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梅雨季 4

    所谓“请你吃饭”,对学生来说,指的无非是“请你吃食堂”而已。

    和高中不同,荣耀大学这样的综合性大学,食堂有很多座,每个食堂内部又分不同的饭厅,哪个饭厅的什么菜好吃,可是每个学生都迫切需要、却往往直到毕业都掌握不了的深奥学问。

    因此,当校园网内出现一个专门点评各食堂饭厅以及周边小店的个人网站时,这个名叫“虚空食堂”的网站,以及它的创办人李迅,顿时被几万学生捧得炙手可热。

    不过,这些细节,新生还没有那么快知道。

    

    走进第一次来的小饭厅,江波涛还在观察环境,周泽楷已经熟门熟路拿起托盘,顺便塞给他一个,就上去取菜了。虽然有点不好意思让第一次见面的前辈请客,但对方似乎很坚持,再说毕竟只是食堂,江波涛也就恭敬不如从命,此刻看着环境,暗想:自助取餐、自助结账,真不愧是无口系人士的选择。

    从剧社活动室走来,江波涛一直试着和周泽楷聊天,对这个学弟,周泽楷态度不可谓不配合,只要被问,一定认真回答,奈何他无口属性太强,每个问题总要想上半天。江波涛又还不怎么了解剧社,不知道怎样才能问出自己最关心的内容,结果一路下来,只知道周泽楷是荣耀剧社舞美队成员,而刚才那卷布,是剧社舞美队准备用来画演出用背景幕布的。

    与说话效率成反比,周泽楷动作十分敏捷,往托盘里放菜碟的速度杠杠的,清炒豆苗、红烧茄子、酸辣土豆丝、炸虾串、糖醋里脊……这么多菜,两个人真能吃得下?江波涛在后面看得有点担心,赶紧把自己一开始拿的两碟菜放回原位,提醒他:“前辈,不用帮我拿太多,别吃不完浪费了。” 

    周泽楷回过头,看看他的脸,又看看空空的托盘,满脸疑惑,注意到江波涛的视线黏在自己的托盘上,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指指那堆菜:“我的。”

    只能用“堆”来当量词的饭菜,有条不紊地被同一个人消灭。江波涛总算明白了,周泽楷看上去也不怎么强壮,到底哪来的力气独自抱那卷怎么看都需要两个人抬才行的布料。

    

    想到布料,当然也想到自己去那里的目的。

    江波涛掏出手机,翻到那则落选通知,递过去:“周泽楷前辈,能不能帮我看看,这是剧社哪位前辈发来的短信?”

    周泽楷接过来,看到短信内容,“咦”了一声,满脸吃惊。在他看来,对方会在活动室门口出现,应该是剧社招进来的新人才对。再说,这么亲切和善又能说话,怎么会被拒绝?如果他是社长,保证第一个就把这个人招进剧社。

    注意到他瞬间的惊讶,江波涛难免有点尴尬,但又不好说什么,只能装作没有发现,埋头扒拉了一口饭。 

    什么也没问,周泽楷拿出自己的手机,把那个号码一个数字一个数字敲进去——下面显示的备选联系人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三个字。
    扫了一眼这个名字,周泽楷直接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江波涛。

     

    林敬言。 

    江波涛对他有印象。 

    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五年级学生,其实也才23岁,但作为荣耀剧社里资历最老的本科生,林敬言被社里所有成员喊“老林”,戴着副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脸上好像总带着点温和笑意,第三轮甄试自己演完情景剧的时候,头几个鼓掌的前辈中就有他。 

    想到林敬言发来的那句“抱歉”和那句应该是某种提示的话,江波涛特别感动,脱口而出:“真没想到前辈人这么好!”见面前的人愕然地看着自己,赶紧不好意思地解释,“周泽楷前辈抱歉啊,我刚才说的‘前辈’指的是林敬言前辈,不是指前辈你……”

    短短一句话里“前辈”来“前辈”去,简直像讲绕口令,周泽楷听得笑起来,指指自己:“小周。” 

    “诶?不太好吧?这么叫前辈……”

    “小周。”重复了一遍。 

    虽然还是有些不适应,不过在周泽楷坚持下,称呼就这么改了。这个年龄的人,就算心思细点,也不至于在称呼这种小事上纠结太久。
    只要错口叫“前辈”,就被对方认真更正;等这顿饭吃完,江波涛已经“小周小周”叫得顺畅无比,而每次被这么叫,周泽楷都微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应答。 

    交换回手机的时候,江波涛问周泽楷的手机号码,听见对方花了好久才慢慢报出三四个数字,这才发觉自己的疏忽,不好意思地再次把手机递过去:“抱歉抱歉,忘了你不爱说话,直接打吧。”

    周泽楷摇摇头表示没关系,接过来,很快输好号码,还给他,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一脸期待地望着江波涛。 

    比起重新报一遍号码,直接打过去显然更方便。江波涛默念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数字,按下通话键——咫尺之处,一串极简单却又特别动听的音符,从周泽楷手机里传出来。 

    和大部分年轻人偏爱的搞笑人声、流行乐曲不同,周泽楷的手机铃声,是干净到不能再干净的钢琴版卡农。在这么纯粹的音乐中,看着对方因为见到自己手机号码而显露的轻浅笑意,江波涛瞬间有种好像走进什么诗歌或散文的错觉,莫名其妙的、软软暖暖的心情不断涌出来。

    大一新生课排得比较满,今晚有通识课程,江波涛和打算去剧社画幕布的周泽楷道别,往教室去。

    初秋傍晚的校园很适合独自行走,微凉的风清爽地吹在脸上,特别舒服。江波涛轻轻笑着,慢慢走在路上,不知不觉、低声哼出卡农的旋律。     

    

    ——TBC

    

    啊啊啊……怎么又没解开谜啊QAQ……

    我……我争取下次……

   

评论(4)

热度(57)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