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馨酱生贺小段子(兼催稿)

 @星期天的草莓酱 生日快乐!

及时交稿的好同志,么么哒!(づ ̄ 3 ̄)づ

顺便,占TAG催个稿。

报名参了美食合同本的各位,离交稿期限只有十天啦,拖延症什么的请码完字再发作,拜托了!!QAQ

————

比赛结束后,正副队长先行复盘一次,是轮回战队多年不变的传统。

这个奇葩的传统,最初是因为敏于行而讷于言的队长大人不太适应全队会议的形式,空有满腔高明战术素养,却总不能顺畅表达。彼时刚转会来不久的江波涛注意到这点,战后第一时间以请教名义找他讨论比赛,仔细推敲周泽楷的意思,整理成提纲供战队正式复盘用。

后来,江波涛被提拔为副队长,两人提前复盘便加倍名正言顺;乃至于周泽楷与战队队员们早就没有了沟通障碍的现在,依然保持着比赛后先和副队讨论一番的习惯,雷打不动。

对荣耀,周泽楷总有种特别的投入,尤其十一赛季的现在,抱着要一雪前耻、重新夺回桂冠的决心,他几乎把每局比赛都当成了决赛,多角度、多方面,回放、探讨。


并不太小的宿舍房间里,只有比赛的音效。

周泽楷凝视屏幕,完全沉浸在战局中,整个人安静得像尊精美的大理石像,唯有眼底燃烧的枪口火光,才隐约流露出几分掩藏不住的锐气。

“如果这里不进行火力压制,队员之间的联系就会被对方分断吧?”见周泽楷若有所思地盯着屏幕上的一枪穿云,江波涛马上领会他的想法,“没能形成集火,应该是其他人被干扰了……换个角度看?”

周泽楷“嗯”一声,鼠标微动,早已切了角度,屏幕上正是江波涛没明确点名的那个“其他人”。

霸碎被格挡,立刻接了一记天击。

豪龙破军出手,紧随其后的便是圆舞棍、龙牙……

乍一看全是最普通的套路,却衔接流畅之极,逼得轮回的剑客不得不全力抵挡、无暇他顾。

“厉害。”

周泽楷点头,满脸毫不掩饰的赞许。

江波涛看看他,又看看屏幕上名叫战斗格式的战斗法师,不觉也被勾起了少许跃跃欲试的战意。
不过,下一秒,他就被周泽楷提出的问题吸引,投入到对假设战局的推想中去了。

……双方都很投入的结果,就是复盘结束时,早过了食堂供应餐点的时间。犹豫一会,江波涛瞧瞧时钟:“酸菜牛肉面会吃吧?”

周泽楷有点讶异。
江波涛的厨艺,号称轮回七大不解之谜之一。
轮回副队长凡事细致,又来自出名讲究吃的苏州,轮回众以及轮回粉丝们笃信江波涛必然有手深藏不露的好厨艺。
对这个问题,江波涛总是笑笑,既不否定也不肯定,随大家自由发挥想象力。当然,也没人见过他下厨——尽管轮回俱乐部财大气粗,为每位正式选手安排的都是附带厨房的小套间。
周泽楷也不例外。

——这是,可以尝到传说中的手艺了吗?
周泽楷期待地看着他,迅速点头。

得到肯定答复,江波涛没有立刻去厨房,反而走过来,打开电脑旁的储物箱,拿出……
(酸菜牛肉味)方便面。
还是碗装的。
两份。

被称为荣耀联盟之脸的轮回队长,当场毫无形象可言地爆笑出声,一边笑个不停,一边不由分说,扯了江波涛就往自己房间去。
时间已晚,没有第三者目击到这番涉嫌强抢民男的行为,当然也就没有人会站出来制止。

于是江波涛就这样稀里糊涂被带进了周泽楷的房间(其实就在隔壁啦),按坐在桌前。
又过了几分钟,他面前多了一碗面。

看上去只是普通的清汤挂面,一下筷,才发现汤汁浓郁,面条筋斗,连碗里似乎随意撒上的葱花,都成了画龙点睛的神来之笔,清香扑鼻。一碗面吃到底下,赫然卧着个荷包蛋,嫩而不生,滑而不腻,溏心带点微微的绵软,入口即化。
这味道,就是和那些专业面店比起来,只怕也不遑多让。

江波涛哧溜哧溜吞完整碗,脑袋还沉浸在方才的美味中,难得地不经思考、漏出句感慨:“下个面都这么好吃,真想把你娶回家算了!”

周泽楷抬起脸,盯着他瞧。

这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了什么绝对不能出口的话,江波涛霎时面红耳赤,慌忙低头喝汤,试图掩饰自己的疏失,结果忙中出错,当场呛咳不止。
咳得眼冒金星,上气不接下气,他却隐约觉得庆幸。

能当普通玩笑揭过去,真好。
这份心思,幸而,那个人不用知道。

这是十一赛季某个平凡的早春夜晚。
距离轮回副队长不可告人的愿望成为现实,还有短短几个月。


—END—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