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Fafner/一总/可能雷】相性一百问 5、6

    手速极慢,无责任挤牙膏 XDD

    可能有雷,请小心。 

    时间点是苍穹之法芙娜EXODUS第26集之前(准确地说是第25集中间),CP是真壁一骑×皆城总士。合理性欠缺几乎是必然的,如有硬伤欢迎指正,不胜感激涕零


打着CP一百问的旗号……其实记录了各种与CP并没有多大关联的想法呢。

总之就是这样挂羊头卖狗肉的部分……


--------------

5 对方的性格?

    

    “这个问题接在刚才的对话之后,真让人没有信心回答。”总士皱眉道,“打从很久以前,每次我觉得能完全理解你的想法,结果都会发现事实根本完全不是那样。” 

    “所以这两个题目才有存在的意义不是吗?对话,是只有自己是自己、他人是他人,才能做到的事——乙姬曾经这样告诉我。”

    “乙姬……” 

    “嗯。和你说过吧?第一次出岛的时候,就是她救了身陷异界体当中的我,指点了我该走的路。”一骑顿了顿,说下去,“当时我并不知道她的身份。‘是哪位亲切的女神吧’,这样猜测着。回到岛上,得知她是你的妹妹,按理应该十分吃惊,实际却很自然地接受了……大概,是因为你们兄妹真的非常相像吧。”

    “有吗?立上倒是说过‘乙姬和总士前辈长得一点都不像,反而比较像一骑前辈的妹妹’之类的。”

    “现在说的不是性格吗?性格的话,你们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温柔,坚强,善良,默默守护着所有的人,就像是守护这座岛的神明一样。”

    “神明吗。”总士看着他,不由得露出有点怀念的笑,“很久以前,你也说过这样的话。” 

    “很久以前?啊,你说远见的审判那次啊。”一骑想了想,慢慢摇了摇头,“不,不一样。那时候的我,尽管知道你一直独自背负着痛苦,守护着这个岛,却还没有真正想到,如何才能更好地与你分担这一切。即使现在……也还差很远很远哪,我。” 

    总士犹豫一瞬,把手放到他背上,拍了拍,有些艰难地慢慢说道:“现在说这个有点突兀。不过,从最初到现在,我始终打从心底认为,在我身边的是你,真是太好了。

    “拯救、归还、希望、回岛的路……至今为止,已经完成了很多不可能的奇迹,从没有因此自满,反而不断扩展自己的视野和心胸,就像你的心象那样,没有边际,拥有无限的可能。

    “与你维持着crossing的那段时期,通过不断寻找其他大海的你,我体验到了各种各种的人的心象。那种强烈地存在于其中的感觉,和从训练系统中进行观察完全不同,是充满生气和勇气的、极为积极的东西。

    “曾经和你谈起过吧?我的海,是一座从海底直贯天空的、巨大的玻璃塔。身在其间的我,既不能去天空,也不能去大海,更绝不能离开。可是经由与你的联系,这样的我,也能触摸到远见的镜之海、要的灼热之海、立上的生机盎然之海……

    “刚才你说‘温柔,坚强,善良,默默守护着所有的人’——每个字,都可以原封不动地还给你,一骑。还不止如此,对我来说,你就是存在。”总士垂下视线,调整呼吸,而后重新抬起脸,望着一骑的眼睛,一鼓作气说了下去,“即使被虚无吞噬,存在过的情报也不会丢失。”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会。

    一骑静静回望着他,眼中一派安宁,宛如深海般看不出悲喜。

    总士的身体到了临界点,随时可能坏灭,这是早就清楚的事实。夺去了无数异界体生命的自己,一旦需要支付对等的代价,哪可能只是偿命那么简单?将失去的,必然是比生命更重要、更珍贵得多的……

    接受也是一种力量。那位少女——皆城乙姬,曾经这样说过。也许,直到今天,一骑才真正懂得她言语中的深意。

    比自己、比任何人更害怕的,不正是总士自身吗?曾经在许愿笺上书写“活下去”愿望的自己,比绝大多数人都清楚这点。所以,这个时候,自己比任何时候都更有必要,成为总士的力量。就像接受自己不再是人类一样,必须接受总士的最期。

    但是——

    一点点就好。哪怕只是回答一张荒诞不经的问卷,请再给我……多一点点时间去完成什么事。

    和他一起。 

    “总士,你这是犯规吧?”对峙般的彼此凝望中,一骑终于奇妙地轻轻笑了出来,“不是说做完之后再说明吗?”

    “……是啊,你说得对。”瞬间意外过后,总士跟着弯起唇角,“继续吧。”

    刚才的话并没有说完,也已经没有必要说。
    即使不说出来,彼此也都心知肚明。 

    存在过的情报不会丢失。当自己越过境界线、进入虚无世界,这份存在过的情报,必然能以某种形式保留,成为连接此间与彼方的唯一联系。只要仍然保有这种联系,自己就不会真正完全消亡。

    谢谢你,一骑。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即使是各怀心事的两人,见到这个题目,也禁不住轻松地笑了起来。 

    “什么时候……是总士出生的时候吗?”虽然不可能有记忆,不过根据上一辈们的说法,两人的相遇,确实可以追溯到出生的时候。

    受益于研究的发展,那一年岛上新降生的生命多而活泼。要家的咲良,藏前家的果林,小楯家的卫,佐久间家的翔子,真壁家的一骑,远见家的真矢……许多新生命为龙宫岛带来无限喜悦和希望的一年,到年底,经由皆城家长子的诞生,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点。

    大喜之年就要好好地庆祝一下才对啊!!沟口说着,叫上许多人,举办了盛大的派对。当年度添了新丁的家庭全部到场,爱好摄影的光弘还用相机拍下了大家济济一堂、笑逐颜开的画面。 

    “嗯,我见过那张照片。”总士点点头,“看背景,拍摄地点应该是我家的客厅,从现有资料分析,相遇地点也该是那里。” 

    拍摄地点是皆城家。

    照片上那所灯火通明、花团锦簇的住所,如今早已成了无人居住的空荡荡宅院。异界体第一次袭击岛的时候,那个家里最后的亲人,也不在了。或许在更早、更早的时候,那里就已经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家了。

    在总士的记忆里,母亲的身影只存在于照片上,而父亲多半是忙忙碌碌的,与自己共同度过的时间十分有限。年幼的自己经常在Alvis内部穿行,明明身高还够不到门锁,也不可能知道那么多保密级别不一的门的密码,却总能一路畅通无阻。当时乙姬还是极小的婴儿,为自己开启门扉的,恐怕是与兀儿德之泉融为一体的母亲吧。

    到达女神之岩,望着在红色液体中沉睡的妹妹,和她说话直到睡着。在那里睡着,醒来的时候却躺在自己房间里温暖柔软的床上。问过藏前才知道,将自己从Alvis深处的女神之岩抱回家中的,正是平日不苟言笑、难以亲近的父亲。
    父亲,母亲,妹妹,藏前。
    总士从不认为自己缺乏亲情的浸润,只不过是皆城家的情况,和普通家庭的形式不太一样而已。虽然,严格说起来……他记忆里的“普通家庭”,本质上也都不怎么普通就是了。

——TBC


写这部分的时候,脑内不知为何无限循环着生まれた時からのサヨナラを僕達は的歌词……(掩面)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