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猎人周和精灵江的点梗(下)

     @渝毛毛  点的猎人周&精灵江,为方便借了《指环王》背景。

    名字难免会有点违和感= =……还请无视。

    毕竟只是个脑洞……

    为了避免写太长,下篇疯狂拉了进度条,请谅解23333    

    

    ————————

    

    “中午好,亲爱的同胞~”被一窝精灵(而且个个都比自己高大)拿箭指着,江波涛不慌不忙,若无其事脱下兜帽,露出那对标志性的尖耳朵,笑着跟他们打招呼:“你们一定是此地最贤明精锐的勇士,居然能够一眼看出我这位人类朋友是值得信任的幽暗密林边境子民。请容许我向你们致意,因为唯有仰赖你们的友善和指引,我才有可能拜见尊敬的瑟兰迪尔大王,将来自瑞文戴尔的信件交到他的手上。”

    这番话当然是用精灵语说的,周泽楷连半个字也听不懂,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对在场所有人露出一个微笑。 

    ……就这样,作为“值得信任的人类朋友”,周泽楷也被邀请进了幽暗密林深处的精灵王大殿。

    尽管没有直接见到传说中拥有这片广袤森林的瑟兰迪尔大王,但在生机勃勃的宫廷中与精灵们切磋射术,对他来说,倒是比拜见什么大人物更开心惬意的事。

    精灵们大多没怎么见过外界的人类,个个抱持着极大的好奇心,前来探视这密林深处难得一见的异族朋友。而这位年轻的猎人又那么合乎他们的心意:姿容俊美、勇猛善射,简直像个精灵!沉默寡言算什么?语言不通的情况下,这反而是种难能可贵的美德。他们打从心眼里喜欢这个人类,甚至不惜把珍藏的美酒分给他喝。

    等江波涛完成使命、退出精灵王的厅堂,看到的正是周泽楷混迹众精灵当中,和乐融融畅饮美酒的景象。 

    

    后来的故事似乎顺理成章,作为使者的精灵多次往返于两地之间,每一回都会记得拜访这位猎人朋友,如果需要等待答复,就会和他一起住阵子,给他讲各地的奇闻异事。 

    巧手的猎人,总是能有最新鲜的野味招待他活泼的精灵朋友。

    明亮火光驱散了旅人身上渗透入骨的寒意,饱含油脂的鲜嫩肉类在木柴上均匀烧烤,配上密林深处才能寻找到的珍稀香料,每每让吃干粮吃得腻味无比的精灵垂涎三尺,深感再华丽的语言,也无法赞颂这一刻的美好。

    这个时候,猎人总是安安静静笑着,手脚麻利地撕下食物,连同精灵族馈赠的美酒一起,让友人大快朵颐。

    南方的威胁一天比一天可怕,江波涛马不停蹄地来回奔波,几乎将这栋平凡的猎人小屋当成了自己真正的家;周泽楷也习惯了精灵的叨扰,专门在小屋外挂了一盏风灯,以免对方在沉沉黑夜里找不到回来的方向。

    没有言语的约定,却彼此都自然而然地习惯了对方的存在。即使漫天飞雪,只要想起这座小屋、这盏灯火,心里也会像沐浴了午后的阳光,瞬间舒坦、快活起来。

    

    这样的日子没能一直持续下去。

    

    这一天,太阳刚刚升起,精灵就走进猎人的小屋,带来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厚实灵活的护臂,轻盈强韧的绳索,以及能随着周围环境变化改变颜色的连帽斗篷……每一件都是极实用又稀罕的精灵族制品。

    其中最醒目的,当属一把长弓:它是用整块树木的芯材制成的,而那种树木周泽楷仅仅在幽暗密林深处精灵王的庭院里见过;为了最大限度增强弓的弹性,木材中更编织了矮人族引以为豪的秘银和见所未见的暗色兽角,手工细致程度令人叹为观止;弓上几乎没有装饰图案,却有着精工雕刻的握把,以保证持弓者可以牢牢握住它、并轻松舒适地将箭射出去。

    “今天起这些就是你的了,喜欢吗?”江波涛笑着问他,神色中颇有几分得意:这可是不折不扣的大师之作,即使在精灵族中也鲜有人能拥有。他想尽方法才辗转找到早已经退隐的传说级工匠,好不容易请托成功,又一直等到现在,才拿到这把为周泽楷量身定做的长弓。

    周泽楷看看这堆东西,又看看他,没有回答这个简单的问题;他太了解这个总是面带笑容的精灵了,知道今天的馈赠预示着什么。

    “你要走。” 

    “呜哇……你这是传说中的第六感吗?”被打了个出其不意,江波涛还是笑,他不知道除了笑,还能用什么表情来面对这双直截了当逼视自己的黑亮眼睛。最后,他还是在这双眼睛面前败下阵来,不得不将事情和盘托出,“为了探知来自南方的威胁,我们需要有一个人,去一趟与魔多最近的国度。”

    位于白色山脉南方,由登丹人建立的古老的刚铎王国。

    如果从北方的幽暗密林出发,即使沿着安都因大河顺流而下,直到在拉洛斯瀑布之前才转上陆路,也要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抵达。那里有大片死亡沼泽和无人地带,更有着真正的敌人……半兽人,黑暗势力的士兵,天晓得还有别的什么。

    “别担心,我只是去白城,不会真正到前线的~几个月而已,很快就回来啦~”

    周泽楷瞧着他,想了想,伸手把自己脖子上从不离身的护身符摘下来,不由分说地戴到对方脖子上:“回来还我。” 

    那只是一枚按照猎人的习俗、用初次狩猎到的野兽牙齿制作的简单护身符,精灵却低下头,珍而重之地再三抚摩,慢慢回答:“我答应你。” 

    

    时光流逝,小屋外的风灯从寒冬亮到炎夏,又从金秋亮到初春。

    那个爱笑的精灵,就像安都因大河上的浪花,一旦随着水流远去,就不曾出现过。幽暗密林的精灵们不知道他的下落,也没有太多心思解答人类朋友的疑问,这座森林的王子离开了他们,加入一支远征军,生死未卜——这令整个幽暗密林变得更加阴霾,暮气沉沉,仿佛再也不会有一片绿叶。

    第二个冬天结束的时候,幽暗密林边缘首屈一指的猎人,默默收拾好行装,踏上了南下的旅程。

    

    几个月的跋涉,远远比想象中还要艰险十倍;但这一切困苦,都比不上终于抵达刚铎,见到城镇中展示的战利品那个瞬间。

    从半兽人尸体上回收的物品五花八门,堆积如山。

    其中,有一个看似不起眼的兽牙护身符。

    

    在长期战争中疲惫不堪、渴求新血的刚铎军队,接纳了一位来自北方幽暗密林的志愿兵。这名猎人出身的士兵,有着与俊美面容极不相称的可怖射术和疯狂作战方式:不管对手是半兽人、强兽人还是南方巨兽,不管天候是风霜雨雪、间隔几百米远,他的箭矢总能精确地射穿敌人的眼珠;不论敌人有多少数目,己方如何不利,他总是傲立阵中,不知疲倦地射击,似乎唯有敌人的鲜血才是他唯一的慰藉。 

    古老的刚铎崇敬血统,也崇敬英雄。

    猎人成了士兵,士兵成了将军。

    

    

    …………

    

    

    

    “也就是说,你是以为我死了,才……”爱笑的精灵这回怎么都笑不出来了,紧紧拥抱着面前的人类,深深感受对方身上的体温,一时间百感交集。

    出使白城的任务比想象中复杂困难得多,刚铎的摄政王并不愿听到王室后裔仍然在生的信息,对作为使者的精灵进行极不礼貌的搜身,夺走了他一切随身物品,试图将他软禁甚至处理掉;勉强逃出王都的精灵不得不避开追兵耳目,几乎绕行中土大地,历时一年多,总算回到瑞文戴尔。向埃尔隆德王复命后,他马不停蹄地赶往那座猎人小屋,却已经人去屋空。

    要不是自己随着精灵族援军再次来到刚铎,重新见到他,恐怕这个人会一直,一直……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将人抱得更紧了些。

    明明已经这么用力了,另一个人却还嫌不够似的,默默反手回抱。 

    

    魔戒被消灭,人皇回到白城,精灵族大举西迁…… 

    这一切尘埃落定,不过是短短数年间的事。

    

    “不去吗?”

    站在高高的山崖上,远眺前方,沉静的猎人——曾经一度成为将军的那一位——难得主动地开口,询问身边的同伴。

    远处就是隆恩河出海口的灰港岸,从那边吹来潮湿沉闷的风,带着咸味,像海洋女神的眼泪。海洋在这里是深蓝的,有着白色浪花组成的镶边,一艘白色的船只藏在其中,仿佛无尽浪花中的一朵,至于更小的移动的点,则是成队的精灵正依序上船。 

    随着海风,传来他们的低声歌唱。

  离世之日将到来,

  踏上西方隐匿路……

    

    听着感伤的古老歌谣,江波涛留恋地遥望族人们最后一眼,转回身,已笑得阳光灿烂:“好不容易学会了这么多语言,去不死之地那个只用精灵语的地方,不觉得太浪费了吗?再说,中土大地这么大,我还有好多地方想去呢——怎么样,愿意陪我吗?”

    周泽楷默默看着他,最后,誓约般郑重点头:“嗯。”

    

    —END—  

    

    

    注:

    没有了魔戒的加护,精灵族失去力量来源,这才不得不乘上白船,离开中土。留下来,不但意味着没有族人庇护和陪伴,更是放弃了永恒的生命。不过,对于当事人来说,这种选择也算是理所当然吧~~大概可以期待一个狩猎一个摆地摊的生活神马的(滚)。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