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Fafner/一总/可能雷】相性一百问 7

    手速极慢,无责任挤牙膏 XDD

    可能有雷,请小心。 

    时间点是苍穹之法芙娜EXODUS第26集之前(准确地说是第25集中间),CP是真壁一骑×皆城总士。合理性欠缺几乎是必然的,如有硬伤欢迎指正,不胜感激涕零


打着CP一百问的旗号……其实与CP并没有多大关联。

总之就是这样挂羊头卖狗肉的部分……打CP TAG都心虚……

---------------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总士,这一题要不要跳过?再怎么说,双方都是婴儿的情况下,要记住对对方的第一印象也太难了吧?”

    “虽然没有记忆……从照片上看,一骑真不愧是一骑啊。被真壁司令抱在怀里,还伸出手来像是要拍打什么,很活泼的样子。”

    “那是当然的吧?婴儿都有这样的习惯嘛。以前我抱美羽的时候,也被她拍打过呢。”

    “美羽?”

    “原来没和你说过吗?那是我刚醒来的时候……”

    苍穹作战一年后,一骑从沉眠中醒来。 

    对岛上的众人而言,在北极展开的决战已过去了将近一年,包括皆城总士的死亡在内,结果早已尘埃落定。对一骑来说却仅仅是睡着之前发生的事,而且他顽固地主张,总士并没有死,他还会回来。

    龙宫岛上的居民大多是从核打击中生还的人及其后裔。建岛以来,在未直接遭受异界体攻击的情形下,由最初的七八千人,渐渐减少到了后来的两千余人。其间,大家早已学会了体贴彼此的悲伤,心照不宣地对某些拒绝承认现实的非理性表现视而不见。

    面对主张“总士还会回来”的一骑,岛上的人们像是相信了他的说法,皆城总士的照片被从神社中取出,学校的学生名单上也恢复了他的名字。

    可是一骑能看出来,大家并不是真的相信总士还会归来,只是单纯地想守护自己的希望而已。已经过去一年了。总士要多久才会回来?两年?三年?还是更久?

    明明曾经近五年不曾说话,可是直到此刻,他才强烈意识到总士的不在。一度无比接近、甚至合而为一的那个人,已经在自己手中彻底崩碎。

    就像在为消失的人们哀悼那样,映在一骑眼中的世界,没有任何色彩。作为同化现象的后遗症,某天将会彻底失去视力吧。这双眼睛,还能看到那个人归来的身影吗?一骑并没有信心。

    为了治愈一骑的眼睛,远见医生拼命地寻找治疗的办法,甚至急得背着人哭泣。为了保留一骑的希望,岛上的人们默契地装作相信,连总士的制服也好好地定期清洗……为了避免让这样的大家更加担心,一骑压抑自己的情绪,不安也好悲伤也罢全都隐藏在心底,只尽可能多地,对所有人微笑。

    一骑,帮我个忙好吗?

    醒来后不久,毫无预兆地被远见拜托了帮忙照顾婴儿。一骑早就从咲良和卡农口中听说她时常为帮助姐姐照顾婴儿而精疲力尽,当场不假思索地答应了下来。

    太好了。谢谢。 

    远见说出“太好了”的语调,好像特别松了口气似的。于是一骑忽然明白了她真正的用意。比起悠闲地待在家里,还是做些具体的事情来得轻松愉快,这是曾经因“不适合驾驶”而痛感自身无力的远见,比旁人更深切了解的事实。相对应地,自己佯装没有发现而接受她委婉的好意,远见也会比较开心吧。

    一骑对照顾婴儿并没有太多了解。从远见手中接过小小的美羽时,还因为不知道如何抱她而手足无措,闹得一旁的弓子禁不住莞尔一笑,笑过之后,轻轻地抹了抹眼睛。

    一定是想起了道生的事情吧,一骑这样认为。不知道如何安慰对方,他只得装作没有发现,专心地感知臂弯中那个柔软的小生命。

    那时候的美羽不满一岁,胖乎乎的,还不会走,却特别好动,一旦放下地,不消半分钟就能爬出老远,有时候甚至比需要摸索地形和障碍物来步行的一骑更快些。不过,当美羽快要靠近危险地带的时候,一骑就会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从地上把她捞回来,被她啪啪啪地拍打手臂,权作抗议。

    “真是不可思议。你口中的婴儿,现在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希望了。”

    “是啊,这才过去多久,她的成长实在太惊人……对了,美羽和来主定下了那个约定,真的会被同化吗?”如果失去美羽,不仅弓子会崩溃,远见家乃至岛上的人们也都会受到沉重打击吧。

    “关于这个,我和来主沟通过了。”总士像想到什么令人发噱的笑料那样笑出声来,“他们的约定是‘等世上的一切都和平了,谁也不会悲伤、谁也不会痛苦的时候才能吃掉美羽’。”

    “那样的时候……真的会来临吗?”

    “不能断言。但是,自从有人类活动记载的时候开始,就没有出现过。”

    “来主知道这件事吗?”

    “已经跟他详细分析过了。他有知道的权利。”

    “该说真不愧是你吗……来主怎么说?”

    “他好像觉得很有趣,笑着说‘既然这样,我就和小美羽一起努力让那个时候到来吧!’”想到来主操兴趣盎然的神情,总士又笑了笑,“虽然尽力跟他解释了,可他似乎还不能理解人类的‘寿命’和‘生死’。不过,至少可以断定,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他不会对美羽造成伤害,反而会是她值得信任的同伴。”

    “同伴……”一骑如释重负般复述着这个词,“总士,你能认可的同伴,终于不再只有龙宫岛了。” 

    “只是遵循希望的指示而已。”

    见总士不自然地别开脸,一骑轻轻笑出来,跟着他的视线看向下一题。 


——TBC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