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准星 PART.11~12

PART.11


江波涛惊讶地抬眼看去。

周泽楷呆呆站在那里,深深低头看着地面,大概是自己也发觉这个举动有多不寻常,他整个人都有些瑟缩,看上去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但右手还是抓着江波涛的手腕,半点要松开的意思都没有。

试着探寻他的感情流,结果里头什么都没有。

这个时候,他的情绪竟是一片空白。

轮回新上任的副队长叹了口气,对门外的两个人露出带着歉意的笑:“不好意思,现在不是很方便,明天可以吗?”

客客气气送走两人,关上门。

这个过程中,周泽楷始终愣在那里,活像尊精美的蜡像。


明明突然被标记的是我,怎么被吓到的反而是他啊……

江波涛无奈地想。

他用唯一自由的左手,轻轻拍打对方仍然死抓着不放的右手手背:“小周?回魂了,小周!”

周泽楷这才有动作,却是像触电一样弹得老远,眼睛睁得很大,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又看看江波涛的手腕,嘴唇开了又合,开了又合,但一直到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从他那边,浓浓的困惑和茫然席卷而来。


年轻的向导突然觉得有些头痛。

如果周泽楷的反应稍微正常一点点,他就可以说服自己,那纯粹是轮回的队长因为担心自己安全而做的追踪信号,没有任何多余的意思。但是,他现在的样子,就差没在脸上写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标了”几个大字了。换句话说,刚才那个,就是他下意识的行为,无误。

所谓下意识,通常也可以用另一个词来代替——

本能。


无视于他的烦恼,周泽楷依然一片迷茫。

没有想过要和江波涛结合,当然也就不应该标记。一直到实际那么做了之前,这个念头他连动都没有动过;结果在听到“不回来”三个字的时候,身体擅自就行动起来了。

事实上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弄清楚情况。

到底,为什么……?


肩膀被轻轻拍了两下,心中迷茫的情绪渐渐淡了。

意识到对方正在替自己化解情绪,突然感到很抱歉。尽管连自己都不清楚原因,但是擅自标记了对方,一定给他造成了困扰吧?

即使被莫名其妙标记了,还是会先安慰自己,帮自己化解情绪——这样的人,明明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让他困扰的。


想道歉,想解释,但又不知道应该应该怎么说。

最后,只深深低下头,急促地说了声“对不起”。

“别这样,没事。”江波涛露出一贯的温和微笑,不动声色藏起右手,小心地没有露出腕部被抓出的暗色痕迹,免得他心里难受,“你那是怕出事一时着急,千万别想太多。”

周泽楷忽然抬起脸,黑亮黑亮的眼睛一眨不眨望着他,望了好一阵子,才十分认真地说:“……好。”

对着那认真眼神,魔剑士的心跳,莫名其妙地漏了一拍。


尽管多少有些尴尬,不过勉强也算把这个标记以“为防出事留下搜寻记号”的名义蒙混了过去。

江波涛松下这口气,顿时觉得累得要命,索性准备去洗个澡,可能的话,尽量冲淡一些标记的气味,然后好好休息。

他刚走进洗手间,年轻的神枪手就用最快的手速,打开手机挂上QQ,给好友列表里最可能帮上忙的那个名字发了消息。


一枪穿云:

标记了,

打完这三个字,想了一下,拿不准是接“为什么”还是接“怎么办”,索性直接按下发送。

一面看着手机,年轻的哨兵又有点走神。

本来自己会相信江波涛的话。

可,心跳声……

那个人的心跳声,他每天都当作安眠曲来听,对它的频率简直太熟悉了。所以,不管他的心跳是快一点还是漏一拍,马上就能听出来。

就算表情和声音都没有异常,但是说谎时突然变快的心跳声,怎么躲得过哨兵的耳朵?

尽管知道是在说谎,周泽楷也并没有拆穿,只是默默地接受了那种自己也知道不是事实的说辞。

虽然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标记对方。

不过如果江波涛希望他那么认为,他就愿意装成他希望的样子。

没过多久,企鹅图标闪动起来。


鬼刻:

周泽楷?!你被盗号了?发生了什么事?


一枪穿云:

没。


鬼刻:

好吧,相信你是本人了。你标记了谁?


一枪穿云:

江波涛。


鬼刻:

哦,以前贺武的。标记了就结合啊。


一枪穿云:

不想。


鬼刻:

不想什么?说清楚,你这毛病怎么还跟训练营时一个样?


一枪穿云:

……结合……


鬼刻:

把人标记了,又不想跟他结合,现在跑来问我要怎么办?


一枪穿云:

嗯。


鬼刻:

你也差不多一点!当标记是N次贴,没事贴着玩?标记一旦打上,少说也十天半月消不掉,别人会困扰的!


一枪穿云:

对不起


鬼刻:

和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对他是怎么想的?用五个字以上的句子说。


一枪穿云:

在一起。一直。


鬼刻:

……你知道自己喜欢他吗?


鬼刻:

蛋疼。我和老李那时候也无非说了句想在一起,还比你少个“一直”。


鬼刻:

人呢?


鬼刻:

怎么下线了?不是直接跑去办事了吧?!


—TBC—









PART.12


你知道自己喜欢他吗?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周泽楷手指不自觉一松,手机就那么摔在地上,后盖和电池掉了出来。

应该很意外,但又似乎一点都不吃惊,隐隐约约想着“原来是这样”。其实早就很明显,对他的所有温柔细节都记得一清二楚,听到他的心跳声就觉得无比安心,希望能够始终像那样在一起……甚至,也许,可能,在第一天的时候就喜欢上了也说不定。

因为过得太舒心,从来没有想到过给这份温软的心情下定义,最后身体反而先一步行动,不经思考就给对方打上了标记。


年轻的哨兵捡了散落的手机电池和后盖,坐到自己床上。

知道自己的心情,也就明白了江波涛要把标记说成“为防出事留下搜寻记号”的原因。

那是毫无疑问的回避和拒绝。

早在认识第一天,就明明白白地说过:“我并不想和你结合,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

一边想着认识以来的每一件琐细事情,一边仔细地把手机装回去,重新开机,但没有再登录QQ。连一丝感伤都没有,神枪手已做好决定:这种心情,不能也没必要表现出来。


已经洗完澡的江波涛从浴室走出来,整个脸被热气蒸得有些潮红,头发还很湿,在衣服上晕了一小块。大概是洗澡时间有点长,口干,他倒了杯水,一仰头就咕嘟咕嘟喝起来。

透过眼角的余光,魔剑士戴着护腕的手腕、拿着杯子的修长手指、时不时滴落水珠的发梢、灯光下特别柔和的面部轮廓,乃至随吞咽动作微微滚动的喉结,全都被收入了另一个人眼底。即使中间隔了好几米,哨兵敏锐的嗅觉依然精准地捕捉了对方身上的气味,在清新的肥皂、牙膏和洗发水气息之外,还有原本属于自己的、标记的味道。

这些早就司空见惯的细节,突然间在脑海里十倍百倍地被放大,随着思绪的碎片疯狂旋转起来。

喜欢。

胸口好像被什么温暖的东西充满,神枪手赶紧收回视线,一面反刍着刚才的景象,一面像过去每一次情绪纷乱的时候那样,侧耳倾听室友的心跳,试图平静下来。

一下,两下,三下……

江波涛的心跳声依然那么平稳,但他却反而越听越心乱。

喜欢。

这个刚刚明白的词,就像隐藏在掩体背后的猥琐流敌人,总是异常狡猾地突然冒出头来给自己一下。

——周泽楷想到这里,果断在心里给这个可恶的假想敌甩了一发巴雷特狙击,再补了一记乱射,仿佛脑海里的复杂心情全都被KO下场,这才觉得出了口气,舒心地笑起来。

+++

如果是在以前,神枪手的心情这样迅速变动,身为向导的江波涛肯定会有所察觉。但是,今晚被某个突如其来的标记打得措手不及的,并不只有神枪手一人。

因为周泽楷当场愣住了,所以只好先去开导他;其实江波涛又何尝真能冷静看待这件事?某个意义上来说,他的心情比周泽楷更复杂得多。

就算刻意不去在乎,手腕上被标记的地方也有特别的热度,不止散发出熟悉的气息,更直接在皮肤上宣扬其存在感,时刻而隐约地刺激他的神经。那不是什么不舒服的感受,一定要说的话反而更接近某种愉悦,有点像猫咪柔细的毛轻轻拂过,软软的,痒痒的……周泽楷的头发,搞不好也是那种触感?

停!!

江波涛打开水龙头,直接把脑袋伸过去冲,热水柱打在头发上,带下许多白色的洗发水泡沫。转动脖颈,让水柱能照顾到全部头皮,却在温热柔软的水柱经过太阳穴附近时,不期然想到过去头痛时周泽楷为自己按揉头部穴位的指尖。神枪手的手指修长,指节分明,在键盘上动作敏捷而有力,为室友按摩穴位时却总是小心地控制力道,按得很轻很轻。

注意到思绪又绕回对方身上,江波涛忍不住暗暗苦笑。标记本身就带有大量信息素,对向导而言几乎与荷尔蒙无异,自己当然不可避免地会受到很大影响。

何况,对周泽楷……他原本就有些动心。

行事低调、性格温和的神枪手,特别不擅长表达,以至于有时候看上去显得软软的、呆呆的,感情流也特别单纯,十分好懂。但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就算在污浊的负面情感围攻下濒临崩溃,斗志都没有半点扭曲,反而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几乎靠一己之力带起了这支轮回战队。相比之下,年轻哨兵那超人一等的能力、犯规级别的容貌,反而是非常不重要的方面了。

但是,说到底,也就只是动心罢了。

大致擦了擦身体上的水,江波涛开始套衣服,出去之前,又有点犹豫。由于被标记的缘故,周泽楷的感情流在传给自己时将会得到大幅增强,只要稍微一不谨慎就会受到太多影响,这很可能会造成进一步的动摇。

和两个月前不同,现在的周泽楷情绪越来越稳定,早已不怎么需要自己的化解,为了避免被动摇——他默默切断了与哨兵之间的感情流联系,再用特地带进来的护腕遮住手腕上已变成青紫色的痕迹,这才走了出去。

不再能感觉到室友那种单纯的情绪,让江波涛有些不适应。精神上微妙地有些干渴……似乎是为了掩饰这点,他倒了杯水,咕嘟咕嘟喝起来。

周泽楷正坐在自己床上看手机,可能是在刷微博什么的吧?难得能在他脸上看到这么丰富的表情,一会有点迷茫,一会有点生气,最后还笑了起来。

明明已经不能感觉到对方的情绪,但看着神枪手精致面孔上浮起的笑容,魔剑士也忍不住跟着扬起唇角,笑得特别温柔。

虽然周泽楷是个哨兵,但和他在同一屋檐下的感觉确实非常愉快。

江波涛想着,便放下了被标记这个小插曲。


—TBC—


评论(3)

热度(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