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青之轨迹PARO的脑洞

     

醒来看了看觉得跑题太严重,还是不打TAG不AT了。

    关键词:契约

    写完后发现只擦了一点点点边……掩面。 

    青之轨迹PARO,与自己的渣文《追逐星辰之人》(黄喻)同一背景。

    CP江周,带黄喻。 

    其实想象中应该是个很长的故事但是真的懒得写,于是JUST脑洞。

    

    

    ————

    

    舷窗外是永恒的夜。

    真空的宇宙中没有恒定不变的参照物,仅凭肉眼望去,分不出远近,更无从辨别此地的坐标,只有多如恒河沙数的星星无穷无尽地镶嵌在浓黑背景上,静止不动。

    室内没有开灯,仅有的光源来自一柄短剑,长度仅有寻常光剑1/3的,令缠绕其上的能量愈加浓缩,乃至于剑刃自身都难以负荷,扭曲成了奇怪的形状。

    此刻,这柄短剑正抵在线条修长完美的脖颈前,仿佛只要再靠近一毫米,散发冷光的剑身就会切下那颗或许是航天史上最俊美的头颅。

    “小周,不要站起来哦~” 

    闻言,周泽楷抬起眼睛,默默向上望去。

    仍然是那张常常挂着笑容的脸,就连唇角上扬的弧度也完全没有变化。

    眼下,拿武器挟持自己的,确实是江波涛没有错。

    太空船H.G.韦尔斯号本组乘员中仅有的两名文官之一,自己的搭档。

    

    航天史进行到外太空探索时代后,在航行正常与乘员最少的二律背反面前,航天宇宙局便以提升乘员质量为突破口。被选择为外太空飞船乘员的人,个个都文武全才足以以一当十,可惜高端人才往往缺乏协调性,又因为特殊封闭环境无法回避相处,最终人际关系恶化,引发种种问题甚至事故。

    搭档制度正是为解决这一难题应运而生的人员配置方式:以能力互补和精神相适应为重点,由行星联邦主电脑在各星系众多行星上的适格者中搜寻,力求找出浩瀚宇宙中最适合彼此的超级搭档,再把这样的两个人组合起来、送上飞船。

    通常情况下,被称为搭档的两人中,包括一名负责系统维护、机械操作、武器管理的武官与一名负责和行星、其他飞船、空间站等联系并掌控飞船上软体的文官。两人合作便足以保证飞船正常运行,而超高的彼此适应性又让他们相处愉快,大大降低了外太空航行中不可避免的焦虑、孤独感等障碍。

    

    周泽楷一直很感谢搭档制度。

    因为正是缘于这个制度,他才能遇到江波涛。

    将近一年来,这个人和他以及另一对搭档一起,解决了各种难题。包括乱了套的飞船内时间、无法理解的航线偏离、补给基地军事政变引发的危机……

    外太空搭档航行素有“极乐飞行”的异名。

    与航天宇宙局的本意无关,飞船上的搭档往往也会成为床第间最好的伴侣。

    早就知道这点的周泽楷,并没有什么抗拒地接受了对方。甚至,在超新星爆发危机中对方试图自我牺牲以挽救飞船之后,他索性主动来到对方的房间,近乎饥渴地需索那份茫茫太空中唯一属于自己的温暖。 

    即使不诉诸言语,与这个人之间,也早已有了牢不可破的从身到心彼此相属的羁绊。 

    ——他这么以为。

     

    然而,此刻在下方光源映照下,这张早该见惯了的脸,居然无比陌生,就连那丝温柔的笑意,也于阴影中显得异样狰狞。

    或许是飞船上的空气循环系统被动了什么手脚,身为武官的自己,竟浑身使不上一丝力气,就算能够勉强站起来,也难以从对方手中夺取武器。

    周泽楷飞速思考。

    飞船上另一组搭档——黄少天和喻文州刚刚搭乘探测艇前去探查附近的行星是否具备开发的价值与条件,无法立即返回。最指望得上的友军,就是飞船冷冻睡眠装置中那些其他组的乘员。要从这里前往睡眠舱的话,便捷路线是……

    他说出的话,却与这些思考毫无关系。 

    “解释。”

    周泽楷冷静地望着对方,宛如下指示般说道。

    “呃……”江波涛迟疑片刻,笑容竟然比方才更愉悦了些,“你真的想知道吗?嗯?” 

    “说。”

    被挟持对象再度命令,江波涛也不着恼,依然是那派游刃有余的微笑,一手依旧拿短剑抵着周泽楷的脖子,另一手调戏也似伸指挑了他的下巴,强迫他仰脸,稍稍俯下身,一面从下巴开始玩弄周泽楷的身体,一面以与笑容截然相反的冰冷语气说:“行星联邦给的酬劳确实优厚,你也真的很美味……只可惜,我早就和宇宙海盗签订了契约,要把这艘飞船,连同他们要找的叛徒,一起送过去。现在,我的同伴已经来了,他们在舰桥,能监视驾驶舱和生活舱的每个角落。所以你最好安分点,那样的话我还能劝他们留你一条命,嗯~正好给我当禁脔,夜夜笙歌……”

    这话说得太过下流,周泽楷不堪地闭上眼睛,别开脸去,再也不肯开口。

    

    ……(没时间写了于是过程全部省略的分隔线)…… 

    

    “等一下等一下!”事情发展太过峰回路转,黄少天实在按捺不住,一开口就是连珠炮也似的问题,“你不是早跳反了吗,怎么突然又说自己是我们这边的人?和宇宙海盗签订契约又是怎么回事?他们要找的叛徒是谁?幸好文州早有防备,在周泽楷制服上安装了紧急通信装置。对了,我们已经调查过舰桥上的监控记录,你们所有对话都听得一清二楚。我说江波涛,别再装了,你的罪行那叫一个铁证如山!”

    “他不是。”剩下三人里头一个开口的居然是刚走进门的周泽楷。或许是因为先前狙击最后一名试图逃脱的宇宙海盗,有些疲劳,他的声音显得特别急促。

    眼看着黄少天的光剑要往自己身上招呼,江波涛苦笑着举起双手,求救般望向站在一旁微笑得事不关己的喻文州。

    喻文州这才轻拍黄少天的肩膀,不紧不慢解释:“小江的任务,和我那次的一样。”

    只这么一句,黄少天立刻想透了里头的前因后果。

    和喻文州那次的一样。换句话说,江波涛也隶属于情报部门,被安排与宇宙海盗接触,执行任务。

    然后,获得对方信任的江波涛,又被宇宙海盗作为间谍派遣来参与这项外太空探索任务,目的是劫持这艘飞船与他们要找的叛徒—— 

    “叛徒”指的是谁,自然无需再问。 

     黄少天下意识地往前半步,牢牢将喻文州护在身后。

    “你们离开飞船的时候,宇宙海盗突然来了,我们的船是科考船,没有武装……”

    江波涛一面稳住袭上飞船的海盗,一面装作挟持周泽楷,实际借着“抚弄”的掩饰,为他注入应对肌肉松弛瓦斯的药剂,并借助他制服上的紧急通信装置,间接告诉在外喻文州与黄少天,敌人在舰桥,监视范围有多大。

    最终,重新获得自由行动能力的周泽楷与经由补给舱返回飞船的黄少天分工协作,全歼了海盗。 

    江波涛解释这些的时候,周泽楷只是笑着看他。

    就像一个少年,自豪地望着宇宙中唯一一颗属于自己的星星。 

    眼神明亮,笑得像是在发光。 

    

    — END —    

    

评论(8)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