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猎人周和精灵江的点梗(上)

    满粉点文第一篇。

     @渝毛毛  点的猎人周&精灵江,为了方便借了《指环王》背景。

    因为背景缘故,人物名字难免会有点违和感= =……还请无视。 

    大概只是个脑洞~ 

    作为一个起名无能星人懒得起标题了,所以就这样吧(揍)。

    按照惯例(?),脑洞也要分个上下~ XDDD

    

     ——————————————


    远处,尽是层层叠叠的树木,郁郁苍苍望不见尽头;近处,高大的树冠彼此簇拥着,遮天蔽日,发出神秘的低语。

    这里是幽暗密林的最边缘,曾经见证了索伦的魔影肆虐、精灵的顽强抗争,每一片绿叶上都刻画着无言的历史,悠久的年代与茁壮的力量在树木的枝桠上相互缠绕,仿佛神圣的安息所…… 

    ——如果,此刻林间没有传来吊诡的话语,一定会更加庄严、静谧。

    “那位路过的鸟先生!对,就是你……劳烦你帮忙啄开这个绳结好吗?……啊哈哈哈果然还是飞走了啊……”一句话说到最后,带上了些许自我解嘲;紧接着,声音的主人又不屈不挠地重新开始搭讪大业。

    

    还没走近昨天布设陷阱的场所,周泽楷就听见有人喃喃自语的声音,和他听过的任何一种人类语言都不同,拖长的语尾配上轻快的声调,犹如鸟儿啼鸣。 

    用来捕猎大型猎物的绳网陷阱,极其偶然的情况下,也会抓到一些目标之外的东西;正是为了避免这点,周泽楷才会一大清早先来检查绳网,以免伤到不应该受伤的动物。

    ……这语言……难道说…… 

    近年来南方索伦势力重新崛起的传言不绝于耳,周泽楷握紧手中长弓,搭上利箭,做好面临恶战的心理准备。

    

    在幽暗密林边缘狩猎的猎人,通常三五成群,不但是为了方便捕猎之后将获物运送到长湖等城镇进行交易,更是为了防御林中随时可能出现的妖物怪兽——这些年,种种离奇的可怕怪物开始出没,狩猎这个行当的风险也跟着大大增加了。

    可周泽楷是个例外。

    这个安静的年轻猎人,拥有被赞美为不逊于精灵的射术。他手中的紫衫木弓看似简陋,却可以轻易命中二百米外目标的眼睛。在长湖镇做生意的商人都知道,周泽楷的箭,永远会分毫不差地刺穿那些最薄弱的地方,他的获物总是又大又美,而皮子更令人惊叹地异常完整,必能在那些达官贵人面前卖出漂亮的好价。 

    与射术同样出名的,是周泽楷的沉默。为此,长湖镇曾经有个好事的富商专门悬赏了两千金币,谁能让这位年轻猎人一口气说出十个字以上的话语,就能拿走这笔赏金;但是几年下来,就连和他打交道最久的商人,也不曾办到这点。也正是这份沉默,让他没有加入狩猎队伍,而是选择独自在密林中穿行。

    

    绕过最后一棵参天巨木,周泽楷手中的弓箭,已经稳稳指向吊在半空中那个绳网陷阱——确切的说,是指着此刻被绳网牢牢束缚住的生物。

    窄长尖锐的猎杀箭头,弥漫凌厉杀气,分外骇人。 

    突然被这样的箭头针对,绳网中的那个身影禁不住瞬间抖了抖尖耳朵,眼睛瞪得贼大。过了会儿,他才定下神,对着周泽楷露出笑容,用标准的人类语言打招呼:“……哈罗?”

    

    +++

    

    瞧瞧我捉到了什么?噢,一只活蹦乱跳的精灵!

    猎人常用的标准句子,一旦换上这样的捕获物名称,顿时显得异常滑稽。可这,偏偏就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传说中,精灵是神之长子的后裔,高挑、俊美、遗世独立、冷艳高贵……

    说好的高挑俊美呢?

    望着面前个头比自己还小那么一点、除了一对尖耳朵外形容普通得可以去长湖镇摆地摊的精灵,周泽楷有种吐槽不能的深深无力感。

    “哎呀哎呀,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要在这被吊到地老天荒呢!”完全不知道对方内心纠葛已经刷成了弹幕,刚从树上被放到地面,浅色头发的陌生精灵就向周泽楷行了一礼,丝毫不认生地攀谈起来,“谢谢您,好心的猎人!我叫江波涛,是来自瑞文戴尔的使者~请问您怎么称呼?……啊,周—泽—楷?抱歉我的人类语言还不太流利,能叫你小周吗?” 

    说好的冷艳高贵呢?

    

    +++ 

    

    深一脚浅一脚,踩着多少年无人踏过的厚厚落叶,周泽楷一面努力辨识方向,一面时不时转身,示意后面那只精灵该往哪边走。

    江波涛从瑞文戴尔来,带了埃尔隆德王的重要信件,要交给幽暗密林的瑟兰迪尔大王。艾尔隆德王自身就拥有一半人类血统,瑞文戴尔领内与人类通婚的精灵并不罕见,当仁不让地成为中土大地上混血精灵最多、也最不被歧视的精灵族聚集地。江波涛也是这些半精灵中的一员,因了除耳朵外几乎与普通人毫无二致的外表,通常承担与其他种族特别是人类交流的使命。这次来幽暗密林送信的任务,路途遥远,而且路上要经过大片其他种族聚居区域,他以人类装扮一路行来,想不到在临近终点的幽暗密林边缘迷了路,一脚踩进绳网陷阱里。 

    ……

    只是听江波涛讲述自己的经历,为什么会演变成带对方寻找正确道路?

    周泽楷对此有些困惑,不过,依然兢兢业业地在林间寻找精灵小道的方位,从那条鲜为人知的小径,可以进入密林门、前往传说中的精灵王大殿。

    幽暗密林内部浓荫蔽日,一排排、一束束粗细不等的粗藤从高处垂下,缠绕着,淹没在浮土和落叶堆积成的潮湿地面中。正午时分,周围却异常昏暗阴冷,枝叶间偶然投下的几缕微光,被茫茫的雾霭笼罩,晕染开来,羽纱般飘浮在空中,将一切照得影影绰绰,连树上鸟类偶尔发出的鸣叫,都那么遥远。不知从什么地方吹来一阵潮湿的风,带着似乎要穿透兜帽的寒气,腐败物特有的甜腻香味、草木的气息和动物的味道搅合在其中,弄得人头昏脑涨,很难保持警觉以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咻!!”

    一支箭飞来,准确地钉在江波涛头顶的树干上,差点没把他的头发削下几根。 

    下个瞬间,一群手持弓箭的精灵仿佛凭空出现般从树上跳下……

    

    等等,这不对头吧?

    见到精灵们对自己露出友善的笑容,而纷纷将弓箭对准江波涛,周泽楷禁不住,默默地、在心里,为这位今天刚认识的精灵掬了把同情之泪。

    

    ——TBC   

     

评论(2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