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梅雨季 3

这就一写失控的短篇而已别抱希望……OTL……

————

    收到短信,江波涛整个人好像被雷击中一样,又把短信翻来覆去读了好几遍,终于确信不是自己眼花。

    老实说,他完全没想过自己有可能会被刷下来。

    那天的情景剧,他有十足的自信。王杰希前辈当场赞许、社员们纷纷鼓掌……那一切并不是出于单纯的鼓励或礼貌,这种程度的洞察力,江波涛还是有的。

    那么,为什么?

    仔细观察短信,发件人是一个普通的手机号码。荣耀剧社毕竟只是个大学生社团,联络之类的事情都得由社员们亲力亲为,发短信通知新生落选,自然也不会例外。可是剧社的人那么多,实在没法确定发短信的人会是谁,江波涛想了想,谨慎地回复:“我是汉语言文学专业的江波涛,谢谢前辈告知落选的消息,能不能请教一下我落选的原因?谢谢前辈!”    

    过了会儿,又来了一条短信。

    “抱歉,原因不能告诉你。请继续关注和支持我们。” 

    

    前辈都用上“抱歉”了,再问下去徒然让对方为难,江波涛没有穷追猛打,转而给于锋和吕泊远发起短信。大家都是同样参加荣耀剧社招新的人,从第一轮到第三轮,不知不觉就混熟了。先前关于第三轮甄试内容的消息,就是第一天应试的于锋说给他们知道的。 

    “刚收到短信,说我落选了,你那边怎样?”

    “怎么你也没选上?还以为就我被刷下来了。”很明显,吕泊远惨遭“枪毙”。 

    “一样。”于锋说话还是那么简单直接。 

    

    有古怪。

    自己和吕泊远落选,还勉强可说是缺乏特色或不符合剧社需要,于锋却是任何剧社都不会放过的类型——长得高大帅气,专业还是不能更对口的表演系,人不错,对甄试也认真。 

    江波涛皱着眉头,重新翻出荣耀剧社发来的落选通知,试图从中寻找出什么蛛丝马迹……手一滑,翻到了下一条。

    瞬间,他睁大了眼睛。

    “请继续关注和支持我们”——这句在两条短信中都出现了的话,表面上看来像是客套话,但如果把它视为某种线索……! 

    

    当天,上完所有的课,江波涛马上往荣耀剧社活动室走去。

    虽然有了猜想,但没有证据之前,他并不想随便说给于锋和吕泊远。万一只是自己想太多,却害得他们多失望一次,那就不好了。

    直到站在剧社门外,透过窗户看见里面空无一人,他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个特别低级的错误:下午的课上完,再过不到一小时就是饭点,剧社怎么也不可能选在这个时候活动啊。

    江波涛郁闷地叹口气,打算往回走—— 

    刚转身,就撞上了一个人。 

    

    那人抱着一卷布料,布料特别大块,堆得像座小山,把他的脸整个挡在后面,看架势,这人显然不可能看得到路或者别人。 

    抱着重物本来就容易重心不稳,再撞了下,对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顾不上计较刚才的“交通事故”,江波涛赶紧伸手把他扶住:“同学,你没事吧?” 

    对方挪开挡着脸的布料,像是挺不好意思地,朝他点点头。

    乍然看到这张脸,江波涛呆了一呆,脱口而出:“周泽楷?!”实在太意外,一向讲究礼貌的他,这会儿连“前辈”二字都忘了加。  

    周泽楷稍微皱起眉头盯着他瞧,满脸困惑,显然在想这人是谁。

    “啊……抱歉,周前辈你应该不认识我,我是新生。”发觉自己说了失礼的称呼,江波涛松开扶着对方的手,却小心地托住了那卷布料——这种布手感挺奇怪,有点粗,像是棉布,但是很硬,关键是还特别沉。江波涛一面不动声色托起布卷,化一人抱为两人抬,帮周泽楷减轻压力,一面自然而然地说起话来:“前阵子迎新活动剧社的《欲望花园》,我们都忘了这是话剧,觉得像是真有那么个自闭但纯真、深情的杰克站在那里一样。从没见过这么厉害的演员!前辈你……”

    “不是。”

    江波涛还没说完的话,被突兀地打断了。 

    “前辈?”

    周泽楷面颊发红,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神色,却没有说话,方才好像突然从他口中蹦出的声音,现在又突然消失得很干净。江波涛被打断了话头,又不知道这位前辈要说什么,只好不解地看着对方。在他的注视下,周泽楷的神情居然越来越局促,最后偏过脸回避视线相对,仍沉默了好一阵子,直到江波涛忍不住觉得是不是自己还是说点什么比较好,周泽楷才再度开口:“不是演员。”

    只是四个字,他却像完成什么艰巨任务那样长长松了口气,满脸局促一扫而光,露出淡淡的、好像很开心的微笑。

    

    托住另一半布料,跟着走到剧社前走廊上的空地,顺便和对方一道铺开布……做这些事的过程中,江波涛始终心不在焉,思绪还缠在方才这个意外发现上,打成死结。

    知道了周泽楷实际上是怎样的人,发现了那次完美表演的真相,理解了方锐前辈那句“他本来就不是我们剧社的演员”,对于让这样的周泽楷上台并成功出演角色的荣耀剧社,江波涛忍不住加倍地好奇、甚至向往起来。 

    但是落选了。 

    问题回到原点。

    

    江波涛蹲在原地铺布,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周泽楷说话,心里却忍不住悄悄叹着气:他不想放弃,但是现在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好的解决办法。一卷布铺完站起来,才发现同个姿势蹲太久,脚全麻了,特别是膝盖以下,针扎一样碎碎地疼,只好扶着墙壁慢慢走。

    周泽楷见他站起来之后不自然的表情和动作,马上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想想这是帮自己忙才闹出来的,顿时十分不好意思,又说不出什么话,只默默皱了眉头,有点不忍的样子,盯着他瞧。

    “没事没事,自己没注意,”江波涛发现周泽楷的表情,对他点头笑笑,“我去吃饭了,前辈再见。”

    见他拔腿要走,周泽楷想也没想,伸手把人拉住。

    “周前辈?还有事吗?” 

    “……我请你。” 

    

    ——TBC


评论(2)

热度(53)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