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准星 5~6

PART.5


没进宿舍楼,周泽楷突然停下脚步。他转过脸来,看了看江波涛的肚子,稍稍皱眉,又踌躇了一阵子,最后说:“……吃饭?”

甚至不需要读取他的情感,魔剑士就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他肚子饿得太久,发出轻微的声响,被哨兵听到了。


既然周泽楷都这么反应了,肚子咕咕叫肯定是事实,但那声音明明轻到连自己都听不见,大部分人都会聪明地装作没有听到吧?起码也不会这么明显地去看别人肚子。

江波涛忍不住微微一笑,随即想到:

作为向导的自己,当然能彻底相信神枪手这个反应完全出于善意;但如果换了某些场合、某些人,搞不好反而会恼羞成怒也说不定。


尽管只接触了几小时,他似乎已经能够推想到一些事情。

也许,周泽楷精神状态这么糟糕、对“队长”这个词反应那么激烈,是因为那个哨兵们特别容易遭遇的问题——人际关系。

联想起曾在俱乐部大楼内接触到的恶意洪流,江波涛压下胸中近乎于确信的设想,笑着对周泽楷说:“嗯,那就先去吃饭好了。”


走出轮回俱乐部后门的同时,江波涛就后悔了。

冬季的S市有种透骨的湿冷,而这天晚上,大概是因为白天刚下过雪,时不时刮过的风显得分外凛冽。

他自己还好,穿的是厚厚的长大衣,还有手套;周泽楷身上的却只是一件风衣,一双十指修长的手就那么裸露在寒风里。虽说他是个哨兵,但在怕冷程度上可和普通人没啥差别——莫如说,由于五感过于敏锐,周泽楷对温度的感知程度,反倒会比普通人更强烈。


好冷——

周泽楷没有这么说,但是每次寒风刮来的瞬间,他因感到寒冷而难受的情绪,却都直接地、无法掩饰地传到了江波涛这里。

那种不舒服的感觉露骨而真切,就像受冻的是自己一样。

早知道他这么冷的话,无论如何都应该先回宿舍,至少可以取点御寒衣物。江波涛不无懊恼地想着,遥望着前方的灯光——那看起来像是小饭店的灯光,还远在街道的那一边。


他拉了一把周泽楷,摘下双手手套递过去。

神枪手见他反而光着手,慌忙摇头,不肯收。

“又没说送你,怕什么?”举起放在衣袋里的左手,示意自己可以把手插进衣袋御寒,再把手套塞给他,“拿着,我有更大的。”

于是周泽楷接了,慢慢戴上:“……谢谢。”

“谢倒不用,”江波涛笑着,故意调侃,“先声明,这是出租的,一会晚饭钱我可就一分都不出了。”

周泽楷望着他,“嗯”了一声。


两人继续一前一后地走着,没说什么话。

一种静静的、似乎类似温柔的情绪,慢慢弥散开来。

江波涛心里一凛,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做了可能让对方有期待的事,便故意开口拿些八卦话题来打岔,免得气氛太过微妙。

周泽楷只是默默听着。


这样的氛围没有能维持多久。

离小饭店还很远,神枪手就停下脚步。

同一瞬间,他原本轻柔单纯的感情流突然整个浑浊起来。

这次江波涛反应很快,一面安抚他的情绪,一面耐心地从感情流中寻找自己需要的信息。

周泽楷的情绪像染满色彩的河流一样变幻着。

最初的一瞬间是吃惊,紧接着浮起鲜明的厌恶,以及和先前同样类型的痛苦,再接下来,是担忧,甚至一点点……害怕。


害怕。

江波涛梳理到这里,有点意外。

他本以为不会在周泽楷身上发现这种情绪。

他是一个年轻又足够强大的哨兵,江波涛实在想不到会有什么能让周泽楷害怕。


江波涛往路的那头望去。

马路对面的人行道上,远远地有几个人结伴走过来。

除了这几个人,街道上空荡荡的。就算是S市这样的大都会,到了晚上也不会每条道路都充满人潮。没有什么其他迹象,看来原因就是那几个人。

距离远到江波涛只能勉强看出那是几个人,不过对五感敏锐的哨兵来说,不但辨认身份不是问题,估计连他们晚餐喝的什么酒都一清二楚。


虽然不知道哨兵害怕的原因为何,不过转移注意力总不会错。

江波涛继续边走边说话,这次他注意穿插了一些比较轻松的小笑话,并加入方便用简短词汇回答的问题。

但是这个办法并没有起到效果。

那几个人与他们隔着街道相向而行,随着双方距离靠近,周泽楷的感情流中害怕成分越来越重,夹杂着担忧,甚至把厌恶和痛苦都盖了过去。


冬日夜晚的无人街道很安静。

街道对面那些几个人发出了一声低低的短促惊叫,与此同时,憎恨,恐惧,困惑……污浊感情流也悄然弥漫过来。

那是下午在轮回俱乐部大楼里曾经感受到过的,复数的恶意。

隐隐约约地,似乎听到马路对面的人提到“向导”。

无需侧耳细听,身边哨兵的愤怒和歉疚就证明了一个事实:

马路对面,和周泽楷不对盘的人——大概是他的队友——正在攻击自己。


江波涛忍不住觉得有点荒谬。

他和那些轮回队员根本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而且他今天刚刚来轮回,还什么事都没有做,就这样莫名其妙地被摆到了假想敌的位置上。


换个角度想,这也并不奇怪。

在很多普通人看来,向导纯粹是哨兵的附属品。

这个看法很愚蠢,却致命地普遍。

毕竟,比起向导掌握着的感情流和精神状况,哨兵那些摆在明面上的才能,显然要耀眼得多,也好理解得多。


毫无疑问,在此刻的轮回俱乐部里,给他的定位就是一件附属品,贴着周泽楷专用的标签。

这很让人生气,但江波涛无法迁怒于身边的哨兵。

从头到尾,年轻的神枪手没有过一丝恶意,反而为自己无辜被非议而愤怒,为牵连了自己而歉疚。


无视马路对面渐行渐远的几个身影,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不着痕迹地化解掉对方过多的愤怒,笑着说:“快走吧,我真的饿了。”


—TBC—


PART.6


按下开关,温暖的橘色灯光就洒满了整个室内。

用完晚餐回到自己的房间,周泽楷终于有些安心。

但看着江波涛在他面前坐下,年轻的哨兵便十分难得地……想逃跑。


周泽楷的觉醒非常早,以至于他从记事起就是一个哨兵。

他的觉醒过程似乎很惨烈,虽然周泽楷本人并不记得,但他毫不怀疑这点。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他的语言能力一直很糟糕。这是幼年时遗留的问题,不论后来如何努力去学习、练习,都无法明显改善。

尽管这个时代的哨兵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需要遵守严格而烦琐的规定,但依然是比较稀罕而危险的存在。很遗憾,没有人知道应该如何对待一个如此年幼、又基本不会表达的哨兵。

一直到现在,他都不了解如何和周围的普通人自然相处。


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周泽楷接触到荣耀游戏的同时,就迷上了它。

游戏里的音效动听多变,可以取代早已听腻了的白噪音,有效安抚自己的心情;

游戏里的胜负是那么简单干净,不像某些竞技,需要时刻提醒自己不能太过投入,以免发生意外;

最重要的是,玩游戏的时候他不用和其他人发生太多联系,只需要发挥自己的能力把每次战斗做到最好。

——他本来是如此认为的。

事实证明,周泽楷想得太简单了。


作为一名才能出众的哨兵,周泽楷在接受训练时就被多家战队延揽,最后加入了轮回战队,因为轮回就在S市本地,他不需要重新适应大环境。

和同期另一名哨兵吴羽策的遭遇相比,周泽楷在轮回显然被礼遇有加:不但一进队就是正选,连一枪穿云这个主力角色都很快地交到了他手上。

那是周泽楷第一次尝到被信任的滋味。

为了不辜负俱乐部,他相当努力,几乎到了除吃饭睡觉之外都在打荣耀的地步。终于,轮回战队史上第一次打进了季后赛,他也成了轮回的队长。

从张益玮的离去开始,许多事往意想不到的方向扭曲了。

最终,发生了那次殴打事件。


俱乐部高层意识到战队年轻王牌的情况很不稳定,便开始着手做近乎于拉皮条的事:设法给他寻找一名向导。

对此周泽楷并不怎么了解,他忙于训练和忍耐信息过载,实在无力去记这种小事。


荣耀联盟中哨兵众多,身为向导的选手也颇有几名。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黄金一代的张新杰。

他和韩文清的结合,常为各战队俱乐部津津乐道。同样是韩文清,同样是霸图,曾经接连三年败给嘉世;一旦有了张新杰,马上扬眉吐气,拿到冠军。

当然,也有自行奋斗成名的。

比如同样是黄金一代的肖时钦,虽然也是一名向导,却没有和特定哨兵结合,而是走了战术大师的路子,独自带领着雷霆战队。

——虽然与肖时钦和张新杰本身的强弱无关,但是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雷霆战队的战绩,和霸图比起来,有点不够看。

因此,尽管肖时钦做得非常出色,大部分人还是会不无惋惜地说:如果他能有个哨兵……完全无视本人意志,一厢情愿地“如果”,所谓舆论,有时候就是这么扯淡。


“贺武战队的江波涛,你觉得怎样?”

听到名字,周泽楷马上想起了那名谨慎的魔剑士:个人战中找他的破绽很不容易,只能靠技术和装备压制取胜;团队战时意识好,很会配合,操作也过硬。

——会是一个好战友。

神枪手仔细考虑后,说:“……很好。”

听他这么说,老板当场拍板:“就是他了!”


一直到这件事尘埃落定,俱乐部经理通知他准备和向导见面,周泽楷才意识到,江波涛确实是一名自己认可的优秀魔剑士,但同时,也是一名向导。

理论上来说,他知道向导和哨兵是可以结合的,但是至于具体的,年轻的神枪手完全没有概念。

事实上,他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需要向导或者其他任何人。

即使信息过载的时候,他也更习惯于忍耐,而非求助。

也许,自己真的就像“队友”们所说的那样,是一件缺陷品。


正式见到江波涛后,周泽楷发现他比自己想象过的任何一个可能性,都要好很多。

他想不到那个魔剑士居然是这么温柔的人,不止是在他身边就能感到很平静,一言一行都能让人感觉到说不出的熨贴。

周泽楷清晰地忆起了肩膀曾感受到的轻抚,以及当时残留在那双手套上的热度。他完全不习惯别人如此亲切的对待,回忆起来就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但是一点都不觉得不舒服。

与向导或魔剑士无关,他真的觉得江波涛……很好。

但是,一想到因为自己的缘故,连带这个人也被污言秽语攻击,他就不敢看对方的脸,深深觉得这些都是自己的错。

晚上,在路上看到那些“队友”时,周泽楷特别害怕对方的言语攻击会蔓延到江波涛身上。这个人是那么好,他完全不希望自己那堆乌七八糟的麻烦把他卷进去。但是事与愿违,怕什么,来什么。


他忍不住沮丧起来。

不知不觉,连这份沮丧也悄然消失。


知道这是对方在默默消解自己的情绪,年轻的哨兵顿时又有点说不出的纠结心情。任何情绪在对方面前都无所遁形,这让他有种接近裸呈相见的羞耻——而且还是单方面的。


不需要抬眼,他也能感知到江波涛正盯着自己,用那种温和的目光。房间里两个人的心跳、呼吸、乃至血液流淌的声音,他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对方的心跳非常平稳。

一下、两下、三下……

周泽楷数着他的心跳,不自觉地跟着平静下来。


大概是注意到他的感情已经从羞耻中平复,江波涛轻轻笑着,说:“小周。”

他的声线有些沉,语气很温柔。

周泽楷继续低着头,莫名其妙地有点想睡觉,不过还是轻轻“嗯”一声,表示听到了。


“有句话我要讲在前面,”向导似乎踌躇了一下,好像在考虑措辞,最后还是很直接地说了出来,“我并不想和你结合,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

周泽楷的睡意顿时无影无踪,猛地抬起头。


准确捕捉了对方仅有惊讶困惑而无不快的情绪,江波涛带着百分之一百的确信,平静地说了下去:“小周,你也不想和我结合吧?”

周泽楷想了想,点头。

这是事实。

他知道江波涛很好,但是没有想过要和对方结合。

某个程度上,周泽楷认为向导是一种未知生物。

而江波涛,就是江波涛。


“那就简单了。”魔剑士满脸认真,看着他,说了下去,“约定任何时候都不违背对方意愿试图结合,可以吗?”

年轻的神枪手点点头,想了想,郑重地说:“好。”


—TBC—


评论(5)

热度(2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