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0124][百日黃喻][Day 55] 追逐星辰之人(中)

    代 @渝毛毛 补位,今天的百日黄喻。

    其实不长,本应全码完再发,奈何私事实在多得要命,没啥把握能摸电脑多久,还是先把这部分发出来凑个数。

    在此道歉 m(_ _)m

————

    最近开的青之轨迹PARO脑洞的一部分……脑洞主体是江周江,这是其中黄喻剧情,可独立看待。

    主CP黄喻,只打黄喻TAG,不排除有极微量江周江(PO主是不刷江周江会死星人),虽然少到可能根本注意不到,还是提醒不吃此CP的姑娘注意回避,以免踩雷 XD

————


前篇

追逐星辰之人(上)

    

    “我说吊车尾的,还没好吗?系统都要开始倒数了,要不先放弃重来?千万不要在系统里留下失败记录——呸呸呸,当我没说,总之你可别勉强……”早早完成自己的测试,黄少天站在队友的训练舱旁,罕见地有点忧心忡忡。

    喻文州没有回答,也无暇回答。

    他正全神贯注盯着前方的传感器,手指一刻不停,在触控屏上点点划划,试图攻克最后的难关。

    模拟题是主电脑出错的飞船连接预备电脑,这一过程需要在保证预备电脑正常进行的前提下,及时解除电脑原先的防御系统,一旦超过时限,就代表着预备电脑被出错的主电脑发现并视为入侵者摧毁。

    换句话说,测试失败。 

    喻文州的操作流程没有任何错误,可相对于紧迫时限稍嫌迟缓的手速,俨然成了绕不过的瓶颈。

    在他身旁,指示灯已悄然亮起,不祥的鲜红数字正冷酷跳动:59,58,57……

    预备电脑已经开始启动,必须令先期输入的干扰程式尽快运作。

    37,36,35…… 

    绕过攻击性强的自我防卫机构,停止主电脑作动。 

    17,16,15…… 

    程序依次退出,动力渐渐停止。

    5,4,3…… 

    就在能量显示表上的数值减到0的一刹那,预备电脑完全启动,形成完美的无缝衔接。

    同一瞬间,倒数的红灯静止在“1”这个数字。

    随即,训练舱内响起单调的电子音:“测试完成,请下机。” 

    “哎哟我去,刚才真是吓死人了,要不要这么惊险!不过,你胆子可真肥,时间跳到最后一秒也不按键重来,还玩了个无缝衔接,挺行的哈?”黄少天从外头拉开舱门,一眼瞥见喻文州异常苍白的脸色,嘴里继续唧唧呱呱说个不停,手早伸了出去扶他。  

    “以那个运行速度,时间正好够用。”喻文州淡淡说明了句,任他扶了自己出训练舱。方才他已连续尝试挑战多次,体力和精神早就严重透支,这会儿总算成功,仿佛绷紧的弦骤然松弛,累积的疲惫和压力一齐爆发,确实走不动了。即使如此,喻文州也没有老实不客气地把自己的体重全压给对方,好像接受搀扶只是为了不拂对方好意,搭在黄少天手臂上的力道既虚又轻,脚下步子却是沉重的、蹒跚的……然而坚决的。

    

    蓝雨士官高级学校,俗称蓝雨庙。航天宇宙局特设的宇航班是该校首屈一指的精英集团,每学年都会进行堪称残酷的选拔测试,不合格者将被劝退并失去参选太空人的资格。唯有三年内未尝留下一次失败记录的人才能进入专业中心接受下一步训练,再经过多次筛选,最终脱颖而出的佼佼者,方能进入太空、驾驶形形色色的宇宙飞船。

    

    喻文州是个理论项目门门满分,而实训项目低空飞过次数多到连教授都看不过去、专门把他和黄少天这个公认的天才安排到同队以求多少能帮衬他一点的奇葩学员。

    ——或许,能不开口而让教授积极主动帮他这个大忙,才是他真正奇葩的地方。

    这个人似乎总是笑着的,仿佛任何时候、对任何人都不会改变;温和亲切,彬彬有礼,得到大家的认可与信任——偶尔也有人说,那份谦和圆融后必然藏着什么暗黑之物,一切不过是喻文州处心积虑,谁知道他背地里做了多少违法乱纪的勾当,切开那层带笑的画皮,里头不晓得多黑呢。

    “神经,自己满脑子见不得光的东西,就觉得别人也同样,否则必是装,要多LOW才会这么想?按理说对残疾人要友善点,但脑残到这个境界,实在不能原谅!说啥切开来黑,最好别让我知道造谣的人是谁,不然保证先把他切了,看看里头是黑还是红!” 

    黄少天愤愤不平,喻文州静静想了想,说:“嗯,做干净点。” 

    “那当然,我可是——等等,文州你说什么?” 

    见他一脸错愕,喻文州早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本就温润的眉眼绵软如春水,撩得黄少天心里猫爪挠似的痒,扑上去就狠狠“啾”了口:“好哇,替你打抱不平呢,你倒拿我开玩笑!自己说,该怎么罚?” 

    喻文州没有回答,只轻轻笑着,默许般闭上眼睛。 

    

    其实,“违法乱纪”这顶帽子倒是扣对了。军事院校严禁谈恋爱,那可是万年不变的高压线,黄少天这种一看就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倒罢了,喻文州居然也若无其事跟他折腾,要是关系曝光,准能掀起场校园地震——当然只是说说,这两个人,看上去一个风风火火一个慢条斯理,却都有同一种冷静的滴水不漏,别看平日几乎形影不离,脖子以下不能描写的事也没少做,偶尔还挺胡闹,就是不露馅儿。

    

    没有月亮,没有云彩,没有清风,星星倒极稠密,点缀在四面八方浓黑的天空上,凝固般丝毫不见闪烁,仿佛亘古已有,也永不会变。

    即使明知这只是人工模拟出的太空,那压倒性的厚重质感,依然令人瞬间迷失在其中,倍感自身渺小。

    留意到黄少天握住自己的手,喻文州稍稍侧过脸,却无法在浓黑中辨认他的表情,便放松气力,静静等他开口。

    “我想当太空人。”黄少天说。

    不折不扣的废话,进这个班的,谁不这么想? 

    “嗯。” 黑暗中根本看不到什么,喻文州仍轻轻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我想亲眼看到几千、几万光年之外从没人见过的星空,不止这样,也想让你看到——你知道,只要升到中校,并且完成过特A级或以上任务,就能接触到很多不对外界开放的信息,也能在外太空搭档航行中提出和特定人选搭档的意向……” 

    “收到特许了?”喻文州望着黄少天。

    手上交握的力度瞬间强了好些,却久久没有回话。

    黄少天的沉默,反常得可怕。

    由于一直以来成绩优异,他获得特许,可提前进入专业中心接受下一步训练。天上掉下来的大好机会,黄少天当然不会放过,但是,这就意味着……

    “获特许进入专业中心的人,最终成为太空人的几率比正常途径高好几倍。”喻文州淡淡分析,“少天,你不会说想放弃吧?”

    “如果我说想放弃,你反而会生气对不对?放心,我会尽快积累资历,尽快当上太空人,然后——请等我回来,去看真正的太空,我们一起!”

    陡然被紧紧抱个满怀,喻文州愣了会,无声无息笑了。

    笑容温软,一如往昔。

    可他的眼底,分明闪烁着不逊于漫天星辰的冰冷微光。


——TBC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