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清粥小菜

收录在江周美食主题合同本里的旧文。


突然发现忘了在LOF发……


呃,于是补发。


唔,应该没什么特别的雷点吧……


————


东北贡米、泰国长粒米、清香米、水晶米、苏软香、雪粳稻、原香稻、季优谷、生态稻、一品稻花香……名目繁多的大米码在货架上,堆得高高的,像座难攻不落的堡垒。

一名男子悄悄摸到货架前,看看这个,瞧瞧那个,最后鬼鬼祟祟地掏出手机——

“今朝终于抓到侬了!”

人影未至,先声夺人。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名穿着制服的老阿姨从绝不可能的角度倏然现形,丝毫不顾对方是个头一米八的大男人,朝着他直冲而来。

男子反应极快,手腕一翻,已将手机藏入衣袋;同时,低头垂手,拼命往边上缩,就差没挂在货架上。如果忽略他脸上诡异的墨镜加口罩,俨然是个人畜无害的普通顾客。

然而老阿姨早已看穿了一切。

“讲,侬哪里的?”瞥见男子红得像小龙虾的耳朵,老阿姨深感找到了他心虚的罪证,顿时气势更壮,训斥道,“年轻轻的不学好,抄价格抄得爽伐?”

“呃?”

把周泽楷误认成市调人员的老阿姨,在他摘下墨镜口罩后,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刚刚结束的荣耀世界邀请赛给了他许多额外的镜头,就连这超市里的商品也有印着枪王大大这张帅脸,怎么也不可能认不出来呀。

闹明白他是吃不准哪种米适合煮粥才犹豫半天,老阿姨热心帮着选了最妥当的,又变戏法似的摸出包糖醋嫩姜塞到他手里:“夏天要食姜,佐粥老好吃了!”

周泽楷默默接受了老阿姨的好意——心里再着急,脸上也能露出标准的广告专用笑容,频繁参加商业活动的生涯,到底让他和不谙世事的普通游戏宅有了些区别。

红灯。

踩下刹车,周泽楷透过护目镜,凝视前方熟悉无比的风景。

这里不是什么主要街道,路面狭窄,两边的树却很高大,暗绿叶子密密层层地织在路灯上方,在夜色中异常厚重,仿佛一道帘幕,遮挡了两边的小楼,也阻绝了行人探询的目光。

平时,这份在S市可称奢侈的静谧总能让周泽楷感到安心,现在却令他有些罕见的焦躁。

 

为了迎接从苏黎世夺冠归来的两位成员,今天早些时候,轮回俱乐部在附近酒店举行了盛大的洗尘宴。宴会上不仅有被打扮齐整的队员,也有俱乐部董事会的列位董事,更有受邀而来的关系户——确切地说,赞助商代表们。

以接风洗尘的名义,向赞助商们展示选手们的丰采,强调夺得世界冠军这个事实……最终赢得更多、更大的广告合约。

周泽楷当然明白俱乐部这番苦心,比平时更努力地、对每个人露出最完美的笑容。觥筹交错间,粗心些的来宾甚至不曾注意到一个现象:三年半来,每次这种场合都站在他身边的江波涛,没有在宴会上出现。

轮回战队的副队长可不是个偷懒的人。事实上,江·重感冒患者·波涛原本企图参加活动,只不过,被自家队长兼恋人无情地镇压了。

周泽楷伸手撑住床头,及时制止他的起床动作,脸色黑得简直可以去COS霸图队长:“病人好好休息。”

这标准的壁咚姿势,闹得江波涛又好气又好笑,想争辩什么,一开口就成了连串的咳嗽,不得不乖乖倒回床上,扯过枕头旁边的纸巾拼命擤鼻涕,好不容易折腾完,鼻子已经变得跟圣诞老人的驯鹿一样红了。

不消周泽楷强调,江波涛心里也清楚,病成这样,不适合勉强出席正式场合。

可他怎么能放心?周泽楷说话实在简短,万一遇到别有用心的人,就是被曲解也不奇怪,这方面孙翔恐怕帮不上什么,轮回战队负责对外发声的,素来是他江波涛。经历过上赛季末那场意外惨败之后,俱乐部太需要一个强调选手商业价值的机会,这场酒会,可比联盟中选手之间的交际还重要得多,容不得半点闪失……

心里担忧,眼神难免流露出来,周泽楷立刻看穿,不过没等他说些什么,江波涛已经意识到不妥,故作轻松岔开话题:“唉,太可惜了,那里的点心很好吃啊,帮我打包点回来?”

酒会主角哪可能有这个美国时间?就算有空,轮回队长的形象还要不要了?周泽楷睥睨之,眼里写满“瞎掰成这样你没事吧”,看得江波涛忍不住发笑。笑声还没出口,禁不住又是一阵咳嗽,这回终于连胡扯的力气都没了,却还记得第一时间转过脸去,不许周泽楷看见自己咳嗽难受的样子。

周泽楷无可奈何,替他顺顺背,等咳嗽差不多停了才问:“别的,想吃什么?”

“粥……”

 

论起来,粥与他俩,也算有些渊源。

江波涛刚来轮回的时候,还远远不像现在这么外向,擅长和任何人迅速变得熟稔。虽然称得上善解人意,战术素质也优秀,性格却过于仔细,顾虑太多,即使遇到自家队长词不达意的情况,江波涛也只是暗地里干着急,不敢轻易开口,唯恐说不到点子上,甚至误解周泽楷的意思,讲出南辕北辙的解释来。

小半个赛季过去,俱乐部差不多掌握了这些,专门把他们叫去搞了次三方会谈,内容无非加油鼓劲:小江啊,既然来了轮回,就是一家人啦,顾虑不要那么多,这种情况尽管开口说,万一错了也不要紧,俱乐部给你担着。还有小周啊,平时注意和队员交流交流,了解多些自然就好啦……

如此这般,结束这番会谈时已是星夜。

看着反倒比先前更拘谨了的队长,江波涛深感有责任开个加深了解的好头,便壮起胆子提议去吃个夜宵。

周泽楷本没有吃夜宵的习惯,可刚被灌了一耳朵“注意交流”,就算是为了大局也得珍惜队友释出的善意,于是点点头。

最终他们坐在背街小弄堂中一家貌不惊人的小铺子里,木头桌子旧得发黑,椅子是如今已经很少见到的老式条凳,却收拾得很干净,铺面内侧一张长桌上琳琅满目陈列了几十个白瓷碟,土豆丝、辣白菜、凉拌西芹、花生米……周泽楷走过去,先拿了其中一个,然后回过头探询地望着江波涛。

“啊,我一样就好了。”生怕给队长添麻烦,江波涛赶紧回了句,接过周泽楷递来的碟子,禁不住心里“咯噔”一声,又不好出尔反尔,只得硬着头皮拿回座位。碟子里黄澄澄的片状物,可不是生姜?怪不得周泽楷要犹豫,那东西辛辣呛鼻,绝不是人人接受,至少江波涛就没待见过它。

见江波涛迟迟不动筷子,周泽楷朝他笑笑,指着碟子说:“糖醋的,不辣。”

五个字说破自己的小九九,顺便把退路也断了。江波涛无奈,硬着头皮夹起一片,闭上眼睛丢进嘴里——甜滋滋的水分从舌尖盈盈散开,带点浅浅的酸,生姜鲜嫩得正好,脆生生的,一星半点极细微的辣味,全不似记忆中那样重口,混迹甜甜酸酸之间,和而不同,画龙点睛也似地分外带出了味道的爽利。不起眼的佐粥小菜,竟令人无端尝出些宛如江南山水的清秀来。

周泽楷早看出他脸上这番多云转晴,又笑笑,带点“我就说好吃吧”的得意,到底没开口,自顾自低头喝粥。

江波涛从意料之外的美味中回过神,顾不得眼前这位是队长兼前辈,八卦起来:“竟然这么好吃!怎么找到这家店的?”

话匣子随之打开。

于是江波涛知道了周泽楷上的中学就在这附近,他最喜欢晚自习下课后过来喝碗粥,这家店的主人是对年迈的老夫妇,清粥是用柴火花一晚上慢悠悠熬出来的,糖醋嫩姜也堪称一绝……其实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可有时候,人们所以能相熟,就是从这些最微不足道的鸡毛蒜皮开始的。

周泽楷场上战斗风格异常华丽,私底下却闷得可以,江波涛也是努力了很久,才算掌握解读周泽楷眼神讯息这项独门绝技。   

越是了解,越是认同,也就越想替他分忧。

渐渐地,江波涛学会了在林立的麦克风前侃侃而谈,学会了积极主动和任何人打交道、不动声色地弥补战队最大的短板。

一如俱乐部预想,他成为了那个最适合站在周泽楷身边的人。

 

当然,也有俱乐部始料未及的事。

比如说,站得太近了。

两人平常得好似清粥小菜的相处,到底什么时候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早已不可考。一次次场上的合作,一场场战后的复盘,一顿顿闲暇时的美餐,一回回心有灵犀的眼神交汇……即使两位当事人自己,也无法回忆出某个明确的时间点,认定一切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仿佛小火煮粥,米和水起初两不相干,需要靠外力拉扯到一起。水得让自己沸腾,才能慢慢融入米的世界;米则坦率接受水的浸润,引出沉睡在深处的美味。过程漫长,辛苦得可谓煎熬,但是深究起来,就连这段煎熬,也因了对方,氤氲出诱人的淡淡清香。到头来,清水白米,谁都不复当初,却双双满意,安于享受那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舒适融洽。

周泽楷不爱说话,江波涛本质上也不像看起来那么爱说话,两人独处时便没有多少对白,只有电脑不知疲倦地发出声响:“腌制好的姜片,浸透了时间的味道。清粥姜片正是天生绝配,看似简简单单,却是漫长岁月里习惯成自然的积淀,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这都哪跟哪啊?周泽楷正窝在宿舍床上发呆,听到这么句不着边际的台词,禁不住哑然失笑,伸长脖子去看电脑屏幕。江波涛知道他好奇心意外地重,干脆敲了暂停,把笔记本屏幕转过来,让周泽楷瞧个痛快。

屏幕上正在播放一部美食记录片,自从多年前红遍大江南北,这部以煽情为卖点的片子就一再加拍续集,褒也好贬也罢,每次都能弄出点话题。重量级纪录片,灯光摄像自然都是最老道的,画面上姜片金黄耀眼,白粥温润如玉,看起来真有几分“金风玉露”的贵气,顺带勾出了周泽楷肚皮里的馋虫。

见周泽楷双眼牢牢黏住屏幕,喉结一滚一滚地吞口水,江波涛差点当场爆笑,清清嗓子,问:“去尝尝?”

重新来到那家粥铺,两人发现门面早已装修一新,显得十分陌生。虽说这个时间不是饭点,可里面一个客人也没有……

两人谨慎地拣了角落坐下,服务员端上清粥小菜,果然不出所料,与记忆中的味道相去甚远。江波涛小心尝了口姜片,差点吐出来,勉强咽下粥填饱肚子,便没兴致再动筷,一面观赏周泽楷用餐,一面谈起方才那部美食纪录片。他看这部片子本就有一半是为搜集谈资,这会儿各路吐槽混着剧情讲出来,倒比纪录片本身有趣味得多,逗得周泽楷笑到眉眼弯弯,较平时更好看了不少。

他们在一起已经颇有点日子,按理说喜欢啊爱啊这类情绪早该进入做减法的阶段,可江波涛似乎总能发现对方更可爱的地方,心里那份绝不示人的感情,每天都以加法甚至乘法的速度持续膨胀、增加。

这份感情中,当然也包括了少许饱暖之后思的东西。起初他还顾虑场合,老老实实按捺;应恋人要求模仿纪录片旁白的时候,终于露出了硕大的狐狸尾巴。

“粥发源于厨房,经历了数小时的熬煮和更漫长的冷遇。如今,这碗冷粥正躺在碗里,带着淡淡清香,安静地等待一场命运的相遇。”江波涛一面模仿纪录片特有的抑扬顿挫,一面不紧不慢地拿筷子夹起片不怎么嫩的糖醋嫩姜,“现在姜来了,它是一种古老的食物,曾经演化出许多烹调方式,但现在餐桌上只有这一种。作为配菜,只有与主食搭配,它的使命才能圆满。”

——还真是纪录片旁白腔。周泽楷笑得不行,江波涛也有点忍俊不禁,总算没笑场,兢兢业业说了下去。

“姜正在寻找自己宿命的另一半。它发现了粥,试探性地凑过去,希望能和对方融为一体。”

有哪里古怪。周泽楷止了笑,看着他。

金黄色的姜片,轻轻碰碰如水的清粥,撩出了少许波纹。

“粥并没有拒绝,它热情地展开自己,用全部来欢迎这位访客。”

语气已经完全不对。姜片下半部被浸入粥中,微微地打着圈,然后退出粥面,又进去……如此反复多次,最后在周泽楷的注视下,被筷子塞到碗底。

什么模仿,根本就是借机耍流氓。

如果是两人刚在一起那会儿,这么一番明目张胆的挑逗,周泽楷大概已经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不过,现在的他,不论哪个方面,早已今非昔比。脸上有点红,也只是那么点儿,薄薄晕在眼角眉梢,恰好搭配稍稍湿润的目光,虽非故意,却勾得人加倍心猿意马;如果说眼神还有些微羞涩的影子,沉默半晌丢出来的话,可就真称得上没脸没皮了:你倒是来啊。

还吃什么粥,吃周要紧。

就近开了间房,草草冲遍水算作洗澡,便扑在一块折腾起来。这码事,说起来也那么点像煮粥。那人是滚烫的,一波一波丝毫不乱,温柔而执拗地钻进另一个里头,弄得他分外欢快,跟着炽热的节奏摇晃不已,不断升温,终于完全释放自己。

沸腾的时刻过去,浓密的温存才刚开始,维持彼此毫无缝隙的状态,安安静静腻在一块,似乎累得连动一根手指都懒,然而又无比舒畅,就连周围氤氲的蒸汽,也好像渗透淡淡的甜香。

湿润刘海贴在额头上,被一双手小心地拨开,微不足道的细节,由这人做来却说不出的熨帖合宜。周泽楷舒服地眯细眼睛,懒洋洋躺着,活像只寻到火炉的猫,安心享受这份温暖惬意。

“怎么看起来跟个猫一样……”见到恋人这副绝对不会在旁人面前显露的模样,江波涛心里软得快融化了,打理刘海的手指顺势下滑,不无戏谑地,轻轻捏住他鼻子。

周泽楷便从善如流,“喵”了一声。

两个人都看着对方笑起来。

江波涛瞧瞧不知不觉扣在一起的手,又瞧瞧恋人笑弯了的眼睛,低声问:“猫咪啊猫咪,让我养你好吗?”

话像开玩笑,语气里却有七分认真,周泽楷当然听懂,回了声“好”,生怕这句太短不够明确,干脆抬手把江波涛拉近,老实不客气地往他嘴上啃了一大口。

他们就这样住到了一起。

 

朝夕共处的生活,没什么不适应,倒像拼图缺了的那块终于合上,似乎本该有这么个人在身边。

和轮回战队其他队员相比,他们俩的工作都忙碌得多。周泽楷是队长又是半个明星,有各种各样的商业活动日程;江波涛则要负责战队交际事宜,包括与俱乐部其他部门和网游公会、粉丝组织等的互动。

这个周泽楷入选国家队远征苏黎世的夏天,江波涛便顺理成章地留在俱乐部,处理各种各样或是自己分内或本该由别人承担的事务。忙碌多加一倍有余,休息却少了许多——世界杯的比赛当然要看,这可是学习战术的无上良机,江波涛一场都不愿落下;看过比赛,分析完战况,能与恋人交流的时间只剩凌晨的那一点点,哪舍得用来睡觉?

凭着年轻和热情,江波涛直撑到决赛结束,看见周泽楷戴上象征全世界最高荣誉的金色奖牌,才终于松开某根绷紧的弦,不知不觉倒在电视机前,沉沉昏睡过去。

过度操劳,连续熬夜,再一动不动被空调冷风直吹了数小时,等周泽楷回到S市,见到的已经是江波涛的重感冒版本。

生病的江波涛想喝粥。

搞定洗尘宴,周泽楷迫不及待离开,直奔粥铺。从大街拐到小巷,再钻进狭窄的弄堂,远远地,就瞧见那处铺面早已成了别的商店。

时间已经蛮晚,再找别的店铺恐怕来不及,可周泽楷怎么都想让病中的恋人满足——虽然他知道,那个人不但不会表露哪怕一丝失望,搞不好还会反过来开玩笑逗乐。也许,正因为是这样的江波涛,周泽楷才更不愿空手而归。

他决定自力更生,冒着被粉丝逮到的危险,钻进一家普通超市采购原材料……

不知道他现在怎样?挂念病中的恋人,周泽楷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去,总算忍住冲动,没一脚把油门踩到底,匆匆停好车,提上超市里搜刮的战利品,飞奔上楼。

 

房里亮着灯,没有咳嗽声。

周泽楷松了口气,轻轻放下购物袋,小心推开卧室房门——

“哎?”坐在桌前的江波涛好像吓了一大跳,慌忙摘下耳机,“小周!你回来了啊?”

不休息?周泽楷眼神攻击。

“啊,先前接到电话,网游公会那边遇到了麻烦,正好我吃过药好多了,所以……”

还找理由?周泽楷一脸谴责。

“这个BOSS掉的材料很重要,关系到天链……”

周泽楷走过去,看了会儿,从江波涛手里抢过鼠标,毫不客气地上演了出鹊巢鸠占。

 

魔剑士在团队打字:“换号。”

轮回公会的人们不知发生了什么,呆滞许久,直到公会里某个难得出现一次的神枪手上线、加入团队,才恍然大悟,不由自主欢呼起来。

这次抢BOSS异常艰难,怪不得要向江波涛求助。那件材料似乎是剑类银武补强必须,其他公会还好,蓝溪阁对此志在必得,与轮回死死杠上,当中更有位剑客一马当先,所向披靡——直到被一招巴雷特狙击撂倒。

惨遭死亡掉经验,剑客却浑然不觉,顾不得头上还挂着复活虚弱状态,重剑一挥又扑上来:“前辈?是周泽楷前辈吧!刚才我大意了,再来再来!!”

就这样,BOSS虽然抢到手,可等周泽楷彻底摆脱蓝雨的少年剑客,已经是好孩子该去睡觉的时间了。

基本全程围观的江波涛,见他终于松开鼠标,笑着鼓掌:“干得漂亮,累了吧,要不要喝点粥?”

不知为何,笑容似乎有点勉强。

周泽楷坐在桌旁,看着面前那碗似乎很诱人的清粥。食物美好,抢到了BOSS也很美好……遗憾的是,一切美好,都不如那个盘桓在心头的疑问重要:江波涛不高兴。笑着却不高兴,他到底怎么了?

关系再亲密,到底是不同的两个人,做不到真正心意相通,要说长期相处给了他们什么,那就是彼此的包容和理解。

周泽楷喝了口粥,勉强按下追问明白的冲动。

江波涛叹口气,主动招供:“对不起,我确实有点低落。”

“嗯?”

“今天一直担心,那么重要的场合,没人帮你打点,会不会出问题?打电话问了经理,他说今天你表现非常好,酒会很顺利,大家都十分满意。我很高兴,很高兴可是——可是有点失落。其实我根本没有自己想得那么重要——”

“当然重要。”周泽楷说。他说得很快,脸上神色像要发怒,又不舍得,最后还是抬起手,轻轻擂了一拳。

“喂喂,我可是病人!”江波涛肩膀被他蜻蜓点水也似地“揍”了一记,脸色却多云转晴,很开心似的,还有心思夸张地假装干咳两声。眼看要招来第二拳,他赶紧转移话题,“呐,小周,你还记得很久以前那个美食纪录片吗?”

“舌尖?”

“片子里说,清粥小菜是天生绝配。可是世上哪有真正天生绝配的东西。就拿这片糖醋嫩姜来说,又是切片又是腌制,每步都有许多讲究,根本不是什么‘天生’嘛!”

江波涛吐槽,自己先忍不住笑起来;周泽楷跟着笑,边笑边上下打量他:“这样更好。”

这句话唯一的听众准确理解了其中含意,赶忙低头,装成专心喝粥的样子,祈祷自己脸上发的烧,没有被那双敏锐眼睛捕捉到。

比起所谓天生绝配,一点点打磨自己、由此更适合对方的你——更好。

  

 — END —


评论(8)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