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准星 PART.19

PART.19

    

    找到没人的小会议室,吴羽策再也忍不住,勉强压抑自己往对方脸上揍一拳的冲动,扔过去一个塑料袋。 

    看到他挡在路上时,周泽楷已经心里多少有数;接了塑料袋打开,果然是结合热抑制剂。

    他不是没想过用药,但这类药管理比较严格,购买时不但要出示本人证件,还需要说明情况并进行登记——这可活生生击中他的死穴,几次进药店,都开不了这个口,只得作罢。感激地对朋友笑笑,枪王收好了这包药。 

    

    吴羽策脸色还是很不好看:“多久了?” 

    周泽楷想了想,伸出右手张开五指,来回翻了三次。 

    “……半个月?!”虽然一直知道这个朋友有时没什么常识,但此刻,吴羽策还是有了无语问苍天的冲动。“你这是看不起虚空,还是看不起我?”

    结合热可不是开玩笑的,不结合也不用药剂抑制的话,发作会越来越频繁,症状也越来越严重,正常人熬个十天八天就到极限,结果这货不但死撑了半个月,还跑出来打比赛!要不是自己也曾经这样熬过结合热,还真未必想得到这么离谱的事。

    

    被友人这么说,周泽楷赶紧摇头。怎么可能看不起?先前针对虚空做了那么多战术计划,结果还是败在双鬼手里。团队战失利,有一部分是因为自己身上的结合热突然发作,但对方良好的配合和那个舍命一击才是轮回真正的败因。

    “这么糟蹋自己,迟早玩完!”看着他这个样子,吴羽策越想越觉得刚才揍无浪的时候还是不够狠,拔脚就想往外走:“不行,我得去训江波涛一顿。” 

    “不是……他错。”周泽楷赶紧扯住他,终于开了口,声音有点怪,比平时还急促,而且特别含混。即使如此,他还是拼命说着话:“……我……没说。” 

    吴羽策挑剔的目光一眼就发现了问题所在。枪王的舌头上有好几处伤口,还在流着血,所以先前一直没说话,连回答问题都用手势,即使勉强开口,也说得很不清晰。

    瞬间想到这伤口可能是怎么来的,虚空战队的副队长大人,顿时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气成鬼了:“不要告诉我,团队战时你结合热发作,就咬舌头让自己镇定下来继续打——我擦!!!” 

    周泽楷的表情已经证实了他这个猜想。 

    “我……特么……我……想揍你……” 

    气得实在不行,吴羽策甩开周泽楷的手,大步走出去。早已察觉到他情绪有异的李轩,看到自家副队过来,马上伸臂搂到怀里,也不管旁边还有个围观群众,直接来了一记热吻。 

    眼看着吴羽策的怒意随着接吻深入越来越淡,身子也越来越软,江波涛顿时不知道该把视线往哪里放。伴随身体接触来化消情绪确实是常见的做法,但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该说真不愧是虚空双鬼吗……   

    

    从那边会议室追出来的周泽楷也给惊呆了:虽然知道吴羽策和李轩的关系,但是观摩热吻现场还真是第一次。无法直视他们,视线往旁边一挪,正好和江波涛对个正着,脸莫名其妙地整个涨红,赶紧低头盯着地面,这回真是哪里都不敢看了。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刚才那个视线相对,江波涛也同样红了脸,没敢看他。 

     

    周泽楷那么拼命隐瞒结合热的事,纵然吴羽策再看不过去,也不好当面点穿来破坏他这番心意。虽然气得要死,也只能帮到这里了。反正药给了,他和周泽楷道别,再狠狠瞪一眼江波涛,拖着李轩,扬长而去。

    

    江波涛看着自家队长,眼神不自觉地特别特别温柔,简直要滴下水来。想着刚才知道的事实,说不出是心疼、怜惜还是生气,好像哪种都不是,又好像哪种都有很多,满满地塞在心里,弄得胸口一阵阵发堵。偷偷藏好刚才李轩给的东西,他对自家队长笑笑:“回去?”

    见对方点了头,若无其事牵起他的手,慢慢往战队休息室走。 

    周泽楷完全愣住了。

    两人以前不是没有过更多的肢体接触,但这个看似普通的牵手,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

    皮肤上传来手指的触感,温暖、很干燥、手指修长、有点起茧子,握汉堡一样简单地握着他的手掌,没有一点多余的动作。可就是这样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接触,莫名其妙地,居然让周泽楷心里痒痒的、暖暖的,连脚步都飘了起来。 

    

    +++ +++

    

    回到休息室,江波涛马上发现队员的情况有点不对。明明输了比赛,他还想过要怎么鼓励队员免得大伙丢了信心,怎么大家没多少沮丧,反倒是一脸捡到了钱包的样子? 

    “江副!方明华下星期结婚!!”不等他询问,杜明第一个喊出来。 

    “没文化,他们那是订婚,订婚!”

    “教堂还能订婚啊?听起来可真时髦……”

    听到是这么回事,江波涛马上加入道贺行列,和其他队员闹成一团。看着他一扎进人堆就成交际中心的样子,周泽楷只是默不作声地在边上笑。 

    江波涛可没让他舒舒服服地在旁边笑,突然轻轻拍他一下,很自然地问:“没问题吧,小周?” 

    其实大家说了什么,周泽楷完全没在听,就算听了,也听不进去——注意力根本集中不了,人在这里,魂却好像还丢在刚才那条平凡的走廊上,没有捡回来。虽然没在听,但江波涛都这么问了,答应肯定没错,于是他点点头。 

    见队长点头,队员们顿时笑得更欢:“太好了!那就这么说定,下周大伙一起去闹方大牧师的婚礼去~!!” 

    隔着中间闹腾的队员们,轮回战队的正副队长视线又碰到了一起。 

    这次,两个人都没有再移开视线。

   他们看着对方,不约而同地,轻轻笑起来。 

     

    —TBC— 


评论(6)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