角却微微勾起笑意,“如果明天有空,可以先看看剧社前几年的演出,视频校园网上都有。”

  

  后天晚上?

  王杰希的话似乎别有深意,但这种近似偷听的状态,不适合上前询问究竟,踌躇几秒钟,他已经回社团活动室去了。

  该向谁打听消息?

    一时间竟然没有人选。找林前辈?显然会让对方为难。找小周?他大概也不知道内情。

  江波涛急得团团转,突然,那方公告栏上,与先前不同的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一张纸。

  确切地说,一则打印在普通白纸上的通知。

  “荣耀剧社招新活动补充选拔时间已定,欢迎所有在第三次甄试中落选的同学参加。选拔时间地点安排如下……”

  江波涛盯着那个日期——后天,补充选拔的时间,正是后天。

  落选的消息,不厌其烦地用短信通知每个新生;而补充选拔的告示,却悄悄地临时张贴在社团活动室外。这古怪的安排,正合了林敬言前辈的提示。

  以后一定要好好谢谢林前辈。江波涛想着,拿出手机,把时间地点给吕泊远和于锋各发了一份。


    这个补充选拔,到底要考什么?

    校园网上找不到任何关于荣耀剧社补充选拔的信息,似乎过去几年都没有过这个先例。江波涛试着发消息请教林敬言前辈,顺便向他致谢,不过没有得到回音;至于给周泽楷发的短信,收到的答复特别简单:“加油!”——再普通不过的话,却好像能透过这两个字加一个标点,看到那双黑亮眼睛里的鼓励。

           

    按告示上说的时间,江波涛赶到举行补充选拔的社团活动室。

    门好像关着。

    他小心地敲了敲,推门进去。 

    

    霎时,一束强光从上方投下,雷鸣般的掌声突然响起,不知道什么东西被抛洒过来…… 

    江波涛马上反应过来不对:附近围满剧社社员,从王杰希开始,林敬言、喻文州、肖时钦……他知道或不知道的剧社社员都在这里,大部分人都在对他笑,连张新杰都在眼镜后面露出淡淡笑意。
    黄少天笑得比大多数人都夸张,嘴里还不停喊“你是猴子搬来的救兵吗?欢迎登上王大眼的海盗船!”等意味不明的话,至于社团里最高大的田森前辈,正尽职尽责地拿着强光手电筒,充当人形移动聚光灯。

    刚才被抛洒过来的是彩色碎纸,社团活动室里挂了不少拉花、气球,室内挂着横幅,横幅上贴着几个大字:“欢迎加入荣耀剧社”。

    什么补充选拔?分明是迎新会。 

    王杰希朝笑着说:“你通过了,欢迎!”

    饶是江波涛口齿伶俐,这会儿也只能看着前辈们的笑脸,单调地重复“谢谢”。

    

    前来参加补充选拔的新生们渐渐都到了,按规矩,每名新社员都要上讲台,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再做一番简单的自我介绍。

    当江波涛写下名字的时候,方锐坐在台下,笑眯眯地捅捅旁边的周泽楷:“小周,这就是上次你说‘很不错’的新人?”

    “嗯。” 

    “啧啧啧,这名字,全都是水嘛!直接喊他水货好啦。”

     周泽楷皱起眉头,不赞同地望着娃娃脸的同期:“……他不水。” 

    “不水?不水的话他不该叫这个名字,应该叫——”方锐神秘兮兮地笑笑,伸出手指沾了旁边那人面前一次性杯子里的茶水,在桌上写了“工皮寿”三个字,自己先笑得弯了腰。眼睁睁遭到牵连、被他毁掉茶水的吴羽策,发现方锐这特立独行的命名法,一口气没缓过来,笑着当场呛咳。毕竟隔了一个人,在他旁边的李轩起初没看见桌上写的什么,只知道搭档忽然呛咳,赶紧替他顺背,一抬眼瞅到“工皮寿”三字,也觉得发噱,禁不住笑出来。 

    周泽楷有点失笑,看看友人们,再看看台上的江波涛,还是伸出手,从自己杯子里沾了茶水,一笔一划地,把三个字的“氵”都补了上去。
    默默扫了遍重新完整的“江波涛”三字,他这才心满意足地,以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方式,轻轻笑了。

     

    ——TBC 


评论(14)

热度(57)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