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1

虽然用的是江周的标签但脑海里想的大概是江周江无差?会有其他角色出来插花,但是没有其他CP~

    本来想一发完结但是好像有点困难……总之不会长。 

    改换背景(大学生活)注意,短&雷注意。

    各种疏漏肯定会有,欢迎指出 U U

    

    刚刚进入六月,以淡得不成墨色的灰扑扑天空为背景,细得像粉一样的白雨无边洒下来。时值初夏,荣耀大学里那些花草树木长得正雀跃。走在这样的校园里,满眼繁花胜景,处处绿意如烟,隔着水雾隐约听见音乐学院那边传来毕业演出排练声响,如果不介意它颇有几分弹棉花的神韵,也算古人奉为风雅之事的隔水听音。

    这勾起无数文人灵感的江南梅雨,在人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二年级学生江波涛脑海里,变成特别简单直接的一句话:“衣服又晒不干了……” 

    与汉语言文学专业容易给人留下的文青印象截然不同,江波涛从以前就不怎么喜欢修辞复杂的华丽辞藻,虽然他的阅读理解成绩一直特别好,不过本质上,他还是更倾向那些直截了当的存在。

    比如说——

    刚刚收伞走进藏画室,正在里面忙碌的人就抬起头来,有点不好意思地对他笑了笑。

    习惯了对方无言的招呼,江波涛小心地把伞留在门外,脱掉沾了水汽的外套,接过周泽楷递来的纸巾,仔细擦干手,也跟着忙碌起来。 

    周泽楷是美术学院三年级生,从那张帅到不科学的脸上看不出来地,特别不爱说话,就连这次被教授拜托帮忙收拾藏画室,他也不叫人帮忙——当然,也没对江波涛开这个口。

    打理藏画这种活计,一个人做起来比有帮手要麻烦上许多倍,周泽楷不得不加班加点。十八九岁正是缺觉的时候,天天休息不够,剧社活动时就靠在角落打盹,被江波涛发现了。

    

    在荣耀大学五花八门的社团当中,荣耀剧社无疑是知名度最高、活动也最多的一个。

    刚刚走进校园,江波涛就被荣耀剧社的迎新演出给迷住了。

    “欲望变得荒唐,价值显得虚妄,人世间开始疯狂”——伴随着画外音,演出开始。 

    出演男主角的剧社社长王杰希,就像不可思议的魔法师,把一个男人委屈中带希望、愤怒中有忧伤、绝望中含自嘲的复杂,都一五一十地、极端细腻地表演了出来。而传媒学院头号美女苏沐橙出演的女主角,不但美貌动人不可方物,更将女主角在欲望边缘苦苦挣扎,为了在华美房产和精致花园里过体面的上流社会生活,一再出卖自己、最终走上不归路的纠结心理,展现得淋漓尽致。 

    可是,吸引了观众最多目光的,反而是一个配角。

    略带忧郁气质的年轻男子,患有轻微自闭症,用全部灵魂深深爱着女主角,甚至立下遗嘱,死后将全部财产都留给她。当人们见不得光的一面被他发现,有曝光的危险,包括女主角在内的全部人联合起来,将他谋杀,并埋在了女主角的花园里。 

    演员非常帅,却几乎没有台词,但他投注在女主角身上、专注到近乎呆滞的目光,自然而然散发出一种特别纯洁真实、接近真相的气息。王杰希和苏沐橙演技炉火纯青,而他,令所有人觉得:这不是演出,这就是那个人,这一切真实存在。 

    当他最终在舞台上被谋杀、被埋葬的时候,全场观众无不泪流满面,有些女生甚至当场大哭出声。

    演出结束,江波涛特地重新看了一下剧场门口的演员表:美术学院绘画专业二年级,周泽楷。 

    小声默念着这个名字,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要加入剧社。 

    

    或许是剧社名气实在太大,或许是迎新演出太过震撼,社团招新时,报名加入荣耀剧社的新生足有超过千人之多,黑压压地一大片,把社团用来招新的阶梯教室挤得水泄不通,还在门口排成长龙。

    由于人实在太多,剧社社长王杰希不得不临时调度了整栋楼的全部阶梯教室,总算把新生们安排下去,进行笔试。 

    就算只是新生,会选择汉语言文学专业的人,这方面多少也有些自信,尽管监考的社团前辈黄少天热心过分一直找新生聊天多少形成了干扰,江波涛还是顺顺当当地通过了第一轮甄选。 

    第二轮面试,剩下的人已经只有第一轮的一半。尽管如此,面试五六百人依然远超过剧社原定计划,以王杰希为首的剧社主要成员分成了五组,在不同的教室主持面试。 

    走进教室时,黑发的社团前辈和善地说:“你好,我是荣耀剧社的喻文州。” 

    喻文州是人文学院公共事业管理专业三年级生,算起来是同学院的前辈,江波涛原本还想过要不要以此为话题套个近乎,结果还没开口,就被温文尔雅地送了个软钉子碰:喻文州特地自称荣耀剧社的人,自然是避免同学院后辈拉关系,谁要再提这个的话,可就太没眼色了。 

    虽然出师不利,不过江波涛本来就比较爱搭话,就算气氛一时尴尬,也把对话进行了下去,而且越聊越有话题,越聊气氛越轻松,到最后,连喻文州也露出赞许目光,对他点头微笑:“你回去等第三轮的通知吧。”

    走出教室,江波涛还觉得像踩在云端,有点发飘。他早就打听过,荣耀剧社的甄选分为三轮,其中最难的就是第二轮的面试。面试过关,基本上就等于拿到了剧社的offer。 

    江波涛是开心了,与他同时参加面试的另一名新生,却有些愁眉苦脸:“你抽到喻文州前辈的面试,运气真是太好了!我那教室的面试官是研究生院的韩文清前辈,好像还被前面的人惹火了,黑着脸叫我‘坐下’,吓得我……吓得我一哆嗦,差点……就把钱包给他交上去了……” 

    

    ——TBC


评论(2)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