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Fafner/一总/可能雷】相性一百问 8

    手速极慢,无责任挤牙膏 XDD

    可能有雷,请小心。 

    时间点是苍穹之法芙娜EXODUS第26集之前(准确地说是第25集中间),CP是真壁一骑×皆城总士。合理性欠缺几乎是必然的,如有硬伤欢迎指正,不胜感激涕零

————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表里不一的地方。”无视了房里另一个人抗议的目光,一骑带着轻松的笑意说了下去,“装成冷酷无情的样子,其实心肠非常软,有时候还热血得不行。”

    这样的评价,总士无论如何也不能信服,立刻挑眉反唇相讥:“热血?说的是你自己吧。”

    一骑摇摇头说:“我全都知道了。”

    全都知道?是指自己的身体状况变化?私底下进行的研究?还是……总士吃惊地瞪着他,飞速回想一骑所谓的“全部”可能是什么。

    “从很早以前开始,你一直在陪镝木下棋吧?透过网路。”一骑笑着,点破了这个恐怕连另一方当事人都不清楚的事实。

    万万没想到一骑指的居然是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总士方才绷紧的弦瞬间松弛,不由得点点头。

    总领龙宫岛法芙娜队伍的齐格飞系统,拥有庞大的信息量和计算量,所有机体的即时战况、驾驶员的情形,包括振动、各种波形、温度、电子、电波、空间相位……全都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掌握并作出应对。

    最初的齐格飞系统,只有因学者症候群之故拥有多线程信息处理能力的皆城总士一个人才能启动,其他人勉强使用的话,会因为莫大的信息流一举侵入大脑,而陷入眩晕甚至昏迷的状态。即使是总士,为了提升与驾驶员的同步率、达到理想的作战效率,也需要完全承受驾驶员所受的痛楚才行。

    后来,得益于真壁红音传送到岛上的数据,重新研制的齐格飞系统得到了大幅度改进,系统能够代替使用者进行基础运算,即使不具备多线程处理能力的指挥官,也有令其正常运作的可能性。当时总士被认定已经在第一次苍穹作战中牺牲,于是刚满十岁的镝木彗,就作为齐格飞系统的候选继承人之一,开始接受必需的催眠学习。

    因此,当总士返回龙宫岛,作为唯一实际操作过齐格飞系统的前辈,当仁不让地担负起了引导、教育镝木彗的责任。直接进行面对面的指导当然是最佳选择,可是这项安排却因为意外的因素碰了壁。

    镝木彗的母亲——镝木香奈惠女士言辞激烈地指出:比起只有十二岁的儿子,更应该为战争效命的,应该是自己才对。而且,相较于不知何时才会再度燃起的战火,眼下不是有更加迫切的事情要做吗?既然龙宫岛已经取得了暂时和平,有什么理由不去搜救那些当初参与L计划并且失去音讯的人们?皆城总士能在被认定死亡两年后活着回来,早苗,我的早苗为什么不可以?!

    面对一名母亲锥心泣血的质问,谁也没能用“命令”来威压她。

    在此之前,镝木香奈惠递交了L计划幸存者救援方案,核心内容是搜救可能幸存的L计划参与者。对此,CDC进行了多次分析运算,得出的结果是一致的:L计划参与人员中还有幸存者的可能性,低于亿万分之一。与此同时,受当时炸毁整个L区域的大范围魔狼影响,事发水域状况极为复杂,若是派遣人员接近,极可能产生二次伤害。

    为了避免造成无谓的牺牲,司令部驳回了镝木香奈惠的提案。但当事人并不认同这个结果,仍在积极争取搜救,并提出可以自己负责这项任务,不危及其他人的生命安全。

    司令部无法同意她的提案,也就无法取得她的认可,亦不能越过监护人,直接命令镝木彗前来接受指导——对年仅十二岁的当事人来说,不得不公开违背母亲的意愿,将对他的成长尤其是心理发育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而岛上每一个成年人,宁可自己辛苦十倍、百倍,也不愿给这些背负着沉重宿命的孩子增加哪怕一点点额外的不幸。

    司令部搁置了镝木彗的个别指导计划,总士却不能就此袖手旁观。战火燃起之前必须准备万全这件事,恐怕没有几个人比他领会得更痛切。

    不能直接教,就曲线进行。

    了解到镝木彗喜欢下棋,总士就虚拟了多个网络ID,利用私人时间,透过网络,同时与他展开对弈。当然,这绝不是普通的对局,战术的运用,战力的取舍,阵型的变化,危机的应对……他以下指导棋的心态,把这些至关重要的信息小心藏进各种各样的棋局当中,再透过一步一步的对弈,引导镝木彗领会、学习进而主动运用它们。

    如此一来,总士所耗费的精力,可比普通对局多得多。尤其是后来,随着镝木彗的迅速成长,要兼顾指导后辈、隐藏身份和经常不着痕迹地输给对方,实在是一项繁重的义务任务。尽管如此,眼看着镝木彗对状况的判断越来越精准冷静,还是让总士无端有种“后继有人”的欣慰感。

    毫无疑问,镝木彗初战就有超常的亮眼表现,与总士长达数年的幕后指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为了树立年轻驾驶员的信心,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人都没有对另一方当事人透露半点风声。再后来,随着将军与艾梅丽来访、Festum再度袭击龙宫岛、两人一道前往远方增援、守护着希望与民众踏上征途……他更是完完全全将它抛到了脑后。 

    如今忽然被旧事重提,总士莫名地有些羞耻:明明只是微不足道的分内事,为什么一骑特地拿出来说?大半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他下意识地开口漏了个“你”字,然后好像忽然明白过来,慢慢说了下去,“……你就是这样吧。别人好的地方,就是再细小,也会记得很牢。即使对素不相识的人,也不设防,而是自然而然地付出善意……对了,就像当时,你救下了那架新国联的侦察机。明明已经和Festum交战过,知道可能会有什么遭遇,还是义无反顾地冲上去——这份善良,不是出于从没受过伤害的无知,而是因为真正的强大和正直。”说到最后,一抹朝霞般的红色早已从他的脸颊晕染到了耳尖,即使如此,他还是强作镇定,把话说完,“……这就是,我的答案。”

    

    

    ——TBC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