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梅雨季 27


    隔了很久的更新……

    CP内容很少,咳。

    鉴于本人对绘画完全外行,疏漏错误在所难免,如果发现问题恳请指正,谢谢 XD

    关于文中提及的全国美展,由于与剧情设置有所冲突,评审时间等方面难免与现实中的全国美展不一致,请把它当成架空的奖项就可以了(揍)。 

    好久不动笔了各种有问题,待修改。 

前文链接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梅雨季 27

    

    寒冬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棂打进道具室里,淡淡薄薄,映得什么都有几分虚幻。仿佛是要印证眼前那个笑容的真实性,江波涛慢慢走过去,伸出手,小心翼翼搭上周泽楷的肩膀,而后,一点、一点,抱了上去。

    周泽楷从不曾和谁这么亲昵,事情又发生得突兀,按理说应该有些错愕才对。可是,这是江波涛。

    如果是这个人…… 

    仍旧坐在原地,周泽楷无声笑着,拿住炭条的双手轻轻环上对方的腰背,稍稍往回用力,将两人之间剩余的那点距离直接清零。

    毫不犹豫。

    像是一切本应如此。 

    

    +++   +++

    

    肩背部被不轻不重拍了一下,反射性转过头去,正对上周泽楷的视线。

    饱含笑意的眼神,与记忆中初次拥抱那幕瞬间重合,刹那间让江波涛心脏漏跳半拍,隔会儿,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走神了许久,有些歉意地笑笑,低下头继续打理藏画。

    见到他难得的发呆,周泽楷轻笑出声,倒也没有追问什么,自顾自熟练地从拉架上取下画,掀开一层层无酸纸……

    这次,轮到他脸上发烧了。

    眼前这幅,正是他自己的作品,《沂水春风》。

    

    中国古典意蕴十足的标题,却采用西洋油画的形式,描绘当代年轻学生的群像。在干净的底色上,使用稠厚的油画颜料而不加调色媒介剂,以保持色彩饱和鲜明;与此同时,他的用笔极度灵活,时而薄擦,时而厚涂,点,划、堆、抹……过去周泽楷画出来的人、物、景,往往力求真实、纤毫毕现;这张却一反常态,画上人物面目模糊,景物也以高明度的色彩拼成,看似随意到了随便的地步。 

    就是这么张纯粹想画而画的画,周泽楷原本并不打算拿它参加什么比赛,教授却没有让得意门生的作品就此埋没,亲自替他送去参展——这一送,就送上了全国美展。

    全国美展是国内最高规格、最大规模的国家级美术作品展览,每五年举办一届。本届全国美展的主题是“用美术形式诠释中国梦”,尤其注重表现和塑造新时代的新形象、新风貌。

    周泽楷的作品,无意间正应了画展的主题。

    名校教授亲自送展,符合健康向上的主旋律,再加上拿得出手的画面和技法,画作送展后一路绿灯,无惊无险地进了最终展馆。 

    受推崇现实题材影响,参加全国美展的作品大多是灰调子,看起来十分压抑;这幅尺寸并不算太大的《沂水春风》却有着鲜明的蓝天碧水、活泼的年轻学生,挂在展厅里异常醒目、清新,就连大领导莅临观展时,也禁不住在这幅画跟前停下脚步,微笑着点点头。

    其实,大领导日理万机,未必对绘画有多少研究,点头也不见得就是表态,或许只是觉得灰色黑色看久了,有点蓝色绿色调剂一下挺顺眼。可,到底是领导当众点头的画,谁敢轻易说不是?评审时,这张大学生作品竟得到了众专家一致赞誉,这个说贴近生活,那个说展示了新时代风尚,技法不够纯熟、色彩过于鲜亮、风格不写实等问题,却都被心照不宣地遗忘了。

    最终,这幅《沂水春风》斩获了全国美展银奖。

    对这个结果,即使是当初最看好他的教授也差点吓跌眼镜,同学们更惊得说不出话来,连看周泽楷的眼神都变了,好像他一夜之间从学院院草成了外星人似的。

    相比之下,周泽楷本人的态度倒是一如既往,即使校方在校园内大张旗鼓地挂了不少横幅来庆祝这份史无前例的荣誉,也不影响这位史上最年轻的全国美展油画获奖者心无旁骛地画最没有技术含量的海报——六月即将到来,为了替毕业公演造势,在关键位置贴几张海报很有必要。

    

    六月的毕业公演,被视为应届毕业生的最高杰作,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站在这个舞台上尽情表演的机会,每一位成员都会全力以赴,将自己的感情和梦想压缩进短短两小时的演出当中。

    剧社成立的时间尚短,至今仅是第三次毕业公演;可先前的每一次公演,都是无愧于荣耀之名的完美演出。

    直到今天,曾有幸目睹初代社长叶修毕业公演的学生们,仍旧津津乐道于那场无人能复制的表演。

    当年,荣耀剧社的毕业生,只有叶修一人。当时的剧社远远没有现在这么完善,有太多事情需要他亲力亲为,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毕业演出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谁都没想到,叶修竟然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台戏。

    碍于资金,这出名叫《学校怪谭》的独角戏,既没有精致的布景,也没有华丽的戏服,叶修就那么穿了件普普通通的衬衫,走上台去,扮演一个在浑浊尘世中因未失初心而纠结痛苦的人,讲述了由所有人身处其中的现实组成的真正怪谭——校园内外那些被熟视无睹的不平等乃至潜规则,就这样轻描淡写甚至嬉皮笑脸地,被讽刺得入木三分。

    这样的戏,只有叶修想得到,也只有叶修演得出:自言自语、自嘲自讽是极高难度的表演,而他,独自支撑整个舞台一晚上,竟然没有半分钟的冷场或尴尬。

    嘲讽归嘲讽,在看似轻佻的愤世嫉俗背后,却是令人深省的自我反思和对人性的关怀。“一个不搭调的人生活在一个不搭调的环境里寻找一种不搭调的生活方式。”剧中这句台词,直到很久之后仍是荣耀大学的流行语;结尾处主角冲破现实阻碍,找回纯粹初心并最终实现理想的一幕,更令所有观众感同身受、热血沸腾。

    次年,张佳乐主演的话剧《Y》,虽说不像叶修的《学校怪谭》那样出神入化,但也深入人心,某个意义上,因了他出人意料的离校宣言,话题性反而较上届更高。

    这年,即将离校的王杰希,选择的剧目是《传承》。 

    不像叶修那样嬉笑怒骂,也不像张佳乐那样饱含情感,王杰希的表演冷静下隐藏温柔,将剧社发展与老一辈科学家归国两条线交错进行的故事梳理得丝毫不乱;与此同时,林敬言出演M国海军次长这个反角,也显得活灵活现,令人印象深刻。

    

    一晃,那也是整整一年之前的事情了。

    周泽楷心不在焉地掸了掸画作,思绪不小心偏移到了别的地方。

    

    ——TBC

    

评论(17)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