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准星 PART.9-10

PART.9


江波涛的到来,并没有掀起想象中可能出现的波澜。

这个温和的年轻人来到战队第一天,就准确地把所有人和他们各自的姓名、角色名、职业对上了号,遇到老队员时一口一个某某前辈地亲热招呼,对像佟林这样的退役选手也非常客气。

由于刚刚转会过来还没有自己的角色,魔剑士的许多训练项目尤其是对战类训练无法进行,时间上很是自由。他没有因为战队未及时安排角色、无法按计划训练就顺理成章地摸鱼,而是用最枯燥乏味的手速和基本操作练习代替角色训练,别人进行对战训练时,他就默默观战,打完之后认真倾听复盘点评,有时还在本子上记录一下。

江波涛说话时总是带着笑意看着对方,仔细倾听,听完后才发表自己的观点。就算不赞同对方的观点,他也说得极尽委婉,更从来不会对任何人的任何意见表示轻蔑。

他似乎有那么一种天赋,无论说什么都显得十分真诚,而且言之有物。即使说出“某某前辈真厉害”这种司空见惯的套话,也会跟上一句“昨天的训练赛,对方倒地时那个舍命一击的时机抓得太准了”,作为比较具体的补充。

自从去年周泽楷大显身手,轮回战队就有了个“一人战队”的别名。神枪手的战斗风格相当勇锐,队里其他选手承担的压力巨大不说,而且经常吃力不讨好,更屡屡承担外界的无端指责,背起“猪一样的队友”骂名,像这样真诚又言之有物的赞美,倒是很久没有听见了。虽然不至于听到几句好话就解开心结,但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句话,放在哪里都通用。

私底下,反感周泽楷的老将们依然用“那个向导”来指代江波涛,对他的态度也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评断,但是当面,那些恶意言论却渐渐不再有了。


表面上看,江波涛在战队里表现得游刃有余,简直好像三教九流都能周旋的老练交际花。事实上,每天回到宿舍,他都忍不住倒在床上,觉得自己的精气全都被人际关系这个小妖精抽干了。

作为一个向导,感应他人的情绪,是能力也是本能。为了让交流更有效,江波涛最近更是特意接收别人的情绪,从中梳理出自己需要的讯息,再妥帖地应对。

虽然直接化解对方情绪的做法只能对相容性好的哨兵生效,但仅仅是随时了解对方情绪本身,在人际交往中也已经是BUG级别的技能;可是,这就无可避免地需要任凭他人感情流涌入,这对向导来说是一种很大的负担。

尤其是和某几个选手打交道的时候,不得不接收那些带着污浊恶意的猜疑、蔑视、厌恶等负面情绪,简直像把脸颊送上去任凭对方随便扇巴掌一样痛苦而屈辱。江波涛有自信,即使这种时候,自己的笑容和应对也不会露出破绽,但是确实累,甚至连身体状况都会受到影响。

年轻的魔剑士性格算得上外向,平时也很喜欢和他人交流,但言不由衷又具有明确目的性的对话例外。队里人际关系那么复杂,只有在和几个年轻的替补队员说话时,他才能觉得开心点——那些人的感情流积极又明朗,和言论高度一致,交流起来愉快而轻松。


江波涛不但忙着努力经营队内人际关系,还经常给室友传授和他人来往的诀窍,即使在多人对话中也时不时征求周泽楷的意见,丢给他几个问题,想方设法把沉默的神枪手拉进对话中。

但是周泽似乎并不怎么适应,他已经很努力地按照江波涛的指示,尽量多和人打招呼、多表达自己的看法——不过,经常是他好不容易开了口,对话反而变得更难以进行下去。对这点,周泽楷自己也感到很懊恼,觉得辜负了室友的多方指导。

江波涛倒是很看得开:如果几个交流诀窍就能让周泽楷口若悬河舌灿莲花,那才是咄咄怪事。通过这阵子他多方设法,轮回队长已经充分地在全队人面前暴露了那几乎为负数的语言天赋。虽然对神枪手本身来说,这个过程接近羞耻PLAY,但是,让大家都明白“队长超级不善于说话”,总比让他们任意地脑补成“队长冷艳高贵不屑于说话”好太多了。


从白噪音发生器里传出轻浅的水流潺潺,这本来是为安抚哨兵精神而设计的装置,也有效安抚了眼下正感到疲劳的向导。

谁都没有说话——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通常都是这么沉默。江波涛像往常一样仰躺在自己床上休息,在周泽楷那单纯到不能更单纯的安宁感情流中享受片刻精神舒适,难得地什么都没有想,放空了心思。


江波涛做的一切,周泽楷都看在眼里。

尽管知道魔剑士为了缓和队内的气氛努力到拼命的地步,他却没能帮上多少忙,甚至连“谢谢”两字,都找不到机会说,也说不出口。

看着此刻室友完全不加掩饰的疲劳,周泽楷想了想,走过去,坐在他身边,小心翼翼伸出手。

还没有洗脸,皮肤温热的触感中带着一点点皮脂的油腻,皮下血管在手指按压下,传来轻微而均匀的跳动;早已听惯了的心跳声,只在最初皮肤接触的时候乱了一瞬,紧接着就恢复了那种平稳的节奏……周泽楷一面慢慢地替室友揉太阳穴,一面悄悄吸口气,嗅着对方身上传来的气息。

如果时间就这样静止就好了。

他有点突兀地想着。


不论如何,时间还是在飞速流逝。

冬天还没有结束,一个爆炸性消息就在荣耀联盟各俱乐部间传开:

荣耀将开放新大区和新的资料片,与此同时,游戏里的等级上限将从65级提升到70级。荣耀联盟方面已经宣布,由于等级上限提升,本赛季后半截的比赛将往后顺延半个月,以便各战队做好响应的准备。

等级提升,不仅仅会带来新的副本、新的NPC、新的地图;对竞技圈选手来说,更意味着各职业属性的变化、技能的变化、装备的变化,并将由此带来配合的变化、战术的变化。


在轮回战队内部,才刚刚因为江波涛的加入而缓和了一点的氛围,马上又变得剑拔弩张起来。大部分选手嘴上不说,表面还是和和气气,但心里却打起了鼓。因为,大家都清楚一个事实:

等级上限提升,也是一个进行人员调整的好时机。


—TBC—



名词解释补充:

标记:

    哨兵认定自己的向导时,本能地进行标记,即通过肢体接触在对方身上留下自己的气味,标记气味可以保持一段时间,进行标记的哨兵能一个比较大的范围内追踪被标记的向导,因此通常被认为是结合的准备步骤。 

    

    PART.10

    

    薄冰激流。

    轮回战队内部的气氛完美地诠释了这四个字,表面上选手们还是那个样子,但仔细一看就能发现,其中大多数人脸上都带着几分焦虑。

    就在几天前,俱乐部已经明确表示,将在后半赛季开始之前对战队人员做一定调整。至于这个调整根据什么来决定,俱乐部经理只告诉大家:会综合比赛表现、训练成绩、练习赛情况以及他人评价进行调整。他还特别强调,包括队长在内,所有人都可能成为调整对象。

    这话一出,人人自危。

    在训练室里主动加训的选手明显比过去多得多,过去不那么让人重视的练习赛,现在也个个全力以赴。 

    从这个角度看,人员调整的消息对战队来说,算是个良性刺激。

    当然,也有人“不失时机”地在背后散布谣言,认为这个调整是“某些人排除异己”。这种言论没有逃过周泽楷异常敏锐的五感,不过神枪手也只能装作不知道,小心地避免和造谣者接近。 

    

    差不多就在这个时候,已经进入轮回战队一个多月的江波涛,终于拿到了自己的角色。

    魔剑士,无浪。 

    由于正好遇到荣耀庆祝新版本的特别活动,无浪虽然只是由三界六道工会赶着时间练出来的速成号,却拥有不俗的4820点技能点。对此,江波涛不能不说有些喜出望外:跟他在贺武战队时使用的角色比,无浪足足多了将近200点技能点,好几个重要技能都可以点到更高的级别。

    有了角色,就要尽快上手。江波涛也加入了加训大军,天天在训练室泡到晚上才回宿舍;就算回了宿舍,往往也满脑子新技能如何运用,很少能分心去想其他事情。 

    周泽楷由衷替他高兴,也跟着天天泡起训练室。神枪手是在70级有较大变化的职业之一,最终大招由先前的范围攻击技能乱射,变成了单体的巴雷特狙击,而且命中目标头部还可造成双倍伤害。

    过去,周泽楷最为人称道的技术手法,就是利用精准的高速操作,将乱射的攻击范围局限在狭小的区域里,造成单体攻击的效果,使神枪手这一单体爆发能力略欠缺的职业变成了真正的绝杀制造者。如今神枪手真的被赋予单体爆发技能,外界便有传言,认为周泽楷的技术优势将会因此不那么明显。

    不过,轮回战队的人却知道,如今的周泽楷,反而变得更强了。信息过载情况已经好久都没有出现过,不论是基础操作还是队内对战,成绩都一枝独秀。由于神枪手的能力太强,状态又实在好得太离谱,担心队内练习赛成绩太难看的选手们,输了几场后,便有意无意地回避和他打比赛。

    最后,每天陪他PK的,只剩下江波涛和他的无浪。 

    

    魔剑士和神枪手PK,距离上天然地吃了亏,本质上魔剑士更多地是一个控场职业,证据就是有大量范围攻击技能,移动能力又比较欠缺,明显不如作为强力DPS的神枪手适合单挑。周泽楷职业占优势,装备、手法又都压制性地强,更不会在PK中想到退让二字怎么写,结果就是江波涛每天都被他抽得很惨,十次里能赢一次就算是人品爆发了。 

    

    大大的荣耀两字。 

    “又输了啊!”有点无奈,刚才银光落刃的时机绝对没有问题,但是一枪穿云押枪的节奏根本是变态级,无浪当时是残血被打飞,自然别妄想能活着落地。暗自决定明天要找别人稍微胜个一两场免得练习赛成绩太难看,江波涛笑着摘下耳机,“唉,那个时候不该冒险。想把你引到波动阵里,结果吃了一记狙击爆头,真是太二了我。” 

    周泽楷看着他想,当时如果魔剑士不出波动阵,自己势必要抢攻,确实就没有这么容易获胜,于是点点头:“嗯。” 

    已经渐渐习惯他这种只抓重点的思考回路,江波涛完全没把这个“嗯”当成对“太二了”的回答,看看时间不早,拔出账号卡和他一起回寝室。 


    就这样过了一阵子,战队人员调整的结果通知下来了。

    周泽楷继续任队长,角色一枪穿云;原本的柔道选手和牧师选手均被调整到二线,由本是替补的吕泊远和方明华分别接手他们的角色云山乱和笑歌自若;最让人意外的是,入队不到两个月的江波涛,任职副队长,角色无浪。 

    除了队长不变,这样的人员变动,几乎等于重构了轮回战队。 

    这个结果当然并不是人人都能接受,被调整的两名选手当场很愤慨地表示,自己还能打完这个赛季,不想这么早退下火线。    

    

    当天,江波涛像往常一样在宿舍里想着战术方面的问题,突然注意到不属于室友的、在印象里曾经不怎么友好的熟悉感情流。现在,那感情流里面交织着困惑、犹豫、后悔、愤恨,更多的却是说不出的决心,一点一点往这边流动。

    周泽楷早已疑惑地抬起头来,看着门,渐渐地,他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为了让感官敏锐的哨兵尽可能拥有一个安静的休息环境,这间宿舍和其他人的距离相当远,不存在路过的可能性。而且现在来的这两个人…… 

    发现他一脸如临大敌,魔剑士安抚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门外传来敲门声。

    江波涛打开门,发现门外有两个人站在那里,正是这次被调离正选阵容的柔道和牧师,同时,也是两名一直不怎么和周泽楷对盘的选手。 

    “江副队……能借一步说话吗?” 

    江波涛有点意外。

    仔细分析对方的感情,并没有针对自己的恶意,倒是有种恐惧——大概是害怕周泽楷吧。不管怎么说,在他们的记忆里,轮回的队长可是个曾经赤手空拳打伤人的哨兵。 


    在江波涛开口答应之前,周泽楷先从旁扯住了他的手腕。神枪手难得地一脸慌张,说不出话,只是一直看着他摇头,眼神里几乎有些祈求。 

    “小周……”江波涛轻易感觉到满满的担心和紧张,有点好气好笑,又有点说不出的感动心软,放柔声音,轻轻哄他,“没事的,相信我,嗯?我又不是不回来……” 

    瞬间,周泽楷的感情流异常增强,充满了焦虑和恐惧。同时,被他握着的手腕火热无比,精神上的强烈冲击让江波涛差点眼前一黑,仿佛全身知觉都被那里牵引。 

    他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周泽楷标记了他。 

    

—TBC—   


评论(5)

热度(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