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准星 PART.20 (完)

PART.20

    

    为了避免太疲劳,各大战队客场作战后一般会在当地住一晚,第二天再回程,轮回也不例外。

    由于游客众多,晚上的X市依然十分热闹,鼓楼附近的回民街更是全国各地吃货心目中的圣地。打着给方明华庆祝的旗号,轮回战队集体去回民街大吃特吃——严格说来只是部分队员,队长周泽楷因身体不适留在了宾馆,江波涛则负责照顾他。 


    看着江波涛在自己面前坐下,周泽楷突然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认识第一天时,这个人温柔地对待自己,最后像这样和在对面坐着,说出“不想结合”。

    ——难道要再强调一次吗? 

    久违了地,又有点想逃跑的心情,但他还是选择坐在原地不动,悄然绷紧神经,下意识地倾听对方的心跳。 

    江波涛的心跳声很乱,认识以来,从未这么乱过。 


    为什么?年轻的哨兵感到非常困惑,以至于直到这份困惑莫名消弭,他才意识到彼此的感情流不知何时已经重新联系上了。周泽楷看着向导的眼睛,结果对方的视线只接触一瞬就闪避开,脸颊上还有比平时高的温度,顿时有点怔忡,本不应有的期待,像豆芽一样悄悄萌发。 

    

    “从头说起吧——会很长,你累了就躺着。”江波涛看着他,说了这么一句,停顿很久,再开口时,说得特别慢:“我不是你想象中那么好的人。” 

    周泽楷想不到他会说这种话。 

    “还记得队里之前的牧师和柔道吧?……他们被换到二线,是因为我向俱乐部说了坏话,那些话表面上没有问题,像是为他们担心,其实每一个字都……该怎么说,用糖衣掩饰的毒素?总之他们的职业选手生涯提前结束,跟我有关。”

    “后来他们来找我,想让我帮他们说说好话求个情。记得吧?就是你标记我那天。明明陷害他们的人就是我,却来找我帮忙……我……”说到这里,魔剑士顿了一下,调整呼吸,“当面答应帮他们试试,但实际上跟俱乐部说的,又是那种……”他想了一下措辞,最后找到了词汇:“高端黑。”

    “还有你拍照感冒那次的造型师。后来杂志社不是打来电话?他丢掉饭碗,也是我干的,只用了一个电话……”说到这里,年轻的向导觉得需要把话头引回正题,“我没有你想得那么好,我——我早就知道你的心情,但是装作不知道,还骗你那次标记没有特殊意义。”

    “我总是在保护自己、伪装自己。就算心里火大得要命,脸上也不会露出痕迹。如果有必要,甚至可以当面对一个人微笑,转身捅一刀。和你比起来——不,和大部分人比起来,我都更加心脏。” 

    

    一直倾听的人,握住他的手。

    “你很好。”

    他的声音有些急促,因为舌头带伤,发音明显含混,但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

     

    向导回手相握,看着他,说下去:“我讨厌哨兵,也讨厌身为向导的自己,更讨厌这种被推着和谁结合的荒谬宿命。”

    “……”年轻的哨兵有点难过,其实对方这些想法他心里也有数,但当面听到,杀伤力还是大了点。 

    江波涛把他的手抓得更紧了些,一边细细化解这份难过,一边深深吸了口气。 

    然后又一口。

    他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说话,明明是最擅长的事,却好像什么都忘记了。接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说下去,说出口的话也毫无技巧可言: 


    

    “我喜欢你。”


    一旦说出口,江波涛顿时觉得无比轻松,于是又说了一遍:“我喜欢你。”想了想,补充,“和哨兵或者向导无关,只是……江波涛喜欢周泽楷。”

    平时反应超快的枪王,现在却愣在那里,毫无动静。 

    看着自家队长完全呆掉了的表情,感受到对方一片空白的感情流,他今天第一次笑起来——不是因为想让谁安心或者是什么氛围需要,只是因为想笑才笑。捉起他的手,放到嘴边轻轻吻着,江波涛把积存了这么久的话全都倾倒了出来。 

    “抱歉,犹豫太久,让你受苦了。我们还年轻,未来还有好几十年,而一旦结合……那就只有死亡才能把我们分开。我希望你能仔细想清楚,毕竟将来难免会遇到坎坷,也肯定会有比我好得多的人出现。也许以后你会发现,我不是你真正能接受的人。也许我们会有形同陌路、甚至反目成仇的一天,也许你将后悔,也许你会恨不得从来没有认识过我。——但是在那之前,我只想和你,在一起。——也许以后,我会后悔今天说了这些话,但是如果不说出来……”他想了想,坚定地说下去,“如果不说,我一定会抱憾终身。” 

     

    周泽楷还是没有反应。 

    低声笑了笑,江波涛悄然放开他,走开去倒水。倒好两杯水,想了想,把那袋结合热抑制剂也打开,拿出两人份——从想通那瞬间开始,从心脏蔓延到全身的莫名热度,他知道是什么。    

    试了试水温,把其中一份药递给周泽楷。年轻的哨兵这才猛然醒转,抬头看着他——视线相交。   


    +++   +++ 


    伴着悠扬的琴声,轮回战队的牧师挽着他的未婚妻,站在祭台前聆听神父的宣召。

    理论上这只是订婚仪式,但新娘特别向往教堂婚礼,而正式婚礼又碍于习俗不得不摆酒席,他们就想出这么个教堂订婚、酒店结婚的折中方案,除了宾客少些,一切都是按婚礼规格操办。 

    作为受邀的宾客,轮回众人正坐在台下的长椅上,为了更适合这个场合,他们都特地做了一番精心打扮。所谓人靠衣装,此刻一帮小年轻看起来还真蛮像个样子,周泽楷自然不必多说,其他几名也都帅气逼人,用杜明的话说就是个个“人模狗样”。 

    场面庄严肃穆,事先扬言“大闹教堂干掉冒牌牧师抢走新娘”的轮回众人,收起了平时打打闹闹的习惯,宛如一群乖顺小绵羊,静静旁观这神圣的时刻。

    “你们二人互设誓约时,要经过深思熟虑、虔诚祷告。因为,在有生之年只要你们两人相伴,你们彼此相互都负有责任和义务。无论何种艰难险阻,你们彼此的爱都不应有一丝一毫的减损,直到死亡那一刻的分离……”

    听着神父这番话,轮回副队长似乎意识到什么,侧头看了旁边一眼;对方显然也想到了,正看着他。

    不动声色地,他悄悄拉起自家队长的手。

    神父致词完毕,向两位新人询问: 

    “……你愿意从今天开始,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病痛,永远爱她、珍惜她、支持她,对她永远忠实,分享她的喜乐,分担她的忧伤,直到地老天长吗?” 

    在轮回战队的牧师大人大声说出“我愿意”的同时,江波涛也看着周泽楷,轻得几不可闻地,同样说了一声。 

    对五感敏锐的哨兵来说,这样的音量也十分足够了。随着温暖又欣喜的感情流直接传入脑海,向导原本只是轻轻拉着的手被猛地握紧,那修长有力的手指甚至有点发抖。

    曾经有过的犹豫、彷徨乃至苦闷,依然保有的怜惜、尊敬、爱慕,此刻都化作了无声的温柔。
    虽然多少走了些弯路,形式也和原来想象的不同,但那个简单的心愿,确实地实现了。 


    在一起。 
    一直。


    —END—   


感谢一路看到这里。 

谢谢每一位喜欢着他们两人的朋友。 

m(_ _)m

写了好久都觉得微妙地不满意。 

可是就像小江所说的那样,也许写出来也会不满意,甚至可能后悔,但还是一定要写的。 

为了纪念这个人生第一次写完的中长篇(我算了一下有4w+字数),打算修改并补写番外,出成同人本,“不管能不能收回成本都要出,只想把这份心情记录下来”的心情。 

感谢每位朋友,感谢小周和小江,感谢看到这行字的你。 

谢谢你们,再见。


评论(28)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