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fgo/苍银弓骑】龙杀方paro的脑洞。

手边没有电脑所以记录得有点艰难,如果有错字什么的请包容一下,毕竟只是脑洞(喂)

背景设定来自津守时生的龙杀方系列。

数千年前,因为自然的灾害,很多种族濒临灭绝的边缘。
幻兽王对此十分担忧。于是,他向深爱的圣王立下誓约,将世界分为阴阳两界。两界相互依存。人类生存在阳界,幻兽生存在阴界,阴阳之气的调和使世界得以安定。但代价就是,彼此相爱的幻兽王与圣王分隔两界。
『当圣王有困难时,由幻兽王本人去拯救;当圣王的子孙有困难时,则由幻兽王的子孙去拯救。』
这是当时幻兽王向圣王立下的誓言。
当阳界大乱时,幻兽王前往阳界猎杀坠入阳界的幻兽。而要拯救阳界,必须要大量的不同与阴气和阳气的自然之气来调和。而龙的体内恰好有大量的自然之气。然后情理之中的,被选为幻兽王的龙王不仅要狩猎幻兽,还要牺牲自己来调和两界。
时至今日,血的契约仍然存在。

…………………

故事开始的地方是平凡无奇的村庄。
勇者阿拉什又一次击败怪兽,拯救了村庄,作为嘉奖,国王召他到王都予以表彰。
阿拉什以千里眼看到了国王的使者,便在使者到达之前搭上了一辆路过的马车,离开了这里。
路过的马车属于一名名叫拉美西斯的武者,自称也是幻兽猎人,久闻阿拉什的大名,希望能与他同行。
毕竟是自己贸然跳上对方的马车在先,阿拉什不好拒绝他的请求,就与他一起抵达了下一个幻兽肆虐的目的地。
这个敌人相当强大,即使阿拉什也经历了一番苦战,由于拖延太久,被他刻意排除在实战之外的拉美西斯中途赶到,加入战斗,最后一起将敌人击杀。

面对拉美西斯的喜悦,阿拉什却说,不知名的领主大人,幻兽猎人是危险的行当,您已经见识了它有多血腥,这次的奖金就作为马车的租金,感谢你的帮助,就此别过,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发现自己暴露身份,拉美西斯反而大笑不止:勇者啊,你多次在余的使者抵达之前逃走,这次还想把余甩开吗?
他笑着用手指蘸了幻兽的血,亲手在阿拉什脸上画了王家的纹章:你保护了余诸多子民,任何金银财宝都不足以表达余的谢意。今后你所到之处,就如同余亲身所至,一切盘查不会困扰你,一切车马物资随你需要使用,这片领土任你畅行——这就是余给你的赏赐。
当然,他就是这个广袤国度的国王。

阿拉什本以为他是哪个地方领主,没想到是国王大人跟着自己当了幻兽猎人,亲身涉险,还给了这样特别却恰恰是自己需要的奖励,禁不住感叹道:你……是个好国王啊。

此后,阿拉什依旧在各地铲除为害的幻兽,不时会遇到以本来身份或者拉美西斯化名(其实是本名)出现的国王。他虽然竭力回避与对方过多接触,却也不知不觉将这个任性妄为的国王大人看得与别人不同。

再后来,这个国家与(已经沦为幻兽所控制的)邻国发生了战争,由于敌军有幻兽助阵,战况一度危急。
国王以自己的马车为诱饵,亲自上战车打头组成尖刀阵直插敌军包围网,硬是杀出一条血路。
虽然战败失了土地,但这番作为,到底让大部分士兵得以生还。
在遥远山上看到此战全程的阿拉什,一箭击退追踪国王的幻兽们,并且前往国王身边,主动要求加入他的麾下。
国王接纳了他的加入,但是并不如他自己所说将他当作一介士卒,明知道他有看穿人心的异能,既不回避也不忌惮,待他如上宾,如客将,如骨肉腹心,甚至毫不掩饰自身对他的兴趣。
国王坦荡示好,勇者却一直刻意保持着距离,不论国王如何明示暗示,也谨守分寸,绝不肯趁了他的意。

——直到国王遭遇敌军幻兽部队埋伏,身陷重围。
阿拉什赶到现场,漫天箭矢如狂风暴雨,荡平了整支幻兽部队。毫不迟疑击杀强大幻兽,却几乎不敢面对战到武器折断、被伏兵的爪子刺入心脏部位的国王……
幸而,敌人的攻击偏了一点点,国王捡回了一条命。
阿拉什去见国王,并且交给了他一把短剑:这把剑材质特殊,无坚不摧,你拿着防身吧。

重伤未愈的国王看着他。
哈,哈哈哈哈……咳咳,哈哈哈哈……果然是你!传说中的龙族之王……

在人类世界,有这么个几乎已经无人知晓近乎湮灭了的传说:人类世界大乱的时候,古老的盟友——伟大的龙族之王便会来到人间,帮助人类度过难关。被他选为战友的人类,则会成为大地上最伟大的王。

拉二说出这个传说,骄傲地表示,他不但查到了这个失传了的古老传说,还查出了这样的人类之王都会持有一把横空出世的神兵利器。那一定是龙王的礼物,是给誓约之人的证明。如何,说对了吗?你的那双眼睛,能看穿人心、看透未来的眼睛,看到余成功抵御外敌、成为伟大国王的未来了吗?

阿拉什立刻明白拉二只知道这些。
他回以一个明朗的笑容,说,那当然。而且,如今的小哥,也已经是这样的国王了啊。

随着勇者的活跃和全军的奋战,战线一天一天往回推进,幻兽成批成批被阿拉什消灭,不到一年,国王就收复了失地,甚至打入敌国境内。
在这个局势下,敌国发生了政变,新的国王反对幻兽控制,并且希望与拉二和谈。
和平近在眼前。
就在这个时候,阿拉什开始不对劲了。
简单地说,他开始间歇性发狂。
每次发作,他都痛苦得仿佛身体粉碎,生不如死。

拉二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他派人、自己也查遍了典籍,都没有记录。
龙王救世的传说,从来没有一则,提到龙王后来怎样。他猜测:恐怕龙王并不能久留在这里,也许危险过了,就要回去。
如果这样,那么能在一起的时间,过一天,就少一天了。

不顾阿拉什的反对,他亲自来到对方帐内,试着照料他。
结果,在阿拉什某次发作的时候,他也受了伤。虽然拉二试图掩饰,但是能读心的阿拉什一眼看穿了真相。
已经到了注定的时候了。

为了传达某种决心,希望他回到幻兽界也记得这个初体验对象,拉二决定与勇者真正意义上地,共有寝床。
这一次阿拉什没有拒绝。生平第一次,他冷静而疯狂地拥抱了这位自己倾心也倾心自己的国王。
在良宵将尽、对方力竭沉睡的时候,阿拉什吻了吻他的头发,离开了。

拉二在甜美的余韵中醒来,自然地闭着眼睛就往边上挪,发现偌大卧榻上只剩下自己,顿时惊跳而起,可是只看到了阿拉什留给他的信。
信中坦诚了龙王传说的真相:
龙王来到这个世间,最终的目的是要死去。否则幻兽为害的事只会越来越多,人间终将崩溃。龙在这个世界会被这里的气侵蚀,慢慢发狂。

活火山上,散发焦臭味的岩石和枯死的草木,将这里装点得地狱一般。
地狱里当然有恶鬼。
阿拉什已经没有了神智,形体在人形和龙形中不断变幻,每一秒每一次呼吸都灼烧般痛苦,却迟迟没办法解脱。
眼前走马灯似的,播放自己短暂的一生。
刚刚成年就被推举为王,被召唤到这个世界,成为救世的希望。
本希望不伤害任何人孤独地死去,为了快点发狂而不断讨伐幻兽,却阴差阳错认识了这样一个人类……
原本毫不害怕的死亡,因为无法再看到他,而成为无比恐怖的结果。每次举起弓箭讨伐幻兽,都切实地朝着这个结果前进了一步。
即使如此。
即使如此他也感谢这段相遇,感谢自己能够拯救所爱之人所在的世界的宿命。
死亡是他的责任。
讨伐所爱之人的敌人同时也破坏这个世界平衡的幻兽也是他的责任。
如果说还有后悔。
如果说还有。
想再次看到他。
想再次拥抱他。
想亲口对他好好说一次,那句人类用来表白,他却从没有能够说出来的话。
啊,疯狂真好。
撕裂全身的痛苦真好。
正是因为这样发狂,才能看到如此逼真的,那个人的幻影。

爱人的幻影朝他伸出双手。
他意识模糊地回抱,本能地试图再度重温那一夜的美好。
无边的巨大痛苦之中,唯独那个温暖狭窄的地方,承载了所有的光明。
爱人的幻影笑着,接受了他全部的热情。
“我爱你”
攀上无形顶峰的瞬间,意识彻底消散,对着虚无缥缈的幻影,他终于说了这句很早很早以前就在村民调侃戏谑中学会,却一直没说的话……

——就着正面相拥、被深深进入的状态,拉二将短剑从背后刺进了恋人的心脏
“我也是。”
他说。
被击中要害的阿拉什迷离地看着他,像凝视着世界上最美好的梦境。
仿佛没有一丝痛苦地,就地化作光点,四散、消失。

拉二看着这一切。
金色的眼瞳映出整个过程。

很久很久以后的史书上写着:
奥斯曼狄斯王对外抵御侵略,对内励精图治,他的治世持续了近六十年,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君主之一。

———————

就是这样的脑洞,到最后已经意识流了,随便看看吧(喂
大英雄的设定虽然是龙王,其实因为是临时推举的所以没啥上位者的自觉,这也是拉二起初无法确定他真实身份的原因。

拉二知道自己这个短剑是唯一能击杀誓约对象的武器,但是并不知道大英雄这么快发狂的原因是保护他和他的国家不断击杀幻兽所致。

评论(6)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