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准星 PART.15

想了想还是单独发出来,不等16一起了。

至今为止最恶趣味的一章 XDDD


PART.15


周泽楷看到熟人的时候表情会变得自然。

这一意外的发现,为正烦恼于拍不到好表情的摄影师,提供了最现成的解决之道。


“靠在墙上,腰扭一点,看过维纳斯像不?像那样,带点S形,很好!左手插进裤袋,大拇指留在外面……右手从下摆伸到衣服里,摸自己的腰……对,别动啊,别动!助理,给他调整衣服下摆,盖住一点手指就行。”

摄影师对着镜头仔细看了一番,继续安排,“这次的主题是初夏诱惑,表情要柔软一点……江副队,辛苦你,站到这个位置,好,就是这里。周队长看着他,想象自己正在看最喜欢的人,有点害羞又忍不住地高兴……表情非常好!就是这样!”


“很好!带他去换套衣服……就那套白衬衫好了。”摄影师一声令下,周泽楷被助理带进试衣间,江波涛这才大大松了口气,在旁边的道具椅上坐下,觉得刚才这番折腾实在有点难熬。


故意被安排成诱惑姿势已经杀伤力惊人,何况还露出那种表情?

最关键的是……

周泽楷,是本色出演。

想到这里,魔剑士有点无奈。

年轻的神枪手实在不是什么擅长隐藏心事的类型。就算切断了感情流联系,就算他什么都没有说出口,眼神和表情也骗不了人。每次看到自家副队长,连那双黑亮的眼睛都会特别有神采些,就差没在脸上写“喜欢你”几个大字了。即使别人都没发现,从进队起天天朝夕共处的江波涛,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对此,他感觉很复杂。既不愿屈服于向导身份,和周泽楷发生更进一步的关系;又没办法改变眼下几乎和对方绑定的状态,只能仗着对方也没明白表露心迹的状态,暂时维持原状。而周泽楷的恋心偏偏那么干净,相处的每个细节都那么温柔,不但完全不会引起不快,反而让人觉得感动又怜惜。

不管是不是符合自己本意,确实,一天比一天更受对方吸引。


“江副队,江副队!”

被喊声从沉思里唤回,江波涛这才发现摄影已经继续开始,便急急忙忙站到摄影师指着的位置,这才去看那个被拍摄的人……


周泽楷穿着一件领口半敞开的白衬衫,斜倚在道具沙发上,左手作势掀开衣襟,指尖正好压在清晰的锁骨上;右手随意地放在沙发扶手上,左腿屈曲,右腿自然伸直,显得特别修长;脸上则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柔情似水地看着他。

这是巴雷特狙击吧?还带爆头的……

还没等心脏瞬间差点停止跳动的江波涛在内心吐槽完毕,摄影师又指示助理:“浇点水!”

马上就有一个工作人员走过来,熟练地拿起旁边一个大喷壶,往周泽楷身上浇水——原来那壶还真是浇水用的啊?

被打湿的白衬衫有些透明,包裹在布料内的白皙肢体,若隐若现。

江波涛只觉得右手腕上被标记的部分火辣辣地滚烫起来,莫名其妙地开始魂不守舍,茫然想着:这又换衣服又浇水的,可别感冒了啊……


总算坚持到拍摄结束,又陪着周泽楷接受专访。

照片主题那么奔放,访谈内容倒是比较正常,无非是一些常规话题,再加上对战队在季后赛表现的期望。面对记者的问题攻击,轮回战队的正副队长充分发挥了“领导指示,下属解释”的战术风格,大部分问题的回答模式都是周泽楷先提纲挈领地说两三个字,再由江波涛进行大篇幅的扩充和说明。

看他做了这么多扩充说明,记者深感满意,写了满满好多张纸;周泽楷则坐在一旁,仿佛事不关己似地,暖暖地看着他笑。


终于连专访也搞定了。

明明只是在现场当个大型拍摄道具,再客串一下翻译扩写机,江波涛却有种全身精气都被什么小妖精吸干了的错觉,累得不行,一进化妆间就坐在角落,等周泽楷卸妆。

可能是因为卸妆相对化妆要简单一些,造型师没有自己动手,而是让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助理小姑娘给他卸。没过多久,助理小姑娘就发出惊叫,江波涛赶紧抬头望过去,瞬间觉得头皮发麻。


坐在镜前的周泽楷,仰着脸,大颗大颗的眼泪不停往下掉。


江波涛两个箭步就到了周泽楷跟前,没顾上旁边吓得僵住不动的助理小姑娘,慌忙捧起他的脸,觉得自己的从心脏到指尖都在颤抖。

看到他过来,周泽楷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眼泪倒是掉得更厉害了。注意到他左眼眨动特别快,江波涛判断他是眼睛里进了点异物,留神看了下角膜没有损伤,这才稍微放下点心。


哨兵五感那么敏锐,眼脸内自然加倍敏感,进了异物掉眼泪,只是正常生理现象,没什么好大惊小怪——但是,就算这样跟自己说,还是忍不住又心疼又愤怒,不但生气造型师不负责任,也生气助理小姑娘毛手毛脚,还生气自己明明在旁边怎么就没看好他。


这时造型师也跑了过来,拿着几根棉签:“小姑娘没经验,有根假睫毛掉进去了,我这就给他弄出来……”

周泽楷拍开造型师的手,扭过脸去,根本不让碰。

心知这名造型师先是当面侮辱荣耀竞技,后又不负责任把人丢给助理卸妆,已经深深惹怒了他,江波涛自然不肯让自己人受委屈,难得带上了几分怒气,沉声说:“走开,我来。”


虽然放了话“我来”,但江波涛其实不太懂得应该怎么办。好在周泽楷异常配合,任对方一手托着自己的下巴,让他仰起脸,另一只手翻开他的眼皮——这个动作绝对谈不上好受,他硬是忍着,总算没有眨眼。

找到了沾在眼脸内侧的假睫毛,怎么取出来?

长这么大,江波涛可从没用过棉签这东西,而眼睛这地方,绝经不起半点闪失。

他踌躇了几秒,一手按住周泽楷的肩膀,一手托牢他的下巴,稍微低头,凑到沾了假睫毛的地方,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把那根侵入物舔了出来。


最敏感的眼脸内侧接触到柔软湿润的物体。

意识到那是什么,周泽楷只觉得脑袋里轰地一下,仿佛世界上都没有自己了。


—TBC—


评论(10)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