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Fafner/一总/可能雷】相性一百问 13-14

    手速极慢,无责任挤牙膏 XDD

    可能有雷,请小心。 

    时间点是苍穹之法芙娜EXODUS第26集之前(准确地说是第25集中间),CP是真壁一骑×皆城总士。合理性欠缺几乎是必然的,如有硬伤欢迎指正,不胜感激涕零


依旧是借着100问的机会记录想法。

这部分想说的太多太乱,各个意义上沉重过头,抱歉……


————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看到这个题目,一骑“噗”地笑了出来。 

    “怎么?”

    “有人说过很有趣的比喻哦。”一骑笑着解释,“说你像兔子。” 

    “——远见说的吧。有些意外啊,我看起来像那种软绵绵毛茸茸的草食动物吗?” 

    一骑并不否认,顺着他的话说下去:“起初我也想不通,困惑了很久,不过,在看到总士背影的时候,好像突然明白了。”

    “我的背后?”总士下意识地回过头,把目光投向基本处于视野死角的背部。

    见总士这样,一骑笑得更厉害了,好不容易止住笑,伸手捞起他长及腰部的头发:“那个时候,你的头发不是披在背后,只束起最下面短短的一点点吗?走动的时候,那团看起来很软的头发,就随着步子轻轻颤动,特别像兔子的尾巴。”

    一骑一边说,一边顺手拿总士的头发捏出当年的造型,很开心似的朝他晃了晃。到今天才知道自己在对方眼中有这么一面的总士,无语地单手掩面,好半晌才说出话来:“远见呢?她那么说,也是因为我的头发吗。” 

    “唔……”一骑犹豫了会儿,老老实实地放下头发,没再继续逗他,“当时大家都还不怎么了解情况不是吗?她觉得你会把我吃掉,所以认为你像兔子。” 

    “这么说来,她认为你是胡萝卜吗?” 

    “不,是兔宝宝啦。如果有人摸了兔宝宝的话,兔子会吃掉兔宝宝对吧?所以……” 

    “兔宝宝?!”总士惊讶地重复了一遍。

    远见眼里的一骑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不止一次因为一骑的事被责难的总士,现在终于多少明白了这一点。

    然而这个答案,未免与他所熟知的真壁一骑相差太大。

    比起饲养在笼子里的兔子,总士觉得一骑应该是适合更广阔天地的存在——对了,就像岛上偶尔能见到的漂泊信天翁。这种鸟在岸上表现得十分驯顺,安静温和,仿佛人畜无害;然而一旦飞上天空,即使寒带的冰冷海水、狂暴的恶劣天气,也不能阻止它们飞行数万公里横渡大洋,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杰出飞行鸟类。此外,漂泊信天翁也是一种极为长情的生物,一旦确认伴侣,将会始终相伴,直到其中一方……

    “根本不适合对不对?”一骑忽然发问,见总士点点头表示赞同,便微微一笑,若无其事地说了下去,“就是说嘛。如果我是兔宝宝的话,我们不成乱伦了吗?” 

    总士被这个完全出乎意料之外的陌生词汇震得张口结舌,足足呆了好一阵子,才终于找回语言能力,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奇怪的话:“等,等一下,这应该是后五十问的内容……” 

    “后五十问?那是什么?”一骑刚要往下翻页看个究竟,文件就被面红耳赤的总士抢走,强行开始下一题的作答。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既然是礼物,送当时对方想要的东西就好。”

    “所以每年生日前夕都会被你直接问想要什么,我都已经习惯了呢。” 

    “不对吗?说起来,出发之前,问过立上同样的问题,她的反应很奇怪,居然笑了出来。这是那么好笑的事吗?明明是最有效率也最不会出错的办法。”

    望着一脸困惑的总士,一骑不禁莞尔:“那是当然的吧?被你那么问还能憋住不笑的,恐怕整个岛上也只有我吧。话说回来,不管跟你说想要什么礼物都能拿到,这点实在很厉害,不愧是神明大人。”

    “分明是你提的要求都很简单吧,什么给自己安排一天假期之类的……”

    “……今年的可不是。”

    

    今年的。

    与过往任何一年不同,今年一骑的生日,是在岛外度过的。或者更确切地说,在远征部队护送希望、穿越死地的漫漫长路上度过。

    “想要什么吗?”

    被总士问及生日愿望,一骑连片刻犹豫都没有,遥遥望了一眼海的方向,浅浅笑着说:“想回岛上去,和大家一起。”

    “是吗。”总士了然地点点头,而后好像忽然想到什么,“一样呢,你们。” 

    那时他们在大陆深处,一路北行,越走,遇到的有敌意的群体就越多。人类对北极星核的总攻击,以及此后对Festum群体展开的核打击,令它们将这群携带法芙娜移动的人类视为仇敌,疯狂地发动攻击。

    战斗一天比一天更频繁、更严苛,粮食与药品同样短缺,包括驾驶员在内的战斗人员迅速减少。

    虽然是同样的愿望,可此刻由一骑说出来的这句话,比起出发前立上芹所说的“请一起平安归来”,沉重太多。

    战火、饥饿、寒冷、同化作用……每天早晨,都会有一些人留在睡梦中,永远不再醒来。在那一日一日更接近地狱的绝境当中,总士不止一次想过“恐怕回不去了”的可能性。比起己身的陨灭,他更害怕这样一来,恐怕无法完成守护希望的嘱托。

    

    不管怎么说,与那个时候相比,现在的一切已经好了太多太多。

    “那不是我的功劳。”总士慢慢回答,“送给你这份生日礼物的人,是卡农。”

    当包括他们在内的几万人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时候,那位在未知时空孤军奋战直到最后一刻的少女,留下了至关重要的坐标。

    一骑安静许久,说:“她来见过我。”

    对这句完全不合世间常理的话,总士低低说了句“是吗”,就像陷入复杂思考那样,完全沉默。 

    

    谢谢,一骑。别了。

    征途当中,一骑做过某个奇异的梦,梦里的卡农这样说。 

    应该道谢的明明是自己才对。

    什么也不知道的自己,承了恩惠,却什么也无法报答。藏前那时候也是,卡农那时候也是。

    对了,很久以前,卡农曾经在谈起灵魂的时候说过,围绕在她心象中那艘船周围的“圣爱摩的火”:死于海上的灵魂会化作火焰,守护航海者。此刻存在于这里的自己,并不是原本就该存在的。在接受岛的祝福之前,事实上已经接受了来自更多、更多人的祝福。翔子、卫、道生、乙姬、卡农……每一个人的名字,都是自己背后永远亮着的灯火。

    接受了他们莫大礼物的自己,唯一能够作为回礼的,只有遵照他们的指引,继承他们的意志,守护他们所珍视的一切。 

    恐怕,对总士,也…… 

    

——TBC

评论(8)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