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FGO/迦周+苍银弓骑] 甜蜜事业 part.6

    

   

    现代AU,迦尔纳×阿周那,带苍银弓骑(阿拉什×拉二)。

    

    家庭背景亲属关系等纯属捏造,请勿与原典对号入座。 


    前一篇    


    ——————————

     

    二月二十二日·清晨六点

    

    熏风拂面,带来不知名的花的芬芳。 

    脚步轻得像在天上飞,一瞬间就回到了家中。

    循着甜甜香味找到厨房里的那个熟悉身影,毫不犹豫地飞扑上去:“迦尔纳!!”

    温暖的手掌落到头上。

    轻抚头发的动作,柔软得仿佛蝴蝶的翅膀。

    “今天真早?曲奇还要等一会儿才能做好。怎么,发生了什么开心的事?” 

    明明是清冷的音色,却离奇地透出春日阳光般的暖意融融。

    “嗯。迦尔纳,和阿周那,结婚好吗?”

    头上的手指瞬间冻结,一动不动。 

    “——阿周那。已经解释过好几次了吧?我们都是——”

    “两个男孩子也可以结婚啦。电视上说,明年开始,两个男孩子,或者两个女孩子,只要喜欢,都可以结婚。只要喜欢的话……”

    迦尔纳无声地、长长地叹了口气,很久都没有回答。

    令人不安的沉默顿时沉淀在空气里。

    不懂他的无言意味着什么,本能地感到恐惧,生怕这种紧绷的寂静无限持续下去,阿周那用尽自己幼小胸腔深处全部诚意,捉紧他的衣角,拼命诉说:“阿周那喜欢迦尔纳。喜欢、最喜欢、一直喜欢、比所有人都喜欢……迦尔纳,迦尔纳呢?迦尔纳喜欢阿周那吗?”

    高大而纤瘦的身影蹲了下来。

    青蓝青蓝宛如正午晴朗天空的眼睛,笔直地望向自己。

    迦尔纳的视线。

    就算面前只是个学龄前幼童,他也从来不曾、永远不会把对方当成“可以敷衍的小孩子”,总是那么认真,那么诚恳,绝不轻易许诺,但要是答应了什么,就一定会不折不扣兑现。

    他看着这边,眼神平静而坚决,伸出右手小指,和阿周那的小小指勾在一起。

    “既然这样,做个约定吧。阿周那,如果你……”

    清冷嗓音淹没在突如其来的嘈杂铃声里,无论如何也听不清楚到底说了什么。

    说完之后,迦尔纳笑了。

    昙花一现的笑容,同样淹没在更加嘈杂的铃声里。

    粉碎,消失。

    

    铃声比刚才更响了。

    分为三个声部的大合唱在依然幽暗的天色中恍然如雷,震得人绝望,只想发疯。 

    阿周那睁开眼睛。

    初春清晨,被窝比任何多情恋人更加缠绵,散发出魅惑的温度。

    连半分钟犹豫也没有,他伸出手,依次按掉床头三个闹钟,打着哈欠翻身起床。

    

    很久没有做过这么让人烦闷的梦了。

    

    梦境与事实相去甚远。 

    比如说,梦中迦尔纳完全是成年人的样貌,而事实上,阿周那还是五岁稚童的时候,他也只不过是个十余岁的少年。 

    迦尔纳是父亲再婚对象——也就是阿周那唤作“母亲”的那位女性与其前夫所生的孩子。

    阿周那其实没有与他初次见面的明确记忆。就连后来多次被调侃的“阿周那小时候总囔着要和迦尔纳结婚”,也只是从哥哥口中辗转听说。

    在成年人眼里并不见得多么不可逾越的八岁年龄差,在小孩子眼里,几乎就和大人和孩子的差别没什么两样。 

    小孩子对于比自己大的孩子向来容易产生莫名的崇拜,但是阿周那对迦尔纳不是这样。

    他是真的好。 

    迦尔纳脾气一直特别温和,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麻烦都不会生气,就连邻居家让人敬鬼神而远之的坏脾气老奶奶,他也永远对她和颜悦色。父亲工作忙碌、母亲早早怀上了弟弟们,照顾阿周那的任务有很大部分落在了他头上,他便好像本该如此似的,时时事事都照顾着阿周那。迦尔纳几乎没有机会和同龄人一起放肆地玩,反而要把大量时间用来陪阿周那,带他堆积木、给他读童书,甚至连饼干、蛋糕这些别人家孩子只能从店里买的点心,他也会变戏法一样做出来给阿周那吃。

    家里的烤箱总是散发出一股甜甜的香味。清爽的皂香中掺杂了糕点的甜香——迦尔纳身上的气味,曾经是全世界最让阿周那安心的气息。

    曾经。

    

    “哗啦!”

    抹掉脸上的冷水,阿周那强行中断不合时宜的回想,收拾好运动背包,保持均匀速度,往练习馆慢慢跑去。 

    

    射箭运动的决胜时机非常短,射出一支箭的平均用时只有四秒多,任何一支箭出现失误,都极可能就此抱憾告别赛场。

    某个意义上,其残酷程度并不亚于古代战场的生死之争。

    场上无懈可击的四秒,意味着场下无数的练习。不论基础力量训练,还是专项力量发展,乃至看似与运动没有直接关系的心理训练,每一项都需要持之以恒,一旦中止训练,就会迅速出现明显退化。

    原本,日常练习还不至于需要起早贪黑,但这星期以来,为了保证有足够的时间去给迦尔纳帮忙,阿周那不得不将练习挪到每天早晚——

    阿周那不由得又想起昨天下午店内发生的事。

     

    好不容易招揽来的客人,竟然被迦尔纳两句话弄得气冲冲走了。起初阿周那还莫名其妙,听完前因后果,差点没给活活气炸,要不是顾虑迦尔纳还是个伤员,真想一拳揍死他算了。

    “迦尔纳!!!你这家伙……你,你,你怎么这么笨啊!!给我听好了,顾客就是金主,没必要的话能不说就不说,如果一定要说,只许说赞美的话。像今天这件事,你不能说她胖,只要告诉她,慕斯蛋糕热量更低,比较健康就可以了。如果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就微笑,微笑!好歹长了一张好看的脸,一天到晚只有副扑克牌表情多浪费!微笑!赞美!明白了吗?!”

    “……”迦尔纳若有所思地看着怒气冲冲的阿周那,慢慢露出笑容,“你生气的样子真可爱,跟咖啡豆一模一样。”

    “咖啡豆?”      

    “附近一位老太太养的吉娃娃。”迦尔纳笑着比划给他看,“只有这么点儿大,巧克力色的毛,在主人怀里很乖,每次见到我都特别凶地叫……”

    

    小时候的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邪,才会觉得这个人天上地下独一无二地好?!

    不期然想起昨天那番对话,阿周那懊恼得直磨牙,恨不得把将自己比作狗的迦尔纳、即使如此也乖乖帮忙到店铺打烊清洗完工具才回来的自己,都一口咬死算了。

    ——说起来,店里的饮料只有红茶,是不是有点单一? 

    

    专心思考着改进店铺经营品种的方案,不知不觉,几公里的慢跑路程已经到了终点。

    平日这个时间空旷无人的训练馆,今天却早已亮着灯光。

    透过寂静的清晨,传来弓弦撒放的声音、箭羽飞行的声音、箭头没入标靶的声音。 

    只听拉弓的节奏,就知道那是阿拉什的射艺。

     

    不知为何,今天他的箭,听起来特别沉重。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58)