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准星 PART. 16~18

PART.16

    

    卸妆,换衣服,走出摄影棚……做完这些,周泽楷依然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飘,浑身都没有力气,软绵绵的。

    负责接送的工作人员请他们在原地稍等一下,独自去车库开车。

    天晚了,气温比来时又低了好几度,他们站的地方不巧又是风口,寒风呼啸,扑向这俩已经习惯了初夏步调的人。

    周泽楷的意识非常不清晰,跟木桩似地杵在那,就连自己的身体被猛然袭来的冷风吹得瑟瑟发抖,都没能引起他的注意。

    江波涛有些担心地瞧着自家队长,一面调整站位拿身体替他挡风,一面极其自然地捉着他的双手捧在掌心,用自己的额头靠了靠他的,小声问:“好像有点发烧?” 

    周泽楷默默看他,面颊微红,眼神依旧迷离。 

    没有得到回答,江波涛继续替他焐手:“一会回去看看。” 

    点头。 

    

    “你好,我是轮回战队的江波涛。”江波涛努力控制着声音,真诚中带着严肃和怒气,“本来不该这个时间打电话过来,不过关于今天那个造型师……” 

    他打电话给杂志社有关负责人,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虽然没有添油加醋,但有意无意说得特别严重。 

    “搞电竞的,眼睛非常重要,特别是我们战队,全靠队长撑着,他的眼睛如果有什么,责任谁也担不起。今天这事讲起来可大可小,队长觉得其他工作人员都很好,没给俱乐部说,是怕你们脸上不好看……啊,不用道歉,又不是你的错,唉,大家都不容易,我也就是通个气,免得你们社莫名其妙吃大亏。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跟我们队长那么好商量,遇到娇气点的明星,索赔十万八万算轻的,是吧?……本来没想敲他饭碗,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也好,不然我看队长下次真不一定敢接你们社的采访……”

    

    讲完电话,江波涛回到宿舍,看了看床上周泽楷的情况。

    今天冷热折腾得太厉害,周泽楷还在摄影棚时就明显不对,额头上也有点热度。回到宿舍,平时精神很好的神枪手,索性直接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江波涛找出抽屉里的体温计,洗手消毒,拿体温计有水银那头碰了碰室友有点发白的嘴唇,轻轻插进嘴里。然后重新放他躺下,又理了理他被汗沾湿的刘海,凑在耳边柔声嘱咐:“乖乖含着,我马上回来。”

    这才走出门,打了刚才那个电话。 

    等他回来,时间也到了,小心拔出来体温计一看,38.4℃。


    江波涛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送医院,但是外面那么冷,勉强带周泽楷出去,万一吹风冻着,反而更不好。他很少生病,也没有照顾感冒发烧病人的经验,连那支体温计本来都是因为自己的向导体质才预备的,一时间差点没了主意。 

    好在宿舍备有常用药箱,江波涛一面上网查询对策,一面从里面找了点阿司匹林之类的药片。他倒了杯水,先自己抿了一小口试温度,再半抱着扶起室友,掌心托着药片凑到嘴边:“小周,吃药。”

     

    周泽楷烧得有点迷糊,听到这声,也不睁开眼睛,就那么张开嘴,伸出舌头,舔取对方掌心的药片。 

    由于发烧的缘故,他的脸色似乎比平时还要苍白,面颊却有些潮红,双眼紧闭,天生的长睫毛投下一排阴影,嘴唇微微张开,鲜红的舌头柔软湿润地、慢慢地舔过江波涛的掌心,终于沾到白色药片时,还因药品那令人不适的味道而微微皱起眉头。

    ——虽然发烧中的病人没有自觉,但这一幕,要多煽情就有多煽情。

     

    江波涛倒抽了口气,狠狠谴责自己对病人还能起落井下石杂念的禽兽行径,敛了心神,加倍仔细地给他喂水,确定药片都吞了下去,才觉得多少放心些。喂完水,又帮他把衣服脱了,按照网上说的,用温水浸过的毛巾轻轻擦拭他的身体,再帮着穿上睡衣,其间倒没有再度心猿意马,就是忍不住、特别特别地心疼。 

    打理完一切,哄着神枪手悄然入睡。

    试图离开时,他才发现对方的手指不知何时,像婴儿抓着最重要的宝物一样,把自己的衣角攥在掌心里,牢牢不放。伴着轻声叹息,魔剑士没有试图掰开那几根手指,而是就着半搂住对方的姿势,在他的床上默默睡下。 

    

    俗话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平时挺健康的周泽楷,这一病居然拖了五六天,情况时好时坏,差点被江波涛揪去医院挂盐水。好在随着每天服药和清淡饮食,感冒症状绝大部分已经消失;就是偶尔还会有点断断续续的低热,对年轻人来说,这应该不算什么。 

    其间杂志社给他打过一次电话,正式向轮回战队的年轻队长道歉,并说那个造型师已经被正式解雇,感谢他宽宏大量没有把小事化大,希望有机会的话能再合作。    

    周泽楷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不过还是“嗯”一声,表示知道了。江波涛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也不点破,笑着继续和他讨论战术安排。 

    后半赛季的比赛马上就要开始,经过半个多月的休整,如今众人的装备已经提升完毕。和上赛季比起来平均年龄低了一大截的轮回战队,正要走上他们第一次正式比赛的战场。

    

    轮回战队正副队长的战术讨论,照例以江波涛说、周泽楷听为主,不过和平时相比,今天周泽楷的话明显要稍微多一点。

    受等级上限提升影响,后半赛季的赛程被打乱了不少,轮回战队主场迎战玄奇战队后,将客场对阵联盟中一支季后赛常客战队——虚空战队。

    虚空战队的副队长吴羽策,和周泽楷是同期选手,两人从训练营时期开始就有点交情,当然对彼此的战斗风格、技术特色也都比较了解。

    所谓“好朋友就要在他肋上插两刀”,周泽楷努力地把所有自己发现的吴羽策的弱点都说出来,便于自家副队拟定针对性的战斗方案。

     

    结束战术讨论,江波涛照例收拾资料,认为自家队长久病初愈,坚决不让他帮忙。 

    周泽楷倒也不坚持,静静笑着,看对方忙前忙后。 

     

    有时候,他会像现在这样,身体内部到处都像被火炉灼烧,热辣辣的刺激传遍每一个细胞,炙热、疼痛、干渴……这些感觉全都交织在一起,缓慢而确实地蚕食着他的意志。纵然年轻的哨兵特别坚忍,也需要用极大的努力,才能控制住自己的言行,不让这样的异常表露分毫。

    那断断续续的低烧,并不是什么感冒的后遗症。 

    它有个哨兵们耳熟能详的名字。 


    结合热。

     

    —TBC— 


    

    PART.16.5

    

    又不在。

    宿舍另一张床,空着。

     

    明天晚上,就是后半赛季第一场比赛——轮回坐镇主场迎击玄奇战队。双方实力有一定差距,前半赛季对玄奇比赛也是大比分胜出,可以说轮回并没有把他们当成真正的对手,也没有特别针对他们做安排,备战思路反而更多地考虑下周对虚空的那次客场作战。

    本来,这个时间,轮回正副队长应该在宿舍观摩比赛视频,但最近两天江波涛早出晚归,经常人不在。

    

    周泽楷清楚,室友名义上是副队长,但干的却是队长的活,从受理粉丝团互动活动请求到与技术部商量装备调整,理论上都应该是他这个战队队长做的。因为队长太不会说话,江波涛就把所有这些烦琐任务一肩挑起,安排得很妥帖,从来轮不到他为这些事情操心。虽然江波涛来的时间不长,轮回俱乐部上到老板经理,下到普通训练营学员都很信任这个副队长,特别是队员们,有事往往不会跟队长说,而是向副队长倾诉一番。 

    这两天就是这样,方明华天天晚上都找江波涛出去,不知道商量什么事情,往往一谈就是几小时。

    

    看不到室友,有点寂寞。

    但更多地,是莫名的骄傲——那个人,今天也被大家信任着。

    自己那么喜欢的那个人……

     

    刚刚动了“喜欢”这个念头,仿佛尖锐刺痛一样的电流就沿着神经窜上来,无形的火焰瞬间在四肢百骸炸裂开,无法言说的热度席卷身体,顿时跌倒在床上,赶紧咬了一口嘴唇,才没让自己的神智被汹涌来袭的结合热俘虏。

    

    理智勉强保住了,但陡然涨起的狂潮并不会就此退却。

    年轻的身体诚实地反映了内心的饥渴,每一寸肌肤都喧嚣着、哭喊好想要那个此刻不在这里的室友。深深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平静些;但一发觉空气里残留了属于江波涛的气息,顿时就连肺部都热得发烫起来。

    不能根治结合热,至少缓解一点点…… 

    

    沙,沙,沙。

    在这寂静的室内,衣物摩擦的声音似乎被增强了一倍,在五感敏锐的哨兵听来,响得吓人。

    慢慢解开皮带,眼一闭心一横,直接把下半身衣物整个儿褪到膝盖,高热的皮肤接触到空气中的寒意,反而舒服地颤栗起来。想象着这是属于另一个人的手指,轻轻探到毛发丛生的地带,还没做什么,周身就一阵发烫,气息也跟着变得紊乱沉重,一波波热流不受控制地涌往下身。

    哨兵那特别敏锐的五感,此刻与酷刑无异。

    只是身体稍稍挪动,摩擦到床单,就有阵阵酥麻从接触的地方荡漾开。脑海中混乱地闪过那天落在眼睑上柔软湿润的舌头,病中抱着自己的手掌,总是那么温和的表情……修长的、灵活的手指或搓或揉……这是那个人的手指在抚慰自己…… 

    微冷的空气和灼热的指尖交错,过于鲜明的感觉直冲头顶,滚烫的情欲四处冲撞寻找出口,不成调的呻吟一点点泄露,却连自己都听不明白自己在叫什么,只得凭着本能的高手速快速动作……年轻的神枪手终于因那电流般连番击穿腰脊的强烈快感,模糊了神智。

    

    收拾好自己,周泽楷突然觉得有些羞耻,慌忙把窗帘和窗户都大大打开,好让房间里的空气尽快流走。

    直到室内树液般的气息基本散尽,他才放下心,重新关好窗户,为了镇定心神看起荣耀比赛视频——然后,不由得越看越专注,要不是室友回来,他差点就把比赛之外的事情统统忘掉了。 


    “明天对玄奇的比赛,我们让方明华多出点风头。”看到他有点迷惘的表情,江波涛笑着说明:“你知道他有个年纪比他大的女朋友吧?” 

    方明华和女友感情很好,天天晚上通电话,这在轮回战队人人都知道,队长当然也不会例外。 

    “他向女朋友求婚,女方父母不同意,觉得打游戏没前途。俱乐部特地安排他女朋友全家明天来看比赛,实地感受一下赛场的氛围和选手的受欢迎程度。我们也帮他一把,他能出场的只有团队战,可别让他倒了。” 

    明白所谓“俱乐部安排”大约可以读成“江波涛联系俱乐部帮他安排”,周泽楷只是拿黑亮眼睛看着自家副队长,默默点头。 

    

    +++ 


    尽管玄奇战队实力比较弱,但要在团队战中保护身为治疗的方明华,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在个人战和擂台战大比分落后的玄奇战队,似乎铁了心要在团队战扳回一城。

    甫一开场,玄奇的神枪手、元素法师、骑士、气功师便全力强攻方明华操作的牧师笑歌自若,双方短兵相接,战成一团。场面最混乱的时候,对方骑士在他身边开了十字军审判,剑盾乱舞,准备格杀治疗。十字军审判是骑士比较霸道的一招,攻击节奏全凭操作者自身掌握,因此抓不到固定的规律,而攻击力可以叠加走高,被控制在原地的笑歌自若,顿时险象环生。 

    正在这个时候,一枪穿云从旁边滑铲过去,紧接着一个膝踢再加回旋踢,竟是用枪体术和审判中的骑士打起了近身战。

    场上一片哗然。

    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一枪穿云居然真以神枪手脆弱的身板和骑士近身缠斗许久,最后在无浪一记地裂波动剑的掩护下,踏射加空中乱射,反而将骑士击杀。 

    这一击杀,令团队战再无悬念可言。

    最终轮回战队与玄奇战队的比分定格在九比一,要不是个人战失败了一场,几乎可称全胜。主场大胜让粉丝们激动万分,团队战存活到最后的周泽楷、江波涛、方明华三人,获得的掌声和欢呼尤其热情。

    “枪王”这个称呼,第一次在赛场上空回荡。 

    

—TBC—


PART.17

     

    周泽楷最近不对劲。

    虽然作息没什么改变,但经常找机会一个人独处,在一起的时候也偶尔显得恍惚——虽然在别人看来大概只是和过去一样偶尔发呆,但江波涛就是知道:不对劲。

    

    因为偶尔还会低烧,周泽楷最近精神没有以前那么好,加上哨兵的感官太敏锐,飞机起飞时显得很难熬。江波涛看到室友紧紧皱着眉头、难耐地晃脑袋,知道他耳朵疼,赶紧把空乘送来的口香糖喂到他嚼,顺便轻轻拍抚他的肩膀。

    作为飞机上难得一见的帅哥乘客,周泽楷得到了空乘们的高度关注,有个漂亮空姐迅速送来毛毯,另一个就不甘落后地走来询问要不要喝点水……虽然有失风度,但江波涛也只能苦笑着拦下她们:“不好意思,能让他安静休息一下吗?”


    看着身边盖着毛毯打瞌睡的室友,再看看另一边窗外慢慢从下方掠过的白云,江波涛禁不住陷入沉思。

    关于周泽楷的异常,他设想过很多情况,包括最荒谬的“该不会是结合热”——随即又否定了这个可能性。结合热产生时,天雷勾动地火,不逊于烈性春药的效果会让人意识里只剩下结合本能,在结合热状态下保持思考能力都困难,更别提正常生活、工作了。

    从先前对玄奇的比赛来看,周泽楷的战斗状态分明好得很,与骑士近身格斗不落下风,最后还华丽地来了个绝杀,那可不是陷入结合热的人能打出来的。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眼下他也没法把心思过多地花在周泽楷身上,马上就要对战强敌虚空,又是客场作战,这支刚刚整合起来的队伍有太多事情需要他操心。

    自家队长可不是什么没有自理能力的儿童,既然什么都没有和自己表露,应该有他不愿表露的理由;暂时就相信他,让他自己处理吧。如果打完虚空还这样,就和他好好谈谈。反正标记也差不多消失了,如果有必要的话,到时候还可以重新连接感情流替他化消情绪。 

    他想着,就暂时放开这件事,再次在脑海里复习战术安排。

    

    经过对玄奇一战的试验,江波涛觉得以周泽楷为核心的战术完全可行:年轻的哨兵不论全局观念还是自身执行力都是上上之选,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在讨论,早已烂熟于心,只需要通过一枪穿云的行动判断他的意图,第一时间安排好其他人的相应配合,再传达下去就可以。 

    想到这里,江波涛感到莫名兴奋。能更多地在赛场上发挥、能和新生的轮回战队一起走到更高的地方,这样的预感让他有些昂扬。

    

    顺利抵达虚空战队所在的X市,第一次来这里的年轻队员早已按捺不住兴奋,杜明和吕泊远甚至商量着打完比赛那天去看兵马俑,直到方明华拍了他们脑袋才安静下来。

    这是轮回战队新生后第一次遇上强敌,大伙又兴奋又期待,摩拳擦掌地,终于到了晚上。     

    

    +++ +++

    

    从个人战开始,轮回战队的勇锐就一览无余。 

    虚空的弹药专家全透明和枪炮师半透明,在无浪和云山乱面前真的成了全透明和半透明,没能做出太多有效伤害,就被送下了场。虽然个人战第三个出场的鬼剑士逢山鬼泣为虚空拿下了首胜,但鉴于李轩身为虚空战队队长,而他的对手仅仅是刚刚成为轮回正选的吴启,这一胜利也没能给虚空战队带来多少心理上的优势。

    擂台战双方互有胜负,演变成了守擂大将的对决:一枪穿云对阵鬼刻。

    这对训练营开始的朋友都不爱说话,而战斗风格又同样地激进,手枪的火光和太刀的利刃交织在一处,招式之间全无缝隙,解说员完全跟不上他们打斗的频率,只得说些基本情况:“一枪穿云上场时,鬼刻的生命还剩81%,这是一场基本势均力敌的对决!”

     

    最终,双方疯狂抢攻后,鬼刻倒下;此时站在场上的一枪穿云,生命仅剩11%。

    如果按血量来算,竟然是吴羽策小胜周泽楷。

    战斗中一个字也不曾出现过的聊天频道,这时有了四个字,来自鬼刻:“你怎么了?” 

    一枪穿云没有回答。

    

    双方下场,准备团队战。

    

    目前比分是四比一,轮回优势明显,而对主场作战的虚空来说,这个状况可谓非常不乐观。但他们也还有机会,只要把握团队战,就可以一口气拿下五分,反败为胜。

     

    轮回方面上场的是一枪穿云(神枪手)、无浪(魔剑士)、笑歌自若(牧师)、云山乱(柔道)、吴钩霜月(剑客),第六人残忍静默(刺客)。

    虚空方面上场的是逢山鬼泣(鬼剑士)、鬼刻(鬼剑士)、鬼灯萤火(刺客)、半透明(枪炮师)、守灵者(守护天使),第六人全透明(弹药专家)。 

    很巧,场上双方队伍首发人选之间居然没有一个职业重复;唯二同职业的,是虚空战队近两年渐渐声名鹊起的双鬼组合。

    经常看荣耀联盟比赛的观众顿时兴奋起来了。

    众所周知,双方职业重复率越低,战斗中的画面效果就越华丽,可能出现的对抗、配合形式也越多。

    虽然作为虚空主场观众,他们都相信虚空双鬼带领的队伍能在团队战中获得胜机,但轮回战队表现同样出色的话,比赛才会显得更有意义。

     

    观众席上纷纷挥舞着荧光棒做成的粉丝牌,其中虚空战队的占了多数,“虚空”、“逢山鬼泣”、“鬼刻”……居然还有一个牌子堂而皇之地写着“吴女士嫁我”,真不知道吴羽策本人看到会做何感想。    

     在看台一角,数量明显劣势的轮回铁粉也不甘示弱,直接打出了横幅,上面用夜光颜料涂着言简意赅的两个字:“枪王”,这是最近粉丝们给周泽楷和一枪穿云起的爱称。 

    就在双方粉丝热烈的期待中,团队战开始。


—TBC— 


PART.18

    

    战斗刚开始,虚空战队发起抢攻,攻击的目标非常特别,不是作为治疗的牧师笑歌自若,也不是作为绝对核心的一枪穿云,而是魔剑士无浪。 

    江波涛判断这极可能是佯攻,自己往一枪穿云方向移动以备策应,指示杜明的吴钩霜月和吕泊远的云山乱保护好牧师,伺机从对面的刺客鬼灯萤火上寻找突破点。

     

    但是,当脚下出现冰阵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这个判断可能从根本上就错了。只是佯攻的话,李轩这个第一阵鬼会如此大费周章,提前算着自己的走位来布冰阵?

    他心里一凛,无浪瞬间后跳并移动试图躲出冰阵控制范围,却发现枪炮师半透明已经抢到冰阵边,一记拔击让无浪浮空,留在了冰阵范围内,开轰格林机枪。

    无浪不得不往另一边使出银光落刃,同时拍出地裂波动剑,不求伤害,只求脱身。

    

    鬼刻! 

    在那个方向,有鬼刻和她的刀阵。

    鬼斩、月光斩、满月斩,刀阵加持下攻击力被大幅加强的一套连招,极其干净利落。 

    ——被压制得如此凄惨,倒不能说是江波涛和无浪太弱,虚空双鬼中的任何一个都足以和他势均力敌,双鬼拍阵更是联盟里数得上的麻烦对手,何况还有一个枪炮师对他疯狂输出。

     

    这时候,轮回战队的其他人分成两拨。

    一拨是云山乱、吴钩霜月和笑歌自若,这三名不是近战就是治疗,正在焦急地往这边移动,但是这几个职业本身就移动能力偏弱,同时虚空刺客和守护天使的干扰更拖慢了他们的脚步,相对于遭遇冰阵控制并正被三人痛殴的无浪,显然远水不解近渴。

     

    另一拨是轮回战队的核心,一枪穿云。由于刚才无浪是准备策应他才往这边移动的,一枪穿云和无浪距离足够近,以周泽楷的反应速度,理当及时施以援手,甚至可能反过来压制眼下全力攻击以至浑身破绽的鬼刻,从中寻到胜机。 

    但一枪穿云居然站在那里不动,愣了足足小半分钟,才一个滑铲冲过来。这时无浪所剩血量已经不多,眼看神枪手过来就将成为下一个被围杀的目标,他拼尽全力硬是读出一个电光波动阵试图牵制对方三人,随后就被一招卫星射线当场击杀。 

    

    无浪第一个退场,轮回顿时失去了实际上的指挥,虽然周泽楷的一枪穿云反杀了枪炮师半透明,但自己的血线也已经被压制。笑歌自若等三人终于赶到,迅速开始对他治疗。还没来得及拉起自己血线,枪王先使出双重控制重置了刚才击杀半透明的乱射,这次,枪口对准的是吴羽策的鬼刻。 

    与此同时,刺客鬼灯萤火开了疾行扑上去,舍命一击。

    与一枪穿云同归于尽。

     

    表面上,现在双方留在场上的人数和血量都比较接近,局势还算均衡;但轮回战队先退场的是无浪和一枪穿云,而虚空战队失去的只是半透明和鬼灯萤火,哪方损失更大显而易见。 

    接下来,是单方面的剿杀。 

    

    最终比分四比六,虚空战队胜。 

    

    +++ 

    

    作为战术组织者却被第一个击杀,江波涛第一反应就是转头看旁边控制台的周泽楷。从这个角度,没法看清对方的脸;而画面上,一枪穿云正十分专注地全力对抗对方三人。 

    刚才那诡异的静止不动,好像不存在一样。 

   

    不到十分钟,团队战就结束了。

    这次战斗最大的亮点无疑是鬼灯萤火的舍命一击,此前成功压制一枪穿云血线的虚空双鬼,以及第一个完成击杀的枪炮师半透明,也都受到了粉丝们热烈的欢呼。 

    这是虚空的胜利。 

    

    轮回战队其他人回到休息室,周泽楷和江波涛则照例得接受采访。客场败战,又是被逆转,记者们的问题明显比上一场要刁钻,现场复杂的感情流也有不少令人不快的情绪。 

    周泽楷本来就以无口出名,今天更像锯嘴葫芦似地一言不发,江波涛见状,赶紧接过问题:把团队战失利归咎于队伍人员调整不久尚需磨合;对虚空战队的胜利表示祝贺;并表示个人战和擂台战的战果足以显示轮回战队是有实力的,只是还需要点成长的时间,最后许诺接下来的战斗会更全力以赴。   

    平时,江波涛代替自己说话时,周泽楷通常静静看着他笑,今天却只是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受到了打击吧……

    江波涛决定不追问一枪穿云那小半分钟的静止,让他恢复一下心情。 

     

    但显然,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份体贴。 

    

    轮回正副队长接受完采访,返回休息室的途中,遇到了意外的人。虚空战队的副队长站在路中间,浑身散发出“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的气息。 

    周泽楷停下脚步,局促地偏开脸,回避他的视线。 

    吴羽策拿眼刀狠狠剜他一记,不由分说,拖了人就走。 

    

    这是当面抢人吗?!江波涛哪里见过这种情况,虽然吴羽策是周泽楷以“朋友”来定义的人,但眼下,对方展露的感情流,分明是满满的怒不可遏,这可就太危险了。 

    他第一反应就是上前阻止,但是,被拉住了。

     

    “让他们谈谈,没事的。”

    拉住他的人是李轩,虚空战队的队长,联盟第一阵鬼。 

    虽然顶着这么响亮的名头,李轩本人只是个看上去比较好脾气的普通男人,特别随意地站在走廊边,如果不是他出声拉人,江波涛几乎都没发现他的存在……

    啊。 

    这才想起,李轩也是名向导,他和身为哨兵的吴羽策是荣耀竞技圈内公认的一对,既然对方的向导都发话了,那应该确实不会有事才对。 

    按捺下担心周泽楷的心情,江波涛和第一阵鬼聊起了天。没过几句,他就问起今天团队战上,那个令他十分意外、但结果特别有效的安排。 

    

    “前辈,请问你们怎么想到先集火我的?是我看上去特别容易成突破口吗?” 

    “那个真没……其实平时一般先打治疗,今天是因为阿策发话了。” 

    “吴副队?”江波涛有点意外,“他怎么说?” 

    李轩宽厚地笑:“‘干死江波涛!’”

   

    —TBC—


评论(18)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