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写手年度问卷2015版


题目来自
http://ahhen.lofter.com/post/2535f6_4ab2bfe

整理完毕后发现刀剑占了大头,而且基本来自某一篇啊……

果然是因为今年写得太少太少了吧。


第一题,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开头

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空》

— 战国之记忆·桶狭间 —

烈日当空,灰黄土地上沙尘密布,稀稀落落散着些苍白石头,明明是盛夏季节,周围却一反常态的肃杀,偶尔几点灌木的绿色,也无精打采的,生机全无。
尾张国毗邻三川入海的伊势湾,自古水汽充足,风调雨顺。这一年五月中,却像被司雨的神祗所遗忘,一连多日不见半点雨水,田里的庄稼旱得病恹恹的,村民间悄然传起风声:这是天亡尾张呀。
天不会亡哪个国家,企图亡人之国者,从古到今,总是人本身。
比如说,素有“东海道一弓取”盛名的今川义元。


第二题,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结尾

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空》

一期一振恢复记忆的那一天,到底会不会到来呢?江雪左文字不知道。
而且,那已经根本不重要了。反手回抱一期一振,似乎想说些什么,终于开了口,却只是一声炽热而满足的叹息。
漫天繁星不断洒下朦胧细碎的银光,温柔地盈满整个世界。
此刻,对他们来说,非开始,亦非结束。只是无穷无尽毫不间断地成为现在的未来当中,某个平凡的瞬间。


第三题,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部分



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空》

“大人文武两道,可曾听过‘良禽择木而栖’?”
此言一出,已是图穷匕见。弄明白他们想做什么,板部冈江雪斋反而一笑:“诸位大人,茶可还适口?”
“……大人茶艺名不虚传。”这回轮到客人们不明白了,囫囵回答一句,性急的人已将手按上短刀,准备翻脸动手。
板部冈江雪斋看在眼里,连眉头也不动一下,继续笑着说:“在下侥幸,先前奉命出使大阪城时,曾得秀吉公亲手赐茶。秀吉公平易近人,雅量不凡,在下深为叹服。”
这话就好理解了。提及“良禽择木而栖”,无非是问“怎么样,要不要换个主君啊”?话说得急了点,可也没点名要择哪个木不是?板部冈江雪斋倒好,干脆主动提起自己和丰臣秀吉喝过茶,这还能是什么意思?当然是说“哦,要换主君啊,不错不错,是要投靠那个人吧?我和他还有点交情呢”。
客人们顿时松弛下来,跟着板部冈江雪斋笑,继续饮茶,可眼中,不知不觉透露出了点鄙夷之色:据说板部冈江雪斋深受信任,不用完全挑明就同意离反,人品不过如此嘛!

板部冈江雪斋不愧是靠嘴巴吃饭的人,与他们聊起丰臣秀吉治下大阪城的种种泼天富贵,什么瓦片覆盖了金箔的天守阁,完全以纯金打造的黄金茶室……
这伙人想临阵卖主投靠丰臣军,其实又有哪个真的亲身去过大阪、见过丰臣秀吉?此刻听板部冈江雪斋娓娓道来,把个大阪城说得繁花似锦,只觉心痒难搔,少不得问这问那。一壶茶很快喝完,板部冈江雪斋亲自下去又添了一壶来,其余人哪顾得上这些,急问他大阪城中是否如传闻般美女如云,是否见到过传说中倾城倾国的淀夫人?
——向一个和尚打听这些,可见他们真是聊得兴起,忘乎所以了。“淀夫人为秀吉公家眷,即使人在大阪城,又怎么会让在下一个外来使者见到呢?”板部冈江雪斋晒然,“说起来,秀吉公麾下,倒是有不少有趣的茶人。”
“哦?”他们对茶固然没什么兴趣,但既然是那个丰臣秀吉麾下,倒也不妨听听。
“其中有一位,整理了‘茶汤者觉悟十体’,在下深以为然。”板部冈江雪斋一面将再次煮好的开水倒入杯中,一面慢条斯理地说,“十体当中,开宗明义第一条,曰‘上粗相,下律仪’,说的是,外表不妨简淡,内心——却须遵守僧侣的戒律,以及立身的仪则。”
话音落下的同时,这伙“客人”的随从已在门外喊道:“不好了!主君……北条的士卒已经包围了这里!!!”


第四题,摘取今年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空》 


喜欢你。江雪。请不要忘记我。
直到这时候,一期一振才第一次说出这些话,然后就像坏掉的八音盒那样,支离破碎、凌乱反复,说了很多遍。
江雪左文字没有即刻回答。他专心谛听一期一振吐出的每个音节,默默感受来自对方的每一分碰触,深知这是此生此世无法再次听见的声音,此生此世无法再次拥有的接触。
一切全蒙上了绝望的光,反而分外澄澈明净,令人有种莫名的义无反顾,似乎不论做出怎样惊世骇俗的决定,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后悔。
绝望就在旁边等待着吞噬他们。
可是江雪左文字并不打算坐以待毙,他需要更多和这个人有关的记忆,更深刻、更热烈、更激荡的,用来刻进骨髓,铭在心上——
从此,永志不忘。

第五题,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人物描写

《空》药研藤四郎×宗三左文字部分

薄红发丝桀骜地卷翘着,一身奇异僧袍,用的是绝不合常规的深粉色,连外面的袈裟也是红的……那样触目惊心的红,那样凛然决绝的姿态。简直像一枝公然拒绝神祗安排,偏要不合时令地在寒冬绽放的樱花,分外鲜明地耸立在雪地上,凌厉地伸向苍穹。
宗三左文字。
此时,经历过改磨、刻字的他,已在织田家待足了八个年头。其实只需要告诉自己“这是我现在的主人”就可以轻松安逸享受一切,宗三左文字却拒绝服从,拒绝认命。
即使后来,当所有人都在织田信长“天下布武”的旗帜前折腰,唯有这把刀,既没有被喧天尊荣诱惑,也不曾为骇人武力屈服,直到最后的最后,也不曾认织田信长为主。
宗三左文字,确实是药研藤四郎平生所见,最强韧的刀。


第六题,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今年几乎没有描写环境呢,放两个吧……

林敬言×方锐的哨兵向导设定脑洞

暗绿枝条层层簇拥,藤蔓般相互缠绕,空中飘荡着野百合的香气,带着露水的清冷,雾气弥漫,无从辨别香味来源。而玫瑰,一丛一丛的玫瑰生长在藤蔓上,在幽寂中泛出光晕,大得妖异的花瓣半阖着,浸透欲拒还迎的风情;偶尔有几朵盛开的,就在花蕊中央张开眼睛,眨巴眨巴,瞧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客人,甚至从瞳仁里伸出手,对他挥舞致意。
好奇而友好,就像第一次见面时,他的眼睛。


不。
林敬言不无苦笑地暗暗更正。
就是他的眼睛。
这里是方锐创造的长夜,所有一切,都是他精神的投射。
——可是我亲爱的老搭档啊,你就不能想些哪怕稍微符合常识的东西吗?
林敬言伸手抓住一朵在空中飞舞的野百合,百合不安分地挣扎几下,发觉闯入者无意伤害自己,便乖乖趴了,轻轻舔他的掌心。手中软软暖暖的触感令人愉快,林敬言却无暇享受。
必须找到迷失在长夜里的方锐,把他带走。
时间不多了。

——

黄少天×喻文州《追逐星辰之人》

    没有月亮,没有云彩,没有清风,星星倒极稠密,点缀在四面八方浓黑的天空上,凝固般丝毫不见闪烁,仿佛亘古已有,也永不会变。

    即使明知这只是人工模拟出的太空,那压倒性的厚重质感,依然令人瞬间迷失在其中,倍感自身渺小。

    留意到黄少天握住自己的手,喻文州稍稍侧过脸,却无法在浓黑中辨认他的表情,便放松气力,静静等他开口。

    “我想当太空人。”黄少天说。



第七题,接吻与H


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空》

月光很明亮。
被雨水彻底清洗过的苍穹无限深广,月光就从那中央,穿过洞开的纸拉门,将屋里的一切照得雪亮。
江雪左文字跨坐在一期一振腰上,与极具侵略性的姿势相反,小心以膝盖支撑自身重量、绝不给对方任何负担的细节,透出了某种隐秘的温柔。亘古不变的月光穿透了他的长发,晶莹透澈,仿佛这个身影也如月色一般,历经漫长岁月,丝毫无改地到了今天。
从下方望去,江雪左文字莹白的形体似乎已经离开地面,漂浮在空中,甚至不属于现实,而是个由雪堆砌成的虚影。然而,那份带着水汽的热度,相贴之处毫无柔弱之态的紧致触感,支撑在身体两侧细瘦却结实的手臂,在在散发着什么比火焰更炽烈、比刀刃更锋利的气息。
雪在烧。
似乎被无言的气势慑服,一期一振放弃挣扎,朝这座人形冰雕最细瘦的地方伸出手去。手指触及腰际的瞬间,江雪左文字望着他,极度不悦的神色瞬间消融,露出一个难以察觉的浅笑,无声无息地开始动作。
……
江雪内侧正是极乐净土。
那里洋溢着鲜明的、永恒的喜悦,明朗而纯洁,它极其狭窄,却无限广阔,广阔得能独立于一切,成为新的宇宙。不协调也好,似曾相识也罢,悲伤也好,喜悦也罢,全都不再重要。在这个全新的美好的宇宙中,江雪就是一切,一切都是江雪,如此而已。
自制的弦终于崩断,一期一振追逐这种难以言喻的甘美,毫无自觉地往上进击。开始是轻轻的,渐渐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滚烫而钝重地挖掘着那个全新宇宙的深处。全凭本能展开的动作,却有着仿佛经过细心计算的精准度,每一击,都恰恰打在最致命的所在。
原本就因为不顾自身界限强行容纳对方而有些虚脱的江雪左文字,很快就被这种远超忍受极限的搅得凌乱不堪。发不出声音,他徒劳地喘息着,像要逃离般往各个方向拼命摇晃身体,似水长发在空气中舞动,如浪花飞溅般零乱而璀璨。平素无法与情欲二字联系到一起的身形,此刻在月光中不断震颤,呈现出放纵之极的姿态,却又自然而然,似乎他们接合的地方不是肉体上不可告人的那一点,而是心灵深处某个十分遥远高洁的所在。
最后,从那个无法到达的本质的地方,巨大的甘甜透了过来。
光芒喷薄而出,一切的一切,全部融化在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喜悦当中。


第八题,槽点最高的部分

也放两个好了……

酱生贺&催稿小段子

复盘结束时,早过了食堂供应餐点的时间。犹豫一会,江波涛瞧瞧时钟:“酸菜牛肉面会吃吧?”
周泽楷有点讶异。
江波涛的厨艺,号称轮回七大不解之谜之一。
轮回副队长凡事细致,又来自出名讲究吃的苏州,轮回众以及轮回粉丝们笃信江波涛必然有手深藏不露的好厨艺。
对这个问题,江波涛总是笑笑,既不否定也不肯定,随大家自由发挥想象力。当然,也没人见过他下厨——尽管轮回俱乐部财大气粗,为每位正式选手安排的都是附带厨房的小套间。周泽楷也不例外。
——这是,可以尝到传说中的手艺了吗?周泽楷期待地看着他,迅速点头。
得到肯定答复,江波涛没有立刻去厨房,反而走过来,打开电脑旁的储物箱,拿出……
(酸菜牛肉味)方便面。
碗装的。
两份。

————

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  现代乐队paro的脑洞


    正式成为恋人不过短短两个月,现在就发生关系好像有点太早了……弟弟们还在等自己回家,不能留下来……突然演变成这样,什么都没准备…… 
    可是,江雪对他笑了。
    以上弹幕便瞬间烟消云散。
    ——所以,现在,一期一振不得不边听着浴室方向江雪冲澡的动静,边给家里打电话报备今晚不回家的事。
    漫长的等待音后,终于接通:“嗯?一期哥?”
    “啊,药研!这个……怎么说呢,总之,不好意思,发生了一点意外状况,所以我今晚不回家了。”
    “哦————” 
    药研拖长声音的“哦”,霎时让一期一振好不容易镇定下来的脸又变得通红,本能地想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可又毫无辩解的余地,只得忍耐羞耻,默默等待电话那端的嘈杂有个结果。
    再次传出人声时,通话对象已经换成了乱:“一~期~哥~尽管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哒!” 
    “谢谢,这样我就放心了,麻烦你转告秋田早点睡不要打游戏太晚,还有厚……” 
    “啊,对了!一~期~哥~!我给你的生日礼物,在你外套左边内袋里哟~(心)”
    礼物?一期一振疑惑地暂时放下手机,伸手摸进乱所说的那个口袋。
    又薄又小的塑料袋,似乎很有质感,里面的东西是……
    !!!!!
    一期一振头上冒出了肉眼可见的蘑菇云。
    ////////正愁没准备呢……不对,乱哪来的这东西?! 
    对弟弟的担忧压倒了羞耻,一期一振重新拿起手机,忍不住开口责问:“为什么你会有这个?!!” 
   “诶?对,对不起……我,我刚拿到电话……呜……对不起……” 
    就在方才他翻口袋的时候,电话那头的人已经换成了五虎退。这孩子哪曾被他吼过?吓得嗓音都带了哭腔。一期一振赶紧安慰他,哄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
    “五虎退好狡猾!我也要和一期哥说话!”那头又吵嚷开来,一期一振不得已,只好一个一个安抚过去……
    
    江雪洗完澡出来,看到的就是“一期一振拿着套套讲电话”这样的景象。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先摘抄一下去年的愿望。

首先,希望改进只会流水账的叙事方式。

其次,希望扩大词汇量,改变用语贫乏的现状。

第三,希望学会构思剧情,尤其想学会设置冲突和悬念等。

最后,希望学会炖肉,特别是能在其中表现角色性格、心理变化的肉。

应该说,2015年在1、3、4点上确实有一点点进步,进步虽小,至少是个好的倾向。

然而进步微小,第二点问题依然非常突出。

2016年,这四项还要继续努力,同时再增加两条,希望能尝试驾驭比较专业的背景,以及适当学习如何给角色增加时髦度。


就酱!=w=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